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傲视天地风云间火眼金睛

2021/5/5 10:22:34 作者:蓝魔之指 来源:纵横中文网
傲视天地风云间
傲视天地风云间
作者:蓝魔之指来源:纵横中文网
本是一心修武不问世事却不料被奸人所害,被废其修为,沦落为一个废人天地风云变,卷土重来。必让仇人付出十倍的代价。夺回属于我的一切,从此天地之间任我翱翔。

陈不卓出了镇子便遇到了骑在蛟马上的陈凡三人,蛟马高大无比,毕竟是九阶灵兽,非比寻常,在这来往的商旅中一眼便可以认出。

三个人抱在一起,低头细语。立在一边的封明牵着蛟马,内心感叹着人世间的真情温暖。

对于亲人来说,最高兴的,莫过于团聚,最难过的,莫过于分离。

一行四人回到龙弯镇,跟着陈不卓来到猎人酒馆。

四人一进院子,猎人们便一眼看向了封明手里牵的蛟马,这蛟马真是灵骏无比,身上覆满鳞片,尾尖修长,四蹄雪白,一双眼睛神采飞扬。

猎人们围着蛟马品头论足,兴高采烈的谈论着。

老掌柜出来对着封明说:“这位壮士不要见怪,这帮粗人就是这样,没有见过世面。”

封明回道:“哈哈,不见怪,这是我们城主心爱的骏马,我也没见过几回。”

老掌柜叼着旱烟问:“唔,城主,难不成壮士是城主府的大人?”

陈不卓在一旁回道:“这位封明将军是潮安城城卫军将军,奉城主之命,保护我家小凡回家的。”

“哦,大人见谅,咱们这小地方,属实是没见过潮安城的大人们。”老掌柜对着封明抱歉道。

陈不卓领三人进屋,留着猎人们在那里谈论着蛟马。

老掌柜将属于陈不卓的那十枚雪币递给陈不卓,又收回了自己的钱袋子。

坐下来问向封明,说道:“封将军可知道这只金色眼睛的猴子什么异种?牲口贩子不认得,大家更是两眼瞎。若是不值钱的,就随便处理了。”

封明仔细看过这猴子,转头说道:“我也不知这是什么异种,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并非灵兽,它的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

“哦,那就是普通的猴子了,杀掉好了,给大伙吃顿肉。”老掌柜吧嗒这旱烟说道。

小陈凡看着这猴子,觉得它很可怜,这小猴子似乎觉得有人盯着它,它也看着陈凡,扭头歪脖的打量着小陈凡,可能是觉得陈凡跟它差不多大小。

“我想要这只猴子,老爷爷,能把它给我吗?”陈凡对着老掌柜说道。

老掌柜看着陈凡,呵呵笑道:“哦,你这小娃子想要那就送给你好了,不然也只是顿肉。”

陈不卓在一旁说道:“那就感谢老掌柜了。”

陈凡也高兴的大叫着:“谢谢老爷爷,老爷爷你真好!”

惹得老掌柜一阵高兴的大笑。

说完跑向猴子,将小猴子抱在怀里,奇怪的是,这猴子也不叫不闹,只是扭头看着陈凡。陈凡用自己的头轻轻碰了一下小猴子的头,对它说道:“以后咱俩可以一起玩了,小猴子。”

屋里众人看着两个小家伙如此投缘,也是高兴的笑着。

阿婶对着陈凡说:“小凡,不如给你的小伙伴起个名字吧。”

陈凡说:“嗯,对,我得给它起个名字,它的眼睛是金色的,就叫小金好了。”

说完,这小猴好像听懂了似的,用两只爪子勾着陈凡的脖子,把头贴在陈凡的胸口。

陈凡说道:“看,我的小金好乖啊!”

王赢从院里进屋,看看陈凡和小猴,又扭头对封明说道:“兄弟,你这蛟马可以借俺骑骑不?”

封明看着一脸期待的汉子,高声说:“当然可以,想骑多久都可以,只是别耽误陈小兄弟回家就行。”

王赢想都没想,答道:“好嘞!兄弟真痛快!”

说罢转身出去,来到院里,就要上马,封明从屋里出来说:“兄弟,这马看似温顺,实则野性难驯,寻常人它可不让骑。”

闻听此言,王赢立刻说道:“我就不信他比山里的猛兽还要野!”

说着一个翻身便骑上马,蛟马一声长啸,王赢赶紧抓住缰绳,蛟马抬头撩腿,想要把身上的人甩下去,然而,王赢毕竟是常去深山猎兽的猎人,蛟马轻易挣脱不开,只能向院外狂奔而去。

众人见此一阵羡慕,须知这蛟马并非一般猛兽可比,灵兽再温顺,也是开了灵智的灵物,并非只知使用蛮力。

不一会儿,就见王赢骑着蛟马狂奔而回,奔至院里,王赢在马背上急忙制止“吁!吁!”眼见要撞上众人,封明大喝一声“蛟马,停下!”

