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天山恩仇录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5/5 10:40:09 作者:莫向 来源:17K小说网
天山恩仇录
天山恩仇录
作者:莫向来源:17K小说网
萧家的小儿子今年也有16了,但不像同龄人一样,专注修真。那天他刚到家族授功房门口,却发现一群着一身令狐家族布衣的人,后面萧家人的尸体堆成了小丘,此后他隐姓埋名,专注修炼武功,踏上了复仇之路……

汪畔回到商业街的时候刚好下午三点。她走到商业街中心就瞧见了自己家古董店门口正蹲着的人影。那是一个上了岁数的男人,面容疲惫,两鬓斑白,如果看外表的话,年纪应该有五十岁了。

中年男人蹲在古董店的二层阶梯上,背靠着墙,此时手里一边拿着一个油纸包狼吞虎咽吃着肉块,一边拿着一个老旧的绿色军用水壶时不时喝上两口。看那喝水后的动作,那军用水壶怕不是白开水而是某类酒品。

汪畔打量过男人便继续朝着自己的店铺走去,男人瞧见汪畔后立刻就放下了军用水壶和油纸包,抹了一把嘴欲要上前来。不过在男人还未走近汪畔的时候,隔壁缝衣店的郭婶已经跑了出来,瞪了这个来历不明的中年男人一眼,拉着汪畔就走到了一角。

郭婶警惕地瞅着男人,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汪畔,“小畔你认识不?他在你家门口等了两个多小时,让他找个地方躲一下太阳他也不愿意,就是死皮赖脸地要蹲在你家门口。看那模样,不像是什么好人,你要注意点。”

汪畔笑了笑,“没事,应该是客人。”

“客人归客人,你还是要注意些,这人看着奇奇怪怪的,也不知道什么来历。”郭婶皱了皱眉道。

汪畔安抚地拍了拍郭婶的手背,古董店经常会来一些奇奇怪怪的客人,而汪畔家现在又只剩她一个女孩在,一些平时和汪畔关系不错的街坊邻居虽然知道这是汪畔糊口的生意,但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排斥。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子,怎么偏偏就接触那些也不知道埋了多少年的,也许还和死人有关系的古董生意呢?

郭婶还想说什么,看着汪畔平和却执拗的表情,最后只是叹了口气,“那你小心些,有啥就大声叫,郭婶给你看着。”

“好。”汪畔露出了个真心实意的笑容,转身走到了古董店的门口,站到了那个一脸窘迫的中年男人面前。

走近了才发现,为什么郭婶对这个男人这么排斥。中年男人身穿一件黑色的布满皱纹的衬衫,脚下的裤子也是黑色的,不过在小腿往下的地方,明显结了厚厚一层的泥巴。头发邋遢,露出来的皮肤上还有大大小小的结了痂的伤口,身上还透了一股酸涩的臭味。这人也不知道是从哪个旮旯窝里出来的,弄得这么狼狈。

中年男人微佝着背,大概是知道汪畔在看他,整个人显得瑟瑟缩缩的,有点鼠头鼠脑。而且就这么站了一会,他的双手就忍不住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中年男人小心地抬眸看了一眼汪畔,不好意思地咧了咧嘴,然后伸手不住地抹着鼻子,吸溜着气。

汪畔眼神微沉,看着中年男人不住嗅着手指的动作,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某件事,心里也有了底。

