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景阳行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5/4 12:53:14 作者:误行人 来源:纵横中文网
景阳行
景阳行
作者:误行人来源:纵横中文网
重生在一个战乱的世界,这里有诸子百家的思想,也同样有诸子百家的修行,同样有着百家之战乱!

三人转回头来,只见梁帅双手扶着右腿慢慢站了起来,身体微微向左侧倾斜,重量全靠着左腿支撑着,右腿膝盖处卷曲着,右脚尖半甩在空中,不敢触到地面,显然被小叫花子那一块鹅卵石打得还在疼。梁帅手指着小叫花子,咬牙切齿地说道:“臭要饭的,你是从哪里偷学来我家功夫的?”他的小眼睛里放着狠毒的目光,像是要把小叫花子生吞下肚子里去。

王亦荷见梁帅这个样子,心中害怕,她本来是和韩婷婷站在一起,这时已悄悄地躲在那小叫花子身后,好像这样子的话心中就会稍稍安定些。

小叫花子面色不变,沉声道:“我没偷学你家武馆的功夫,我也不稀罕你家的功夫,就你家的那点功夫,学会了只会欺负女孩子,留着你自己学吧!”

众人听得,大声笑了起来,梁帅今天听得最多的便是他们只会欺负女孩子的话,现在又被这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小叫花子当众嘲讽出来,不禁气得他怒火万丈。梁帅在铁蛙村一向是撒野惯了的,几曾受过这等嘲笑,怒火激得他步法一动便想教训那小叫花子。哪只他气头上忘了自己膝盖有伤,右脚尖一碰地面立刻疼得他‘啊’地大叫一声缩回了腿,身体因剧烈的晃动差点向前摔倒。梁帅这才想到‘自己的腿已经受了伤,这臭要饭的既然能将一块小石头打得自己这么准,而且他还会‘进退连环’的功夫,指不定这小子还偷学了父亲的什么武功?再打下去今日我肯定讨不了好’想到这里,指着那小叫花子骂道:“臭要饭的,今日算你捡了便宜,你记着,这事不算完,你敢偷学我家武馆的功夫,我父亲饶不了你!”

小叫花子上前一步,高声喝道:“我最后说一遍,我不稀罕你家的功夫,我也没有偷学,你再说一遍试试?”他这一句话说得竟是威风凛凛,梁帅听了心中一寒,zui里嗫嚅着,想到那一石头的厉害,竟是真的不敢再说话了。只是盯着小叫花子的双眼,大有愤愤不平之色。

韩婷婷知道他心中怀疑,哼了一声笑道:“梁少馆主,你别费尽心思乱猜了,傻蛋才不会去偷学你家的功夫呢,是我练拳时,他自己看着学会的!”

梁帅大惊,怒道:“胡说,这---他---怎么可以?”他本来想说‘若不是你教的他,这小叫花子怎么可以自己一看就会?’只是一惊之下没有把意思表达出来,倒是显得有点说话结巴了。因为在雄飞武馆规定,不许私下里向自己的亲朋好友传授所学到的功夫,否则便开除出馆,永不收录。如果只是在外人面前打拳踢腿练练套路架子那便无妨,反正外人不会懂得这些拳腿之间的实战作用。梁帅倒是不担心韩婷婷会去将这一路谭腿教给那小叫花子,小丫头自己还没学明白呢怎么可以去教别人?他心中实在是非常震惊,自己练这一路腿法时,父亲亲自加以传授,对其中招式不明白的地方比之其他小孩更是耐心得多,每一腿怎么打,怎么防都讲解得细致无常,自己学这一路谭腿更是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他怎么也不相信这个外表瘦弱的小叫花子能够只看别人打拳便能学会!