狂奔的蛟马这才停蹄,不断的打着响鼻。

“蛟马想让你从它身上下来。”陈凡抱着小猴说道。

马上的王赢对着陈凡哈哈一笑,说道:“凡娃子,你咋知道的?难不成你能跟它说话?”

这一帮猎人听到此话,都是哈哈大笑,表示王赢这话说的荒唐可笑。

老掌柜把旱烟从嘴上拿下来,对着王赢说:“你快下来吧,让你骑一圈已经不错了,这马还要载着凡娃子他们回家呢。”

“哈哈,好好好,我下来。”王赢翻身下马把缰绳交到封明手中,又说到:“兄弟,你这蛟马真是好马,比我那马强多了,骑着舒服,跑的还快!哈哈哈”

封明接过缰绳,对他说道:“若是你想要此马,以后不要打猎了,跟着我混,日后肯定让你有一匹属于自己的蛟马!”

封明见他身高体壮,而且能够驯服蛟马,便起了爱才之心,军中不是没有这样的人才,但兵不嫌多,多多益善。

王赢闻听此言,疑惑道:“兄弟是什么人啊?”

老掌柜接过话茬,说道:“这是潮安城城卫军的将军,独掌一军。”

王赢一听是军人,立刻神采奕奕,对着封明说:“封将军,若是你能保证我日后能有这样一匹马,我现在就不打猎了,直接跟你走!”

封明说:“只要你跟我好好干,保证你能得到一匹蛟马。”

王赢听到此言,高兴不已,立刻道:“好!我跟你走!”

封明又继续说道:“不急,我还有任务在身,你可以先回家,我办完事,自会去找你。”

王赢说道:“不用,我就孤身一人,无牵无挂,你要去哪,我跟你去就是了。”

“那好,你跟我走吧,城主命我护送陈小兄弟回家,然后听从调遣,等待命令。”封明详细说到。

王赢说道:“好,我跟你去。”

一帮猎人很是羡慕,可大家都是拖家带口,并非像王赢一样,可以一走了之。当兵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潮安城民风彪悍,多出好兵,因此从军考核非常严,优中选优,很不容易。像王赢直接被封明相中,直接入军,真是幸运。

众人互相告别,陈凡一行人向南山村行去。

一行人在路上说说笑笑,可见王赢对于自己能够被封明选中,很是高兴,大声谈笑着。

南山村外边山坡上,远远的能看到一群雪羊, 正是羊老头和他的一群羊。

陈凡骑在蛟马身上,近前喊道:“羊老头,我的羊呢?帮我照顾好了吗?”

羊老头呵呵一笑,说道:“照顾着呢。”

羊老头看到陈凡怀里的小猴,双目一缩,目光炯炯的看着小猴,自言自语道:“果然是火眼金睛啊。”

又对陈凡说道:“凡娃子,照顾好这只小猴,也许这只小猴会给你带来好运。”

陈凡回道:“那当然,这是我的小伙伴。”

一边的陈不卓对羊老头说道:“这段时间多谢羊大叔帮我家放雪羊了,我看今天先把羊赶回圈里吧,咱们一起去我家吃顿饭,团聚一下。”

羊老头乐呵呵的答应道:“好好好,老头我最喜欢团聚了。”

一行人赶着羊往家走,夕阳将他们的身影拉长,余晖洒在每个人的脸上,只是有人心里高兴,有人心里哀伤。

陈不卓与王赢帮着羊老头圈好羊,围上围栏,收拾妥当,便一同往陈家赶去。

阿婶一回到家里,立刻洗菜做饭,菜都是山里采回来的野菜,村里人冬天吃不到新鲜的蔬菜,只是把采回来的野菜晒干,储藏起来,把猎回来的野猪,野兔等比较容易打到的野味扒皮剁成小块放在木桶里,一夜便能冻住,搁在仓房里储藏,以待漫长的冬天慢慢享用。

陈凡的阿叔阿婶两人一起忙活,很快便做出了一顿丰盛的乡村晚宴。

饭间,先是阿叔表示了对封明的感谢,又对王赢表示了祝贺,以后不再打猎,去了军中,要好好干。羊老头是喝酒最多的一个,只是乡下自酿的羊奶酒,就将羊老头喝的迷迷糊糊,端着瓷碗,对陈凡说道:“凡娃子,你是身负大气运的人,气运冲天,是我平生仅见,那只猴子,你一定要照顾好,日后它会是你最有力的帮手。”

