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一剑尊王在线阅读第2节

2021/5/5 16:09:59 作者:夜行焉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剑尊王
一剑尊王
作者:夜行焉来源:纵横中文网
简介:玲珑神诀,憾落魔手,昊天剑引,除魔卫道;跌马坡上,刀光剑影,迂中道上,雏凤哀啼;护一人而甘弃天下,关山皑皑,万里云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桃花纷纷,秋千架下。看秋怀慈、曹裹儿(原魔门公主小殿下云舒儿)一仙一魔,一师一徒,如何在这波云诡谲,杀机四伏的江湖,上演怎样的风云际会,恩怨纠葛的旷世奇缘………………

东周市西郊别墅区。

这是一片占地极大的建筑群,地势高,依山傍水,远远望去,好似坐落在半山腰。干净的道路蜿蜒而上,时不时会看到隐在其中的白墙红瓦,每一栋别墅之间相隔着一定距离,看似错落却有致,房子风格各异,有古风,有欧式,端看主人的喜好,且背后便是北山,相较于寸土寸金的东周市区,这里虽偏僻,却也安静,且隐私性强,算是富人们的第一选择。

白浅镜的家就在其中。

而她此行的目的是邻居晏教授家。

近来东周市的天如小儿脸,白浅镜遇到无夜那天的暴风雪、随后的大风天小冰雹,再到今日的漫天小雪,还不到立冬,就冷得厉害。白浅镜并未打伞,一路拾阶而上,受伤的左手空着,右手则提着大包小包的生活用品,大围巾后的脸冻得发红,不时呼出一团团白气,氤氲了视线。

在她身后,褪下了病号服,换成一身黑色休闲装的无夜正不远不近地跟着她。他穿得不多,棉服被随意搭在手腕上,明显偏短的黑色长裤遮不住他长而瘦的脚踝,比起前面裹得严严实实少女,更像是在春游踏青,若非头顶还飘着雪,恐怕还会以为这并非冬季。

这一路来他见到了太多的不可思议。鳞次栉比的高楼,从未见过的交通工具,神奇的通讯手段,奇装异服的行人……种种所见,令他原本就冰冷的脸更是绷得连一丝细微的表情都消失不见。

他本就情绪波动极少,即便来到陌生的土地上,也难让他有多少剧烈反应,也就是在看到前面吃力提着东西行走的少女时,那双漆黑如深潭的眸子才会偶尔闪过一抹复杂。

记忆空白,实力大减,环境陌生……无夜不得不承认,他处境很糟糕。

这不是什么好事。

走过一段上坡路,来到路口,前面的少女停下脚步,转头望他,“你快点呀。”

无夜充耳不闻,脚步依然平稳,频率也并未改变分毫,无动于衷的模样看得人忍不住咬牙。

“你这个人……”白浅镜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一见到无夜就容易情绪失控,到嘴边的话转了好几圈,终究还是咽了回去,深吸一口气,径直开口,“不知你还有没有印象,这里是我撞,咳,遇到你的地方。”

无夜不紧不慢地跟上来,看着少女指认现场。

“就是这个路口,你倒在这里。”她虚画了个圈,好似又想起了当日情景。

距离事发已过多日,这里早就没了当初痕迹,无夜只是大致扫了一眼,便确定这里对自己恢复记忆毫无帮助。望着陷入回忆的白浅镜,他平静开口,“本君……我昏迷前,身上可有外物?”

“没太注意。”白浅镜努力回想,“除了你那碎成两瓣的玉坠,好像没别的。诶,你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你家也住附近?”

无夜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一副‘我怎么知道’的模样。

白浅镜无奈叹气。迄今为止,无夜依然对自己昏迷前的记忆一片空白,好不容易零星冒出来点东西,也都是她完全听不懂的。两人相处,简直鸡同鸭讲。

“算了。”因为身高的原因,她必须努力仰头望着眼前人,“反正你只要记得,你还欠我医药费就是了。”

无夜挑了挑眉,没有说话,只是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摸出两瓣碎裂的玉坠。

白浅镜顿时狂抽嘴角,“至于吗?一码归一码,我都说了我赔……”

话没说完,空着的左手忽然被拉起,无夜随意地将那两块碎玉塞进她被纱布覆盖的掌心,转身继续往前走。

白浅镜怔愣在原地,盯着手心的碎玉看了又看,茫然抬头望着无夜的背影,“……诶,你走错方向了!”