韩婷婷见梁帅愣神的表情,得意地笑出声来,笑道:“我也没有私自教他武功,傻蛋就是这么聪明,只看了一遍我打拳的样子,他就记住了。信不信由你,你便回去告你爹去我们也不怕!还有,今天的事,你不告诉你爹,我还要去告他呢!别以为你有个开武馆的爹就了不起,他再不管你,还有村长在,咱们看看到时候谁厉害?哼!”这一番话将梁帅噎得住了口,一时也不敢再说出话来,敢怒却不敢言地看着韩婷婷招呼了一声傻蛋,等王亦荷捡起摔在地上的橡皮筋,三人转身向西朝小叫花子家的方向走去。众人今日见了一场精彩之极的打架,又见梁帅,程鹏,王腾三人今日吃了瘪,都是心头大快,没人再去管还在鬼哭狼嚎的程鹏,王腾,‘呼’地一哄而散了。

王亦荷跟着韩婷婷来到小叫花子的家门前,这是一串无比破旧的宅地,只见三道门墙隔着三进院落,韩婷婷推开第一道木门,沉重的门板发出‘吱吱嘎嘎’的开启声,南北两座土坯造的房屋显露出来;小叫花子当先跨步进去,院中一狗一猫先后向他跑了过来,狗是一只白色的小狗,摇头晃脑地吐着长长的舌头,直往小叫花子身上扑去,很是可爱,那只猫全身乌黑发亮,个头却是不小,几乎和小狗一般大,它跟着小狗跳至小叫花子面前,见到王亦荷在旁,喵喵地叫了两声,两只绿油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王亦荷在看,吓得王亦荷叫了一声‘妈呀!’浑身立刻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连忙缠住了韩婷婷的胳膊;小白狗也同时看到了这个生面孔,从小叫花子身上跳下来,蹲在地上叫了两声,便要向王亦荷身上扑咬。韩婷婷叱喝道:“小白别动,她是好朋友,自己玩去。”小白狗很听韩婷婷的话,摇摇尾巴走到墙角嗮太阳去了。王亦荷这才松开手,向院子里面望去,只见这两座土房子墙皮剥落,屋顶上瓦块也缺了不少,墙体已歪斜,似是随时快要倒掉一样,窗户上没有玻璃,只糊着一层白纸;不禁咋舌说道:“小叫---傻---他就住在这里?!”王亦荷平时生活优越无比,自是无法想象竟会有人在这样的房子里生活着,她刚才听得别人一直叫小叫花子,韩婷婷又叫他傻蛋,一时震惊之下也不知该怎么称呼那小叫花子。

韩婷婷拉着王亦荷迈进了院门,到南屋墙角处的水缸中打了一盆水,朝屋里喊道:“奶奶,我们回来了。”屋里没人应声,韩婷婷转身说道:“傻蛋,你来,洗一下伤口。”那小叫花子抹了一下脸,淡然说道:“不用了,还有事要做。”韩婷婷假装生气地一跺脚,说道:“你敢不过来!”小叫花子这才很不情愿地走到水盆前,蹲下身去。韩婷婷从口袋里取出一块青绿色的手帕,在盆中浸shi后轻轻地替小叫花子擦洗脸上的污渍。

王亦荷这才看清小叫花子的头上,脸上原来有很多处都被打破流了血,到现在已凝结成痂,随着韩婷婷的清洗,一瞬间那小叫花子的头上,脸上又布满血色,那些血块慢慢融化开来,一丝丝地掉进水盆里。韩婷婷一边擦拭着一边轻轻问道:“疼吗?”小叫花子回道:“不疼”还未说完,正好碰到脸边一处伤口,忍不住‘啊’的痛叫了一声,韩婷婷心疼地责怪道:“疼你就喊出来嘛,还在zui硬。看你刚刚和他们打,可有多疼!”小叫花子闭着眼睛不再说话,任由韩婷婷为他擦洗。王亦荷看到他两人这一幕,不禁看呆了,她刚才见到小叫花子对战程鹏,王腾时的勇敢坚强,没想到此时在韩婷婷的面前是这样安静听话,更想不到韩婷婷面对梁帅嚣张的挑衅丝毫不让,此时却是目光专注地瞧着小叫花子的伤口,手上也是极尽温柔;王亦荷痴呆地看着,痴痴地想:“他们两个人好有趣!”

