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让全民说真话在线阅读第4节

2021/5/5 11:07:29 作者:实话实说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让全民说真话
我让全民说真话
作者:实话实说来源:飞卢小说网
秦羽重生学生时代,绑定“真心话”系统。面对他的提问,任何人都必须回答出内心的真话。“这位♀同学,你喜欢我不?”♀同学脸红了,嘴巴很诚实。“老板,请问你们家羊肉串用什么做的?”老板瞎说起了大实话。“这位罪犯,你的假钞哪来的?”罪犯哭了,我招我全都招。……在秦羽的世界里,没有谎言!当全世界没有人说谎话,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李世民等人救公主立了大功,唐王甚是欢喜大大的奖赏了他们。在一旁的建成,元吉异常激动,散了朝后,李世民三人同唐王一齐来到秀宁住处。此时秀宁仍处于昏迷状态,太医说她没有生命危险了只是。。。。。。

唐王着急的问:“只是什么?”

太医说:“公主虽脱离生命危险了,但是公主仍是昏迷不醒,这种状况为臣跟随师傅学医时见过,当时师傅说过药方,只是。。。。。。”

唐王说:“只是什么,别吞吞吐吐的。”

太医说:“药方中有一种药材在人间是不存在的,只有在天界与人间的交界之处才有,凡人是无法到达的,所以为臣实在无能为力了。”

唐王听后惊的坐在椅子上。

“或许兒臣有办法”李世民说。

唐王惊异的看着李世民说:“你有何办法?”

“父皇可还知道当年与我们一起抗隋的‘避清寺’吗?”

“知道,难道他们有办法?”

“兒臣以为现在只有博一搏了。”

唐王沉思了一会,最后叹了一口声道:“实在是无计了,也只能如此了。”

第二天,唐王命李世民,秦叔宝,程咬金三人带兵三百护送公主到“避清寺”解难,即日午时,三人出发。

一路上,由于李世民三人的灵力过于惊人,妖怪们都不敢靠近,因此,两个时辰以后李世民三人及其兵从顺利到达了“避清寺”,避清寺的现任掌门须眉大师及其师弟二人,空也大师,清系大师和弟子柳逍遥等十人(当时“江南四侠”还未入寺”)前来迎接,李世民一见到这个寺庙就感到十分难受,但是他没有忘记正事。

须眉大师说:“殿下光临本寺,实是本寺之荣幸。”

李世民说:“此次来,我有急事。”

“哦?殿下里面说。”

李世民三人同须眉三个大师一同走进寺庙内的大厅内,李世民和须眉坐了正中间的两个主席,其他人俩边对坐。

须眉大师说:“殿下此来所为何事?”

李世民说:“我们此次来是求须眉大师来帮我皇妹解难的。”

“哦?公主怎么了?”

“皇妹因受妖物所伤,现在昏迷不醒,不知大师可有办法。”

“这我还得看看先。”

须眉帮公主把了把脉,他摇了摇头说:“公主的病我实在无能为力。”

李世民听后沮丧的低下头。

“我虽然没办法,不过那个人应该行。”

李世民一下子激动起来,他对须眉说:“不知大师是说那位?”

“在‘避清寺’的东边的山中有一座茅房,里面住着一位高人,或许他有办法。”

“不知大师可否带我去一趟。”

“恕我无力,今日是我门弟子的超度之日,实在没办法。”

“超度?敢问本寺超度的弟子是那位?”

“既然殿下问了,那我就直说了,其实我是代理掌门,去世的是前代掌门及弟子燕仲紫。”说完,须眉都哽咽了。

“大师节哀,其实我也认得本寺弟子燕仲紫。”

“哦?殿下认识师侄?”

