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温差之瓜熟蒂落(6)

2021/5/5 12:02:28 作者:春风不得意 来源:晋江文学城
温差
温差
作者:春风不得意来源:晋江文学城
青春校园爱情文,攻是温俞,骨科因素。

吃完团年饭后,豆爹的脸红扑扑的跟抹了胭脂一样,满嘴胡话。

“爹娘!以后俺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呜呜呜,想起俺小时候,就觉得你们太不容易了哇,四个熊孩子呢!都给带大了,呜呜。。娘啊。。娘啊。”

“元大车!你这嚎啥嚎呢,你娘我还活得好好的呢。”

豆奶被豆爹哭的眼泡含泪,也想起了以前的苦日子。

“呜哇,爹啊,你从小就说俺脑子笨,你看看俺现在混的是还行不!”

然后豆爹睁着萌萌哒的大眼睛,一副求表扬的样子看着豆爷。

可惜,在豆爷眼里,豆爸现在就是一邋遢醉汉跟自己卖萌,看得他有些不忍直视,但还是回了自家傻儿子一句:

“有出息嘞,我的娃都有出息嘞。。”

说着,豆爷一老汉也有些哽咽了,因为想起了自己最喜欢的二儿子。

自从二儿子元大军说要参军一去不回后,就再没有消息传来了,他这心里总是牵挂着,时不时想想自家娃到底是不是还活着,活着咋也没传个信来呢,儿子走后每年团年饭都少了一个人,连着今年都第八年了,唉。

在这团圆的日子里,每家每户都有时不时传出来些欢声笑语,把去年一年的坏运气都丢给了夜晚的北风,呼呼吹走了。

这天元家的男人们,除了豆爹喝大了在呼呼大睡外,大家都坐在堂屋里守夜,等一群孩子们玩儿累了,也加入了进来,但是没过多久就被大人赶去睡觉了。

这一夜,大庆村每家每户都点了盏烛火,即使是平时舍不得一丁点儿灯油的人家,也早早的准备好了。

元豆豆在娘胎里感觉到,离自己出生的时机不远了。

第二天一早,豆妈把豆爸就喊了起来,准备去堂屋里等着孩子们来拜年,一到客厅发现大家基本上都到了。

等八个萝卜头说吉利话拿走红包后,才嫁出去不久的大堂姐元草草,领着丈夫回娘家来了。

她丈夫叫齐爱国,看起来是个黑脸包公,但从元草草甜蜜蜜的神情里就可以发现他俩小日子过得不错,等这两个年轻人把提着的年礼放好后,就开始分开被长辈们一一询问些日常生活,等好不容易问完。

豆妈打趣道:

“小草啊,俺看你那样子是不是大早上喝了蜜过来的啊,闻着味儿都甜滋滋的。”

此话一出,元草草的脸上就跟那红苹果似的了,元草草有些不好意思的扯着自己的辫子说:

“哪儿啊,四婶儿,这不是有消息了吗。”

等把这话说完,大伯娘王春花激动了。

“真的假的嘞!”

“娘~我还能骗你不成。”

“哈哈哈,好好好,那俺今天得给你报个红包给我大外孙!”

而另一边。

“啥!俺要当外公了。”大伯元大智晕晕乎乎的听着这个消息,自家姑娘在自己眼里还是个团子呢,这一嫁人,咋这么快娃都有了。

豆爹也笑道:

“你小子,行啊,这速度快的都能去开飞机了嘞!”

