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火影抽奖在漫威人生第一次失败

2021/5/4 20:43:20 作者:半只熊猫 来源:飞卢小说网
火影抽奖在漫威
火影抽奖在漫威
作者:半只熊猫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个世界的纽约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地方。在未来十年里,这里曾经被无数拥有超自然能力的人视图毁灭过,还有不善的外星来客也曾经来到过这里对地球发动了战争。这里来过无数想要占领或是毁灭这个世界的人,这里是一片天谴之地,甚至还有想要给全宇宙计划生育的紫薯精也盯上了这里,但就算是这样,这里也是一块被上帝祝福的土地,因为这里住着钢铁侠托尼史塔克、美国队长史蒂夫、蜘蛛侠彼得、绿巨人班纳。。。以及拥有火影系统的诡术师林然。“ImIronMan!”“ImIronMan!”(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

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自西向东温柔的流淌过,一座风景秀丽的小村。小村的白墙黑瓦,村民的欢声笑语掩映在杨柳树林中,潺潺清澈的流水从村中流出。人们把这个村叫清水村。清水村的年轻人,为了美好的生活,纷纷外出求学,打工。

但是村里的小伙子顾锡城,却垂头丧气的坐在家门口的门槛上,被屋里的父亲劈头盖脸的臭骂着。顾锡城,身材中等,短发圆脸,左边眉毛中有一颗黑痣,小眼睛,小zuiba,手指粗短,平时沉默寡言。从气质上看,这人傻里傻气,是个种田的好材料。他虽然努力读书,但是数学偏科太厉害,高考两次的数学成绩加一起还没有60分。所以,高考成绩出来后,顾锡城又一次名落孙山,正在家被父亲责骂。

“高考两次,你都考不上,你还有脸在家吃饭,每顿饭还要吃两大碗?家里砸锅卖铁,供你读书,你怎么还考不上?你妈脖子上得淋巴瘤,口腔舌头都溃疡烂了,疼得夜里睡不着,蒙着枕头哭,可她连药都舍不得买。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怎么这么丢人现眼?你在学校天天睡大觉,不听老师讲课吗?”。

“别说了,你这么大声说顾锡城,让村里人听见会笑话的?”,顾锡城的母亲,流着泪轻声的劝道:“顾锡城,看来不是读书的料,他也老大不小了,等过完年后,让他跟村里其他年轻人一起出去打工吧”。

“你生的三个儿子,那个读书有出息?顾锡城,他哥哥,和弟弟,这三个儿子,个个读书没用,还都是近视眼,长的像大学教授一样,我看他们以后都没饭吃,都窝窝囊囊的穷死在农村。”顾锡城的父亲越说越气。他的三个儿子,只有Lao二顾锡城读书还算用功,也是他最大,和最后的希望,但失望也最大。

“你自己出去找出路吧。当兵,打工,都随便你,你走吧”,顾锡城的父亲,有点控制不住失望,伤感的情绪,骂道:“简直养了三头猪”。

“你又要赶你的儿子走呀?他们刚从学校里出来,啥社会经验都没有,你不给他们指条路走啊?”,顾锡城的母亲,有点生气的说:“大儿子,哭着被你骂走后,在外边打工,现在根本不回来。小儿子被你赶走了,辛辛苦苦打工赚点钱,被人骗的一毛不剩,差点想不开。你就不能给Lao二顾锡城找个离家近,轻松点的事情做?”

“哎,不如让他学修汽车吧。他高中学历,学修汽车应该可以。这都快20岁的人,再不学个技术,以后咋活?”,顾锡城的父亲,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顾锡城说道:“Lao二,你去县城汽车站,跟村里的老张去学修车吧。老张在那里专门修公交车,他也带徒弟。我有次还看见他,带几个徒弟在路边给公交车换轮胎。你学会了,以后自己开个修理厂,生活应该也不会差”。

顾锡城一声不吭的坐在门槛上,并不跟父亲说话。家里的小狗大熊,才一个多月大,正摇着尾巴,哼哼唧唧的在咬他的鞋子。

“你真没出息,只知道吃饭,逗小狗玩,你以后咋活?想当窝囊废,说话跟放屁一样没用的人?”,父亲看顾锡城不说话,气得眼睛发红,他跳起来,抓起屁.股下的长凳,就朝顾锡城冲过来,骂道:“你以后跟狗过?”。

