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女N的我仿佛开了挂(穿书)第四章

2021/5/5 8:27:00 作者:香提慕斯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N的我仿佛开了挂(穿书)
女N的我仿佛开了挂(穿书)
作者:香提慕斯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基友推荐看了一篇古文的何小冉每日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在看到白莲花女配作妖之时,一个没忍住,情绪过于激动……两腿一伸,挂了。她再次睁眼,听着周围人的称呼,心里一万句MMP。人家穿越,她穿书!还是自己临死前抱着的那本。她是谁?小说中只出场一面,却作用极大的女N,代号御医之女。无意间给叱咤风云的历南王投了点药,促成了他和女主,然后嫁给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幸福一生。很好,这个人设何小冉很满足!从此决定按照剧本走向前进的何小冉每日一睁眼,第一句话就是:今天我给男主下yao了吗?阔是……问题来了。女主攻略了

白虎再次出现,这一回,叶时秋可不再怕它,只是抬手一掌,白虎就像沙袋般飞了出去。

叶时秋拍拍手,扛起脚下的大米,从白虎身上迈了过去。

洛寒悦心中诧异,没想到这女人修为如此高深,看来要杀她绝非易事。

此处确实危险重重,尤其是天黑之后,森林中到处都弥漫着野兽的嘶吼,以及浓浓的雾气,走在里面令人毛骨悚然。

当然了,叶时秋不是普通人,这些野兽对她毫无威胁,只要保护好小四就行了。

林子很大,叶时秋走了几个时辰后,天色渐渐暗淡,她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迷路了。

她没什么方向感,尤其是这种个森山老林,没有指南针什么的,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身在何处了。

洛寒悦似乎也发现她迷路了,但并未点破,可但时间一长,叶时秋倒没什么,他这弱鸡身体就有点遭不住了,最后他还是开口了。

“师父,走这么久了,休息一下再走吧。”

叶时秋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小四,差点把他忘了,她点点头,“也好,找个地方休息吧,我给你煮饭。”

“煮饭?”洛寒悦眉梢一挑,瞄了眼她肩上那袋大米。

沉吟一下,他指了指左前方说:“去那边吧,那头树木稀疏,想必离出口不远。”

叶时秋循着他手指看去,并没发现树木哪里稀疏了,对她来说,都差不多。不过叶时秋还是按照他说的话往那边走,不能让小徒弟没面子不是。

走了差不多一炷香左右,前方渐渐开朗,叶时秋不免有些惊讶,这小家伙说的居然是真的。

她不由地多看了小四几眼。

后者泰然自若,假装没察觉到她的视线,他略带惊喜地说:“师父,你听见水声了吗?”

叶时秋收回视线,点点头,她听见了细微的水流声,前方应该是一条河。

当她走出林子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一条宽阔平静的河流,水光粼粼,月光下,水面上漂浮着无数闪闪发光的东西,柔软轻盈,像星河坠落,铺满了整条河面。

“这是什么……”叶时秋快步走过去,她一向对漂亮的东西没有抵抗力,何况这么美,让她误以为进入了仙境,“难道是萤火虫?”

“不是。”小四探究地看了她一眼,“师父不知道这是什么?”

叶时秋微微一怔,对于书中没写过的东西,她都不知道。

“这就是萤火虫。”叶时秋一本正经地说,她不信一个小孩懂得比她多。

小四摇头,耐心地给她科普,“这是熠蚕,夜晚出现,吸收日月精华,会在触碰到异物时石化,变成乾天石,这是照明珠的原料。”

叶时秋木讷地站在河边,注视着小四,脸上有点发热,她轻咳一声,点头说:“不错,你很有天赋,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洛寒悦露出一个腼腆地笑意,看着面前的少女一本正经,心下却鄙夷。

叶时秋随手一捞,碰到那些熠蚕,如同羽毛拂过,又在下一秒变成冰凉的石块落在手心,她摊开手掌一看,这些熠蚕成月牙状,指甲大小,很漂亮。

她捞了一把揣进兜里,又在空中捞了许多,这些发光的熠蚕似乎不怕人,叶时秋捕捉了那么多,它们仍是前仆后继的向着她飞来。

“师父,你抓这么多石头干什么?”

叶时秋不断往怀里踹乾天石,不假思索地说:“夜明珠,这么值钱的东西,多捡点。”

洛寒悦没忍住笑了。

叶时秋手里动作一顿,不解地看着他,“笑什么?”

