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疯狂的学生第5章在线阅读

2021/5/5 17:16:15 作者:a2946 来源:飞卢小说网
疯狂的学生
疯狂的学生
作者:a2946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个普通的学生失去爱人,感受了沉重的打击,在蹦跑时不小心给雷打中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自打那日顾三娘去了一趟丞相府,京城里最近的谣言又多了几起。

有人说,蓝倾士移情别恋,这才让顾三娘去丞相府拜访白小姐,为的就是日后将白小姐迎入府中。

还有人说,顾三娘心生怨念,大闹丞相府。

更甚者,谣传成顾三娘根本就与白家小姐姐妹情深,因一个嫁入十王爷府上,这姐妹被迫分开,更是难舍难分,这蓝倾士才是破坏她们二人之人。

“王妃,您不能再去白府了,您都不听听外面的谣言都传成什么样儿了!”绿鹉不依,见顾三娘还在叮嘱红鹦把刚刚亲手做的燕窝酥捎带上,等下去见丞相府千金白柔柔。

“传成什么样,嘴还不是长在别人身上,你能挨个拿浆糊给他们粘住?”顾三娘脸上毫无波澜。

想到等下要见到白柔柔,她心里就乐开了花儿。

她本以为穿越到古代,跟这群古人交流是十分费劲儿加大写的痛苦,可没想到,拐个王妃当当挺好玩儿的。

这可在现代没有任何可比性,这堪比铁饭碗,只要如果能将蓝倾士这个王八蛋给解决了,她想着,在古代的日子,也是十分惬意的。

更别提,她那日在白府看到了谁。

那白柔柔长得跟她在现代的闺蜜简直是一模一样,这让顾三娘情不自禁就想对她好。

她与她的闺蜜仅仅一墙之隔,什么也别想把她们分开,今儿个,她是一定要出府的,只有天天在白柔柔面前凑凑,才能刷好感不是?

“王妃!”绿鹉气得不行,看向红鹦,找她求助。

红鹦一向有主意,给了绿鹉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在她看来,王妃看似做的事情毫无章程,实则大有深意!

比方说,这个扮“丑”,寻常妇人都会去讨好夫君换心,可唯有王妃反其道而行之,不仅引起王爷的高度关注,还令其念念不忘。

再比方说,这个送红豆羹,这一招简直绝了。吃的不是羹,吃的是情趣!这一送王爷吃不吃不打紧,却与王妃圆房了!

她可是日盼夜盼,如今王妃总算与王爷圆房,也算得上是名义上事实上兼备的夫妻了!

是以,红鹦以为,王妃日夜往白府拜访,看似是闹腾,实则指不定大有文章,她们不能打扰了王妃的计划!

将快要跳起来的绿鹉支走后,红鹦面露微笑,十分恭敬看向顾三娘:“王妃,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

顾三娘顿时汗毛乍起。

怎么感觉她拐骗了某个纯善的小绵羊?

刚到白府。

白府守门的两个侍卫一见是顾三娘,本来都要被困意虫子勾了魂去的躯体,瞬间精神抖擞,他们虎躯一震。

真是怕了这位王妃!

日跑,夜跑,跑哪儿去不好,偏偏要来他们丞相府。

还偏偏指定要见白小姐。

开始还好,白府上下以为是十王爷果然开窍了,这才让顾三娘前来与白小姐联络感情,白府上下对待顾三娘还算客气。

可日子一久,还迟迟不见十王爷有所动作,丞相曾明里暗里都敲打了一下蓝倾士,无奈那人就是个呆子,油米不进,从前只知道他成日穿着一套道士服招摇过市,现在倒好,直接穿棉麻禅服了。

学人家做什么世外高人。

这棉麻粗布是他们这样身份的人穿的衣裳吗?偏生万岁爷就是一再包容他,白家小姐又从来芳心只在那人身上。

一日,又将蓝倾士逼入墙角直道要告白。

惹得蓝倾士连连尖叫,如见恶鬼般,抱头狂奔而去。

这倒好!蓝倾士倒没有被鬼吓到,白小姐可真真是哭得泪雨梨花,我见犹怜……

白府上下这才知道,这蓝倾士原来对白家小姐无意,顾三娘的行为只代表她个人,并不代表十王府。

“跟两傻大个似的,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去通传,就说十王妃想拜访白小姐。”

顾三娘皱着眉头,拿手帕擦了擦手,心里却想着,等一下见到白柔柔,是先让她尝她亲手做的燕窝酥呢,还是跟她讲个好听的段子,逗乐她。

怎知,在门口站了半天,那两个侍从还没进去禀报。

顾三娘有些怒:“怎么?本王妃指挥不动你们?”

