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大齐信庭侯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1/5/5 4:51:45 作者:藏剑楼主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齐信庭侯
大齐信庭侯
作者:藏剑楼主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齐开国十年,新帝即位,在青城军主帅段飞岩第三次提出北伐之后,帝以拥兵自重,为臣不忠为名,下旨削爵、收权、贬庶、流放。段飞岩独子青城不忍家族蒙冤,这才学艺从军,以大齐一等信庭侯为目标,由此展开了自己为家族洗清冤屈的道路。然而大齐特设,信庭侯爵,虽尊贵无比,但它究竟是武将浴血奋战、建功立业后受封的最高殊荣,还是皇权御使下的阴谋伎俩?

狗头人部落,某个占地面积极大的帐篷。

不断有断断续续的撩人的娇/吟从中传出,不过站岗的狗头族士兵们却是见怪不怪,本本分分地坚守岗位,但下体的就算是宽松的兽袍都遮挡不住的隆起表明它们心里可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平淡无波。

突兀的。

几个连滚带爬的身影狼狈地向着大帐冲了过来。

站岗的士兵们实力都有三阶水平,它们构成的防线显然不是这些乌合之众能够冲破的。眼前森冷的兵刃让这些惊惶的兽人心情终于平复了下来。

一个首领模样的哨卫走上前,冷冷地扫了它们一眼,强大的上位者威压毫无保留地释放,四阶高级巅峰的兽压几乎把这些不过一二阶的兽人压得匍匐在地。

就在它准备开口询问这些冲撞了大长老营帐的狗头族人时,一股更强大的恐怖压力凭空出现,将它和一众哨卫压得直接跪在地上,而那些本就战栗地匍匐在地的狗头人们更是直接被威压死死按在地上。

完了,哨卫首领心里一凉,一时只顾装,忘了大长老还在营帐里和那些雌性欢好呢,大长老的那些宠姬可没什么灵力修为,平时宠幸她们时大长老都会收敛威压以免扰了兴致。

这下倒好,打扰了长老的房事,自己算是捅了篓子了,以它锱铢必较的性子,自己下场恐怕不太好看。

于是它灵机一动,扯着嗓子喊了出来:“大长老大人!一群庶民请求见您,说有要事相禀!”

嘿嘿,将矛盾转移到这群傻帽身上,自己真是个天才。

狗头族大长老现在很生气。

非常生气。

已经将十个人类美姬和两个猫族美姬搞到虚脱的它正准备在精灵美姬身体里播撒种子,结果突如其来的威压将本就疲惫至极的可怜的精灵压得直接昏了过去。

所以它现在不上不下的,非常难受。

这只精灵是它高价从拍卖会上拍下来的幼年精灵,后来一步步调教大的,所以灵力并无寸进,只不过堪堪保持在一阶高级水平。再加上连续不断的征伐将她体力消耗一空,所以在哨卫首领四阶威压下直接昏迷了。

狗头人长老很愤怒,它之所以高价拍下这只精灵就是为了让她诞下自己的子嗣。精灵作为天眷种族中最特殊的存在,生来就有的高级灵力令许多种族觊觎,这也导致了很多精灵的命运坎坷悲惨,有些精灵甚至沦为了生育机器。

如果不是精灵不易受孕,恐怕就算是不敢走出禁魔法阵的人类都会对茜茜莉亚大森林里的精灵跃跃欲试。

它没有穿衣服,只是披上长袍就走了出去。

怒火中烧的长老刚准备开口训斥时,远处又是一群一二阶的兽人,连滚带爬地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就跪倒在地。

“大长老救命!”

大长老的狗脸更黑了,刚准备开口,远处又是风风火火地一帮狗头人们连滚带爬地来了,边跑边惊恐地大喊:

“大长老救命啊!”

大长老就艰难地笑笑,不说话。

狗脸已经黑成锅底了。

——

对自己一巴掌拍出的乱子一无所知的林逸正在感慨希腊神话中顾影自怜的那喀索斯的故事,现在的她是有点理解了,当一个人自身已经美到一定程度时,还真的很难克制住不自恋。

简单清洗了身子,又在河水中游了一会儿,适应了一下这具全新的躯体后林逸才上岸,将剩余的兽袍剪裁成了精致贴身的衣物和一片擦身用的绒布。

兽人的体格大都相当庞大,是以在与人类和精灵女性/结合时将对方直接做到死也不是少见的事。

体格大,衣服就大,林逸苦着脸看着舍不得丢下的兽袍残余部分,在为自己再做一身和为小筑旸做一身的选项前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善良大方。

于是,当小筑旸见到林逸时,两个人看着对方都呆住了。

林逸是没料到这个原来黑不溜秋的土包子样少年洗白白后居然那么俊朗。

筑旸则是被身着兽皮、像只可爱的野性难驯的小猫的恩人姐姐惊艳到了。

林逸很快回过神来——看过自己的脸的她很难对其他人迷恋很久:“喏,给你的衣服。”说着将做好的兽皮马甲和马裤扔给了小筑旸。

筑旸这才回过神,手忙脚乱地接过衣服,心里却止不住地溢出欢喜,咧着嘴笑得像个傻子。

林逸体贴地转过身,等他将衣服换上之后才转过来,满意地看着穿上兽皮牛仔装更显精神的少年:看来自己的刀功没有荒废嘛……女孩子的手果然更适合做针线活。

“坐。”林逸示意少年找一块草地坐下。

而她将及腰的湿漉漉的长发甩到后背后,就直接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在了地上;不过坐下后她犹豫了下,还是觉得不太妥当,索性就束起了双腿,两膝并拢,乖巧地坐了下来。

筑旸也乖巧地坐了下来。

“关于这片大陆……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林逸问出了自己最难以启齿的问题——毕竟这个少年看上去这么信任她,贸然问他这种问题很容易伤到他;但事急从权,她可是被抛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险恶世界,就凭这具躯体的动人程度,不小心点恐怕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少年果然有些难过,但他掩饰地很快,立刻回答道:“和我在一起的奴隶们……教过我很多关于这片大陆的事。”

“哦!”