顾锡城见父亲发火,吓得抱起小狗大熊,就朝村外跑。

到了午饭的时候,顾锡城偷偷的回到家。母亲,正焦急的在家门口等着他。见顾锡城回来,母亲连忙端出来一大碗饭菜让他吃。顾锡城蹲在家门口狼吞虎咽的吃饭,还将一点饭菜给小狗大熊吃。大熊一边吃,一边哼哼唧唧的摇着小尾巴。母亲抹着眼泪,对顾锡城说:“Lao二啊,你读书怎么老考不上?你究竟为啥读不进书啊?是不是谈恋爱了?这书有那么难念吗?”。

“妈,我没谈恋爱。我也不知道数学怎么那么难,我就是不懂数学,天天补课都学不好。所以,我数学每次总考二三十分”,顾锡城内疚的对母亲说道。

“你读书这么多年,身子弱,眼睛又近视,你去当兵,人家部队不收的。去打工,又苦又累,你肯定受不了。只有读书,才是出路呀。你父亲对你最好,但是你书读不好,他最伤心。你想再读一年吗?妈支持你再读一年,争取考上大学,让你爹在村里扬眉吐气。”

“妈,再读一年,我可能又要让你们伤心。我考虑了一下,我还是去学修车吧”。

“我生的三个儿子,怎么都是笨蛋?蒸馒头,还要一口气呢!”,母亲长叹一口气,伤心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她脸色悲伤,靠着大门边想了一下,用不舍的语气对对顾锡城,说道:“Lao二,你有个二伯在梁溪市,他从小喜欢画画,是个画匠,你知道吗?你的名字还是他给起的。画匠,就是木匠在木头上画画,雕刻,学会了可以去维修寺庙,古宅,古家具。你要学会这个,以后的生活也不错”。

“二伯?我三岁的时候,见过他一次,后来一直没见过,都不知道他在梁溪市的什么地方?”顾锡城想了一下说:“妈,你要我去找二伯,学当画匠?”

“你二伯多年不回来,也是因为高考考不上,被你爷爷嫌弃给家里丢人,才赶走的。你爷爷,和你爸爸都一个思想,养大的儿子都要赶出家门。就跟老狐狸,把小狐狸养大后,都要赶走一样的道理”。

“学画画?”,顾锡城犹豫了一下,嘟囔着说道:“爸爸,他同意我学画画吗?”。

“你爸爸不会同意的,他认为你二伯脑子有毛病,天天画鬼画神的没出息。可是,画画不用太辛苦,又不用干活受气”,母亲对顾锡城说道:“你爸爸还在生气,他这一个月都不会有好脸色。你去找你二伯吧”。

“妈,那我去梁溪市,你在家里好好的养身体,等我赚钱了,我带你去看病,给你买很多好吃的”。母亲给顾锡城的三百块钱,和一个写着地址的纸条,他怀里抱着小狗大熊,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清水村。

清水村,和母亲依依不舍的身影,渐渐的落在了身后,顾锡城却满脸的泪水。他将小狗大熊紧紧的抱在怀里,任凭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在大熊的脸上。

梁溪市的南长街,热闹的运河古邑风景区,这里小桥流水,白墙黑瓦,小船悠悠荡荡,吴侬软语温柔细腻,别有一番江南水乡的风韵。顾锡城在人来人往的人流中,朝路边左顾右盼,寻找他二伯的家。“二伯家,怎么住在这么热闹繁华的地方?这里店铺林立,人流如潮,怎么看都不像是画匠住的地方”,顾锡城问了很多人,找来找去都没找到二伯的家。

到了傍晚,顾锡城终于遇到了一个遛狗的老人。这个老人走路一瘸一拐,带的是一只大金毛狗,在路边正慢慢的散步。小狗大熊看到大金毛狗,兴奋的在顾锡城怀里闹腾着要下来,跟大金毛狗玩。金毛狗看到小狗大熊,也兴奋的摇头摆尾,跑到顾锡城面前,抬头望着小狗大熊。大熊看到金毛狗跑到跟前,又吓得呜呜的叫起来,直往顾锡城怀里躲。

顾锡城正着急找不到二伯家,就问老人,并把写着二伯家地址的纸条给他看。

“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找他做啥?”,老人上上下下,打量着顾锡城问道。

“大爷,他是我二伯。我叫顾锡城,宁城的。您知道他住哪里吗?”,顾锡城对老人问道。

“哦,你问对人了。你二伯就住在我家,我住一楼,他住二楼,他在我家已经住了二十多年了。这个金毛狗,就是他养的,叫珍妃。我晚上吃完饭,没事就帮他遛狗。那你跟我来,我带你回家找你二伯。