“嘿嘿,都是草草的功劳。”

齐爱国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四叔说的话让人羞的很。

经历了元草草投下的重磅炸弹,整个家里的气氛更加热闹了,都到中午了,豆爹豆娘才带着豆哥离开,准备回家拿东西去附近豆爹的三伯父家里拜年。

豆爷有三个兄弟,在他八岁的时候,家乡因为灾荒变成人间炼狱,父母只能带他们跟乡亲一起逃难。

路上他爹娘为了省吃的给他们三兄弟,活活把自己饿死了,那个时候他11岁的大哥为了给他们三兄弟找口饭吃只能把自己卖给了洋鬼子。

从此失去了消息几十年,而豆爷两兄弟因为拿着哥哥卖身钱买回来的一点粮食活了下来,但接过粮食后,大哥元中平就再也没有回来,最终两兄弟落脚在了大庆村。

等刚刚到家豆娘就觉得裤子湿漉漉的,就知道这是要生了,赶紧喊豆爹去喊人过来。

等赤脚大夫李婆子来了后,宫口已经开了八指,而豆娘也躺在炕上疼的死去活来,小声的哼哼唧唧着,过了会儿开到十指后,李婆子开始接生了。

生产时,豆娘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她的两颊,她双手紧紧抓着早已被汗水浸湿的床单,嘴巴不停的喘息着,最终在一阵极致的疼痛过后,孩子生出来了。

“秀春啊,是个女娃,这长得真有福气,六斤二两嘞”李婆子说。

此时的元豆豆有些绝望,因为自己的屁股墩儿遭了毒手,而且这个老婆婆打了一下还不够,又来了好几下,最后实在没忍住:

“呜哇。。呜哇。呜。”

“快,快给俺看看俺的娃!”豆娘紧忙说道

“绣春儿,绣春儿。。娃生啦!”

豆爹一撩帘子跑了进来,看着自家闺女红彤彤皱巴巴的脸十分激动地说到:“咱娃长得太好看了!绣春儿!”

元豆豆早在哭完后,就立马封闭了自己的五感,她现在只想静静的思考人生,然后顺便心疼下自己的屁股蛋儿,因为这件事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门外的豆哥早在自家爹跑进产房的时候,就急得不行了,但还是记着规矩没冲进去。

李婆子此时看他俩心情好赶紧说道;“是啊,没见过比这更俊的娃了。”

其实李婆子内心想的是孩子生出来都是红彤彤丑巴巴的,鬼才觉得好看哩。

“哎哟,谢谢大娘了,这是一点心意。”

豆爹连忙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红包递给了李婆子,李婆喜滋滋地接过红包走了,回去的路上拿出来一看,我滴个乖乖五毛钱类,赚大了!

等接生婆走了后,豆哥眼巴巴的在门外望着自家爹怀里的小东西,已经快忍不住他的小手手了。

听小耀哥老显摆他妹妹的脸肉乎乎的,捏起来可有手感了,等会自己也得摸下妹妹,不过可不能摸脸。

有次听那些村里的老大娘说过,刚生出来的娃老捏脸,以后就要天天流憨口水了。

“爹,你儿子还在外面呐!”

豆爹一转头就看见门外站着的傻儿子,眼睛亮亮的瞅着自己怀里的女儿。

豆爹心里一笑,嘿,这混小子真是稀罕闺女的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民女神之重生腹黑千金在线阅读第1章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英雄路远掌声近,莫问苍生问星辰。天地有涯风有信,大海无量不见人!——佚名大魏朝北部边境,云州,定威城。城中主道上,本应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却没想今日人们却纷纷驻足两旁,对

  • 第七地球纪之罪孽深重(5)

    江云对着虚空喊了半天无人应答,激动兴奋的心情逐渐冷静下来。仔细一想觉得有失考虑,单申公豹喝酒就被赶出师门,他假冒教主之名,签下封神榜,给通天写信,种种事迹比申公豹更加夸张。如果正主还在,见到他的所作所为,他还有活命之时?但坐以待毙绝不是江云的风格,他回去以后将这几天的事情一一记录下来,以便正主醒来方