不远处,无夜蓦地停住。

白浅镜噗嗤一下笑出声,冷不丁对上无夜,又连忙掩饰地咳了一下,握着碎玉的手紧了紧,心底有些复杂。

她不是不知无夜的老底……这两瓣玉,是他最后的家当了。

收起碎玉,她不再理会无夜,一边往前走,一边盘算着该如何将玉换成钱。虽然玉坠碎了可惜,但玉是好玉,处理妥当的额话,尽管免不了折价,但也能换不少钱。

到时候就把多余的还给他吧。

又走了几分钟,远远地,一栋古色古香的别墅映入眼帘。白浅镜远远便看到一个裹着狐裘的长发男子站在门口,撑着伞望过来,当即努力招手,“晏教授!”

她一路小跑过去,还没站定,晏教授便迎上来,先接过了她手上的行李,伞面微微倾斜,挡住了白浅镜头顶的飘雪,“没开车吗?怎么一路走上来,还提这么多东西。”

说着,目光略带谴责地投向她身后两手空空的无夜。

白浅镜望着眼前的男人,脸几乎一瞬间便红了个透,词不达意地乱应,“嗯嗯,一点也不重,我力气可大了,他,他受伤了不能提重物,我就代劳啦!”

身后跟上来的无夜听到她的话,目光凉飕飕扫过去——是谁一路上都在抱怨自己不帮忙的?

……不过她倒是说了句实话,他现在的确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

“你一个女孩子……”晏教授无奈地看着她,“应该早些告诉我,我去接你。”

白浅镜低头笑着,感觉自己心跳都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眼前这位邻居是三年前搬过来的,和她哥哥白念是同一所大学的校友,年纪轻轻便已是华夏大学中文系硕导,风度翩翩,温润如玉,白浅镜自第一次见到他,就对这个大哥哥印象极好,如今依然处于朦朦胧胧的暗恋状态。

要说表白,她也想过,只不过每次见到人,不知为何就是说不出口,于是干脆自暴自弃,就这样了。

此次来找晏教授,纯粹是巧合。这栋别墅晏教授一个人住,最近忽然想找个房客,恰好无夜也要找地方落脚,于是白浅镜便从中牵线,打算将无夜安顿在这里。

又是付医药费又是帮忙找房子,这种五星一条龙服务,白浅镜觉得除了自己也没谁了。

安顿好无夜,也算让她最后的一点负罪感寻到出路。

走进晏教授的别墅,白浅镜很快便抛开了心底乱七八糟的思绪。这里曾经的主人是一对老夫妇,本就颇好古风,后来双双去世,儿子要卖房子出国,于是晏教授接了手,之后又对房子进行了一番改造装修,比之从前的庄重深沉多了一分潇洒在里面。

不算大的庭院栽着一棵枝丫扭曲的老树,是从前便有的,晏教授也没动它,就任凭它生长,房子前是木质走廊,一面落地窗并未装上玻璃,夏天就大咧咧敞着,冬日则用一道厚实的推拉玻璃门隔开,房间里的摆设大气而不失巧思,走进这里,就好似穿越时空进了某位名士之家。

“坐吧。”晏教授招呼两人坐下,随手拿过一罐茶叶给两人煮茶。

白浅镜乖乖盘腿坐在软席上,地板暖洋洋的,极是舒服。一旁的无夜则大咧咧靠着雕花窗栏,长腿一曲一伸,形容无羁无束,和晏教授端正的坐姿形成鲜明对比。

将两杯茶分别放在两人面前,晏教授望向无夜,“初次见面,我叫晏昭,你好。”

“无夜。”后者言简意赅。

晏昭笑了笑,无夜的性格他早有准备,来之前,白浅镜已经交代了很多,“虽然是小浅介绍,但我想无夜先生也明白,合住这种事总要凭个眼缘。我这里规矩不多,只问一句,无夜先生可喜热闹?”

无夜摇头,“人多,烦。”

晏昭满意地点头,“我亦然。”他顿了顿,继续道,“你的情况,小浅已经说过了,既如此,我们便定下一月三千,三个月后再付,如何?”

无夜还没开口,一旁的白浅镜便惊呼出声,“三千?这么少?晏教授,这可是西郊!”

晏昭:“……”

无夜:“……”

两双眼睛齐刷刷望着自己,白浅镜顿时尴尬,“……我没说话,你们继续。”

晏昭失笑,“别担心,我不缺钱,无夜先生如今情况特殊,三千这个标准,我觉得妥当。至于以后如何,再说吧。更何况,我观无夜先生也不是在乎钱多钱少的人。”

“嗯。”无夜点头。

……你嗯个毛线啊你知道一个月三千的概念吗?