众人哈哈大笑,没有在意,只当是这老头今日高兴,喝多了,胡言乱语,笑道这老头还会相面了。

一顿野味佳肴,众人又吃又喝到了后半夜,醉的里倒歪斜。

摇曳的烛光中,封明站起身来,走到外屋,蹲到关着金眼猴子的笼子前,仔细的观察起来,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什么不同,羊老头说的那番话众人之中只有他放在了心里,他虽然没看上羊老头,却对他的话很上心,之所以没觉得羊老头怎么样,是因为他没看出羊老头身上有丝毫的灵力,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羊老头本身就没有修行,另一种是羊老头的修为超过了他的暮远境,他觉得超过他没有可能,毕竟一个超出暮远境的高手怎么会在这山村放羊呢?

没看出这猴子的异样,只能作罢,转身出了房屋,来到院子里,看着天上清冷的月亮,思绪万千,不知道城主内心的想法,更不知道城主这么做的意义,将一个山村的少年视为治理安易河的唯一寄托,属实有些荒唐,一点不靠谱。潮安城地大物博,只是一条安易河掀起的波浪还不能将整座潮安城怎么样,影响不了大局,受到影响的,也只是河水两岸的普通百姓,可那些都是凡人而已,修仙之人,太多牵挂,怎能将修为提上去呢?封明内心对此事是非常不解。

潮安城中,门信与铁骑们已经找到了客栈的老掌柜,但是却无所获,老掌柜年轻时在客栈里接待一位客人吃饭,那位客人说火锅里缺少一种滋味,缺少一种俗世没有的滋味,还说是他小时候尝过的滋味,至今难忘,便从怀里掏出一袋种子,告诉他说这是雪莲子,他便问哪里还有,那人回答说,雪野,茫茫雪野,无数雪莲。可惜这雪莲子根本种不活,如今的火锅里的雪莲,不过是噱头而已。

门信等人无可奈何,查探那老掌柜确是凡人一个,更加灰心,本想着还会有雪野的消息,还会是改变命运的机会,没成想是一场空,毫无所获。

于是只能去找狩猎队进山追捕风平南了,万山空建议直接在潮安城中寻找,然后在龙弯镇附近入山,毕竟风平南是在龙弯镇跟丢的,门信却不认同,门信认为龙弯镇的狩猎队是最熟悉镇边上的落霞山的,换作千里之外的潮安城的狩猎队,不会知道那边山里的情况的,众人也觉得有道理,于是收拾装备,往龙弯镇匆匆赶来。

封明接到城主的信鸽,说门信一行人已经出城,往龙弯镇赶来,不明原因,希望封明能够很紧门信一行人,随时汇报情况。

封明感到难办,这身在南山村,离龙弯镇还挺远的距离,如何跟紧?是保护陈凡要紧,还是监督门信要紧?内心衡量片刻,觉得还是在陈凡身边待着的好,毕竟城主很看重陈凡,不能出半点差错。可是,这监督门信一行人又该怎么办呢?

王赢得到封明认可,跟随封明,心想请教一些军中之事,也好做个准备。

来到封明身边,轻声问道:“将军,日后我跟你去到潮安城,不知是被分到您的麾下,还是被分到别的军中?参军之前,不知还有没有其他的考核事宜?我需要准备些什么?还望将军不吝赐教。”

王赢在一旁说的话,封明是一点没听进去,他只是看着王赢,心里想,我怎么把这小子给忘了,让这小子去镇里监督门信他们,岂不更好?况且这小子还是猎人出身,机警更胜旁人。

于是封明开口说道:“王赢,其他的暂时不用考虑,我交给你一件差事,事情办好了,日后你就是我的心腹,你可愿意?”

“愿意!”王赢非常高兴,他认为刚刚认识,封明便能够给他差事,这是看重他。殊不知,封明是眼下无人可用。

封明与他说明情况,告诉他遇事第一时间通知自己,不要擅作主张。王赢表示记住了,然后转身骑马离去。

陈不卓看到是封明让他离去,知道是封明的事,于是没有多问,自当是不知道。

羊老头一觉睡醒,又去到猴子跟前,低头自语道:“赤焰火猴啊,还长出了火眼金睛,真是了不得,以前只以为这凡娃子气运超过常人,没想到气运过人到了这种程度,竟然连这上古神兽都能捞到手中,不简单啊,真不简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影卫是魔教少主第7章在线阅读

    中午十二点,卡车行驶到了Q市。丧尸病毒不出众人所料,已经在南方蔓延开来,相较于路上看到的H市,Q市的情况显然要严重许多。在经历了十多个小时的发酵后,丧尸病毒侵染了全城,原先风景如画的城市,如今只剩下了人心惶惶。现在的时节是Q市的旅游热季,丧尸病毒爆发的时候,这座城市有不下于两千万的人口聚集。如果没有

