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盗墓x全职】【西湖组】黑白同途第4章在线阅读

2021/5/5 12:15:52 作者:蘸墨提书 来源:晋江文学城
【盗墓x全职】【西湖组】黑白同途
【盗墓x全职】【西湖组】黑白同途
作者:蘸墨提书来源:晋江文学城
【西湖组】吴邪x叶修慢热,慢热,慢热,大概是长篇。故事的开始发生于叶修入职兴欣网吧不久,随后辗转到吴山居工作;而吴邪在将小哥接出青铜门十年以后,进入消除汪家势力的最后收尾阶段,权衡局势后吴邪一众选择与政府军事势力联合。而北京有军政背景与实权的叶家,则是最好的合作对象。【卧槽真扯本文设定叶修家庭为军方背景,看过一篇叶修家庭背景分析后觉得【军政家庭】这种猜测真是靠谱得不得了【。感情戏靠后,真的慢热。

沉淀三年,她明明是想留给丁宓之一个好印象的。

很显然,又被她搞砸了。哪怕说些无关痛痒的话,例如什么三年不见,你好像没怎么变,或者,好巧啊,你怎么会在这家酒店之类,都比之前那一句好。

重逢后微妙的陌生感并没带给她多少运气。她闻着周围残留的烟味,望着手上那张笔迹尚未干透的支票,心情低落地叹气。

丁宓之给钱给的如此干脆利落,摆明了不想跟她再有关系。

她把支票小心翼翼地折好,放入钱包最里层,准备拉上包的时候,想起刚才的电话,便掏出手机,翻看未接来电记录。她以为都是那个好友的,结果第二条是未保存的陌生号码。

号码熟悉到她猛地心悸一下。

明明那个人刚才还在她面前晃悠过。

心里立即冒出一连串疑问和幻想:他什么时候知道这个号码的?他刚才打电话是有什么事?难不成他也会想自己?

她手一抖,回拨过去。

铃声响了好一会儿他才接起。

“丁……”她刚说了一个字。

“听说你回来,想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把钱给你。”丁宓之简单扼要地解释那通电话的原因,声音清冽,仿佛山顶积雪融化的冷泉,不经意地窜入她温热的心底,却不带一丝感情,“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既然现在我和你没有任何债务关系,以后你要是有事找我,请打给我秘书。”

程亦嘉足足愣了二十多秒。

如果没记错,她那年从拘留所出来,问骆一辉要来他的私人号码后,鼓起勇气给他打电话,他也是这个语气:“打电话准备道歉?不是的话请联系我秘书。”

当她第二次拨过去的时候,丁宓之冷笑着警告她:“程小姐,难不成你喜欢坐牢的感觉?”

程亦嘉被他激得脑子一热,口不择言道:“丁宓之,你个大变态,你们全家都无耻之徒,臭不要脸,仗势欺人,逼娘为娼,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实际是批着羊皮的恶狼,劝你快去看看你家祖坟有没有被人撬了!我告诉你,晚上走路小心点!”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她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

真是说时一时爽,说完想去火葬场。

可惜丁宓之并没有给她任何表示忏悔的机会。

第二天,程亦嘉就收到了法院的一张传票,丁氏集团的法务告她诽谤罪和伤害罪。程亦嘉捏着传票,看傻了眼,她完全没想到丁宓之把芝麻绿豆大的屁事当真。

她当时正忙着毕业,哪里有时间和金钱去应付丁氏集团的那一群法律精英。她愁眉不展,后被黄茜看见,黄茜立即大嘴巴地把这事告诉了骆一辉。

骆一辉一脸沉痛地决定牺牲色相,挽救自己的心上人。他天天去找丁语婧,做出一副当初我不该因为家境比不上你而自卑离开你低姿态,好不容易才哄得丁语婧不再生气。在丁宓之面前,丁语婧说话比谁都管用。很快,丁氏集团撤诉了。

想不到经历这么多事,丁宓之对她的态度从未有过改变。在丁宓之的眼中,她恐怕连丁语婧喝剩的咖啡渣都比不上。

想到这一点,程亦嘉便觉得胸口闷闷的,有种难以言喻的酸楚感在心头翻涌。她和丁宓之关系最融洽的那段时间里,两个人加起来说的话,也没超过一百句。

有一次,丁宓之参加应酬多喝了几杯,回到家后就,脱了西装外套,坐在沙发上小憩片刻。色心大起的程亦嘉立即决定趁火打劫。她上前想扒掉他的衬衫,先是解开所有的纽扣,色眯眯地用手指戳着他完美的腹肌,从上戳倒下,嘴里还数出声来。

一,二,三,四……八块,不多不少。

感觉,硬硬的,滑滑的。指尖游走过后,觉得有些发烫。

就这样傻呆呆地数了几遍,她见丁宓之毫无反应,便坏笑着拍了拍他的脸,说:“丁哥哥,我要解开你衣服的扣子了哦,你不说话就当你默认同意。”

丁宓之没吭声。

不过她的手刚摸到皮带扣,手腕就被丁宓之用力扣住。

“程亦嘉。”丁宓之眼睛倏地睁开,把她的手移到沙发上,“谁借你的胆子?”