洛寒悦道:“我说的是照明珠,不是夜明珠,不值钱的。”

气氛忽然变得尴尬,叶时秋手里还抓着一把乾天石,僵硬地站在原地,发光的熠蚕在她身边缭绕,白色的裙角在风中飞扬。

洛寒悦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叶时秋淡定的将手里乾天石揣进怀里,而后说:“我给你做饭吧。”

说罢,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口大锅丢在地上,洛寒悦嘴角微微抽搐,没见过随身带锅的人。

叶时秋不止带了锅,她还带了碗,以及各种调料。

她就地架起了锅,大米倒进去,从四周捡了干树枝,就这么开始做饭,洛寒悦很无语,坐在那里百无聊懒,看着叶时秋忙上忙下,也没去帮忙。

叶时秋忙活一阵,米饭终于做好了,她拿出碗来,在河里随便洗洗,给洛寒悦盛了一碗。

“吃吧。”

洛寒悦捧着碗,呆呆的看着叶时秋,他一直以为叶时秋是在闹着玩的,没想到真把饭做出来了。

“条件有限,凑合着吃吧,等我们上了千渡门,就可以蹭好吃的了。”叶时秋又拿出一个陶瓷罐放在地上,盖子打开,里面传来咸菜的味道。

她上千渡门,就是为了蹭饭?

洛寒悦表情有些破裂,叶时秋和他印象里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出现了差异,难道年少时的叶时秋,就是这般的……

他找不到词来形容。

叶时秋没去主意他的神色,自个儿端着碗扒拉饭,咸菜配米饭,还挺好吃的。

“师父。”小四忽然喊了她一声。

“嗯?”

“我有个问题。”

“问。”

“你既然有乾坤袋,为何一路上要提着大米?”

叶时秋:“……我忘了。”

洛寒悦:……

明月高悬,河面上银光闪烁,两人围着火堆,一片祥和。

洛寒悦道:“师父,继续赶路吧,顺着这条河一直走,就能到千渡门了。”

“你怎么知道?”叶时秋注视着面前这个少年,他似乎知道的有些多了。

洛寒悦淡定的说:“我有地图。”

“那你不早拿出来?”

洛寒悦无辜地看着她,“可是在我脑子里啊。”

叶时秋语塞,这小徒弟有点难搞哦。

她顺势在地上躺下,望着河面漂浮的碎光说:“休息一晚再走吧,晚上不安全。”

叶时秋说完,拿出白伞放在身旁,何秋兰的魂魄钻了出来。

洛寒悦也没说什么,盘膝而坐,视线却若有所思的盯着叶时秋。

余光瞥见何秋兰在盯着他看,洛寒悦默默地收回目光,转而闭上眼。

“我觉得你的气息有点熟悉。”

何秋兰忽然开口,洛寒悦豁然睁眼,对上何秋兰的疑惑的目光,随即反应过来她是在和自己说话。

“什么意思?”洛寒悦余光悄悄看了眼叶时秋,手指攥起。

叶时秋也翻身坐起看了过来,洛寒悦又立马恢复了懵懂无知的眼神。

何秋兰疑惑地摇摇头:“我说不出来,就是觉得熟悉,感觉你和我一样,应该不是活人才对。”

洛寒悦脸色微微变了变,注意到叶时秋神色也有些古怪,他便故作惊慌地问:“我不是活人是什么?难道和你一样是鬼?”

“可能是我的错觉吧。”何秋兰微微叹息,想到自己已经变成鬼的事实,不免有些低落。

叶时秋看了小四半晌,也没看出任何异样,这一路走来,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小四是不是活人?

白阳镇外。

一群黑衣人蜂拥而至,在废墟里寻找着什么。

忽然,有人大喊一声:“找到了。”

破败的房屋里,躺着一个狼狈的小男孩,在脚步声传来的一刹那,小男孩被惊醒,发现自己被黑衣人包围,吓得哭出了声。

“是他吗?”

“不知道,先带回去吧。”

一个黑色的麻袋从天而降,洛枫被装进了袋子里,视线被黑暗所占据。

“放开我呜呜……”

……

叶时秋两人紧赶慢赶,一路游山玩水,三日后终于抵达九黎山。

如书中所写那般,九黎繁华富庶,风景漂亮,才到九黎山临界处,便远远瞧见一株株白色盛开的梨花树,绿茵铺地,草长莺飞。

“我们到了。”小四望着九黎山方向,那里漫山遍野都是梨树,花开的正烈,远远看去,就像是被大雪覆盖一般。

云剑山与之相比,可真是寒碜许多,唯一看得过眼的就是山门口那棵千年榕树,枝繁茂叶,以它一己之躯覆盖着整个云剑派。

叶时秋前几个周目的时候,就喜欢坐在那棵榕树上,望着山下来来往往的行人思考人生。

古澜不同,他却是讨厌极了那棵树,因为秋天一到,整个山门的人都要全员出动,每日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扫落叶,扫完也就该吃饭了。