又是瘾君子。

汪畔掏出钥匙,来到古董店的门口,边开锁边道,“先进去吧。”郭婶还在隔壁不住地盯着他们,一直留在外面也不知道郭婶会不会看出什么为她更加的担心。

“好的好的。”男人见汪畔没有要赶自己离开的意思,高兴地连连点了点头。在进到古董店的时候,男人下意识就抖了抖身上的灰尘,这才小心翼翼地跨过了门关。

这名中年男人叫林小虎,别看他模样长得老,其实也才三十多岁,之前在乡下给人当施工队。乡下的施工队大都不算正规,也没有所谓的劳动合同,通常就一个领头在内里拉关系。工作一到,就由领头的呼朋唤友把工人给集合过来。也是因为这种散乱的规则,大多数工人都得和领头的打好关系,毕竟和领头关系好的人通常就赚多一些,不愁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林小虎家庭条件差,三十多岁也没讨上老婆。好不容易在乡下混了份工作,没想到一次说错了话,被人挤兑得直接丢了工作。后来他脑袋一横,就跑出了乡下跑到了城里来,凭着一点小人脉,好不容易在一间酒吧找到了一份做酒保的工作。没想到这酒保还没做够半年,他便被纸醉金迷的生活迷了眼,学人染上了黄赌毒。工资全给输没了,还欠了债,好不容易泡到的一个小太妹也因为他没钱跟人跑了路,林小虎被迫扣了一顶绿帽子,一气之下就被酒吧里的混混怂恿得加入了磕毒的大军。

没钱又磕毒,林小虎这段日子真是活得人不人,鬼不鬼。本来打算一了百了,正打算自杀的时候,林小虎正好从几位常来酒吧混的客人嘴里听到了一间奇妙的古董店的存在。

这家古董店坐落在槐南路一条十字路口的老旧商业街内,那店里的主人是个长相颇为精致的小姑娘。店铺虽然寒暄,但是只要主人看中你的东西,即使不是真的古董,那小姑娘都会高价把它买下。

那几位客人中就有一个二世祖在那家奇奇怪怪的古董店卖出了一件赝品,这件赝品是仿宋官窑皇室的粮仓瓶。这名二世祖没发现官窑皇室粮仓瓶是假的时候,还专门花大价钱去验了真伪,可惜结果差强人意。专家说了,那个官窑皇室粮仓瓶是赝品,一万都卖不出去,最多只值个五六千块,这还是往大了说的,到时能卖五六千就该偷笑了。

后来二世祖无意知道了槐南路的古董店,当时也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过去,何曾想那长得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却是个傻的,直接就给他开了三十万的价钱买下了那个官窑皇室粮仓瓶,乐得二世祖逢人就提这件事来彰显自己的“眼光独到”。

林小虎听了他们的话,就把这事儿放在了心上。他的家庭条件不行,没爹也没妈,好不容易养大他的爷爷早两年也归了西,家里铁定是没什么看走眼的宝贝。可是林小虎不信这个邪,当天还是跑回了一趟老家,把他那死鬼老爷子的遗物翻了又翻,最后倒是翻出了一个似模似样的玩意儿,就是不知道那玩意儿值不值钱,反正九年义务教育都没上齐全的林小虎是不懂了。

想到这里,林小虎隐晦地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汪畔,接着就把目光放到了古董店里面。古董店也就七八十平方米,很小,几个木架子就把整个空间占得满满当当的。架子上摆了很多东西,琳琅满目,林小虎也不懂这些古董都是什么玩意,反正只知道不是瓷器瓶就是灰溜溜的罐子,或者描绘着山山水水的瓷碗和颜色各异的瓷枕。除了摆在架子上的古董外,地上也凌乱地堆了一堆又一堆的杂物,一些卷做一团泛白或泛黄的画卷,还有一些缺胳膊缺腿的花瓶和一些不太走眼的小物件。

此时汪畔已经走到了她的柜台坐下,林小虎顺着望了过去,看到那一箩筐随便乱堆的书籍还有灰尘,心里忍不住嘀咕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儿。可是他来之前问了好几个人,位置应该没错,而且这家古董店的主人也的确和其他人说的一样,长得白白净净的,漂亮得像个洋娃娃,反正在酒吧做酒保半年,林小虎就没见过长得比汪畔还好看的女人。

汪畔抬头看林小虎,说道,“你是来卖东西的吧?”

林小虎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对……我听说你这什么都收,即使不是古董也收。”

汪畔嗤地笑了一声,不过很快又敛走了脸上的不悦,敲着桌面笑道,“的确什么都收,但是破铜烂铁可除外。行了,这不是重点,把东西拿出来我看看。”

林小虎被汪畔上言不搭下语弄得一愣一愣地,下意识就接了话道,“什么……什么东西?”