韩婷婷边擦洗边道:“奶奶不在家呢,估计捡柴火去了。”小叫花子应了一声。韩婷婷将一盆水用完,转脸瞧见王亦荷正做痴呆状地瞧着自己和傻蛋两人,用手推一下她,笑道:“喂,瞧什么呢?帮忙接一盆水来。”王亦荷回过神来,小脸微微一红,答应了一声接过水盆,那小叫花子正要站起身来,只听得‘啪’的一声,他怀里的一件东西掉进盆中,他没注意到,王亦荷瞧见了是那颗打得梁帅落地的小石头。她望了一眼盆里的血水,心里忍不住一阵哆嗦,心中暗道‘他为了韩婷婷不受欺负,竟然挨了这么多打,他难道真的不疼吗?’走前几部将水倒在水沟里,顺手将那颗石头捡出来拿到手心,再去打了一盆清水回来。待得韩婷婷再次为小叫花子清洗一遍,盆中水已比第一次干净了很多,韩婷婷将手帕洗净拧干,擦去他脸上头上的水珠,这才将自己刚才被梁帅用沙土弄脏的脸和眼睛擦洗一遍,待得洗净,她松了一口气,笑道:“好啦!傻蛋,现在感觉怎么样?”傻蛋抬起头来,说道:“一点都不疼了,你的手真灵。”韩婷婷笑着打了一下他的手,说道:“你就会哄我,这么多伤口怎么会一点也不疼?伤口不能碰水,你先在太阳下嗮干伤口,我去拿药来。”说完起身拉着王亦荷向南屋走去。

王亦荷随着韩婷婷进到屋里,满屋的黑暗使得她一时间睁不开眼睛,过得好大一会儿才适应过来,只见这屋子里面比外面看到的更加破败,土炕上铺着一席芦苇,两双被子已经脏得分不清楚颜色,地下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对那小叫花子的怜悯又多了一层,开口问道:“婷婷,他就住在这里么?这怎么可以住的下人,他的爸爸妈妈呢?”韩婷婷在窗户边上找到了一个小罐子,一边回话道:“他从小就没有父母,和奶奶生活在一起,,这房子是他爷爷留下来的。不过,我也没见过他的爷爷。”王亦荷叹了口气说道:“原来是个孤儿,他好可怜!”韩婷婷拉着她的手转身已走出门外。

韩婷婷招呼小叫花子过来,将手中的小罐子打开,取出一件木勺子,将一些白色的药膏轻轻抹在小叫花子的伤口上面,那药膏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草料香味,韩婷婷向王亦荷说道:“这药叫做‘蟾香跌骨散’,治疗外伤特别灵,是他家祖传的秘方,奶奶亲手调制的。”王亦荷对那药膏不感兴趣,目光落在了韩婷婷手里的罐子上,她注意到那是个褐红颜色的陶罐,罐身上面有很多云彩似的图案,不禁问道:“傻蛋,你怎么会有这样子的罐子?”小叫花子闻言一愣,没想到王亦荷竟问得是这么一句话,随口说道:“奶奶一直在用的,装东西方便。”原来王亦荷的爷爷是一位古董巨商,她自小跟随爷爷耳濡目染,对一些古老的东西也能看个大概年代。现在她见到的这个小罐子就和自己爷爷家里一件汉代的彩陶云纹罐很相似。她没想到小叫花子这么贫穷的家中会有这样的一个物件,如果在外面卖掉的话,将会很值钱的。但是她是第一次和两人认识,这些话也不便说出口。韩婷婷见她盯着罐子一直在看,推了她一下肩膀,笑道:“一个破罐子而已,看你瞧得跟宝贝似的,傻蛋家里很多呢。”

王亦荷闻言,大吃一惊道:“真的!?他有很多这样的云纹罐?”韩婷婷一愣,说道:“什么云纹罐,不就是用土烧成的么,有什么好稀罕的!”王亦荷急道:“婷婷你听我讲---”韩婷婷打断了她的话,指着已走向院中的小叫花子道:“王亦荷,你说,傻蛋今天是不是很厉害?”