小伙子,我听你的口音,就知道你是宁城人。我去过宁城,那地方的老山很美,玄武湖也不错”。老人微笑着说着,慢慢把顾锡城带到古运河对岸的一个老旧的小巷子里。

“你二伯,他是个好人,肚子里有点才,就是不得志”,老人说着,指着不远处一个二层楼的铁门说道:“到了,就是这里。你以后就从这个后门上二楼,你要有事,可以到前门来找我”。

老人说着,抬头对着二楼的窗户喊道:“灵山,你侄子顾锡城,来看你了”。

“好的,谢谢”,一个兴奋的中年人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

“我把珍妃给他带了”,老人说着,把金毛狗珍妃的牵引绳递给顾锡城,转身走了。

很快铁门就被打开了,一个短发圆脸,衣服整洁,身材清瘦,满脸笑容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顾锡城面前。小时候,顾锡城依稀还记得二伯是个胖子,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瘦?

二伯看了一眼顾锡城,笑了一下说道:“你是顾锡城?小家伙,长这么大了,差点认不出来了。你怀里抱着的小狗,是你从家里带来的?吃饭没?”。

“二伯,我还没吃饭。这小狗叫大熊,我从家里带来的。二伯,你瘦好多。我记得,你以前不瘦啊。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来找你了?”。

“我以前是很胖,自从生了一场病后,我就瘦下来了。你妈妈不识字,她没想起来,给你我住的房东家的电话号码。等你走后,她才想起来,然后让你爸爸打电话给我。你爸跟我说,Lao二锡城带了一只叫大熊的小狗,来梁溪市了。锡城,我带你吃饭去”,二伯说着,把顾锡城怀里的小狗大熊抱出来,举起来摇了摇,笑道:“大熊,我带你和珍妃一起,去吃梁溪酱排骨去”。金毛狗珍妃,像听懂了酱排骨一样,立即开心的摇头摆尾,蹦蹦跳跳,像一只活泼的兔子。

吃饭的时候,二伯问顾锡城家里的情况,他爸妈的身体怎么样?还有顾锡城高考的情况。顾锡城懊恼的说,自己数学成绩太差,高考考不上大学,很对不起家人。

“我也是数学学不好,哎,叔侄两人都是文科,都是数学不行”,二伯说着摇了摇头。大熊太小,排骨吃不下去,但也咬着排骨上的ròu,吃的津津有味。珍妃吃酱排骨,是狼吞虎咽,吃完一个,眼巴巴的还想要第二个。

“梁溪酱排骨,好吃吗?”。

“好吃,真香!这排骨肥瘦适中,入口香甜,真是美味。可惜,我妈吃不下,她口腔溃疡,舌头烂了小半截,都喝了三年多小米粥了,也舍不得买止疼片吃,就为了支持我读书,,,”。

顾锡城说着,突然伤感起来,他将头埋进饭碗里,压抑着声音哭了起来。大颗的眼泪从他的脸颊流下,滴落在饭碗里的排骨上。

顾锡城哭着说:“妈,舍不得买止疼片,就为了支持我读书。可我两次参加高考,都考不上大学,真对不起妈妈,也对不起爸爸”。

“吃饭,怎么吃哭起来了?”,二伯连忙劝顾锡城道:“别哭了,你以后有钱的时候,多孝敬你爸妈。他们在乡下挣钱不容易,能支持三个儿子高中毕业,确实吃了很多苦。你哥哥,弟弟,他们都还好吧?”。

“他们都在外边打工,干的活又苦又累,工资很少,除去吃饭住宿,也剩不下多少钱。但是,他们每月都会寄一点钱给妈妈”。

“你哥哥,他谈对象没?”。

“没,人家介绍了几个姑娘,但人家都嫌弃我家太穷了,没一个愿意的”。

“哦,不说了,我们快点吃饭吧。吃完饭,早点回家休息”

吃完饭,在回家的路上,二伯在路边的小摊上,给顾锡城买了一盒梁溪特产,麦芽糖。顾锡城吃了一颗麦芽糖,感觉非常香甜。

“你以后的生活,会跟这老梁溪麦芽糖一样,甜甜蜜蜜”,二伯笑着对顾锡城,说道:“你要活的比麦芽糖还要甜,再也不要知道苦是什么滋味。你要努力变成,你小时候梦想中的那个人”。