其实算起来,叶时秋来这里很长时间了,过了一个春天和秋天,但是只要超过原主收徒的那日,都回到了原点,。

一开始还好,她会重生到刚穿越的时候,直到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叶时秋直接就重生到收徒的当天了,她也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处境,或许真的天命不可违吧。

小四见她走神,又唤了一声。

叶时秋收了心思,说:“走吧。”

穿过这座村庄,便是上九黎山的路了,道路并不曲折,反而十分的平坦,一路上山,也没觉得有多陡峭,许是两旁的风景让人分散了心思。

路上还遇到了别的人,也是来参加天禅斋会的,大多都是平明百姓,叶时秋猜想,他们兴许和自己的目的一样,借此机会来蹭吃蹭喝的。

接待两人的是一位小兄弟,挽着一个素净的髻,穿着粗布长衫,摸样像道士,又不像道士,其实叶时秋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这个千渡门是个什么门派。

对于书中的讲解,这只是历代皇帝和一些皇亲国戚修行的地方,男女老少都有,叶时秋倒觉得这更像是他们皇家的养老院。

修行都是要从小培养的,一大把年纪了还修行什么?所以千渡门的人普遍功夫不高,平日里也就超度超度亡魂,施斋布粥罢了,替基本全靠皇家护卫暗中保护。

“小兄弟,我们是云剑派之人,受掌门邀约来参加天禅斋会,这是一点心意,还望阁下不要嫌弃。”叶时秋将那袋大米递给小哥。

小哥原本想推辞,结果看到只是大米,便接了过来,“道友有心了,情随我来。”

一旁的小四嘴角微抽,她这袋大米还真是用途广泛,一路上煮了几顿,剩下的还给千渡门送了个礼。

“有劳,其实我还有件事想劳烦道友。”叶时秋拿出白伞,说:“听闻千渡门宅心仁厚,已超度时间亡魂为己任,这位姑娘生前含冤而去,苦楚颇多,希望贵派能替她超度,好叫她来生投个好人家。”

小哥怔了怔,而后微微一笑,接过伞,“道友谬赞,这是分内之事,此事交给我便好,待天禅斋会时,掌门会亲自替各路亡魂一一超度。”

“多谢。”

“道友客气。”

小哥在前面领路,叶时秋两人紧随其后,千渡门外来宾客还不多,想来她来的较早,这样又可以多蹭两天饭了。

她察觉到小四表情有些古怪,只当他是认为自己小气巴拉,并未多想。

“千渡门身后有皇家,什么都不缺,不管送什么都意义不大,意思意思就行了。”叶时秋尝试解释一下,不能毁了在小徒弟心中的形象。

她第一次收徒,这种感觉新鲜又奇妙,就像是多了个孩子,他今后的一切都要依靠自己,对于这样一个依附自己的孩子,叶时秋有些不知该如何处理两人的关系。

“哦。”小四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一路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估计叶时秋的话他也没听见去。

两人被小哥安排在一座偏殿,院子有四间房,除了叶时秋俩还有一个,进院子的时候叶时秋只瞄了眼,是个女子,之后那人便将自己关在了房中不见出来。

“小徒儿,你怎么了?为何魂不守舍的。”叶时秋担忧地看着小四,自从来到千渡门,这小子就不对劲。

洛寒悦回过神来,露出可爱的笑容,“没什么。”

叶时秋半信半疑,却也没多问,她推开窗,正好可以看见下方来来往往的弟子,正在忙着布置会场。

她托着下巴,百无聊懒地环视,下方也种着许多的梨树,风一吹,纷乱的花瓣漫天飞舞,偶尔飘进窗内。

叶时秋伸手接住一片花瓣,忽然开口,“徒儿。”

“怎么了师父?”洛寒悦抬眸看了她一眼,少女伏在窗户上,襟带飘舞,烟火不沾,一如前世初见她那般,深深地烙在他心头。

说起来,前世洛寒悦见她不过数次,每次一都给他神圣不可侵犯的错觉,只是瞧上一眼,便觉得亵渎,叫他肖想了好些年。

可惜最后成亲那日,一个凶狠而狰狞的目光,打碎他所有的幻想。

她叶时秋,也不过如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修真天王在线阅读第1章

    齐帝即位二十年,北齐安定太平,国力日渐繁荣昌盛。接壤北齐边境的羌族,虽然名义上归顺大齐,可近年来因漠北局势动荡,各族都别有居心,羌族遂遣使臣入齐都请求大齐派兵支援,这才有了皇次女夏侯恣自请带兵赴边关一事。皇次女夏侯恣,前有长姐夏侯恕,后有三弟夏侯懿,二女一子皆为凤后嫡出,却偏偏是她最得齐帝欢心。漠北