“其实,我曾受他的救助,而他也是在救我时死的。”

“原来师侄的死是这般的有价值啊!”须眉长叹了一声,眼中还杂了一点眼泪。

“大师节哀,我相信燕仲紫在九泉也会安息的。”李世民安慰道。

“殿下不是要去高人那吗?现在启程吧,别错过了时间。”

说完须眉招来只有八岁的柳逍遥。

须眉轻轻的说道:“麻烦你了。”

“是,师傅。”柳逍遥道,柳逍遥显然有点激动。

须眉也叫了清系随行。约莫坐了十分钟,李世民就和秦叔宝及兵从五十出发了,程咬金则被留下来保护公主。众人迅速的向东山走去,在路上,清系提醒李世民此山有许多的妖怪出没,还请殿下小心。路行一半,到了“万林峡”在这个峡谷中长着数万株竹子,此竹林十分寂静,突然,一名士兵发出惨叫,李世民等人急忙下马,士兵们围作一团,警惕的望着四周。

清系说:“糟了,这一带的妖王来了。”

“啊!”又一个士兵被分尸了,士兵们急忙挥刀乱砍。

李世民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看不见妖。”

“这是妖王‘隐蝠’是一只有着百年修为的大蝙蝠,法力很高,而且它还会隐身,并将灵力隐藏起来使人无法察觉。”清系语重心长的说。

这时在一旁的小柳逍遥等不及了,他说:“师叔,上咯。”

没等清系反应过来,柳逍遥早冲上去了,柳逍遥用“仙回”为助力,加上强大的攻击,使出了秦叔宝的绝招“快速攻击”,顿时,空气中喷出了许多的鲜血,“隐蝠”露了形,它大叫一声冲向柳逍遥,柳逍遥一跃而起,将灵力注入剑中,剑发出了灿烂的蓝光。柳逍遥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就到“隐蝠”的身后了,柳逍遥将剑放入剑鞘后“隐蝠”就扑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李世民和秦叔宝惊讶道:“好强阿!”

清系说:“那是当然了,柳逍遥的实力仅次于燕仲子师兄和须眉师兄,是本寺最有厚望的掌门继承者。”

秦叔宝不解的问:“他怎么会‘快速攻击’?那可是我自创的绝招。”

“因为我看过你在战场上使用。”柳逍遥抢答道。

“战场?你这么小就参加了抗隋战争?”李世民问道。

“嗯嗯!”柳逍遥自豪的点了点头。

“真是个人才啊!”李世民不由的赞叹道。

随后李世民叫了十名士兵将被杀士兵抬回去后便再次出发了。

天色微暗,李世民等人终于来到了。

“须眉虽说高人住的是茅房,但是须眉说过有这么烂吗?”李世民无语了。

这个茅房真的是破烂不堪呀,房顶的茅草都不剩几根了。清系敲了敲门,这时门开了,从门内走出一个身材中等,满头白发,须长五十公分的老头儿。

清系突然变的礼貌起来,他说:“善堤大师,贫道来访了。”

善堤摸着胡须,乐呵呵的说:“今日怎么这么悠闲啊!还带了客人来啊!来,里边请。”

你可别看这茅房破破烂烂的,等李世民等人进去时,哇,那可真叫一个绝啊。屋内有另一个天地,山水相间,绿树葱葱,花鸟相依,河水淅淅,天空中日月相存,云彩飞扬,在远方的大海水天相接,碧波万顷,这里终日都是晴天,实在是瓢特火啊。突然,一群大雁从李世民眼前飞过,李世民不由的觉得奇怪,大雁怎么会飞地这么低呢?李世民边想边低头。

“哇!”李世民大叫一声,其他人听见叫声不由的觉得奇怪,他们也低下头去看,众人齐声道:“我靠。”李世民等人正处在两千米的高空中啊,而且他们的站立点仅是一个巨大的石柱,四周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下去的路。

善堤对清系说:“你的朋友可真是土包子啊!”

清系尴尬的笑了笑。

李世民问:“善堤大师,请问这该怎样下去?”

善堤笑着说:“莫急。”

说完,拿着拂尘轻轻一挥,这时从远处飞来许多的云,停在李世民前面。

善堤说:“你们就坐云下去吧。”

李世民听后,疑惑的望了望周围的人。

善堤带着鄙视的眼神说:“怎么?不敢坐啊!”

