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越古国之凤凰婵第5章在线阅读

2021/5/5 9:46:51 作者:心愿若素 来源:17K小说网
穿越古国之凤凰婵
穿越古国之凤凰婵
作者:心愿若素来源:17K小说网
修行改变人生,穿越随来随走,且看凤凰如何涅槃重生……

朝阳初生,朝阳渐午,朝阳渐西,日子总是过得那么悄无声息又不紧不慢。令月看见优姬在树下紧紧抓着零的手,一脸焦急忧虑。

瞄了眼优姬脖子侧面的创可贴,令月下意识地向夜间部枢所在的方向看去,果然,他起得还蛮早嘛。

明明心里不爽到极点,却偏偏还要冷眼旁观,这个人是不是有自虐倾向啊。

倏忽间,有已染了红意的枫叶刹然飘落,落在远处楼上窗前,落在那人的眼前。有风吹过,

令月看着红叶缓缓飘落,看着红叶后的那双眼睛正静静看着她。令月眨眨眼,看着对方冷淡静默的脸,突然回以一笑。

黑色的制服其实比白色更适合她,更衬得她肌肤赛雪,眸若点漆。乌黑的发丝垂落胸前,她身上有一股岁月沉淀的优雅,这份优雅在她之前刻意隐在人群中时也未曾被全部遮去,不过那时候更多的是一种成竹在胸的从容。

她出现在那里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她了,也知道她迟早也会看到他。隐在那片还未枯萎的红叶之后的,是她一双含笑的眼睛,她对着他眨眼睛,那动作有几分灵动之意,而再次对上那双眼睛,那一刹那,似有惊雷破开尘封的冰面,似有海浪刹时滔天将他的灵魂淹没。有如醍醐灌顶, 他终于看明白之前在她眼中看到的熟悉是什么,陌生又是什么。

这么多年了,他竟然在对方的眼里看见了自己。

她听见对面传来了夜间部的字眼,玖兰枢想将锥生零转入夜间部?怎么可能,那他的小姑娘怎么办。

她其实对玖兰枢的试探并无芥蒂,甚至在每次试探中都感受到了交锋的趣味,这个局既然入了,她也没想从头到尾都欺瞒于他,不过有些事情总要对方亲自动手,一点一点挖掘出来的信息才有信服力不是吗?贸然和盘托出不过白白引人猜忌,还要招来祸端。至少现在,他对她既非一无所知,好似也从她身上找到了熟悉的气息,毕竟,活太久的人总是有点相像的。

她对对面的人微一歪头,她看到玖兰枢的眼中终于有了波澜,会意一笑,轻轻走开。

纵然内心犹如身陷地狱,周边的人却还是过着最平常的生活。零抱着采购的大件东西默默跟在优姬身后,看她在小镇稀疏的人群里一路谈笑风生。

温暖的阳光落在她的脸上,落在她的眼里,她回头冲他笑时,那阳光便直接落在他的心上,他觉得整颗心都要融化在这暖融融的阳光里了。可是……她脖子上的创口多么刺眼啊……一下就能刺破他的心。

零觉得很愧疚,同时又对自己的无能感到痛恨,更恨的,是或许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要沦落成自己最痛恨的东西了……

胳膊一动,零下意识地低头,却见优姬已经挽上他的胳膊,“喂,Zero,不是说了吗,我会陪着你,会相信你,所以你也要相信你自己啊,我们一定可以度过这个难关的!”

“……嗯。”

看着她纯净的笑脸,零觉得有只名为罪恶感的手瞬间抓住了他的心。他胡乱地点头,突然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周遭的店铺都在向身后走去,有风摇动门前的风铃,清脆的声音无端给人一种宁静。

“锥生同学,这是你的书吗?”

他冷漠地抬头,眼前是一个眼熟但并不知道名字的女生。

班里的人都习惯了他的冷漠,大多数情况下早就对他敬而远之。然而对面的人微微一笑,将书递给他,似是早就料到他不会接,便直接放在桌上。

“因为喜欢,所以多留了一段时间,抱歉了。”她的眼睛很温柔,“我很欣赏苔丝,有那样的勇气又亲手付诸行动的人都值得尊敬。

“这让我想起一句话,如果一个人不能理性地控制自己的欲望,和野兽又有什么区别?德伯没有做到的事,总有人该做到的。”

“啊!Zero!是Carozza!”

零顿时回神,一路被优姬拉进甜品店,看着服务生端上新制的新地时,他才彻底清醒过来,那个叫令月的女生,那时候看他的眼神很奇怪,莫名有一种长辈关爱晚辈的错觉……

都是什么鬼……

“哎呀~这位一定是夜间部的同学吧,长得这么帅一定是了。”

零一僵,抬眼看去,对方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服务生,脸上却满是对夜间部的崇拜,“夜间部的蓝堂同学经常来我们这里呢。同学,可以跟我合个照吗?”