不,这位大爷,你知道钱是什么吗?

白浅镜一脸见鬼地望着无夜。

后者坦荡荡地和她对视。

……白浅镜败下阵来。

不过想想也是,一般人也带不了品相那么好的羊脂玉不是?

白浅镜觉得她一见到晏昭智商就急速下降,更别说身边还有个精神污染+MAX的无夜,所以接下来干脆闭口不言,专心喝茶,默默听着两人敲定一系列的合住事宜。

听到最后,眼看晏昭拿出了租约,白浅镜终于想到了什么,一下坐了起来。

“那个,晏教授……”她为难地望着眼前的合同,“无夜他没有身份证明。”

晏昭微怔,“嗯?”

白浅镜看了一眼依然坦荡荡半点没要解释的无夜,挠脸,“我是说,公民系统里没有他匹配的信息,我托人查过了。”

“没有?”晏昭终于露出了惊讶,“无夜先生以前住在国外?”

无夜摇头。

“他的意思是说他不知道。”少女尽职尽责地翻译。

晏昭:“……”

三人大眼对小眼,半晌,晏昭叹气,“这就有点麻烦啊……”

没有身份证明就不能公证,就算签了合同,到时候万一出问题也无处追责。

棘手。

望着一脸为难的晏昭,白浅镜慌了,“对不起,这事我也忘了,怎么办?要不算了……大,大不了我先让他在我家住下?”

“这怎么行?”晏昭想都没想地反驳,“白念大部分时间住在公司,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跟男子合住?”

白浅镜呆了一下,小脸刷地爆红,连忙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话没说完,一旁的无夜开口,“没有身份证明……很麻烦?”

晏昭和白浅镜同时看他,齐刷刷点头。晏昭解释,“主要是这里管理甚是严格,没有身份证明就无法办理出入,你也不能每次出门都找我或小浅帮忙。要是想租住别处,签合同时也需要提供证明,就是买房子……”

“你没钱。”白浅镜接话。

晏昭一本正经地点头。

无夜:“……”

客厅里死寂一片,片刻后,无夜径直起身朝门口走去。

“你去哪儿?”白浅镜下意识问。

无夜没有应声,脚步未停地出了门。

白浅镜有些不知所措,看看晏昭,后者无奈摇头,想了想,还是起身追出去。然而还没走出两步,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是程北亭。

“北亭?”

“镜子,方才有人来找我。”电话里的程北亭一如既往地严肃,“确切的说,是找十二楼那位,你今天不是要带那位去落脚?我让人去找你了。”

白浅镜此时已经追出门外,入眼便见到无夜正停在别墅门前,而他面前则站着一个西装革履,长相平凡的男人。两人的姿态看起来有些怪异,无夜依然是漫不经心,而西装男则一脸恭敬地鞠着躬。

“……我大约是见到人了。”白浅镜呆呆地开口,“谢了,回头再说。”

两人和她相隔不远,听到声音,同时看了过来。白浅镜还在愣着,无夜看了她一眼便收回视线,反倒是那位西装男一个健步便来到了白浅镜面前。

“您就是白小姐吧?多谢您救了我家魔……少爷,在下明津。”西装男一脸感激地塞给她一面锦旗,目光热切而激动,看样子,好像随时都要跪下了。

白浅镜一脸懵逼地拿着锦旗,下意识望向无夜,“……这,你家人?”

无夜面无表情,“不认识。”

明津原本正点着头,听到无夜的话,顿时脸一垮,“少爷?”

此时,晏昭也跟了出来,目光随意地落在白浅镜手中的锦旗上,待看清上面的字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只见上面金灿灿四个大字——

拾金不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穷怕了在线阅读小村生活

    “那上官先生都不等您吗?”童欣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上官太太莞尔一笑道:“说是比赛了,怎么能够等呢?我们就以我们的速度上去就好了,他会在山顶上等我们的!”“啊,是这样啊!”童欣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她是真没想到原来两夫妻竟会每天比赛爬山,真是太有意思了!“你和夏毅认识多久了?”从昨天起上官太太就对夏毅第

  • 超神学院之归来之欠我一个人情(7)