汪畔好笑地回了一句,“你要卖的东西。”

“是是是,不好意思。”林小虎反应过来刚才自己问了什么破问题,满脸羞赧,赶紧从自己带来的黑色帆布包下翻出了一个铁盒子,然后看着汪畔那堆得老高的书籍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动作是好。

汪畔没他讲究,直接腾出手来把最近的几沓书给扫到了一边,好不容易空出了一块空地,便伸出手指示意了一下。林小虎赶忙把铁皮盒子放到了汪畔的面前,然后就顿在了一边。过了一小会,想到自己今儿的目的是来混点钱的,林小虎硬着头皮赶忙过去把铁盒子打开,底气不足地介绍道,“这,这里面的东西是我爷留下的,听他说是阴差阳错从一个卖古董的地方淘来的,那个,那个,十多年前淘来的事了,然后看那质地应该也有点年头。我爷,我爷说是好东西……应该值点钱的。”

说道最后林小虎都有些编不下去了。铁皮盒子里的东西的确是他爷爷的,也的确是跟了他爷爷十多年,不过他爷爷就是个普通的农民,哪懂鉴别什么古董不古董,这玩意根本不是淘来的,据他爷爷说,好像是在路上捡的。

林小虎掏出来的铁皮盒子应该是某一年某个品牌生产的中秋盒子,外面已经生了锈,中间的月饼图案都掉了一半,也不知道放了多少年,上面还覆了一层黑斑。在中秋铁盒里面放着一本书,书页泛黄,书角都卷在了一起,封面扯坏了三分之一,名字也糊了大半,只能隐隐约约看清第一个字似乎是“鬼”字。

汪畔把书掏了出来,认真地翻阅了起来。封面的书名应该有五个字,可是下面的四个字都被墨水给淹成了一团又一团的黑渍,即使连蒙带编也瞎猜不出是“鬼什么”。封面糊了不说,书页里面也没能幸免于难,有大半,尤其是古书的后面,发了霉犯了潮,字迹模糊,看不出内容。

古书质地是好的,的确有点年岁了,但是看里面手抄的字迹,出世的时间绝对不超过五十年,不是什么古董,同样的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

汪畔看过后把书放回了铁皮盒子里,问林小虎,“这书不是古董,存在不超过五十年,我没猜错的话大概是上了年纪的老一辈写的。你看前几页的内容,这应该是对方的日记本。”

汪畔指了第一页让林小虎看,林小虎之前翻出这本古书时太高兴了,也没仔细看里面都写了什么。他原本以为汪畔是打算压价所以忽悠他的,好端端的一本古书再不济也不该是本日记吧,可是当他看清第一页的内容时,脸上就露出了不太自然的神色。

第一页的内容是说这本日记的主人到了江西的一个小镇第一天的所见所闻,没什么特别,就是旅行的一个记录,只是没有像真的日记一样明确写上时间罢了。第二页第三页一直到第七页,都是这本日记的主人在小镇七天的生活,已经可以把之定义为游记,还真是不值钱的东西。

林小虎沮丧了起来,有些后悔翻他爷爷遗物那天没仔细点,早知道就把床头底下的那一堆破罐子破瓶子都带过来了。尤其是看了汪畔的古董店满是古董罐古董瓶后,他更是后悔不已,也不去想那些东西会不会和这本古书一样根本不值钱。

汪畔看着林小虎哭丧着脸,似乎打算离开的表情,突然开口道,“多少钱。”

林小虎愣了一下,看到汪畔指了指那个中秋盒子后,没想到汪畔还打算买下,一个高兴他搓了搓手,结结巴巴地说了个价,“……5万?”

林小虎见汪畔不说话了,以为自己这价喊太高了,刚想改口说2千也行的时候,汪畔那边已经掏出了手机,“可以,支付宝转账还是微信转账?”