程亦嘉看着自己的手被他紧紧扣住,不能动弹,疼得龇了龇牙。顺便摆出一脸天真的样子,大言不惭地说:“你啊。”

丁宓之被她我无耻弄得哑口无言,怔怔地看着她,带着些许难以见到的游离神态。

程亦嘉想把手抽出来,无奈丁宓之手劲太大,她手腕被箍得紧紧的,使用拔了半天,都没□□,最后只好沮丧地作罢。

“谁让你看起来是喝醉了在沉睡?”程亦嘉喃喃说着。

“哦,怪我咯?”

“怪我,怪我见色起意。”程亦嘉忙不迭地点头。

当时的丁宓之算起来是她的小金库,她岂会舍得惹恼他?

“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钱?”丁宓之靠在沙发上,半睡半醒的样子,连语气都不像平时那样拒人千里之外,“你别忘了当初我们说好的。”

程亦嘉脸瞬间红了,脑子当机了几秒,等恢复过来后,她一如平常,梗着脖子说:“我怎么可能忘!我不过是……是没见过男人长八块腹肌的样子。我、我听说你有八块腹肌,所以想看看罢了。”

这似乎跟脱他的裤子没什么关系……

管他呢,反正丁宓之后来也没追问。

“那就是和以前一样,不爱?”丁宓之松开手,“很好。”

“我……怎么可能所有人都喜欢你,你又不是人民币。就算你是人民币,那还有人更爱美金啊。”程亦嘉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敢去看他的眼睛。她怕自己看到他的眼睛,心里的真实想法,就会瞒不住。

程亦嘉揉着被他弄疼的手腕,冷哼一声,违心地替自己诡辩着:“我看你也别太自作多情了,谁规定我刚才的行为是喜欢你?我单纯好奇。”

“程亦嘉,你真的没发现,作为女人,你的下限太低了吗?低到我根本看不到。”丁宓之穿上衬衫,慢慢地系上纽扣,看程亦嘉的眉眼之间尽是嘲弄,“下次你再敢动手动脚,我就让你在楼顶睡觉,冻死你拉倒。”

“丁先生说得对,我没下限没节操,有损广大女性同胞的颜面。”程亦嘉不忿地批驳,“但是比起你们大部分男人,你们这群衣冠楚楚人面兽心的某些男性同胞,可以毫无顾忌地和完全没感情的人搂搂抱抱发生点什么不可言说的事,我觉得我这种只是过过眼瘾的人算好的了。”

丁宓之坐直身体,先前的慵懒姿态荡然无存,语气也恢复了往日的冰冷,甚至还多了几分恼怒。他盯着程亦嘉,有些凶狠地说:“别在我面前晃悠,滚。”

程亦嘉想,当时如果自己承认如果钱和他只能选一样,她一定选他的话,事情又会是什么样?

每一次心情低落的时候,程亦嘉就想找他,然后跟他说:丁宓之,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

如今现在跟他说的话,他会不会让自己把支票还回去?

程亦嘉在心里酝酿了好几遍,最后却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遍。

她不敢告诉丁宓之。

丁宓之那么厌恶她,一定不会相信她的话,说不定还会被恶心到。想到自己让丁宓之觉得恶心,程亦嘉便感到头一阵眩晕,急忙伸手扶着墙,移开手机,深呼吸,稳住情绪,努力让自己表现和平常一样。

程亦嘉扬起眉毛,装作语调轻松的样子,调侃般地问他:“你秘书会介意我向她咨询刚才我问你的那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丁宓之大约停顿了三秒钟,语气瞬间变得不耐烦起来,“程亦嘉!”

“好好好,我不说了。”

“忙,挂了。”丁宓之又补充一句,“不许再打电话给我。”

“喂……”程亦嘉听到电话里的一阵忙音,咬了咬牙,将他的号码加入了黑名单,接着把手机扔进包里。

她摸了摸发红的脸,恨恨地想,丁宓之,以后我要是再打电话给你,再去找你,我就是你孙子!

走到大堂,看到黄茜和王正凯两个人正在等她。

两个人看起来都心事重重的。

黄茜悄悄走到她身侧,问:“刚才你遇到丁宓之了?”

程亦嘉点头:“你们也看到了?”

“刚才老王看见他的车停在酒店门口,酒店里的人还亲自出来接他。”黄茜认真地打量她的表情,迟疑着问她,“亦嘉,你没跟他再起什么冲突吧?”