    第二天一大早,韩冰四人向乐真辞行后,便离开岳仙山朝凤凰城赶去。“这里真大、真美,要是能把所有的地方都参观一遍那该多好啊。”韩冰意犹未尽的说道。“呵呵,等我们比武完毕,我再带你过来,让你玩个够。”洪玉笑着说道。“好啊,洪玉哥哥可不许反悔啊。”韩冰像个孩子似的撒娇道。走到途中,历经宝罗山时,韩冰她们远远

  • 盗墓:从战国墓中走出的男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只不过,胡曼云反对也不起作用,其一,肖子易铁了心的要娶;其二,肖家最厉害的人物肖青焕非常喜爱苏若彤,胡曼云就算一百个不赞成,在公公面前,她也不敢说半个不字。胡曼云到餐厅的时候,一大桌子人正等着。见老婆一人下来,肖建国朝她身后张望一眼:“儿子呢?他俩没有跟你一起下来?”“没,若彤还没起床呢。”好似很无

  • 倚天之青瑶你有别的选择吗?

    “小颜,我求求你了。小婕还怀着孩子,这里可不能长呆,差不多可以了。明天过来撤诉吧。”明天,他竟然一天都舍得不得那女人在里面呆着。真是深情啊!“我要是不答应呢?”容颜抚了抚还在发疼的额头,郎然可自始至终都没问过她的伤势,在这个男人心里,自己是不是就跟个破瓷瓶子一样,碎了就碎了,丝毫不知道怜惜?她的心更

  • 会啵啵的鸭舌帽在线阅读第五章

    回到病房护士帮我把小楼弄到了床上,看着小楼在床上安静的躺着,看着她我便进入自己的沉思当中,其实我一直想不明,为什么,小楼会这么爱他,其实小楼身边一点也不缺男人,各行各业,各式各样的都有,她却偏偏的喜欢他,还记得她和尚夏第一次生气的时候,她半夜给我打来电话,当时我便问道,你身边那么多男人,为什么不去选

  • 穿书之春风满地在线阅读第4章

    大海怪一口吞掉任逍遥和李野后,慢慢沉入大海深处。而这片海域的高空处此时正有两名绝世强者对峙着。一个身材高大,充满霸气的中年男修仰天长笑道:“九头蛇皇,你去了海中孤岛又如何,不是一样无法破掉无形壁障。”被中年男修称呼为九头蛇皇的,是一名头发花花绿绿的妖异少年。这名少年冷哼一声,说道:“连堂堂的刀帝都无

  • 娱乐:开局就领结婚证在线阅读第1节

    神柱之上,神魔大战,悬空之上,闭眼而战,时间之久,终有一刻,魔喷血坠地。“甘漠,我虽为魔,可魔由心生,你我本是同生,如今你却要亡我,我獠牙已断,魔印已消,我败我亡已是定局,既然我阻止不了你,不过万物皆有控,你甘漠也不例外,!”甘漠悬空看着魂魄快要散尽的末魔,面无表情,血雨倾下,却不染他身。“末魔,你

  • 天堂幻境在线阅读第三节

    父亲并没有讲话,在他的内心熙荷一直都很美。可是再美又能怎样呢,就像花一样,开得再艳,开得再绚烂,最后还是会枯萎,还是会委身泥土,接着化身为泥。熙荷也会在黑暗里长眠,熙荷最后也会化为泥。生命就是这样,匆匆地怒放,接着又匆匆地凋谢,留给后来人的也只是那一声更比一声长的叹息,还有那日复一日的相思与哀愁。“

  • 向晨而生在线阅读第五章

    “小娃儿啊!跟为师去采药吧!”一大早疯癫小老头便踱进冷心月的房中。小灵儿在冷心月怀里不满的嘟囔着。大清早的好梦就被扰了,娘亲的怀抱好温暖好温暖的。“哦,好的!”死老头,从来不知道避避嫌,人家好歹也是个貌美如花的大姑娘,偏偏他这个师傅不懂欣赏。不一会,一行人背着背篓,小灵儿也背着一个小小背篓,那是疯癫

  • 绝密缉凶在线阅读第三节

    入学影含学院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今一早,墨雨早早的起床,为的就是期待进入新学校。这所学院可是墨雨梦寐以求的学校,以前都是能听别人说,现在,也能亲自体验了。影含学院,全V市最出名的大学,在全国是数一数二的学院,能进入影含学院的不是优等生就是富家少爷、小姐。但是今天,墨雨即将踏进她从小就梦寐已久的学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