说完淘气的柳逍遥跳了上云,咦,这云还挺有弹性的嘛,柳逍遥在云上蹦蹦跳跳的,众人见柳逍遥坐上去无事便安心的坐了上去,善堤坐在最前面,他念了一声“起”众云飞了起来,然后再念了一声“飞”,这时众云以很快的速度飞了下去。约莫飞了几分钟,他们就飞到底了。

前方十米处有一片竹林,此林名为“万林”是善堤修仙养神的绝佳场所,万林中有一条由石块铺成的小路,直穿万林,过了万林则到了一条河边,此河名为“无尽河”听名子就知道这条河是没有尽头的,虽然眼看对岸近在咫尺,但是你无论怎样渡,怎样穿都是过不了此河的。

善堤说:“想过此河,除非有老夫的拂尘。”

说罢善堤又一挥拂尘,这时从河中升起一条小路。众人过了“无尽河”再走个二里路就到了一座山下,此山此山名为“逍遥山”是善堤的住所,这座山耸立于云雾之中显得格外神秘。众人一齐登上了山,过了半个时辰,众人终于抵达了终点,这时除了柳逍遥,清系和善堤三人外,其余人都累的躺地上了。

善堤轻蔑的说:“还说是开国军队,上这点山就不行了?”

李世民咽了一下口水说:“不是我们不行,是你太厉害了。”

“呵呵,这小子挺会说话的嘛,不错不错,来,里边坐。”

李世民一抬头,哇!善堤住的可真是舒坦的房子啊,一个三层的瓦木房,木头都是上等的红木,瓦也都是上好的,进屋一看,屋内光照充足,地板都是用上好的石料铺的,十分宽阔。

李世民看到这些,不禁的赞叹道:“大师住在这等的豪宅内,真可谓是土豪啊。”

“呵呵,过奖了,我与你这等‘高富帅’比起来还差远了。”

两人都呵呵大学起来,旁边的人都无语了。众人都坐下了。

“哦,忘了介绍了。。。。。。”

没等清系说完,善堤就插嘴了“不必介绍了,他们几个是谁老夫早已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老夫也明了。”

“大师果是神通,不知此事大师可否帮忙?”清系问。

善堤摸着长须说:“看在须眉与老夫的交情,就帮你这次吧!”

李世民听了高兴的谢道:“谢大师!”

“额,先别谢,要老夫帮忙可以,不过老夫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李世民急切的问。

“老夫看你和那边的那个将帅都有极强的习法之身,老夫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徒弟,这样吧,你们对老夫磕三个响头拜我为师,然后老夫再教你们一些上乘的法术,习完之后老夫就帮你,这个条件很不错吧,只不过三个响头你们肯不肯磕就看你们了。”

众士兵听了善堤的话很是愤怒,其中一人骂道:“我们二太子乃是大唐的太子,岂可跪于人?”

秦叔宝对李世民说:“殿下你是怎么看的。”

“还能怎样。”说罢李世民跪了下去。

众士兵见李世民跪下了,都不忍直视。随后秦叔宝也跪下了,两人齐磕了三个响头。

善堤高兴的说:“今后你们就是我的好徒儿了。”

李世民不解的问:“请问师傅,如果我在此修行,岂不就无法救治我的皇妹了?”

“哈哈!徒儿大可放心,代听为师说,这里的时间与天上的时间相反,也就是说这里的时间与外头的时间之比足足慢了一年,就是说,外边过一天,这里则是过了一年。”

“哇,这可真个神地啊!”秦叔宝惊道。

善堤乐呵呵说:“好了,明天开始练习。”

第二天,李世民两人早早就在门外等待指示了,善堤笑着说:“不错,这么早起来了,在训练之前,为师先试一下你们的身手。”

“也就是说,能和师傅过招咯!”李世民激动的说。

“是的,来吧。”善堤笑着说。

“有意思。”李世民秦叔宝齐说,说罢两人一齐冲了上去。“玉帝准则——落雷”李世民一上来就是一个落雷。一道白色的雷电飞向善堤。

善堤笑着说:“哦?会这一招了啊。”

说罢仅用一只手指就奖雷挡开了,秦叔宝趁着攻势使出了“快速攻击”但是,善堤随便闪了几下就躲开了“快速攻击”,这时李世民,秦叔宝前后夹击,同时伸拳打向善堤,神速般的抓住秦叔宝的手,将秦叔宝摔向李世民,俩人“嘭”的一声撞在一起。

善堤笑了笑说:“不错,你们很厉害嘛,但是,你们的缺陷太多。”

李世民俩人爬起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说:“那么我们的缺陷是什么?”