“王妃,这是丞相府。”红鹦扯了扯她衣裳,小声说。

那我还是白府千金的好姐妹呢!顾三娘心道。

“王妃,不是小人不肯帮您,实在是……”侍从憋了半天,总算发声,“是我们家小姐不想见到你。”

轰隆——

顾三娘听闻这个答案后,心房瞬间像坍塌了,整个人摇摇欲坠,差点晕倒在丞相府门口。

“王妃,您没事吧!”

红鹦吓得一跳,赶紧扶住她,连带着惊慌没顾着手上的食盒,燕窝糕倏然地洒落一地。

看得出来,那些糕点花了顾三娘很多心思,但她现在一点看它们的心思都没有。

回到王府后,顾三娘不吃不喝,就坐在窗前发呆。

绿鹉急得满头大汗:“这,这是怎么了?怎得就去了一趟白府,王妃成了这副模样?”

红鹦赶紧捂住她的嘴,给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不敢打扰王妃。

二人做贼一样,悄悄地退出屋子。

“王妃这是怎么了?”

一时之间,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道男声。

绿鹉条件反射就是脸一苦:“还能怎么着了?还是不是因为白家的那位千金小姐。”

红鹦轻轻撞了一下她,绿鹉这才发现,同她说话的那人,竟是王爷。

她惊慌失措,这是第二次被王爷抓包了?

见她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蓝倾士摆摆手,“无事,本王就随便逛逛。”

见蓝倾士离去的背影,绿鹉与红鹦二人对视一眼,这是要多随便逛,才能从前院逛到后院来?

王爷这想念王妃的借口,还真特别啊!

这去了一趟王妃院子,蓝倾士回来也一直坐在窗口,对着月亮发呆。

惹的沐鱼和沐盒十分担忧,手上端上来的夜宵,也不知送还是不送。

“王爷可是还在为国墙之事担忧?”沐鱼口直心快,直接问了出来。

国墙?蓝倾士瞥了眼他,又迅速将目光继续放在月亮上。

国墙哪有这件事令人心烦。

沐盒眼见蓝倾士竟不是为国墙而烦恼,立刻正色道:“王爷,可是发生了什么?”

肯定是比国墙更严重的事,否则王爷不会如此担忧。

蓝倾士看了看他,摇摇头道:“从前本来一直以为王妃冷着我,是与本王置气,如今才觉悟,原来,她是这般的倾慕我!”

如果不是非常非常倾慕他,怎么会隔三差五去白府找白家千金置气?

弄到今儿个这样尴尬的境地,还被别人扫地出门,赶了出来……

这样说起来,果真是他的不是。怪他太过招人,这才令顾三娘求而不得,处处痛苦,天天想尽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

这话要是被顾三娘知道,她肯定一口大锅朝蓝倾士拍了下去,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干掉这个自恋狂再说。

沐盒闻言,一时被噎住,他很想告诉王爷,其实王妃这样做真的不是为了他,而且,她也没有让人赶出来,只是人家不想让她进去。

虽然这两者结果无异,但却大大不相同!

“别说,都别说。”见沐盒想吱声,蓝倾士微微一抬手,制止他,而后,面露纠结之色,“这难道是元始天尊给本王的考验?”

“曾经有份真挚的爱放在本王面前,本王却选择忽略不见……不,这不是本王。”

突然之间,蓝倾士想到那日与顾三娘做的那件羞羞的事情,虽说他活了二十多年,却从未做过男女情爱之事。

遇见顾三娘,纯粹是个误会,娶了她,也是迫不得已,但那小娘给他的体验却是极好的。

是不是这种事,做过一次就会上瘾?

蓝倾士心疑,不知顾三娘此刻有没有想他,这几日都忙活着国墙之事,还没找出个对策来,本是不该为女色分心,但……

劳逸结合嘛,嘿嘿嘿……

蓝倾士当机立断,“走,今儿个去王妃屋里歇着。”

沐盒与沐鱼又是一顿吐血,那是您的王妃,又不是他们的,您这样公然秀恩爱,真的好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盗墓:我从古墓中苏醒在线阅读第八节

    爆炸发生在星期五晚上的后半夜,那天谁也没想到会出事,当然包括那些留宿在港黑五栋大楼里的前代派。太宰就住在离发生爆炸不远的楼层,他没有撤离大楼,只是趴在窗口往下看,深红的火苗铺天盖地,光线亮的刺眼,爆炸的地方仿佛变成了一个闪闪发亮的小太阳。坦白说画面美极了,就像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特效画面。一切都在发光