  • 我的小弟都是万界大佬第六章在线阅读

    “为什么像变态?”小灰显然理解不了他的逻辑,漂亮的猫眼里很明显地流露出了困惑的神色,“很多人都半夜不睡觉啊。我上次抓老鼠跑到夜市后面的巷子里,看见好多人在马路边走来走去,穿着细细跟的鞋子,还差点儿踩到我,喵。”凌冬至一口血差点儿吐出来。没亲身体验过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东街的也是后面就是滨海这一带很

  • 魔医女修罗在线阅读第三节

    沈茗玩到一定等级后,突然想起了加公会的事情。加了公会以后好处是挺多的,沈茗虽然喜欢把网游完成单机,但是在福利优厚的情况下,也会妥协一部分。选择哪个公会加入根本不用考虑,男神叶秋——虽然知道男神的真名是叶修,但是和别人介绍男神的时候,也不可能用叶修这个名字,沈茗很快就调整过来,假装自己根本不知道叶修这

  • 重生后我和宿敌组队了之Chapter Six 厮守(6)

    徐挽河对于冷默青的小白脸评价有着细微的异议(是的,冷默青比较像是阴阳脸),对于“他”对上任魔教圣女用情至深的设定也是颇有微词。尤其是在徐挽河了解到,冷默青到底是为什么抽风参合到这些事情里去的之后——因为有人给冷默青科普门派旧事。比如说,荆澜衣和游执灯到底是怎么一追一跑一追一跑的三角恋,最后师兄弟撕破

  • 柯雅拉沙漠深带在线阅读第六章

    月睁开眼,银紫色的眼眸中波澜不惊。只见他抬起手,便有无数的白光迸出,一缕一缕地窜出去,将那书中逃逸卡牌一一拦截。十数张的卡牌就像是看到了天敌,纷纷停了脚步,在那银白的光耀之中,逃无可逃。月再收手,卡牌又听话地回来,漂浮在他的面前。他眼眸似含霜般,一眼扫过去,那些卡牌就像是忌惮一般,便规规矩矩的排着队

  • 向往的生活:天降萌娃之故友 战斗(5)

    “什么?主人,你要去趟英国?”雾翎子一直在房间里等待着她的主人,可她一出来就开始收拾行李,“可是女王是随时都会有行动的啊!”“我必须去一趟英国。”“那我也要去,主人在哪我就在哪!”雾翎子飞到我的行李箱上。“你确定要去?我要去见一个非常危险的人。”“我要去。”“那好,你在那边一定要装成普通娃娃的样子。

  • 天赐良机在线阅读第九章

    炎舞看着炎斌这种吊儿郎当不思进取的样子,气的把LV的包往沙发上一摔。“我不管,你今天要不给我个说法,我就不走了”“你说你以前学习成绩不好就算了,现在还这么败家,你对不对得起刚刚去世的老爹”看着老姐被气得胸脯上下起伏,炎斌没羞没臊的竟然看呆了。“你说话呀,愣在那干嘛”炎舞生气的声音传到了炎斌的耳朵里。

  • 欺余生在线阅读第7节

    186次。在龙荆行一生中,胯下曾经受到过的攻击,一共有186次。自小在爷爷的教导下,龙荆行就深受华夏的武德影响,武术修养很好,所以对攻击胯下这种下三滥的招式嗤之以鼻。但是,要是对方对他使用这种招式,那就不能容忍了,每一次他都会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在二十四岁前,一共发生过5次,我们就不提了。而当龙荆

  • 蓝妹难为在线阅读第8节

    B八我也是吸血鬼?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吸血鬼的基因在体内生长?为什么不会去吸血,不会被太阳晒得飞灰烟灭?“因为你有吸血鬼贵族的专属耳钉。”凯文好像能看懂我的内心一样,指了指我的右耳。我再次抚上右耳蛇形的耳钉,恍然大悟般看向房间的门。“这是吸血鬼的记号。”“那我能干什么呢?”我问。凯文认真的看着我,语重心

  • 都市之魔改日记在线阅读第9节

    第二天一早陈在天还是凌晨四五点早早的就起了床,自个跑去了后山,但是今天去后山的路上陈在天心中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到底哪不对劲又说不上来.但是直觉告诉他,肯定有事,修士自古以来会有一种感知危险的本能,前世的时候欧阳思文和文儿,经常去探索古老的遗迹,去宇宙深处无人区探索未知的区域.还有海底,甚至是大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