把古书卖了后,走出古董店的林小虎还是一脸的茫然。一本破日记或者破游记竟然卖了5万真是始料未及,总有种天上掉馅饼的不真实感。但是林小虎哆哆嗦嗦看着自己支付宝的的确确收到的5万块钱,嘴角还是忍不住越咧越大。

林小虎忽然觉得酒吧的那些二世祖说得真没错,这古董店的老板长得漂漂亮亮的,智商却是连他都不如,竟然是个傻的,毕竟只有傻子才会花5万块买了个不知道谁写的一本烂书。林小虎把支付宝的余额看了又看,心里已经开始规划再回一趟乡下,把他那死鬼爷爷的遗物全给搬过来。一想到到时候那些破铜烂铁还能在汪畔这卖上上万块钱,林小虎激动得就忍不住两眼发光。

林小虎离开后,汪畔重新把那本古书拿了出来。这书的确是不值钱,林小虎那得了钱后看她像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她也瞅见了。至于汪畔为什么宁愿当这个冤大头还要买下这本古书,其实她自己也不明白。早上在墓园时候泛起的怪异感看到这本古书时又再次涌现了出来,心里好像有某种声音叫唤着,让她把书留下来。

汪畔甩掉了脑海里的异样感,趁着没客人,她仔细地重新翻阅了一遍这本古书。看着看着,汪畔发现,这本日记的内容有些微妙。前七天也就是古书的前七页,就是普通的旅游日记,但是从第八天后开始,游记内容就变得有些古怪了。

古书的主人在江西等到了他的一个朋友,然后两人或者一群人结伴去了江西的一个村落。至于村落的名字古书里没有详细地记载,只知道是在一个非常偏僻,徒步过去也要两天的深山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后面,古书的主人提到了鬼这种生物。

汪畔皱了皱眉头,精神更加的集中,刚想翻开下一页,探究清楚古书的主人所说的“鬼”是什么的时候,古董店门上的风铃却突然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而此时屋内的门窗都是紧闭着的,根本没有一丝风能够透进屋里来。

汪畔起身想要往门口看看,刚一离开柜台两步,那放在桌面的古书倏地哗啦啦地翻起了页来,像有一阵风刚好从书上吹过似的。

屋外的阳光暗淡了下去,屋内的光景也幽暗了下来。

汪畔心里怪异感横生。

当书籍翻到过半终于停下来的时候,汪畔欲要伸手过去把这古怪的古书拿起来研究之际,紧闭在一起的大门从外面响起了一串欢快的敲门声,接着,汪畔好朋友周小玲的声音随之而来。

“畔畔,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过来。”

在门被推开那刻,汪畔下意识把古书塞回了之前装着它的铁皮盒子内。只是把铁皮盒子打开时,汪畔看到了内里安安静静躺着的一部熟悉又陌生的白色手机——除了古书外,盒子内应该是空的才对。

林小虎在的时候,根本没有这手机的存在。汪畔的后背袭来了阵阵的凉意。

窗户上折射出来的倒影打在汪畔身上,然后扭扭曲曲地反映在桌面。汪畔有一瞬觉得自己仿佛看到身前的影子摆动了一下手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高达seed(人类之光)在线阅读第8节

    “你想找个工作啊”宋炎想了想“好像不太好办,帕克学校是不让出校门的”霍辰靠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有一个办法可以”宋炎拍了一下大腿,随后皱了皱眉“什么?”“陪练”“陪练?”易青寒想了想“是对打吗?”宋炎点点头:“对,因为异能需要升级,而咱们还是学生,上战场是不可能,虽然也会有演习活动,可是这个提升异能等级

  • 希羽在线阅读第2章

    晚上八点整,朝晚躺在营养仓内,进入了游戏。为了印证官网上的背景介绍,游戏的开场动画是各个城市、村落和重要建筑物内的欣欣向荣的景象。朝晚没有选择跳过,说不定里面又隐含了什么重要信息呢。一分钟的PV过去了,朝晚看到了主城的图书馆和教堂,还有各职业的分会。在PV的最后是一座城市的俯瞰图,有一个类似教堂的建