“没有。”程亦嘉笑着拍拍黄茜的肩膀,“放心,我没以前那么鲁莽。”

“那我们走吧。”黄茜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程亦嘉,扯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程亦嘉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你们先去车上等我。”

“亦嘉……”黄茜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我真的没事。”程亦嘉转身走到前台处,食指在台子上轻轻叩了几声,待漂亮的前台问她是否要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她微笑着问,“请问丁先生是在哪个会客厅?”

她从刚才丁宓之身边随行之人就可以看出,丁宓之应该是在酒店参加了什么会。

前台很职业地回答:“抱歉,这点我无可奉告。”

程亦嘉想了想,便掏出包里的支票,摆在台子上,指着前台们看:“他刚才给我开了一张支票,可是我突然发现金额不对,打给他的秘书,秘书说在开会然后就挂了我电话。我想直接去找丁先生。”

前台愣了一下,说:“对不起,小姐,我们真的不能……”

“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死板,难道我要一层一层地去找?”程亦嘉有些气恼,刚要再说话,被刚才一直没走的黄茜一把扯到一边。

黄茜问她:“你这支票是怎么回事?”

“他刚才给我的。”程亦嘉坦白,“好吧,我承认,我看到他心里就很不爽。但是看在支票的份上,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跟他保持明面上的友好关系。”

“亦嘉,求你了,别再去惹他了。”黄茜不由分说拽着她就往外走,“你还记不记得骆一辉?你出国后,丁宓之把他整得人不人鬼不鬼。害得骆一辉现在都还没缓过劲,整日里醉生梦死。”

程亦嘉脸色闪过一丝惊讶:“骆一辉?怎么可能呢,他不是有丁语婧那张王牌?”

丁语婧一直死心塌地喜欢骆一辉,有她护着,丁宓之根本不可能会去弄他。

“丁语婧可以是他的王牌,也可以是他的死牌。”黄茜叹息,“丁语婧可是丁宓之的一个高压线,骆一辉真不应该和丁语婧扯上关系。”

丁语婧是丁宓之的高压线,程亦嘉比谁都清楚。

有一回,丁语婧突然来找丁宓之,看到她在丁宓之的城西别墅里,又开始骂他。程亦嘉想着,她是丁宓之最在乎的亲人,就一直忍着。最后她也不过是反驳了一句,恰巧被丁宓之听到。

丁语婧看到丁宓之,生气地跺脚离开,走到门口说:“哥,我讨厌你,我讨厌你们。你竟然让她出现在这儿。”

丁宓之追上前,说:“你要是不喜欢,那就把她丢出去。”他的语气像是在讨论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件。

丁语婧这才破涕为笑。

晚饭的时候,丁语婧不许程亦嘉上桌吃饭。程亦嘉一气之下,就拿着钱包出去吃了,眼不见心不烦。谁料回来的时候,丁语婧还没走,正穿着她买来的之前都没穿过的新睡衣,在客厅坐着看电视。

丁宓之好像在书房。

程亦嘉不想和丁语婧起冲突,开门后也不跟她打招呼,直接上楼。

不过丁语婧并不想放过她,摆明了要跟她作对的姿态。她跑过去拦住程亦嘉的路,说:“贱人,不许去楼上睡觉。”

饶是脾气再收敛,程亦嘉也有些生气。她推开丁语婧的手:“你有病啊?”

“你又对我动手?”丁语婧咬着后牙槽,说,“程亦嘉你就是贱,你吊着骆一辉,还勾搭我哥。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后来程亦嘉就只推了丁语婧一下,谁知道她没站稳,脚下一滑,从上面滑倒,带着程亦嘉一起从楼梯滚了下来。

“程亦嘉!”丁语婧大喊起来。

声音如此之大,惊动了在书房开电视会议的丁宓之。

丁宓之看到这一幕,不由分手抱起程亦嘉,把她丢在了门口,并反锁上门。

那一晚真是让程亦嘉永世难忘。

其实,丁语婧说的对。

她有时候真的是挺贱的。

明明告诉自己一万遍,丁宓之是喜欢把妹妹宠上天的变态,你不要再喜欢他。

可是回国后,她竟然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对他的感情。

几分钟前自己发的誓言都能抛之脑后。

跟着黄茜上车后,她想,自己刚才就算找到了丁宓之,又能怎么样?