善堤从衣服中拿出两本书递个李世民俩人后说:“这两本书是针对你们的缺陷所设计的。”

李世民拿到的是《玉帝准则》秦叔宝拿的是《无影仙法》(《玉帝准则》是一部集有玉帝所用法术中一部分法术的书,《无影仙法》是一部关于以速度取胜的招式的书,两人的缺陷就在于招式太少,都只是学了一点鸡毛,根本不能应对比较强的妖怪。)

善堤交于两人后对他们说:“这些书都容易看懂,你们就自己练,两个月后为师检查。”

“我们自己练啊,有点难度的。”李世民道。“为师只说一句话,练这些法术,只需用心记就行了,明白吗?”善堤语重心长的说道。

“或许明了,试试吧!”李世民很没信心的说道。

转眼间就两个月过去了,李世民两人来到住所旁的修道馆内,善堤早已等候多时了。

善堤对李世民两人说:“为师今天就来看看这两个月你们究竟有多大的进步,废话就不多说了,上咯。”

这次是善堤主动出招的,他一个“仙回”就来到了李世民两人的中间,李世民急忙跳开,一边跳一边念“玉帝准则——落雷”一道白雷冲向善堤,善堤将拂尘一挥,白雷瞬间化成灰烬。这时秦叔宝发动了“快速攻击”,秦叔宝急速的冲向善堤,秦叔宝一拳打向善堤,善堤轻松的挡住了攻击,秦叔宝急忙跳开。

“玉帝准则——捆仙术”李世民一比划,一道金绳从地上钻出缠住了善堤的脚,这样善堤就无法使用“仙回”了。

善堤嘴角一撇笑了笑说:“不错嘛,但是只有这点可是不行的。”

善堤用拂尘一扫,金绳碎了,正当善堤要使用“仙回”时,秦叔宝发招了。

“快速攻击——落雷”听到这招善堤不由的一惊,心想:“记得书中没有这招才对,难道他们自创法术了?可真是天才啊!”

秦叔宝从四面八方发出白雷,直接命中善堤,可是这种攻击被善堤只用一只手就档住了。

气喘吁吁的秦叔宝和李世民大惊道:“不是吧!”

“没想到还有人能逼得我用手挡,你们可真是出乎为师的意料啊!那么就恭喜两位徒儿顺利出师了。”善堤笑着说。

“真的?那么我们的忙?”李世民问道。

“放心,徒儿的忙,为师岂可不帮,现在就启程吧,外边应该已经天亮了。”

李世民秦叔宝两人叫上士兵们正准备出发时,善堤拦下了他们。

善堤说:“这样走太慢了,为师载你们一程。”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就连清系都是十分的惊奇。善堤一施法,众人穿越般,一瞬间就到“避清寺”门口。守门的几个道士被下了一跳,但是他们一看是清系回来了,就急忙跑去报信。善堤站在门口眉头皱了一下,随后随李世民等人大步跨进殿内,须眉早以等候多时了。

须眉行礼道:“恭迎诸位回寺。”

“哟,须眉,别来无恙啊!”

须眉一看是善堤,急忙请他坐下。

善堤说:“不坐了,老夫赶完正事先。”

说完叫李世民引路。善堤吩咐道:“世民徒儿与我进去其他人外边等候。”

善堤一推开门就皱起眉头,等李世民关上门后。

善堤对李世民说:“等会退后点。”

李世民听了很是疑惑。善堤走到离公主的床一米处,善堤举起手对着公主,善堤的手中出现了一个“卍”字,“卍”字从善堤的手中飞出,一分为四将公主围住。

善堤大叫道:“妖孽,还不出来。”

突然,从公主身体内飞出一团黑影,黑影穿破房顶飞向天空。从房顶飞落的瓦片落向公主,善堤用拂尘一挥,瓦片都成空气了。

李世民惊呆了,问:“师傅,刚才的那是什么东西?”