  • 假面骑士:次元游戏第4章在线阅读

    苏山山看着他被面具包裹着的面庞下露出来的两只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敏感了,她总觉着她刚才在这双眼里看到了嗜血的光芒,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苏山山以前在现代认识的那些杀过人的士兵一样。回过神,苏山山瞪了一眼这个戴面具的男人,“我不管你是姓刘还是姓白,总之我现在是你的主人,现在我这个主人命令你,马上把这碗

  • 我的世界之我穿越成了村民在线阅读第二节

    依稀是个小男孩的模样,正在奋力挣扎,待长安看到了那男孩的脸时,顿时大惊失色。那是——沛儿!宫中女子多福薄,许多没能生下龙子,许多生下龙子就死了。沛儿的生母不过是一个小宫女,生下沛儿就死了。皇上并不看重这个出身低微的儿子,那一日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便将孩子交给她养。六年时间,她与沛儿,早已有了亲母子一般

  • 美强惨女配在线打脸[穿书]在线阅读第八章

    李云一觉醒来,天空已经大亮,身边却是不见了摘星。【3G书城】“成叔,这小鸟怎么总是睡觉,它是不是受了伤啊?你能把它治好吗?”摘星的声音从外间传来。“好了摘星,不要聒噪,去里间叫少爷起床,我去叫人安排洗漱和早饭。”看到摘星撅着小嘴走进来,李云笑了起来。“摘星,喜不喜欢那只小鸟?”“喜欢喜欢!”看到李云

  • LOL:全能女帝在线阅读第三节

    慕清澜认识这个人。慕虎,平时总是跟在慕烨身后,殷勤讨好,也没少替慕烨做一些肮脏事。如今,竟是将主意打到她这里来了。看来这慕烨是连这半个月都不想忍,直接派人来找事儿来了!慕清澜冷笑一声:“我当是谁,原来是慕烨的狗。”此言一出,慕虎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你找死!”话音未落,他便是一拳打了过来!如今他也是

  • 超级英雄三岁半黑帮

    前面,三个逃跑的人没有想到,正当他们要甩掉尾巴时,从前方大街的一条岔街上蜂拥出十几个人,高举木棍砍刀朝他们冲了上来。【3G书城】后有追兵,前有堵截。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淹没在了刀棍拳脚之下。我站在黑暗中,再次点燃了一支烟,就这么观看着。过了一阵后,痛打结束,众人散开,三个血肉模糊的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 实力至上主义的咸鱼之女明星也能穿A货(1)(9)

    白姐的态度非常积极,提议她先和导演见面聊聊。“夏天开机,正好是暑假,还没给你安排什么工作。”钟芷仍有些犹豫,“偶像剧.......我可能还是不适合,还和白叶这种流量搭戏,我紧张。”白姐笑了,“太帅了,所以紧张?”“就是,会有很多粉丝来探班啊,收工了也会有记者拍,万一被拍到有什么绯闻,就…….”“小芷

  • 娱乐:我情绪操纵者在线阅读第一节

    新生开学初,校园总是热闹非凡。每至报道日,必有阵雨。作为大一新生的方以棠,一路上总能感受到学长学姐向他投来异常兴奋的目光。所到之处,原本人山人海的地方,都会慢慢空出一条小路。他很纳闷,难道是自己穿衣服穿的不合适?高中毕业前几乎都是穿校服,而如今在校园内穿便服还是第一次。但他也只是漫不经心地想着,并无

  • [快穿]COS拯救世界第1章在线阅读

    烟云飘渺,岁月无声。秋日的晨风紧偎着夏语,悄悄的轮回了四季的变更,丝丝凉风,也吹醒了某一个似乎还在梦中的人儿。迷迷糊糊中,乔桑习惯性的伸了伸懒腰,却感觉浑身不得劲。手脚无法舒展,就像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一般,身体有好几处传来剧烈的疼痛。这样的疼痛,瞬间催醒了她的记忆——她记得自己独自一人去山之崖爬山,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