“好,我一定会活的比梁溪麦芽糖,还要甜。我要变成有用,有本事的人”。

到家后,顾锡城看二伯家里的墙上,挂着几幅山水画,画中山峦重叠,气势开张大度,工笔雄厚有力,又秀丽清晰,树木山水,人物花鸟犹如活灵活现一般,让人惊叹。

“二伯,这都是你画的?”,顾锡城惊讶的看着这几幅山水画,欢喜的说道:“二伯,您是大画家呀。我要跟你学画画”。

“画家?呵呵,我只是一个小木匠而已”。

“二伯,我妈说跟你学画画能有出息,我就要学”。

“你在这边找个工作,好好的上班,发工资就寄回去给爸妈。画画,这个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教你”,二伯对顾锡城说道。

顾锡城在那几幅山水画前,啧啧称奇的观赏着,心里乐开了花。他在心里想着,一定要学会画画,画跟这墙上一样漂亮的画。

第二天早上醒来,顾锡城发现小狗大熊,跟二伯的大金毛狗珍妃睡在一起。两只狗,互相依偎,亲密无间,俨然就像一对母子。

珍妃整天一声不吭,不是睡觉,就是趴在地上,默默无声的看着二伯。它要是想上厕所,就会用爪子去挠一下二伯的腿。然后,二伯就会带金毛狗下楼去草地上厕所。到了吃饭的时候,珍妃就在饭桌旁边坐着,可怜兮兮的望着二伯吃饭。它口水使劲的流,地上都滴了一滩,让人看着心疼不已。

白天,顾锡城帮二伯把家里打扫了一下,收拾出一个小房间,二伯住大房间,顾锡城住小房间,金毛狗和大熊睡在门口的垫子上。

晚上吃饭的时候,二伯跟顾锡城说:“明天,我拿一万七千块钱给你,你汇回家里,给妈妈治病”。

“谢谢二伯,明天汇完钱,我就可以开始学画画啦?”,顾锡城开心的问。

“汇完钱后,你带小狗大熊去灵山大佛,和鼋头渚玩。记得,你进景区玩的时候,把大熊藏怀里,不然景区员工不给你进去”。

“二伯,您真好”,顾锡城欢喜的说道。

相传,灵山是唐玄奘西天取经归来起的名字,寓意是得道求佛的美丽地方。灵山大佛景区,风景秀丽,游人如织,尤其灵山大佛,整个佛像形态庄严圆满,安详凝重,佛陀双目垂视,广视众生,眼神睿智慈祥,使人倍感亲切。大型青铜浮雕“百子戏弥勒”“九龙灌浴”喜庆吉祥,让人赞叹。

灵山梵宫,气势恢宏的建筑,与庄严的灵山大佛比邻而立,汇集众多文化遗产、众多艺术瑰宝的艺术珍品,将优秀的传统文化演绎得淋漓尽致,令人目不暇接、回味无穷。顾锡城看到如此美景,心中感慨万千。他踮起脚触摸着灵山大佛的一只大脚趾,也忘记了高考不顺的烦恼。

小狗大熊,哼哼唧唧的望着大佛,眼中仿佛也带着祈愿。

鼋头渚山清水秀,其茂林修竹、悬崖峭壁、摩崖石刻、同太湖水辉映成趣,为太湖风景的精华所在,故有“太湖第一名胜”之称。顾锡城游玩了太湖仙岛,逛了天街,对太湖的美景心花怒放,赞叹不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青主之袭落凤山(5)

    “铁蛋你的就这五百人,张伯您老二百人,平时铁蛋的人可以在农忙时顶上,而谢彦波你三十人足矣,各位牢记想尽一切办法扩大经营,增加收成,练兵致胜!”李清在主帅营房中从容的制定目标,划分职责。铁蛋苦涩道:“我的兵现在都没有盔甲,武器也只是家里的农具,这要真是打起仗,我怕太过凶险了。”“放心!不出半日,我包你

  • 钢铁直撩汉示范(娱乐圈)第7章在线阅读

    第七章荒凉识海管家离去,再也没有复返,也没有郎中大夫前来叩门,钱琇吟只能一人独守在少年的身畔,寸步不离。有情,有情你一定要撑下去,好不容易你才能找到一些自己想做的,我不会再反对了,真的,只要你能醒过来,你想做什么我就陪你去做什么。托着少年冰凉的手抚在脸颊,映着滚烫的热泪,然而在铁门之外却有着不断的议