  • 道之波斯明教总教,圣火令

    在波斯某座不知名的城市中,矗立着一栋极其辉煌的教堂,教堂通体由花岗岩堆建,又有能工巧匠雕刻出琼宇、窗台、檐角,巍耸入云,四周各印着一枚血红色的火焰纹章,阳光照耀下仿佛嗤嗤燃动着一样。这里正是波斯明教总教,秦川主仆二人自跟随波斯商人来到波斯之后,就开始暗中打探波斯明教的位置,明教在波斯声势浩大,比之中

  • 宇智波北山在线阅读第7节

    “嘻嘻——”李肆勤一个劲的笑着,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后,小声凑到李光久的耳边:“忘了……”李光久:“……”他捏着自己手中的鸡蛋,其实已经有点泛凉,上一次吃到这鸡蛋还是前几天他偷拿了李全友的鸡蛋,李全友发了好大的脾气,之后他就恢复记忆了。“快吃啊,我拿开水煮熟过了。”李肆勤催促道:“别说是我给你的。”李光

  • [综影视]没事,我还能浪!之蛮荒有涯(4)

    一棵四尺粗,十丈高的树上,太岁解开了法袍,把自己绑在树干上,就这么站着,在离地九丈高处睡了一晚。站着都能睡着,太岁是真累了。太阳方洒下第一缕光,太岁立刻醒来,清晨,沐浴在朝阳下的世界,显得宁静温和,与夜晚的狰狞残酷形成了鲜明对比。太岁穿上了法袍,拿好木剑,舒展了舒展僵硬的身体,运起真气,三下五下落到

  • 梦里荀欢在线阅读第10章

    兰天恒:本故事主人公本来应该有着黑发黑瞳,但是经历一次重生之后,变成了白发赤瞳。相貌极帅,但平时不太注重,所以帅的深藏不露。精通物理学,天文学,军事理论,格斗技术,暗杀、谍报、心理、伪装、野外生存能力极强。深爱着音若寒,为了音若寒可以随时去死的级别。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被找到时,婴儿篮里只有一个纸条:

  • [网王]未见面恋人之第七章(7)

    盯着这几个字看了半晌后,我隐约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便翻了个身坐起来,打算看看这惊才绝艳的罗秀才又写出了什么酸故事。哪知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丫鬟伶俐的禀报声,说是城里的衣坊将我前些日子订制的衣裳都送了过来;我闻言两眼放光,瞬间将核查这些作业的事抛到脑后,兴冲冲地出去迎自己的新衣裳了。京城第一裁缝的手艺

  • 我以为我订了个仿真男友现场

    学习了整个下午,然后吃饭洗漱完毕,容锦再次来到自己的“基地”。看一眼时间,晚上7点40分。关掉之前设定的闹钟,容锦登录了VV软件,进了自己的小房间开嗓子。到了50分左右,容锦搜索房间1314521,然后选择进入,听到里面有几人正在聊天。【声色考核现场】[牧童:“Rj,是你吗!”]眼尖的华慕仝在容锦进

  • 天宇孤辰第五章在线阅读

    一解情痴?紫嫣低下头想了一想,总觉着这几个字颇有些熟悉,似在哪里听过或者看过。便安慰红玉:“我似乎是对这个封印有一些印象。你也不要着急,我改日里好好翻一翻卯日仙宫里的典籍,不定就能找出个破解的法子。”红玉大喜,在她身边站定说:“我就知道找你应该是有些法子的。你虽然笨了点儿迟钝了点儿,但许多的奇迹似乎

  • 热河儿女英雄传在线阅读第八章

    “对啊。”“刚刚?”“是啊,怎么了?”九师兄一脸正经地看着祁川。可是祁川有些糊涂了。“你等会啊。我们刚刚一直在谈话,一直都没有离开,你说你从明朝给我留了一封信,先不说能不能保存到我那个时代,你都一直没离开过,怎么可能回地球留信。”“哦,我的错我的错。”说着九师兄拍了下脑袋,解释道:“我还没告诉你呢。

  • 太监升职记在线阅读第10章

    鼻塞和咽痛先闹铃一步将我从睡梦中催醒。烧已经基本退了,但头却比昨夜更疼,更沉。我是真的生病了。不知道是因为噩梦导致了身体出状况,还是因为身体出状况引发了噩梦。为什么会突然做那个梦?是因为北斗教授吗?他确实和父亲有些许相像之处,但那也不过是限于职业和喜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次的梦境来得如此激烈?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