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魔君独宠:神尊甜妻别想逃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5/5 9:04:42 作者:君安安呀 来源:言情小说吧
魔君独宠:神尊甜妻别想逃
魔君独宠:神尊甜妻别想逃
作者:君安安呀来源:言情小说吧
她是一代神尊南无烟,明媚疏朗;他是一界魔君柳明兮,杀伐决断,却对她温柔似水。他是一位上神翎霄,轻佻张扬;他是一族之首夜澜,深沉淡漠,却对他流连忘放。一代恩怨,两段情仇,三世痴缠。他为天下而负她,又放弃江山而护她。只为她不再舍弃自身而渡苍生。他因上代恩怨而亡,他为救他掀起六界大战。只为心上人重回世间。堕神之战后,南无烟陨落,成了浣月。柳明兮被罚囚于禁宫,两人再次相遇会碰出什么火花?翎霄昏迷,沉睡万年。夜澜统治六界苍生,两人重来一世会遇到怎样的困难?她重生复仇,他鼎力相助他苏醒复仇,他一退再退他们又

如果按常理来说,穿越者就是主角。

他们英俊潇洒,威武不凡,吊打一切龙套,收揽天下美女,总之就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注定走上人生巅feng。

可如果你问莫良穿越者是什么,那么他会告诉你,穿越者其实是个无亲无故、无钱无势,有时甚至饥一顿饱一顿的苦逼,虽说还是有点小帅,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来到海贼王的世界已经十一年了,从莫名其妙变成婴儿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到被一个光棍儿老渔夫收养,再到八岁时老渔夫去世,莫良可谓经历了人生的辛酸百态。

吃不饱,穿不暖,住在一间三处漏风、不知多少处漏雨的房子里,没钱没势没有金手指,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总之要多惨有多惨。

什么?你问穿越者的自尊呢?穿越者的机智呢?穿越者对剧情的了解呢?

别跟莫良提这些,那些东西早就被他扔到犄角旮旯了,一个小孩,一个饭都吃不饱、瘦得皮包骨头的小孩,要那些东西有啥用。

你说那总该有办法的吧?有!!!

出去闯荡!

“可以啊,拿钱来,要买船票的……”

加入海军!

“对不起,小弟di,我们有招收标准的,你去问问那边领养院吧!”

那加入海贼总行了吧!

“去去去,哪来的乞丐,我们不收小鬼,再啰嗦吃大爷一刀!!!”

……

这就是现实,没有人会因为你是穿越者而对你另眼相看,就算你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告诉他你是穿越者,让他借你点钱,等你吊炸天的时候再涌泉相报,人家也不会理你,他们只会以怜悯的眼光看着你,然后走开,并默默的丢下100贝利(相当于10块购买力)。

这是把莫良当神经病乞丐来看了,而且这还是莫良唯一从事的有收益的工作……

你忍得了吗?你忍得了吗?

莫良能忍……而且他就是那么过来的,并将八岁的自己养到了11岁……

“别跟我提什么主角吊炸天,老子最烦吊炸天……”

莫良叼着一根牙签、提着一根自制鱼竿默默地想着。

……

但是——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想用转折体……

之前的说法只能算是过去,直到现在为止,莫良终于对以前的看法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因为——

看着被鱼钩误拉上来的一根大香蕉,莫良激动得浑身发抖,不会错的,绝对不会错的,这个样式,这个花纹,绝对是恶魔果实无疑,是动物系的恶魔果实!!!

发财了!!!这是莫良的第一个念头,一个恶魔果实至少价值一亿贝利!

