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我当教主那些年在线阅读第9节

2021/5/5 10:30:17 作者:一只不吃鱼的猫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当教主那些年
我当教主那些年
作者:一只不吃鱼的猫来源:飞卢小说网
江湖传言。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东邪西毒,南帮北丐,日月神教,全真古墓……张无忌:“我这不是明教,而是明朝!”江湖武林,突厥外敌!通通都纳入我明朝的板块!(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初时一看,温雨吟误以为自己似在梦里。待她揉揉眼睛再看,才敢确认这世上竟还真有美成这样的女子。

“表哥是在看那位长得最漂亮的姑娘么?”温雨吟话里带着浓浓醋意。

程棠这才回神,神色掩饰道 : “没有,表妹想多了。”

温雨吟哪里会信他的鬼话。一个男子若是见了一个女子表现出一副失了三魂六魄的模样,那这男子定是喜欢上了这女子。温雨吟自小到程家来,费了好一番心血才能和程棠走得近些。她的目的不过就是能勾搭上程家,做个世家夫人,即便做不上夫人,当个妾室也是好的。最起码这辈子吃穿不愁,怎么着也比的上他们那穷乡僻壤的好。

宋绵自打看到温雨吟起,整个人便心神恍惚,心绪不宁,还没走几步路,就向众人推脱说要回去了。

殷亭玉见宋绵不舒服,也陪着她回府。

或许是见了温雨吟,之后宋绵每日夜里连连都发噩梦,便在府里养了许久,直到殷老夫人的寿辰将近,这才跨出屋门。

殷亭玉这几日想来寻宋绵,却听府里的人说她病了,便不想来叨扰她,现下得知宋绵病好了,欢欢喜喜地到她的朗月居里一起商讨殷老夫人寿辰的贺礼。

宋绵这段时日连夜噩梦,也感染了些风寒,虽说已是三四月的时节,却还是穿了件鹅黄色绣缠枝红梅比甲。头发也是松松垮垮地挽了一些,随意戴了根碧玉簪,颇有几分病西施的模样。

殷亭玉自小和宋绵一同长大,却还是被她这副模样惊艳了一番。

宋绵笑着让墨画给她倒茶 : “你急着过来瞧我,可是要问外祖母寿辰贺礼的事?”

殷亭玉没想到宋绵一猜一个准 : “对!我正烦着呢,不知该送什么才好。若是送金银珠宝,又太俗气。可除了首饰头面,我还真想不出该送什么好?”殷亭玉颇为烦恼地说。

宋绵笑道 : “外祖母一向都爱礼佛,我前些日子正好得了一个白玉观音像,所以想着拿到寒露寺诵经供奉几日。”

“这个主意妙啊!”殷亭玉先是欢喜,接着又忧愁了起来,“可是你已经送观音像了,我若是再送,岂不是很没新意。”

“你若有这个孝心,不如抄几本地藏菩萨本愿经给外祖母当贺礼。”宋绵替她拿主意。

“这个妙啊。”殷亭玉拍手叫好,“若是我用心抄录的,祖母定是喜欢的。”

宋绵笑而不语,端起茶碗淡呷一口。

.

宋绵要将观音像送到寒露寺去供奉。只是她身子好了不过几天,还是太过羸弱,所以只好让墨画代替她去。

日子转眼便到了殷老夫人寿辰那日。

殷老夫人年轻时便和京中的宗妇来往甚多,她的寿辰,自是要邀请他们前来的。

殷老夫人年纪大了,和这些年轻时交好的姐妹来往也不似从前那样频繁了,这下见了面,自是要围在一块好好地聊聊家常。

宋绵来的时候,花厅里已坐满了人。她一出现,众人目光统统落在她的身上。

“外祖母,今日是您的寿辰,我得了一樽白玉观音像,原是想亲自到寒露寺供奉,奈何前几日病了,身子不太方便,于是让墨画替我去了。外孙女的一奉孝心,还望外祖母您会喜欢。”面对这样多的陌生宗妇,宋绵不但没有怯场,反而大大方方地行礼,这让不少宗妇眼里多了几分嘉许。