善堤说:“这待会与你说,我先去收了那东西先。”

说罢,善堤脚一蹬,一道烟就消失了。黑影飞到半空中,神行逐渐显露,一双如乌鸦翅膀般的大黑翼,头发长且黑,一身乌黑的衣服,身上散发着黑色气息,门外的秦叔宝等人见到这种东西急忙拔出武器,众人正准备迎击的时候,善堤出现在天空。

善堤向着此怪说道:“汝是何物?”

此怪面对着善堤,头一歪,突然冲向善堤,此怪的速度极快,善堤还没来得及用拂尘,此怪就到了善堤面前,善堤瞬间爆出灵力,一股蓝色的灵力将那怪弹开了,善堤心想:这怪不简单啊,这种速度,实在厉害。没等善堤想完,那怪突然一爆灵力,先是一缕红灵力缠绕着它,随后一声响,一股灵力如喷泉般出来,在灵力喷出来时所产生的风将屋上的瓦片都刮走了好几十片,那树啊,更是颤抖个不停,地面上的程咬金等人被这强大的灵力吓退了几步,只有经过特训的秦叔宝才淡定自若,李世民急忙抱着公主跑出房去,以免房子被这强劲的灵力压塌,须眉及众弟子都跑了过来,众弟子一来就被这灵力吓呆了。

须眉问李世民:“这是怎么回事?”

李世民摇摇头答道:“我也一无所知。”

善堤笑了笑说:“原来是个妖啊!”妖喷完灵力后,将全身的灵力聚在手中,形成了一把“灵力刀”,善堤乐呵呵的说:“哟,连聚集灵力都会了啊!”妖拿着灵力刀冲向善堤,善堤张开手掌对着此妖,妖举着灵力刀劈向善堤,在这短短的一秒内,从善堤的手中闪出一道光,这个闪光将此妖的灵力刀打散了,不只这样,就连妖都像飞弹一样飞落地面,此妖一撞就是几间房都塌了。

李世民等人目瞪口呆,由衷的赞叹道:“好强啊!”

善堤也降落到妖的身旁,此时妖已无法动弹了。突然,妖体内发出刺眼的光,在强光过后,善堤惊呆了,此妖竟然变成了一个婴儿善堤笑着抱起这个婴儿走到众人面前,众人都大吃一惊。

善堤解释说:“这是一只妖(外貌:头顶长着一对尖耳朵,头发是红色的,一个男妖)看他这对耳朵,我想,我想应该是狗妖吧,就是这家伙附身于公主身体内,才导致公主长期昏迷不醒,对了,你们给他取个名字吧!”

“取名字?难道说师傅你要收留他?”李世民惊讶的问。

“难道不行吗?”

“不是的,可是这妖刚才您也看见了,此妖极度危险啊!”

“放心,你不相信为师?如果不是就快取名吧!”

“好吧,既然师傅如此坚持徒儿也不抗了,至于名字嘛,不如随我大唐姓吧,就叫‘唐明’吧,如何?”李世民自信的说。

“唐明?嗯!不错,徒儿好样的。”善堤乐呵呵的说,“至于徒儿的皇妹,已经没事了,两三天后就会醒了。”

李世民听了高兴极了,直谢善堤。

善堤抱着唐明准备走时,须眉叫住了善堤说:“善堤大师,这房屋的损坏该怎么办?”

“哦!差点忘了。”

说罢,善堤用拂尘一挥,瞬间,原本是堆废墟的,一下子就恢复了原状,而且比以前更新了。

善堤对李世民两人说:“为师就先走了,徒儿们如果有事就来找为师。”说罢一转身就不见了。

随后李世民等人也告辞了。几天后,公主醒了,唐王十分高兴,就为李世民等人开了个庆功宴。

庆功宴后,李世民回到房后,躺在床上,他在想着:“为什么?这一年来发生的事都是巧合吗?还是背后有人在操纵着一切?起初燕仲子和狼妖的目的是为了杀燕仲紫,那为何要让一个白妖挡我去路,为何当时燕仲紫又正好出现?如果是为了什么杀和燕仲紫有关的所有人,那为何“避清寺”没事?还有,为何宫中会出现当时的那只白妖,又阴差阳错的引我们去杀了狼妖?这一切都是怎么一回事?若不是巧合,那么这一切是杨广所设计的吗?如果是,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啊!想不懂啊!”李世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年春,也就是公元620年,李世民邀须眉进宫作客,须眉在宫中住了三日后,便回去了,须眉走到郊外,突然,一道金光射在地面后爆了一声,此光仅离须眉百几米,须眉走到光处,寻得一娃,取名为“紫仲天”。