  • 我与师叔魔性相吸风起东瀛,雨夜临东京

    ※这也难怪,身为一名习武之人,陈真和船越文夫自然都有属于武者的傲气。别看他们平时对人谦恭和气,实则都是极为驕傲之辈。只不过,到了他们如今的修为境界,一身傲气已然内敛,绝少形之于外,这才给人一种谦逊的感觉。而今,他们两人联手夹攻,不但拿不下杨邪,反而还有落败之虞,这叫他们的驕傲往何处安放?这叫他们怎能

  • 圣斗士之魔星丘卜嘞在线阅读第二节

    *因为作曲课拖了堂,李海娜洗了把脸再跑回去另一栋练习生大楼的练习室的时候,老师已经到了。李海娜道歉鞠躬,连忙放下书包跑去姜涩琪和裴珠泫那边。她舞蹈在a班,徐艺洋在b班,她a班比较熟的就是同个宿舍隔壁寝室的姜涩琪和裴珠泫。怕生的李海娜其实能和同样怕生的姜涩琪和裴珠泫熟起来真的是个奇迹。人和人之间大概真

  • 亚菲尼斯战纪在线阅读第四章

    朦胧间李狗子只觉脸上冰凉湿润,不由打了个冷战,当李狗子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漫天风雪之中,一个容貌清丽的女子正在给自己清理包扎伤口.李狗子不由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雪水.“别动.那女子轻启朱唇,一头乌黑的长发在茫茫风雪中随风飘舞.李狗子呆呆的望着她,喃喃道:“仙女姐姐,仙女姐姐.女子莞尔一笑,嗔道:“你怎

  • 青丘之名在线阅读第7节

    翌日,花尽欢跟着安婉君几人来到村里的空地上。她偷偷靠近一处不远的墙垣,正好能听见他们的说话声。细细观察下来,这场试炼还来了不少人。安婉君几人站在搭建的高台上,下面坐着花家和安家派来的长老。只是他们中间一位头发花白的男子,花尽欢脑中并没有什么印象。就听安婉君道:“这是我采摘的药草——山葵草。”来之前,

  • 落落晓星沉第八章在线阅读

    闻声,明彩和唐明瑶均对说话的方向看去。一个着了碧色杭锦衫子,内里衬着一腰墨绿绸绫裙,腰间系着浅黄色丝绦,肩上还挽着同色披帛的瘦脸少女,正瞪着亮闪闪的明眸看着二人。“你们拿我钗子做什么?”见二人不说话,碧衣女子一脸愤怒的问。“搁在台子上,并不知是你的……”明彩以为是她放在那儿的,不好意思道。此时一旁唐

  • 动物世界之独舞者在线阅读他在的蛛丝马迹

    一整个上午,乔慕都是心不在焉。她在犹豫。午间休息的时候,乔慕才终于鼓足勇气,拨通了梁音的电话:“梁音,我大概明天……会回一趟A市。”“什么?!咳咳咳……”对面,梁音应该在吃午饭,她清晰地听到喷饭的声音,接着便是一通呛咳。梁音快速调整好自己,惊慌询问,“唐北尧找到你了?他逼你的?”“不是,是工作出差,

  • 春秋杂纪之李少嫁到(2)

    公园二〇一一年一月,卡塔尔首都多哈国际机场虽说只是凌晨五点,可卡塔尔多哈国际机场皇家航站楼内已是一片热闹繁忙的景象。能在这个世界闻名遍地黄金的地方蹲守许久的自非凡人,他们多是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确皆为各国精英的名牌记者。他们并非是等待一架来自中国的空客A380,尽管这是该巨无霸首航卡塔尔多

  • (综)自由平等的夏洛蒂小姐在线阅读被抛弃的星球和少年(三)

    铁甲剑齿龟驮着风缓缓的前行,直到走到了一个巨大的天坑前。天坑下漆黑一片,深不见底。铁甲剑齿龟嘶鸣了一声,然后扭过头看了看风,随后身子一翻,将其直接扔下了天坑,而后轰然倒下,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就此失去了生命。风却并没有看到这个景象,而是惊恐万分。对于死亡,他早就有所觉悟,毕竟在这样危机四伏的丛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