手指突然握紧,这是他最憎恨的物种,这是他的职责将要守护的对象,怎么可以……

对面传来优姬担忧的声音,他却什么都听不到了。手一撑,便已跃离沙发,优姬站起来时,他已 夺门而出。

吸血鬼……残忍地杀害了他的家人之后,又一副伪善的面孔出现在学校里,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还偏偏骗的世人瞩目,真是恶心……

一拳砸在墙上,鲜血流下来的时候,鲜红的颜色直刺得他一下跌坐在地上,可是他就要变成他最恶心的物种了……怎么可以……优姬……

他想起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候的场景,明明在害怕,却还要接近他,还要帮他擦拭伤口,还要抱住他,安慰他……这样的优姬,他却伤害了她……之后或许还要……

可是,要离开吗……

这似乎是一件比沦为吸血鬼还要致命的事,他的脸色不禁瞬间苍白下来。

这个问题,在他与优姬被一条拓麻一路带着走向那座夜的宫殿时变得更为尖锐起来。

被一个吸血鬼从Level E手中救下算不得一件光彩的事,答应对方的邀请公然在夜晚进入吸血鬼的生活之中,他承认,他对这个种族存着好奇。

一条拓麻热情而友好,也是整个夜间部里唯一直呼玖兰枢名字的人。他的生日宴,也是整个夜间部狂欢的晚宴。

锥生零发现当他真的踏足这片土地,看着那些披着人皮的野兽互相舔舐对方不经意划破的伤口,看着玖兰枢将优姬拥在怀中,看着周遭或鄙弃或仇视的眼神时,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被一条拓麻救下后,答应他来了解玖兰枢为何下令猎杀Level E时,他竟还生出一丝奢望……呵,野兽就是野兽,扮得再像,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嗜血。

“Zero!”

优姬看着零再也忍受不了一般逃离这个地方,心里也不由责怪自己。她不敢看枢的眼睛,便只看着他白色的衣角,“枢学长,我……”

抿抿唇,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可她知道她现在必须去追零。顾不得多想,她几步跑下台阶,推开蓝堂抓她的手,一路向零离开的方向跑去。

今夜,是圆月。

优姬一路追到小树林里,才看到倒在泳池栏杆边上的锥生,她喊了一声,待跑过去扶起对方的时候,却只能听见对方粗重的喘息。

她不停地叫他的名字,她感受得到对方的挣扎,零的眼睛已经泛起红光,她必须阻止他……

脚底微一用力,优姬手臂一揽,身体已经后倾,她就要将零带入身后的水中,她相信,那一定能让他清醒过来。

“砰!”

响起的不是水声,是枪响!

优姬瞳孔瞬间瞪大,她用力将零扑倒,反身将零护在身后,抬头看到的却是一袭深棕大衣今早刚刚上任的伦理老师,一愣之间质问的话还没说出口,却见对方的枪口已经改了位置,转而对准栏杆后的方向。

“阁下似乎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了。”

优姬随之抬头,只见那人一身黑色的制服,黑色的发就散落在肩头,月亮在她身后格外得亮,银辉落在她的发顶,就一时让人不能直视,优姬看不清她的脸,但还是下意识的以为是日间部的学生。不禁急起来,喊道:“老师,你这是干什么,打伤一个不够还要再来一个吗!”

又扭头冲着令月喊:“同学,现在已经是宵禁时间了,你……”

“说起来,我可是比你们来的都早呢。”

优姬一愣,锥生却是蓦地抬头,这个声音……

她的步伐不紧不慢,声音更是温和动听,如一泓清泉流过河底的卵石。锥生零紧紧地盯着她的脸,看一步一步靠近,走下楼梯,来到他们面前。心中的惊诧在确认对方脸孔的一霎瞬间将他没顶而过。

“夜刈先生,说来,我一直很讨厌有人这样拿枪指着我呢。”

“呵,看来阁下是没少做亏心事才会经常被人这样……”

话音未落,对方已经出手,夜刈十牙眼睛瞬间瞪大,冷汗唰的便浸湿了后背的衬衣,他根本都没看清对方的动作,对方就已经夺过他手中的武器,转而将枪口对准他了。

令月轻轻一笑,“夜刈先生,下不为例。”

言罢,手腕一转,手指一翻,枪又落回夜刈手中。夜刈抿紧唇,眯起眼睛警惕地看着这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女子。

却见对方俯身半蹲在优姬与零的面前,“玖兰,不介意我帮帮这孩子吧?”