殷老夫人看着墨画把那樽白玉观音像呈了上来,笑着说 : “喜欢喜欢,只要是你送的,外祖母都喜欢。”

“老姐姐,你这个外孙女生的可真好。不像我们家的那几个丫头,也就勉勉强强能出来见人。”程老夫人向来和殷老夫人关系最好,这会子也坐在她旁边站着说

“你可别谦虚了,你们家绮姐儿和珍姐儿模样也是好的,生的又齐整又标志的。”殷老夫人笑着客套。

“还是老姐姐你会说话,我们家那几个丫头合起来,也不如你家宋丫头体贴懂事。如今我家里,最令我担忧的,是我家五郎。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愿成亲。”程老夫人道。

程老夫人口中的五郎便是程家五爷程予。说来也是奇怪,程予这样一个身居高位之人,多少名门世家想与他结亲,可偏偏他就是不近女色,如今已是二十有七的年纪,却还尚未成亲。

在座的不少人,哪个不认识程家五爷的。据说今日的寿宴,程五爷也是来了的。倒是令大家有些惊讶。可是又一想,程家和殷家祖上也是有姻亲的,便是过来走个形式过场也是应该的。

几个老姐妹聚在一块互相吹捧了几句,又移步到了后院。

后院向来是女眷会集的地方,中间隔了一处假山池子,前头便是男眷的地盘。

如今五月份的天气,宋绵因病刚好,唯恐又着了凉,因而出门之前特意穿的保暖了些。这会子太阳出来了,又热了起来。宋绵就有些坐不住了,又不好意思说回去更衣,只好和墨画说了句,自个跑到花园的假山下乘凉去了。

宣平候府里的假山嶙峋古怪,却又建的颇具江南特色。假山底下是一个阴凉昏暗的山洞,宋绵见里面无人,便偷偷躲了进去。

进来后,果真是清凉无比。宋绵找了块干净的岩石坐下,还觉得不太痛快,索性将外裳也脱了,只露出一件贴身的藕粉色中衣。她手中执着团扇,一边扇着,这才觉得没那般闷热了。

正当她贪凉之时,洞外忽然出现一身长玉立的男子。

宋绵惊呼一声,吓了一大跳,连忙去捡被自己扔在一旁的外裳。可惜已经来不及了,那人早已走了进来。此刻宋绵只后悔自己的大意,原想着这里偏僻,不会有人进来,如今倒是自掘坟墓了。今日前来赴宴的皆是京中世家,若是被什么浪荡公子瞧了去,她的清白可就毁了。慌乱之间,她借着微暗的光线,看清了眼前的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霸婿当道在线阅读第八节

    阿祗指着男子腰间剑对碧珠激动道:“你看他拿的剑,一定是刺客,我们大喊救命吧!”“我不是刺客。”白衣男子开口道“在下叫萧怜,宫中的一个侍卫。”“萧…娘?”阿祗思索道。碧珠拍了阿祗肩膀“是萧怜。”碧珠对萧怜说道:“请问萧大人有何贵干。”她眼神有些惊恐,面前这男子神情冷漠,并且还给人一种冰冷气息,看来不是

  • 快穿表妹不是炮灰第七章在线阅读

    一看到姜阙,姜黎唇角扬了扬,抱着书匣跑过去。“你的东西呢?”为了这一日,姜阙特意穿了平日都舍不得穿的新衣。闻言,他指了指马车:“车里。”姜黎点了点头,这时姜阙垂着眸忽然后退一小步,然后深深弯腰,给姜黎鞠了个深躬,他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眸,语气郑重:“请受阙一拜。”姜黎被他的认真吓了一跳,忙伸手把他扶起。

  • 姑娘嫁到:少爷请接招之猎手(3)