王亦荷毕竟年纪小,很容易便将思绪拉回到刚才的情景之中。望着不远处的小叫花子,说道:“是啊,若不是他出手相救,今天我两可都要被打得很惨了!”然后又无不羡慕地说:“婷婷,他对你真好,为了你竟敢和那三个小流氓去拼,在我们镇上和班里,没有一个男孩子会为一个女孩子这样做的!”韩婷婷听了,心里更加受用,呵呵笑着靠在了她的肩膀上。王亦荷问道:“对了婷婷,你怎么叫他傻蛋?他的名字就叫做傻蛋么?”韩婷婷说道:“他有名字的,叫做栗奇奇。傻蛋是奶奶给他取的小名,我们两家是前后院的邻居,我两从小便在一块玩儿,我也就一直叫他的小名。”王亦荷这才明白了小叫花子原来是叫做栗奇奇。

栗奇奇此时正在场中一拳一腿地出招,看那动作似乎就是韩婷婷和梁帅过招比武时使用的‘进退连环’,他出招出得很慢,似乎是在回忆那些动作。韩婷婷看着栗奇奇,轻轻叹口气道:“傻蛋很喜欢功夫,他也非常聪明,我练了很多天才学会的招式他只看我练一遍就会了,只是他家穷才不能去武馆,要不然以他的聪明,肯定比现在强。”王亦荷问道:“你们那个馆主师父收了钱才教徒弟的吗?”韩婷婷重重地哼了一声,骂道:“那是个只认钱不认人的主,坏死了。我家里也只能勉强送我一个人去武馆学功夫,如果父母亲手头宽裕的话,我一定会让傻蛋和我一起去。”

王亦荷感觉到她对栗奇奇发自内心的关心,羡慕地说道:“婷婷,你们真好,能从小在一起玩耍,然后一起长大,互相还可以帮助彼此,我好羡慕你们,而我就不行!”韩婷婷奇道:“你怎么了?”王亦荷轻声说道:“我虽然有父母亲,只是他们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每当过年的时候才能见到他们,我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的。”韩婷婷‘哦’了一声,坐正了身子,搂住王亦荷说道:“那你在你姥姥家多住一段时间,我和傻蛋每天和你一起玩儿。”王亦荷‘扑哧’一声笑道:“婷婷,我在爷爷的书上看到过一首诗,很适合你们两人。”韩婷婷歪着头道:“你念来听听。”王亦荷望望远处的栗奇奇,又瞧瞧身旁的韩婷婷,轻声念道:“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chuang绕青梅”说完忍不住又捂着zui笑了出声。韩婷婷不大明白这几句话在说什么,但听到‘郎,妾’这两个字,又见到王亦荷古怪的表情,心想总不是什么好诗句,小脸也不禁地红了上来,shen手便去王亦荷的身上挠痒痒,王亦荷呵呵笑着用手连忙阻拦,两个女孩子正笑闹做一团,突然,王亦荷‘咦’的一声停住了手,惊奇地瞧着自己的右手手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希羽在线阅读第2章

    晚上八点整,朝晚躺在营养仓内,进入了游戏。为了印证官网上的背景介绍,游戏的开场动画是各个城市、村落和重要建筑物内的欣欣向荣的景象。朝晚没有选择跳过,说不定里面又隐含了什么重要信息呢。一分钟的PV过去了,朝晚看到了主城的图书馆和教堂,还有各职业的分会。在PV的最后是一座城市的俯瞰图,有一个类似教堂的建

  • 假面骑士:次元游戏第4章在线阅读

    苏山山看着他被面具包裹着的面庞下露出来的两只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敏感了,她总觉着她刚才在这双眼里看到了嗜血的光芒,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苏山山以前在现代认识的那些杀过人的士兵一样。回过神,苏山山瞪了一眼这个戴面具的男人,“我不管你是姓刘还是姓白,总之我现在是你的主人,现在我这个主人命令你,马上把这碗