公元626年,这一年如来的预言成真了,在一天夜里,建成,元吉两人在“玄武门”设下了鸿门宴,他们只邀了李世民一人,此夜,夜黑风高,李世民单剑匹马就赴了这个鸿门宴,但是李世民的剑不可带进去。李世民坐了下来。

元吉说:“皇兄可真是虎胆,明知此宴有诈,却还敢赴宴,臣弟佩服。”

“废话少说,附身在元吉体内的魔物听着,如果你还不滚出他的身体,那我就把你打出来。”李世民愤怒的说。

李世民刚说完,建成,元吉就拔刀砍向李世民,李世民猛的一踢桌子,李世民所坐的椅子平移了几米,李世民一翻身,跳到了外边,建成两人冲向李世民,建成用轻功飞到李世民的前面与元吉来了个前后夹击,李世民快速的躲闪,但是,李世民的右臂还是被元吉砍伤了,李世民一个“仙回”移到了十米外,建成两人冲了过去,李世民两手撑地,念到“玉帝准则——轰雷”数百条白雷冲向建成,元吉,两人被电飞出去,倒地不起。

这时,李世民大叫道:“拜托你们醒醒啊!你们可是大唐的太子啊,被这种妖魔所控制像样吗?”

建成听了慢慢爬起说:“皇弟说的是,我可是大唐的皇太子啊,怎么可以被这种妖魔所控制。”

“对,这样太难看了,就让我们解脱了吧!”元吉说道。

说罢两人举剑自尽了,此时,李世民呆住了,此刻,时间仿佛停止了。李世民悲痛欲绝,大声哭起来。

这时两个白妖从建成两人的尸体上爬了出来,它们狞笑着对李世民说:“这两个人太垃圾了,你来做我们的傀儡吧!”

李世民听了,眼神凶恶的盯着两个白妖。白妖向李世民走来。

李世民说:“皇兄,皇弟我这就为你报仇。”

白妖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它们说:“区区人类还想报仇?你们只配做我们的奴隶。”

李世民左手距地念道:“玉帝准则——灵绞”。两个光圈围住白妖,白妖们大吃一惊,它们没想到李世民竟有如此大的灵力。

白妖们吓得颤抖的说:“如果你放了我们,或许我能分一点红给你。”

李世民一个比划,一道由白灵力组成的无数迷你灵力剑冲向白妖,白妖们“嘭”的一声碎成肉酱。李世民深深地的吸了口气。

很快消息传到了唐王耳中,唐王差点就晕倒了,随后,唐王无奈的传位给李世民。

公元626年,李渊退位,李世民即位,年号贞观,庙号太宗,李世民即位后社会更加繁荣了。这一年,年仅9岁的青罗,白莲,左一木,赵媚四人进入了“避清寺”,公元635年,李渊去世,李世民痛不欲生,而这一年,“江南四侠”的名声传遍全国。

但是,如来的预言两个都成真了,那么,杨广要颠覆天下的预言会成真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逆青云在线阅读第6章

    在触碰到沈黎烨的手的那一瞬间,温热的触感顺着掌心一直蔓延到全身,让许言冉在这寒夜中莫名温暖了许多。看样子沈黎烨对自己的名字很自信,甚至不需要介绍自己的身份,就相信所有人都会清楚他的地位。“你好,我……”许言冉对于这个名字自然也不觉得陌生,算起来他们两个应该还是久别重逢,虽然只是在五六岁的时候一起玩过

  • 梦夜白之集体逃课(3)

    林谨轻轻一笑,她这个弟弟看人挺准的嘛,“你可以考虑回去和老爸说一下,交换生的事情我觉得你可以来她们学校,而且我很看好你和温颜哟”林谨拍拍林昊说道,说完自己先走了,林昊想起来温颜不免笑了笑。温颜一行人刚坐上出租车。文静就开始问温颜对林昊的感觉。温颜愣了一下:“那个我能说无感吗?”。“可以”文静很严肃的