开口叫他爷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圣斗士之魔星丘卜嘞在线阅读第二节

    *因为作曲课拖了堂,李海娜洗了把脸再跑回去另一栋练习生大楼的练习室的时候,老师已经到了。李海娜道歉鞠躬,连忙放下书包跑去姜涩琪和裴珠泫那边。她舞蹈在a班,徐艺洋在b班,她a班比较熟的就是同个宿舍隔壁寝室的姜涩琪和裴珠泫。怕生的李海娜其实能和同样怕生的姜涩琪和裴珠泫熟起来真的是个奇迹。人和人之间大概真

  • 亚菲尼斯战纪在线阅读第四章

    朦胧间李狗子只觉脸上冰凉湿润,不由打了个冷战,当李狗子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漫天风雪之中,一个容貌清丽的女子正在给自己清理包扎伤口.李狗子不由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雪水.“别动.那女子轻启朱唇,一头乌黑的长发在茫茫风雪中随风飘舞.李狗子呆呆的望着她,喃喃道:“仙女姐姐,仙女姐姐.女子莞尔一笑,嗔道:“你怎

  • 青丘之名在线阅读第7节

    翌日,花尽欢跟着安婉君几人来到村里的空地上。她偷偷靠近一处不远的墙垣,正好能听见他们的说话声。细细观察下来,这场试炼还来了不少人。安婉君几人站在搭建的高台上,下面坐着花家和安家派来的长老。只是他们中间一位头发花白的男子,花尽欢脑中并没有什么印象。就听安婉君道:“这是我采摘的药草——山葵草。”来之前,

  • 落落晓星沉第八章在线阅读

    闻声,明彩和唐明瑶均对说话的方向看去。一个着了碧色杭锦衫子,内里衬着一腰墨绿绸绫裙,腰间系着浅黄色丝绦,肩上还挽着同色披帛的瘦脸少女,正瞪着亮闪闪的明眸看着二人。“你们拿我钗子做什么?”见二人不说话,碧衣女子一脸愤怒的问。“搁在台子上,并不知是你的……”明彩以为是她放在那儿的,不好意思道。此时一旁唐

  • 动物世界之独舞者在线阅读他在的蛛丝马迹

    一整个上午,乔慕都是心不在焉。她在犹豫。午间休息的时候,乔慕才终于鼓足勇气,拨通了梁音的电话:“梁音,我大概明天……会回一趟A市。”“什么?!咳咳咳……”对面,梁音应该在吃午饭,她清晰地听到喷饭的声音,接着便是一通呛咳。梁音快速调整好自己,惊慌询问,“唐北尧找到你了?他逼你的?”“不是,是工作出差,

  • 春秋杂纪之李少嫁到(2)

    公园二〇一一年一月,卡塔尔首都多哈国际机场虽说只是凌晨五点,可卡塔尔多哈国际机场皇家航站楼内已是一片热闹繁忙的景象。能在这个世界闻名遍地黄金的地方蹲守许久的自非凡人,他们多是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确皆为各国精英的名牌记者。他们并非是等待一架来自中国的空客A380,尽管这是该巨无霸首航卡塔尔多

  • (综)自由平等的夏洛蒂小姐在线阅读被抛弃的星球和少年(三)

    铁甲剑齿龟驮着风缓缓的前行,直到走到了一个巨大的天坑前。天坑下漆黑一片,深不见底。铁甲剑齿龟嘶鸣了一声,然后扭过头看了看风,随后身子一翻,将其直接扔下了天坑,而后轰然倒下,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就此失去了生命。风却并没有看到这个景象,而是惊恐万分。对于死亡,他早就有所觉悟,毕竟在这样危机四伏的丛林之中,

  • 一枕星河[ABO]第五章在线阅读

    逃离了温思韩的戚侑,带着被迫接受的两根棒棒糖坐在了教室里。“侑侑,刚才叫你的那个你认识吗?昨天是不是她给我们占了位置。”戚侑的舍友在一旁好奇的问道。戚侑侧着脑袋看着室友笑了笑,没有明确的回答这个问题。她认识吗?说认识,也不过就见过两次,说是偶然都不为过,她又怎么会是认识的呢;可说不认识,她却也接受了

  • 轩辕人生天雷锻体

    早上上课的时候,同学们无法和往日一样静下心来安心复习,噢,都在交头接耳,小声讨论着什么。“昨天是怎么回事?”“天晓得,太吓人了!”“你们是不知道,当时整栋楼都断电了,外面电闪雷鸣太可怕了。”“我倒是还没睡觉,在阳台上看到他们宿舍顶上有一个地方被雷劈了好几下。”……还有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好奇

  • 我成了校草的告白对象在线阅读第9节

    旭初高中。一个少女托着下巴,望着窗外的小鸟静静发怔。旁边有几个少女好奇地望着她,七嘴八舌地展开讨论。“喂,你们觉不觉得,晓溪回来以后变得好奇怪呀!”“对呀,简直奇怪透了,”戴眼镜的少女耸耸鼻子,“我们一不留神,她就开始发呆,那,就象这样,我们说话这么大声她都听不见。”“晓溪……她会不会在被人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