可以变强,走上人生巅feng!!!这是莫良第二个念头,恶魔果实,代表的就是力量。

怎么办?莫良有些混乱,不过本能的认为自己应该赶紧回家,虽然这里只不过是个小村庄,但那也是在伟大航路的岛上,要是被人发现了,那可就赔大了。

心中想着这些事情,莫良连鱼竿都不顾了,一阵疯窜就跑回了家,等关紧房门,又喝了杯水,莫良这才冷静下来,坐到桌边,细细的看起了这颗恶魔果实。

很漂亮……

与普通的香蕉不同,这颗恶魔果实虽然也是金huang色,但是却是那种形容不出来的神圣的金色,同样是金色的云纹扶摇直上,不自觉中,就给人一种超然物外的感觉。

这颗恶魔果实肯定不平凡……

虽然没有看过恶魔果实的图鉴,但是单凭果实的样子,莫良就可以断定,这是一颗强力果实,由此心中的一个念头也就更甚了。

不能卖……

先不说一个小孩儿拿着恶魔果实去卖是个什么后果,单是这个恶魔果实自己就不能放过,这是个机会,鱼与渔的分别,孰重孰轻显而易见。

虽然这是个动物系的恶魔果实,但是配合霸气,再加上后期觉醒的难易程度,就是比自然系的能力都有优势,而唯一可虑的就是这个果实的能力,如果是类似于羊驼果实的能力,那可就草泥马了。

应该不会吧……

看着恶魔果实金光闪闪的外表,莫良狠狠地咬了咬牙,拼了!!!

我是穿越者!!!主角!!!!!

莫良发誓,自打穿越以来,他就没下过这么大的决心,除了前世高考时猜选择题的那一阵,他就没这么揪心过。

闪着金光的恶魔果实被送到了嘴边,连皮都没剥,直接往内里送去,可是没等他开口大嚼,突然间,金色的果实就化作一阵流光直接通过食道,进入了莫良体内,让他嚼了个空。

怎么回事?莫良摸了摸嘴ba,有些惊疑不定。

夭寿啦,恶魔果实会自己跑进嘴里?这怎么可能,他还没尝到味道呢!

难道这不是恶魔果实,是假的?也不对啊,就是假的也不会自己跑进嘴里啊,而且还让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不科学!!!

正当莫良感到疑惑不解之时,突然间,一阵如阳似火的暖意就从他的腹部升腾了起来,紧接着,是一阵阵沁骨入髓、遍布全身的疼痛。

“我曹!!!!!”

幸福来得太突然,莫良仅仅来得及道上一句国骂,就直接被猛然袭来的疼痛抽到了地上。

身边唯一的家当桌椅被踹倒在地,但此刻的莫良已无暇他顾。

只见他瞪大的双眼中满是血丝,深ru灵魂的疼痛让他虬筋毕露,青色的血管浮于皮肤表面,一道又一道,结成一张细密的麻网将莫良紧紧地包裹了起来。

要死了……

莫良的意识模糊了,但是内心却依然不断坚守着那一份信念——老子可是主角!!!

终于……疼痛过去了,一股神奇的力量牵引着莫良的灵魂进入到一片氤氲的空间当中,抬眼望去,一个巨大的虚影正屹立于天空之上,只见其生四肢,具五爪,背有八十一鳞,具九九阳数,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口旁须髯,喉下逆鳞,这分明就是……

“龙……”

求支持啊!!!麻烦大家多多捧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我的父亲是库洛里多在线阅读第七节

    齐展延不明就理,但也随口就答应了。唐沫柒伸出小手,在他腰间狠狠的一掐:“记住,别给我露馅了,否则……!”齐展延不敢叫出口,心中连连叫屈,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都这么面色不善?在梦琉年看来,却是他们情深的表现,脸上更加没有一丝表情。“齐大人,丞相大人有请!”呃,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齐大人,光天化日之

  • 冲喜[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三章

    凉歌只觉自己被一股好闻的烟草气息笼罩起来,男人身上的那种阳刚之气瞬间让她的燥热消退了几分,让她忍不住的想要靠近!但不过几秒钟,她就反应了过来,大脑片刻就清醒了!她凉歌竟然正在被这个男人调戏!这可是她的初吻!而且他说什么,出来卖的?她才不是?!凉歌心头一怒,上齿和下齿一张一合!唔!闷哼声是从男人口中传