  • 展风之——豪门危情系列之三:温靳琛VS辛晴—— 3、三堂会审

    顾知夏说得好像一副很关心的样子,手里却不忘拿出手机对着辛晴邋遢的样子来了个连拍,下一秒就沾沾自喜的冲着垂头丧气的辛晴扬了扬手里的手机。“以后就不愁没有免费的午饭供我享用了。”辛晴看着屏幕上定格她满脸咖啡污渍脸色铁青呆站在那里,瞬间觉得头顶一万只乌鸦飞过,这货绝对是故意的。……温家。温靳琛刚下车,一道

  • 我永远喜欢小信[综]在线阅读第三章

    炎夏日长夜短,阳光早早透过窗纱铺满一地,陈眠起床的时候,双腿间的刺痛让她差点站不稳。她低声嘀咕了声:“禽兽……”拖着沉重的步伐去洗漱。浴室里的洗盥台上有一套新的男士用品,而那套情侣款洗漱用品全部被搁置一角,早已蒙上厚厚的灰尘,如同她心底的爱情,怎么也找不到阳光。这些都是当初两人结婚前一起采购的,可如

  • 当科研大佬穿成学渣少女 [参赛作品]剪不断理还乱

    龙峻昊放下茶杯,抬眼一瞧,果然是个看不清模样的女子,穿着邋遢,蓬头垢面。不过,她的双眼却格外有神,令他似曾相识。李沐澜来到龙峻昊跟前,说道:“公子,你还在这儿喝酒啊,好喝吗?”主事女子见来了个女人,还是如此模样,嫌弃道:“呦,我说这位姑娘,你是不是走错门了?还是走投无路之下也想来做皮肉生意啊?这倒是

  • 我是穷怕了在线阅读小村生活

    “那上官先生都不等您吗?”童欣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上官太太莞尔一笑道:“说是比赛了,怎么能够等呢?我们就以我们的速度上去就好了,他会在山顶上等我们的!”“啊,是这样啊!”童欣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她是真没想到原来两夫妻竟会每天比赛爬山,真是太有意思了!“你和夏毅认识多久了?”从昨天起上官太太就对夏毅第

  • 超神学院之归来之欠我一个人情(7)

    第二天一大早,韩冰四人向乐真辞行后,便离开岳仙山朝凤凰城赶去。“这里真大、真美,要是能把所有的地方都参观一遍那该多好啊。”韩冰意犹未尽的说道。“呵呵,等我们比武完毕,我再带你过来,让你玩个够。”洪玉笑着说道。“好啊,洪玉哥哥可不许反悔啊。”韩冰像个孩子似的撒娇道。走到途中,历经宝罗山时,韩冰她们远远

  • 盗墓:从战国墓中走出的男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只不过,胡曼云反对也不起作用,其一,肖子易铁了心的要娶;其二,肖家最厉害的人物肖青焕非常喜爱苏若彤,胡曼云就算一百个不赞成,在公公面前,她也不敢说半个不字。胡曼云到餐厅的时候,一大桌子人正等着。见老婆一人下来,肖建国朝她身后张望一眼:“儿子呢?他俩没有跟你一起下来?”“没,若彤还没起床呢。”好似很无

  • 倚天之青瑶你有别的选择吗?

    “小颜,我求求你了。小婕还怀着孩子,这里可不能长呆,差不多可以了。明天过来撤诉吧。”明天,他竟然一天都舍得不得那女人在里面呆着。真是深情啊!“我要是不答应呢?”容颜抚了抚还在发疼的额头,郎然可自始至终都没问过她的伤势,在这个男人心里,自己是不是就跟个破瓷瓶子一样,碎了就碎了,丝毫不知道怜惜?她的心更

  • 会啵啵的鸭舌帽在线阅读第五章

    回到病房护士帮我把小楼弄到了床上,看着小楼在床上安静的躺着,看着她我便进入自己的沉思当中,其实我一直想不明,为什么,小楼会这么爱他,其实小楼身边一点也不缺男人,各行各业,各式各样的都有,她却偏偏的喜欢他,还记得她和尚夏第一次生气的时候,她半夜给我打来电话,当时我便问道,你身边那么多男人,为什么不去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