  • 我的世界之我穿越成了村民在线阅读第二节

    依稀是个小男孩的模样,正在奋力挣扎,待长安看到了那男孩的脸时,顿时大惊失色。那是——沛儿!宫中女子多福薄,许多没能生下龙子,许多生下龙子就死了。沛儿的生母不过是一个小宫女,生下沛儿就死了。皇上并不看重这个出身低微的儿子,那一日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便将孩子交给她养。六年时间,她与沛儿,早已有了亲母子一般

  • 美强惨女配在线打脸[穿书]在线阅读第八章

    李云一觉醒来,天空已经大亮,身边却是不见了摘星。【3G书城】“成叔,这小鸟怎么总是睡觉,它是不是受了伤啊?你能把它治好吗?”摘星的声音从外间传来。“好了摘星,不要聒噪,去里间叫少爷起床,我去叫人安排洗漱和早饭。”看到摘星撅着小嘴走进来,李云笑了起来。“摘星,喜不喜欢那只小鸟?”“喜欢喜欢!”看到李云

  • LOL:全能女帝在线阅读第三节

    慕清澜认识这个人。慕虎,平时总是跟在慕烨身后,殷勤讨好,也没少替慕烨做一些肮脏事。如今,竟是将主意打到她这里来了。看来这慕烨是连这半个月都不想忍,直接派人来找事儿来了!慕清澜冷笑一声:“我当是谁,原来是慕烨的狗。”此言一出,慕虎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你找死!”话音未落,他便是一拳打了过来!如今他也是

  • 超级英雄三岁半黑帮

    前面,三个逃跑的人没有想到,正当他们要甩掉尾巴时,从前方大街的一条岔街上蜂拥出十几个人,高举木棍砍刀朝他们冲了上来。【3G书城】后有追兵,前有堵截。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淹没在了刀棍拳脚之下。我站在黑暗中,再次点燃了一支烟,就这么观看着。过了一阵后,痛打结束,众人散开,三个血肉模糊的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 实力至上主义的咸鱼之女明星也能穿A货(1)(9)

    白姐的态度非常积极,提议她先和导演见面聊聊。“夏天开机,正好是暑假,还没给你安排什么工作。”钟芷仍有些犹豫,“偶像剧.......我可能还是不适合,还和白叶这种流量搭戏,我紧张。”白姐笑了,“太帅了,所以紧张?”“就是,会有很多粉丝来探班啊,收工了也会有记者拍,万一被拍到有什么绯闻,就…….”“小芷

  • 娱乐:我情绪操纵者在线阅读第一节

    新生开学初,校园总是热闹非凡。每至报道日,必有阵雨。作为大一新生的方以棠,一路上总能感受到学长学姐向他投来异常兴奋的目光。所到之处,原本人山人海的地方,都会慢慢空出一条小路。他很纳闷,难道是自己穿衣服穿的不合适?高中毕业前几乎都是穿校服,而如今在校园内穿便服还是第一次。但他也只是漫不经心地想着,并无

  • [快穿]COS拯救世界第1章在线阅读

    烟云飘渺,岁月无声。秋日的晨风紧偎着夏语,悄悄的轮回了四季的变更,丝丝凉风,也吹醒了某一个似乎还在梦中的人儿。迷迷糊糊中,乔桑习惯性的伸了伸懒腰,却感觉浑身不得劲。手脚无法舒展,就像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一般,身体有好几处传来剧烈的疼痛。这样的疼痛,瞬间催醒了她的记忆——她记得自己独自一人去山之崖爬山,结

  • 白莲花的自我修养[快穿]在线阅读第4章

    幸好,婚礼终于开始了。清筠从见秦晟后兵荒马乱的紧张中静下心来,随大家共同望向新郎新娘方向。婚礼的司仪很专业,弄哭了新郎新娘还不算,在场的客人们也有抹眼泪的,果真是一场感人至深的婚礼。接下来,就是宾客就餐的环节,男士们自然兄弟长兄弟短地已经互敬起酒来。清筠这桌朋友们也不例外,虽然男友陈志业与其他朋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