  • 鸦栖梧杨蜜来了! 【求收藏!】

    第七章杨蜜来了!【求收藏!】灵魂摆渡、琅琊榜、余醉、法医秦凌、花千骨、步步惊心、匆匆那年、甄嬛传等。全部兑换完毕。近十部前世改编后爆红的小说。共耗费人气值120万!“应该足够了吧?”江寒暗自心中嘀咕,手机却飞快的打开了夏国小说平台,这家网站无论是地位规模都是龙头。上传小说,自然要挑最好的网站。正准备

  • 南镇恶王乱斗漫威世界精力充沛的鸭子

    “顾羽瑶,你这个狠心恶毒的女人。”“我告诉你,如果璐璐有什么事,我一定要你偿命。”医院。胡锦亦焦灼的在手术室门口来回镀步,转过头就看到顾羽瑶跟傅璟轩一脸淡定坐在长椅上毫无反应。听到胡锦亦对自己的威胁,顾羽瑶抬头撇了一眼胡锦亦,嗤笑一声:“有这时间,不如…跟老天多保佑保佑孩子没事。”说完,顾羽瑶闭上双

  • 多年后依然逻辑鬼才张甜甜!(第四更,求鲜花,评价票!)

    第八章逻辑鬼才张甜甜!(第四更,求鲜花,评价票!)男人?柳婳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张甜甜煞笔了!我在做梦?她掐了掐自己那白皙可爱的脸蛋……“嘶!”“好疼呀!”这不是在做梦啊!!张甜甜一脸懵逼的问道:“婳婳,你确定喜欢上一个男人,了?”“我,我……”柳婳的表情有些挣扎,她道:“我也不知道!”“……”张甜甜

  • [猎人+火影]库洛洛,入赘吧!第9章在线阅读

    遥远的战歌似乎从天边响起,虽尽是些听不懂的音符,但却是有些难掩的悲伤之感,这是,魔族镇魂曲,林落顿然醒悟。一代教皇所承,女神创下,抵御魔族的利器,原来真是打着消灭魔族的旗号来的。流程倒是走得蛮齐的,可是,如此浩大之声势,为何木萝部落的精灵哪怕被灭族,也不求援,这里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林落不是没有想过

  • 拿了个系统以后对头找上了门第八章在线阅读

    对婚外情有所察觉的忍足侑士为了确认父亲的出/轨对象故意在我面前表现得和花之乡的老板娘关系暧/昧,想来即使对大学附属医院的院长先生的不正关系不漏一个字的我也无法在知道父子两人同时以同一人为恋爱?对象时保持情绪镇定吧。尤其现在的我还只是个刚进高中不谙世事的少女,猛地知道这样惊人的事实,心中的不平静绝对会

  • 我家蛮横霸王的秘密在线阅读第十章

    于思微觉得命运这个东西简直有剧毒。她是陆修的死忠粉。怎么死忠呢,就是她为了陆修去学了制作视频和海报杂志。某知名视频网站上最火的几个陆修的视频剪辑都出自她的手。她自己策划制作的周边在网上开售,卖出去后赚到的所有钱都以陆修的名义捐给了慈善事业。她大一的时候无所事事在学校混日子,后面因为沉迷陆修的盛世美颜

  • 无限之随机匹配金手指在线阅读叶天拜师

    “嘶!”叶天手掌微颤,药粉洒在伤口上痛的叶天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遭遇在这几年中并不是第一次,仿佛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一般。“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实力,果然连有一个蝼蚁都算不上呀!”少年摇了摇头,自嘲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着。虽然在平时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每一天所面对的嘲讽和不屑之色,就好像是重拳轰击在

  • 怒天行在线阅读第6节

    纪墨冲出岩洞之后,慌不择路地在珊瑚礁和各种海草岩石中钻来钻去,直到筋疲力竭地被一道宽阔并且深不见底的黑暗海沟所阻拦。——天~好险,下面是什么地方啊?看着真是吓人!及时刹住去势的纪墨猛地拍拍自己的心口,一下一下地从海沟边缘慢慢地退了回来。只是站在离海沟远远的地方,就能感受到从里面散发出来的冰冷和阴森森

  • 云夕瑶第2章在线阅读

    苏丹青仔细分析了这洛御会的生存技能还真发现,这穷书生虽然说是百无一用,除了读书考试的能力之外可以说是百无一用,不过倒是发现这洛御似乎祖上还是什么上古洛神世家,留下了很多古老的书籍文字,从小其父亲就传授给他这些古文字的含义,告诉他这是洛家时代相传的东西,但是连他父亲都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处,洛御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