  • 三界楼第四章

    耳房内,卫渝坐在梳妆台前,仔细打量着铜镜里未施粉黛、未梳宫髻的少女。五官精致,不会让人一眼惊艳,却难得的耐看。似缎的墨发披散在细薄的肩头,没有白昼时的老气横秋,周身溢满了清纯的气息。卫渝冲着镜子眨了眨眼,最美的必然是这双眼睛,扇形的双眼皮,眼头微曲,眼尾却略略上挑,卧蚕窄而长,标准的美人桃花眼。不愧

  • 不及将军貌美第7章在线阅读

    话音刚落,打手从四周涌了过来,将闹事的男人纷纷围住。一片混乱中,乔瑾瞧见了二楼高台上坐着的冷峻男人。“乔小姐?”有人走了过来,望着半醉半醒的女人,“绍爷有请,请随我来。”绍爷?就是那个冷峻男人?乔瑾疑惑,随那人来到了二楼的休息室。“绍爷说了,让你在这里等候片刻。”她只好坐着等,过了好一会儿,终于等来

  • 尊权胜混沌魔猿,肖兵证圣!!!

    “吼吼吼!”混沌魔猿是真正的战斗狂,不要说分身肖兵只是比他强上那么一点。就算是盘古老大当面,惹怒了混沌魔猿,混沌魔猿也敢向盘古老大递爪子!混沌魔猿知道自己的境界比不上肖兵,也没有谦让,整个人化成一道黑金色的闪光,直扑分身肖兵!分身肖兵的眼力隐隐约约能够看到混沌魔猿借助冲击的力量,将他的拳头整个包裹在

  • [人生长恨水长东同人]但愿君安在线阅读第四节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纪阳不在屋子里,“我没有死吗”,这时我突然想到大声的呼喊着:“纪阳,纪阳你在哪。”只听院子里传来一身脚步,穿着围裙的纪阳出现在我的面前,“你醒啦”我能从她的话中听出欣喜,我着急的说:“镜子,快拿镜子给我。”虽然不知道我要干嘛但是她还是照做了,看着镜中的我没有变成怪物顿时欣喜

  • 洪荒教祖之五步填词

    “一!”没等沈言有任何反应,韩望就踏出第一步。“二!”“三!”“等一下!”当韩望走出三步的时候,沈言终于出声阻止。你妹的!曹植七步成诗也没你走得这么快啊,你这不是红果果的坑人嘛!好歹你也是一方大员,做这种事情也不嫌掉价。沈言在心中腹诽不已。“怕了?既然如此,就证明你没资格.....”“使君误会了,小

  • 她的呢喃软语之灵尸珠

    就在陈志刚要伸手去接的一瞬间,封老板原本和颜悦色的脸上突然狰狞之色一闪,手腕一翻,那袋子里突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嗡鸣声,一道白光突然从袋中滑出,冲着陈志的手腕一斩而下!陈志一看此景,脸露一丝奇怪的神情,竟然在白光刚一出现的同时,身子突然往后一缩,同时手往腰间一按,“当啷”一声,一把明晃晃的小剑飞了起来,

  • 人性探案笔记之漂亮姐姐回家上坟(第四更)(4)

    将菜放到冰箱里,王桐倒在沙发上,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事。这般和自己斗争着,不知不觉睡着了。最后被门铃声弄醒的。天黑了!几点了?王桐手乱动找到手机,屏幕荧光亮起凌晨5点17。门铃声还在响。王桐坐着清醒了一会,才站起来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大美女,正微笑看着自己!很时尚的打扮,长发飘飘,短裙高靴,还戴着个墨

  • 白衣宋贼偷拍狗!

    “叮~”电梯下到一楼,宁秋探头看了看外面。没看到一个肥胖的身影,松了口气。出电梯。“宁秋……”然而,就在他刚出门口没走几步,有一道故作娇滴滴的喊声响起。宁秋头都不回,拔腿就跑。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个五短身材,非常符合‘富婆’形象的女人,恨恨的跺了跺脚。她可追不上宁秋,也就懒得追了。“小宝贝儿……”“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