优姬一惊,猛地侧头一看,这才发现玖兰枢正站在泳池的对面,眸色深沉,不知道站了多久。这一动作间,令月已经扶住她身后的零,她这才顾此失彼般又要回身去回护零。

玖兰枢的声音便是在这时传来:“随小月你开心就好。”

令月眼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他生优姬的气,却偏偏要来膈应她,啧啧……

她看着零闪动着红光的眼睛,知他忍的辛苦,那一枪只是以更大的痛来换取他短暂的清醒罢了,夜刈想看他用自己的力量来压制这份源自血族的力量,真是不知道心疼孩子……

她将食指与中指并起,指尖轻轻点在对方的额头。

零觉得该有月光落在她的指尖,而那月光便随着她轻轻的一点霎时间涌入四肢百骸,涤荡他的灵魂。她的指尖有微微凉意,轻柔的安抚他体内躁动的血液。再睁眼时,她已经起身。他想要站起来,优姬叫了他一声,他这才注意到手腕上多出的珠串。

耳边是师父略含敬意的声音:“原来是巫女,得罪了。”

“一个人的意志力固然可以如钢铁一般坚强,但若是真的没有任何外力支持,也终将枯萎衰竭。这串珠子可以帮你暂时压制住嗜血的基因,可也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锥生同学,在这段时间内去提升自己的力量吧,否则再多的不甘心,最后都只能变成摧毁你自己的武器。”

皎洁的月光铺在她的脚下,她的步伐依旧从容优雅,他看着她的方向,突然喊了一句:“令月!那里危险!”

令月闻言脚步一顿,揶揄的看向玖兰枢,对方虽只是冷着一张脸,但令月知道他怕是快气炸了。

她回头报以一笑,道:“锥生,真是可爱得紧啊。”

看着锥生瞬间僵住的脸和优姬满脸的疑问,无视夜刈的探究的眼神,令月兀自轻笑出声。

一袭简单的白衣白裤,里衬却是最深沉的黑色,纵然此时月光明亮,玖兰枢的神色却依旧晦暗不明。

令月走到他面前时,他已经微微欠身,明明是最绅士的邀请姿态,偏透出几分暧昧来,“不知枢是否有幸能邀得小月共赴晚宴呢?”

令月看他半折的臂弯一眼,微微笑道:“怕是令月没这个福气。”

玖兰枢抬眸看她一眼,对上她眼睛的一刹,突然轻轻勾唇一笑,后退一步,手臂向一侧伸去,道:“是枢唐突了,请。”

“师父!”

夜刈右手按住零的肩膀,看着对面二人离去的背影,左手又给自己打了个火,才不紧不慢道:“你这孩子,就是沉不住气。

“你担心什么,依我看,玖兰枢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无语地扫一眼两个孩子脸上不约而同的惊疑惊诧,夜刈抬手一指,“那个姑娘,年纪少说也不比他小。”

二人顺着这一指看去,却见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匆匆赶来的理事长——黑主灰阎。

黑主灰阎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夜刈讪笑道:“你这地儿可真是卧虎藏龙啊。”说罢,也不待对方再问,烟头的火星一闪,抄兜离开。

灰阎担忧地看了看两个孩子,待正要开口询问,却又听得有声音遥遥传来,正是尚未走远的夜刈,“零,我给你两天时间调整。”

“……是。”

“理事长,我们先回去吧。Zero他,受伤了……需要包扎。”

灰阎一愣,当即就指天抢地的骂夜刈狠心,也顾不得其他,立时先送优姬他们去包扎。

一大两小,却是两高一低,月色在被身后拉长,竟也显得异常和谐。

月光落在红枫上,在夜色里望去,竟也只看得一片片清冷的银色。玖兰枢侧眸望去,她有半张脸被笼在月光里,看起来格外的温柔。

枢捻了捻手指,那张白净的脸庞,真看得人格外心痒,他的獠牙已经抵在唇边,真想在那上面落下一个鲜红的吻啊。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竟然还可以这样愉悦安然的和一个人并肩走在月下。

夜晚总是擅于遮掩情绪的,却偏偏最易放大欲望,他与她似乎不用刻意保持距离便已是最舒适的距离。前方精致的白色建筑已经映入眼帘,尖耸的塔尖直指云顶。他抬眼看了眼圆如玉盘的 月亮,前方的大门早已洞开,似已等待许久。

而夜,正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盗墓之王在线阅读夜里盗墓

    盗墓飞儿,出了房间后便拿出了测墓仪心里那个叫乐呀!想:要是我真发财了那可多好呀.说不定我还找到穿越之法,让家里的奶奶和妈妈也穿越过来呢?盗墓飞儿虽然任性调皮,可是在21世纪可是24孝女在加上她家里因为家族的关系,所以乘下的都是女兵.飞儿就更加痛他们了.飞儿看着手中百次不会出错的仪器,眼睛发光的自言自

