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将军的毛真好摸[星际]第七章

2021/5/5 16:08:12 作者:一灯萤火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将军的毛真好摸[星际]
将军的毛真好摸[星际]
作者:一灯萤火来源:晋江文学城
通告:新书【前方高能预警!!】已开,欢迎观看~--------------重生到未来,还有了个系统。周千叶原以为可以走向人生巅峰,可谁知道这破系统是用来给动物升级的。某个动物想偷袭,却被周千叶一个反手塞进怀里,开始了撸毛大法,直接把那动物撸的咕噜叫,浪荡不已。周千叶:我去,这系统简直逆天了!!!直到某因受伤恢复原形的将军出现雪白色的巨狼端坐在那里,冷酷甩了甩毛,道:“吾乃——”周千叶眼睛一亮,此狼毛发柔软,体型巨大,撸起来必然极好!瞬间反手将巨狼塞进怀里开始撸……某将军:“???”作者完结文:别

罗绫绫傻眼了。

她她她竟然和季寒结婚了!

什么时候的事?!

罗绫绫不敢置信地看着季寒,眼睛和嘴巴张成了三个圆。

阎望楼不知怎的突然笑出声来,他摸出手机,从网上搜了个图片,拿给季寒看。

图片是网上著名的惊讶猫,黑白花的小猫睁着两只大大的圆眼睛,嘴巴张得圆圆的,跟罗绫绫现在的表情无比神似。

阎望楼笑得肚子疼,举着的手机都有点抖。

季寒黑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不知是小姑娘震惊呆萌的表情取悦了他,还是因为长命百岁的美好前景让他欢喜,他的心情竟然还不错。

所以,他也耐心地向罗绫绫解释了一下。

季兆成和罗清芳牵线,说罗绫绫病危,刚好血型与他相同,心脏可以捐给他。

不过,生前没能结婚,是罗绫绫最大的遗憾,而她最崇拜最喜欢的男人,就是燕城的风云人物——季寒,所以,她也心甘情愿将心脏捐给季寒。

当然,季寒并没有见过罗绫绫,这只是罗清芳的说法,季寒明白,这是对方提出的条件。

对他来说,反正活不长久,他也从来没打算结婚,跟死去的罗绫绫补个结婚证没什么关系,活下去才是最要紧的,所以,他答应了罗清芳,等移植成功后,跟罗绫绫补办一个结婚证。

“可是……”罗绫绫疑惑地皱起小眉头,书中的世界没有严密逻辑,在书中,季寒可是燕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她知道对于季寒这种地位的人,结婚证并不需要走严格手续两人到场什么的,就算女方已经死了,季寒也有办法把结婚证补办出来,但是,“移植并没有成功呀。”

“咳咳。”季寒轻咳一声,这是他罕见的失误。

“移植成功后那颗心已经到了我的身体里,办结婚证有种自己跟自己结婚的错觉,我提前了一些。”

更关键的是,他当时想着在小姑娘身体完整的时候完成她的遗愿,所以才会在得知她的遗体送往医院之后就吩咐人去把结婚证办了。

谁能想到,小姑娘又活过来了呢。

他向来运筹帷幄,这次仅仅差了半个小时,事情就出现了巨大偏差。

罗绫绫:“……”

怪不得阎望楼管她叫小嫂子呢。

不过,季寒既然能在人死后把结婚证补办出来,自然也有办法把结婚证销掉,抹除系统中的记录。

罗绫绫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她可不想在别人心里成为已婚人士,将来季寒销掉结婚证之后,她就又是一枚未婚的青春美少女了。

季寒轻笑一声,“放心,现在只有我们三个知道。”不过是时间差上的安排失误,他并没有结婚的打算。

“那……”罗绫绫迟疑地看着季寒,“你是不是还要工作一会儿?要不我到一楼大厅去等你,你下班了我跟你回去。”

季寒站起来,“不用,我正好也要走了,你有别的行李吗?”

罗绫绫摇摇头,“没有,重要的东西我都带在身上了。”

季寒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顶层的办公室有专属电梯,可以直达停车场。

从电梯出来的一小片停车区也是单独围起来的,看样子是季寒专属,有七八个保镖已经等在那里。

季寒径直上了一辆车的后座,保镖则分别上了另外两辆车,罗绫绫正犹豫着不知道该坐哪辆车,季寒朝她招了招手,罗绫绫连忙拉开车门,坐到了他的身边。

前面开车的是保镖,阎望楼上了副驾驶位置,回头说道:“小嫂子——”

罗绫绫:“你还是叫我名字吧,叫小嫂子太奇怪了。”

阎望楼一笑,露出一颗小虎牙,从善如流地改了,“行,那留个手机号吧,有事还能联系。”

因为担心罗家人会不停打电话,罗绫绫从下了出租车就把手机给关机了,果然,她刚开机,就收到了无数信息,电话也在第一时间打了进来。

手机上显示的是“奶奶”。

罗绫绫接了起来,老太太尖利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她并没有开扬声器,可老太太声音太大,别说身边的季寒了,就连前面的阎望楼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你这个死丫头跑哪里去了?!什么事都不干就知道添乱!还没出生就会害人,把我的大孙子生生害死了!你倒好,厚着脸皮活这么久,还整天给人添麻烦!你不知道该吃饭了吗?涓涓好不容易回家来,还要她等着你吃饭!”