  • [综]伊什塔尔在线阅读第4章

    “黑暗魔王,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凤瑞阳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头上身上都冒着冷汗。“瑞阳,你怎么了?”正坐在凤瑞阳床边看书的凤昀阳放下手中的书,身手握住了凤瑞阳的手,“手怎么这么冰啊?”“我没事,昀阳。”凤瑞阳定了定心神才缓缓的说道。“你这样子怎么会没事?是你自己说,还是我自己来看?”“你,”凤瑞阳

  • 专注与游离在线阅读第6节

    恩~你别走白随安迅速把身上冲干净,穿上浴衣就出来了。躺在床上和虾子一样弓着背缩成一团,小腹一阵一阵地抽痛。林遇白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事,不知道女人来大姨妈会这样不舒服,听见她喊疼,心里揪成一块,想都没有想拿起盲杖就出门了。刚到楼底下,他突然愣在那里,照这样走下去,明早都到不了,恐怕还会把自己给弄丢了。

  • 始道玄途一台戏

    杨如柳,名如其人。她是典型的江南女子,生就是娇小玲珑,一副柳叶弯弯眉,低眉浅笑间,格外的惹人垂怜。闻听张瑶此言,掩袖轻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令人我见尤怜,“妹妹是江南河岸南,杨家的嫡次女,名唤如柳,姐姐怕是第一次见着妹妹吧。”河岸南杨家,世代传承,杏林世家,可是江南郡的一大名门望族。张瑶一听,

  • 三国之谁家天下在线阅读第2节

    一身白衣随风飘动,如墨的长发被一根玉簪挽在身后,浑身透出儒雅的气质。雪白的皮肤在雪白的衣服的衬托下,更显剔透,薄唇微微往上勾起,露出迷死人的笑容,一双桃花眼可谓迷倒众生。卿道道就这样深深地看着他,回不了神,在心里,她暗暗发誓,这个男人,她卿道道要定了!小二看见来人,吓得手一松,卿道道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 回到三国娶二乔第四章在线阅读

    “你想周游列国??皇上瞪大双眼望着我,这个一直以来被称为传奇的女子,不知又要耍什么花样.“是.很干净的一个字,我的眼里有如薇儿一般的决绝.“好,薇儿,我知道你的说一不二,即使我不同意,又怎能拦住我大兴第一勇士.只是,在周游之前,和太子一道把宋攻下吧!柔和的语气却尽享霸王的豪气.他眼里的决绝比我刚才的

  • 娱乐:从无名英雄开始第一章在线阅读

    阴暗潮湿的地下密室里,靠窗的地方放置着一双小床,床榻上一名衣衫褴褛的女子横着身子,空寂的目光注视着头顶滴水发霉的天花板。身上盖着一条微微泛黄的凉被,身下陈旧的米色床单上还染着斑驳的血迹。胸口隐隐泛着痛意,衣襟像是被人扯弄过,酥白美好的肌肤上,处处都是淤青,引人遐想。钟可情羞愧难当,奋力伸出手臂,想要

  • 龙吟山河图在线阅读第8章

    “留下来,两个人打群架,受伤还是难免。”洛雅打断景秀的话,然后翻了个身,眼神亮闪闪的看向景秀,“我说景秀,这不像你会说的话啊,你不是挺讨厌我的?干吗我受了伤又这么不乐意?”景秀撇了撇嘴,哼了一声,有点被人识破的不好意思,她侧过头嘟囔,“讨厌啊,我现在还是很讨厌你好吧。”“嘴硬!”洛雅再也忍不住弯起了

  • 花事在线阅读第4节

    安悦就在他身下,是那么近,近得她温热的呼吸都喷洒在他的唇角,很痒,一直痒到心里。她纤长的睫毛,就在眼前,密密匝匝,微微颤动着。她的眉头拧得很紧,似乎疼的厉害,只是在药物的作用下,她盈盈的眸子全是媚色,与急切。她身体都在颤抖,他知道她很痛,他忍耐地悬在她身上,但她却热情如火,纤长白皙的腿,近乎魅惑地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