    断魂崖,游魂领内的死之地界,无数生灵陨落其中,曾经的青山绿水被污染,无数尸骸沉入水中,于是流水被染红,再有怨魂游离其中,枯魂流由此得名。而随着死亡气息愈浓,死灵大军也逐渐成型,以至于无人愿管,也无人能管。于是,尽管领主代代更替,然而断魂崖内死灵问题却始终未曾解决。好在死灵也只是徘徊于崖内,也让各族松

  • 当团长成为黑衣组织boss[综]之爹爹独占权危机中(4)

    “廉玉。”沐逢春说话有着怯生生的感觉,表现得要比沐泠风还要拘束。现在的情况应该是,他和他的美人爹爹变得寄人篱下了,这个有前科的便宜父亲,貌似还是要好好的讨好一下的。沐泠风以为,他就是那种世家的纨绔子弟,可是现在看来情况有点不大对劲儿唉。“乖,”总算他的美人爹爹没有忘记他最乖巧的儿子,可是下一句话就说

  • 美人如虎之灵灵(1)

    浮世三千洲,南域四百八,其千生洲,蓝田郡县因盛产蓝田石而名动南域,早早镇,桃花村一十六少年,腿上还缠着白色的绷带,颇为显眼,此时此刻正抬头四十五度仰望星空。潭小石本是另一空间世界桃花村三好学生,是全村的骄傲,村儿里大姑娘小媳妇儿早就对他暗送秋波,今年暑假拿刚到了北大录取通知书,原本以为从此可以翻身农

  • 兄弟之热血传奇第4章在线阅读

    佐助在思考,这回他没有被什么人拜托,自己也没有去阴曹地府的打算,他只是在思考。之前他就想清楚了,鸣人是他的好友,鸣人几乎是所有同代的好友,能够为其出生入死的那种,而佐助能够深交的好友却寥寥无几。鸣人这么多年追着他不放,到底是因为喜欢他呢?还是喜欢做朋友的感觉呢?鸣人小时候孤单又寂寞,还会被别人欺负,

  • 反派求生日常[穿书]之过去(7)

    白福天说道:“跟我来吧。”说完白福天自顾自的朝书房走去,张三一把抓住白霜霜柔软的手,跟了过去。此时白福天吩咐手下做点吃的,送到书房来。张三见到后不忘说上一句:“来晚燕窝,给我的白老师补补,一晚没睡好会长皱纹的。”白福天只是笑道:“还挺疼我们白老师的嘛。”“毕竟白老师可是我的女朋友嘛,那肯定得对白老师

  • 飞往异世的惊鸿第七章

    其实这次黑是各圈主播联合起来给冥思苦想的下马威,虞乔红得太快,不少主播心里不是很舒服,包括苏越。想当初苏越好歹也是鱼牙的传奇,不到一年的时间成为就成为鱼牙音乐区的第一,被人誉为颜值与才华并存的音乐区大神,虽然表面上苏越挺谦虚来着,其实心里还是洋洋得意的,享受粉丝们的追捧和其余主播的羡慕嫉妒。直到虞乔

  • 诛逆天下第3章在线阅读

    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迎来了冬季,孤儿院里银装素裹,美的一塌糊涂。虽然说是很冷,但是孩子们十分喜欢这个季节。“喂,我说,你真的放弃逃跑的想法了吗?”雷看着窗外玩雪战玩的正起劲的孩子们,漫不经心的问道。“嘛,可以这么说吧。”艾丽莎贝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那双碧绿如翡翠的眸子在冬季依然显现暖色。“这么冷的天气,

  • 网球王子之完美击球之半年里的两次开除

    秦时月怀抱着半旧的双肩包,被大楼保安从正门给“送”出来的时候,天公不作美,偏偏下起了雨。本来是半阴闷热的天,阳光努力透过云层,力求将大地烤得滚烫。而乌云还是愤怒地遮盖了整片大地,把豆大的稀落雨点打向地面。很快,稀疏却有力的雨点就变得密集起来,落在地上、建筑物上,噼里啪啦一阵阵急促的脆响。闪电也亮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