罗绫绫把话筒拿远了些,太吵了,耳朵都疼。

不过,老太太的话终于让她明白了心中的疑问。

所谓的“害死老太太的大孙子”,估计当初劳玉凤怀的是龙凤胎,两个孩子营养不均衡,只有原主活了下来。

可能也是这个原因,原主才会在刚刚生下来就被送到了乡下。

一家人并不关心原主,估计也没人非要等她一起吃饭,可能就是叫她回家的借口。

老太太中气十足,一长串话都不带磕绊的。

罗绫绫好容易等到个空隙,“我现在跟季家主在一起。”她要想脱离罗家人的控制,必须打出季寒的招牌。

老太太的声音戛然而止,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好半天,听筒里才传来一声变了调的嗓音:“谁?!你说你跟谁在一起?”

“季家家主季寒。”罗绫绫一字一顿清晰无比,“我出门逛逛刚好碰到季家主,他说让我到他家里去住一段时间。”

季寒薄薄的唇角勾了一下:“……”

阎望楼佩服地看着她,小姑娘当着人的面就敢扯谎,就是看起来太心虚了,眼神躲闪着不敢看他和季寒。

听筒那边彻底没了声音,估计是被吓傻了。

罗绫绫再接再厉:“季家主身体不好,不能太吵,以后不要打电话,有事就发信息吧。”

说完,她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季寒,“那个,我、我不得不借用你的名义……”

“无妨。”季寒就像没听到她扯谎似的,俊美的脸上表情不变,连眉头都没动一下,拿过罗绫绫的手机拨了自己的号码,等着铃音响起挂断,把手机还给她,“这是我的手机号,记一下。”

罗绫绫连忙把刚才拨出的号码存到通讯录里,季寒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发现她存的名字是“季先生”。

阎望楼也伸手把罗绫绫的手机拿过去,拨了自己的号码让她存上,这次她存的“阎特助”。

……

三辆车开进了别墅群,中间这辆进了一栋小别墅的院子,前面那辆坐满保镖的车进了相邻的左边别墅,后面那辆保镖车进了右边的别墅。

看看眼前只有两层的小别墅,罗绫绫有点傻眼。

她还以为季寒会住在很大有很多空房间的地方,眼前的别墅不大,又只有两层,加上季家其他人,恐怕没有她住的房间了。

季寒似乎看出了她的迟疑,一边用指纹开门一边说道:“这里我一个人住,回头把你的指纹录进去。”

季寒带着她看了看一层,“一楼除了厨房客厅只有一间卧室,给你用,二楼是我的房间。”

有卧室都不错了,罗绫绫连忙说道:“谢谢!我不会去二楼的!”

身为季家家主,他的卧室和书房里肯定有很多机密,她绝对不会踏上楼梯半步,只老老实实待在一楼。

这显然是一间真正的卧室,比她在罗家那个储藏室改成的卧室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深棕色的实木大床、四门衣柜、书桌、小沙发一应俱全,只不过颜色都有些深,是他的风格。

季寒显然意识到了:“这个房间你随意布置,如果需要什么就跟我说。”

罗绫绫点点头,见阎望楼跟在季寒身后,目光热切盯着自己,说道:“那我现在先把炼气第一阶段的功法给你写下来。”

书桌上就有本子和笔,罗绫绫坐在桌边开始写,“可能得二十分钟。”

季寒和阎望楼都出去了。

罗绫绫写完,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错漏,拿着本子出了卧室。

阎望楼不在,季寒正在餐桌边吃东西,见她看了过来,“我这里没有佣人,想吃什么要自己动手。”

“哦……哦,好的!”罗绫绫没有想到堂堂家主竟然没有请佣人,吃饭要自己做。

她对季寒的手艺很是好奇,走到餐桌边,把本子放在桌上,“季家主,我写好了,等会儿我跟你解释一遍,你先把功法口诀记得滚瓜烂熟,我再教你实际怎么引气入体。”

她说着话,趁机看了一眼季寒面前的碗。

那是一碗面条。

水煮面条,火候似乎没有掌握好,面条有点煮烂了,里面飘了两片绿菜叶,颜色有点黑,估计加了酱油。别说卖相了,连起码的香味都没有。

罗绫绫:“……”

没想到堂堂家主吃得这么……惨淡。

还有那面条,那菜叶……

不,面条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食物就应该被烹饪得香喷喷,这是对食材最起码的尊重!