  • 昨天不小心死掉了[综]在线阅读第十节

    我有点紧张回了一句:“对,我是。”她瞧脸色紧绷的模样,便笑得无比甜美解释说:“是这样,请问您的丈夫在吗?”我疑惑的问:“没在,怎么呢?”那护士翻看着手上的病历夹说:“是这样,因为昨天您的孩子失血过多,血库内Rh阴性血又比较稀少,所以想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是否方便输下血。”我以为他们是不知道孩子是我们领

  • 每个世界都有点毛病第1章在线阅读

    冬至过后,云州的天越发地冷了。天色渐暗,舞真城内吆喝叫卖的市井贩子早已早早地收了摊子,哆哆嗦嗦地顶着愈下愈烈的绵密大雪拐进了几里之外的住宅区。不到半柱香的功夫,整条街就只剩下了一只只还未燃灭的烛灯在萧瑟的夜风中颤抖着,忽明忽灭。舞真虽然和北凉的城都胤然相比,失了北部地区的苍凉与雄浑,但却是卞唐版图中

  • 一吻情注定在线阅读第7节

    “今天对不起了。”他淡淡开口,声音冷淡而疏远。“不关你的事。”“萧茜茜是我妹妹。”“知道。”“请不要怪她。”“我回去了。”不想继续站这里流着血跟他讨论红头发,伸手去拿他手里的书包。“我送你去医院。”萧辰缩回手,淡漠地看着我,眼眸宁静深远。“不用了。”萧辰没有再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我,黑色的头发在风中

  • 封印者黑色世界之困境(2)

    “这里出去,左拐,上了电梯之后就可以下去了。”男人不再看晨曦,淡淡的说,像是刚才差点失控的人根本就不是他那样。“我真的可以走了吗?”晨曦不敢确定的问。男人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张名片,冷声说:“这是我的名片。晨曦,不出一个星期,你会自己来找我的。”不知道是不是男人的语气太过霸道,温宁心中一跳,只觉得有些茫

  • 赎白在线阅读第四章

    “不好,不能让那小子在发动异能。”天天想到这,将能力瞬间的提高到了极限,冲向了异能者,而那个会国武的人在这个时间与自己的镜像瞬间的攻击向天天,天天没有理会她的攻击,殷红的拳头在异能者身体即将变得透明的时候,双拳已经轰在了异能者的身上,异能者的身体像风筝一样的凌空飞起,同时在空中留下了一条红色的优美的

  • 正佛法海在线阅读第8章

    纪夫人听完伊语萱的话皱着眉头思考很久,就是下不了决定,内心来说她也很想儿子可以快点醒过来,但她也清楚地知道儿子现在的身体状况有多么的糟糕,龙杰的呼吸和心跳是那么的微弱,经常要靠呼吸机给他供氧,他的生命比初生婴儿还要脆弱,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语萱见纪夫人久久不开口又说道:“阿姨,要不先让我爸爸给……

  • 邪皇天尊之李华离婚(2)

    甄美想到这,想到她和李响曾经的美好,她的眼泪不经意间流了出来,她把头昂了起来,想抑制住泪水的流淌,可飘忽眼前的场景却让她的眼睛定格在那一刻。这不是月亮湾吗,月老依然傲然挺立着,他的脚下正有一对新人拍着婚纱照,温馨的情景甄美不由想起自己和李响结婚时美好的样子,这里的栏杆上还有他们的爱情锁,甄美找了找,

  • 我的世界在线阅读第3节

    捏完身体,欧阳兰无聊的撇撇嘴,开始根据自己记忆中的方法盘对修炼。欧阳兰闭着眼睛,尝试让自己的意识不断向丹田聚拢。刚开始什么都没有,黑漆漆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废材。靠!这么悲催?咦?打坐中的欧阳兰突然发现,黑漆漆的丹田里有一颗金灿灿的珠子!靠,真的是珠子,是塔罗珠!这家伙不是死前被我吞了吗?好吧,欧

  • 最强修真狂婿之生一个孩子

    厉炎夜刚刚把药膳早饭端到厉天昊的房间。躺在床上的厉天昊身子有些虚弱,说出的话也有气无力,“你刚刚是不是又跟云初吵了?”厉炎夜垂着眼眸,不动声色,“怎么可能。”“这样就好,听李管家说你们老是因为谁来喂我这事吵架。”厉天昊吃了一口厉炎夜喂上来的药膳,“其实这些事情你让黄妈来就好,好好培养一下跟云初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