罗绫绫抓住了自己的手指,她有种把那碗面条从季寒面前抢走倒进垃圾桶再重新给他煮一碗的冲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某萝莉控的一方通行Big black banana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段俊摁下能量转换按钮,满怀期待的盯着能量环。淡蓝色的投影面板上,肉眼可见的4%变为5%,大约过了30秒后,5%变为6%,段俊松了口气,能量环终于可以补充能量了。段俊靠在一边的机器旁,目中露出疲倦,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日记,段俊拿在手中翻到最后一页,有一个2cm深5cm宽的正方形凹槽,他

  • 系统快穿之宿主有毒第四章在线阅读

    墨云颢和其他选手纷纷走下了擂台,其他选手都回到了擂台周围的路上坐在地上打坐休息,或者吃一些丹药。墨云颢却没有,因为他跟本没费多少力气,打倒两个通气一重对他来说简直太容易了。“你真的只是气海八重吗?”坐在墨云颢身边刚休息好的周泽天,突然站起来,对墨云颢冷冷的问道。“你认为呢?”墨云颢望着周围心不在焉的

  • 拽拽皇贵妃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茫茫的大雪带着寒意重新席卷而来,站在阁楼上远眺的辛雪和辛雨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骤然变冷,即便是她们俩,也受不了。“怎么回事?”辛掌门惊呼。白色的飞雪中,明辰的身形快得似一道闪电,瞬息而至,下一眼,他怀里抱着一个孩子。雪模糊了他的脸,阁楼上的众人都看不清他的神情,但他周身突然爆发出狂暴的杀意,

  • 穿书后我拿了女主剧本在线阅读安戍期梦

    “这里就是你的住处了,你先进去坐坐吧物件应该都齐全。”樊江红和乔幽下了马车,刘整站在前面指向不远处的一处宅院“一会我让人进去打扫一下,收拾收拾,再把你们的东西搬进去。这宅子之前是一个富商的宅邸,不过上个月犯了事抓了起来,宅子也就空了出来。”刘整接着道。“那.....等人家出狱了呢?”樊江红有些不安的

  • 娇色媚人[快穿]在线阅读第2节

    迟姝颜摇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眼里含着一汪泪水定定看向迟凌焰,委屈说道:“不行,那是我们的家,我不要别人进来。”迟姝颜太明白自己亲爹了,要是别的大人,听到这话,肯定会骂小孩不懂事,换成女儿奴的迟凌焰虽然也有些无奈,觉得自己家女儿领地意识有点强,不过看见迟姝颜的就要哭了,他顿时有些无措安慰道:“好,好,

  • 失忆后她被前夫套路了在线阅读第6章

    段未淼被奶妈抱着走向红瓦房屋。奶妈推开大门,段未淼嘴角一撇,不禁想吐槽:我还以为所有的红瓦房屋都由所谓的“饕先生”演化来的,唉,没意思。若是段琛知道了这些话,肯定要暴走,那只“饕先生”是他和他阿公费尽千辛万苦才从北荒妖原里捡来的,就这么一只都差点让俩人丧命,还没意思,你行你上啊。段未淼被奶妈抱进红瓦

  • 封帝在线阅读第八节

    [八]被揉碎的阳光稀稀落落同血与骨肉混杂在一起,融合在地面形成腥臭难忍的臭土,不断挑战人脆弱敏感的嗅觉神经。像是四处展望的神经纤维,血红色的花闲适地盛开在血与泪浇灌的土壤上,花丝微微随风摆动,带走空气中的血的味道。它没有叶子,仅凭娇艳的花瓣也能惹人心生怜爱。七零八落的刀散落在不同的角落,或歪或斜或腰

  • 无双云第二章在线阅读

    牛肉火锅,搭配刚煮好的白米饭,四个人围坐桌边谈天说地,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满足的呢?直到从小早川家里离开时,白井寻子还意犹未尽地感慨:“好想喝酒啊……”小早川把两人送到门外,闻言嗤之以鼻:“在那之前先想想你明天第一节的课能不能爬得起来吧。”“卧槽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叶潮风跟在后面打着呵欠回道:“寻子

  • [家教]凤梨,咬み杀す之简书共阅(10)

    院里食材很少,根本不够两人的饭食。袁飞云就到附近的密林间设了几个绊脚套,套到两只野鸡。栖霞也没闲着,屋后半山坡的野菜种类繁多,有的茎叶可食,能做一些野菜团子,还挖到几个野芋头的块茎。袁栖霞忙活做饭的时候,袁飞云在书架旁翻拣那些竹简。竹简很多已经朽坏了,手指一触即溃,挑挑拣拣到最后,只寻到三卷完好的,

  • 我捡的嘤嘤怪居然是个反派之迷茫(2)

    开学季对于任何一个学生来说,往往代表着幸福和痛苦,开心的是终于一大堆小伙伴汇集到了一起,又可以胡天海地的侃大山,痛苦的是又要面临海量的学业,就比如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在上数学课的时间,而我们的李逸同学既不开心也不痛苦,而是迷茫。重生到高二已经20多天了,从最初的震惊,到疑惑,再到现在的迷茫,李逸这个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