林逸点了点头,在解决这个困惑后,她突然不知道该和少年说什么了。

筑旸也没主动吭声。

气氛陷入了尴尬。

就在筑旸神色黯然之际,林逸的琥珀色眼睛突然变得格外明亮:“有着落了!”

“……”筑旸有些迷。

“今晚的食宿,有着落了!”透过已经能初步熟练使用的第三只眼,林逸看到几只巨大的牛状野兽在远处的河边饮水。

那些牛体型庞大,尤其是头上的角,足以成为帐篷的四个支柱,它们坚固的兽皮更是做篷布的好材料,最关键的是它们的肉,应该相当鲜美。

曾经在大学期间入伍,并参加过野外任务训练的林逸看向那几头巨牛的的方位,眼中明亮的光让小筑旸毛骨悚然。

是的,尽管恩人姐姐的眼睛很漂亮,但那种‘赤裸裸的贪婪’,还是让他不寒而栗。

好可怕,以后一定不能惹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钢铁直撩汉示范(娱乐圈)第7章在线阅读

    第七章荒凉识海管家离去,再也没有复返,也没有郎中大夫前来叩门,钱琇吟只能一人独守在少年的身畔,寸步不离。有情,有情你一定要撑下去,好不容易你才能找到一些自己想做的,我不会再反对了,真的,只要你能醒过来,你想做什么我就陪你去做什么。托着少年冰凉的手抚在脸颊,映着滚烫的热泪,然而在铁门之外却有着不断的议

  • 我与师叔魔性相吸风起东瀛,雨夜临东京

    ※这也难怪,身为一名习武之人,陈真和船越文夫自然都有属于武者的傲气。别看他们平时对人谦恭和气,实则都是极为驕傲之辈。只不过,到了他们如今的修为境界,一身傲气已然内敛,绝少形之于外,这才给人一种谦逊的感觉。而今,他们两人联手夹攻,不但拿不下杨邪,反而还有落败之虞,这叫他们的驕傲往何处安放?这叫他们怎能

  • 圣斗士之魔星丘卜嘞在线阅读第二节

    *因为作曲课拖了堂,李海娜洗了把脸再跑回去另一栋练习生大楼的练习室的时候,老师已经到了。李海娜道歉鞠躬,连忙放下书包跑去姜涩琪和裴珠泫那边。她舞蹈在a班,徐艺洋在b班,她a班比较熟的就是同个宿舍隔壁寝室的姜涩琪和裴珠泫。怕生的李海娜其实能和同样怕生的姜涩琪和裴珠泫熟起来真的是个奇迹。人和人之间大概真

  • 亚菲尼斯战纪在线阅读第四章

    朦胧间李狗子只觉脸上冰凉湿润,不由打了个冷战,当李狗子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漫天风雪之中,一个容貌清丽的女子正在给自己清理包扎伤口.李狗子不由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雪水.“别动.那女子轻启朱唇,一头乌黑的长发在茫茫风雪中随风飘舞.李狗子呆呆的望着她,喃喃道:“仙女姐姐,仙女姐姐.女子莞尔一笑,嗔道:“你怎

  • 青丘之名在线阅读第7节

    翌日,花尽欢跟着安婉君几人来到村里的空地上。她偷偷靠近一处不远的墙垣,正好能听见他们的说话声。细细观察下来,这场试炼还来了不少人。安婉君几人站在搭建的高台上,下面坐着花家和安家派来的长老。只是他们中间一位头发花白的男子,花尽欢脑中并没有什么印象。就听安婉君道:“这是我采摘的药草——山葵草。”来之前,

  • 落落晓星沉第八章在线阅读

    闻声,明彩和唐明瑶均对说话的方向看去。一个着了碧色杭锦衫子,内里衬着一腰墨绿绸绫裙,腰间系着浅黄色丝绦,肩上还挽着同色披帛的瘦脸少女,正瞪着亮闪闪的明眸看着二人。“你们拿我钗子做什么?”见二人不说话,碧衣女子一脸愤怒的问。“搁在台子上,并不知是你的……”明彩以为是她放在那儿的,不好意思道。此时一旁唐

  • 动物世界之独舞者在线阅读他在的蛛丝马迹

    一整个上午,乔慕都是心不在焉。她在犹豫。午间休息的时候,乔慕才终于鼓足勇气,拨通了梁音的电话:“梁音,我大概明天……会回一趟A市。”“什么?!咳咳咳……”对面,梁音应该在吃午饭,她清晰地听到喷饭的声音,接着便是一通呛咳。梁音快速调整好自己,惊慌询问,“唐北尧找到你了?他逼你的?”“不是,是工作出差,

  • 春秋杂纪之李少嫁到(2)

    公园二〇一一年一月,卡塔尔首都多哈国际机场虽说只是凌晨五点,可卡塔尔多哈国际机场皇家航站楼内已是一片热闹繁忙的景象。能在这个世界闻名遍地黄金的地方蹲守许久的自非凡人,他们多是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确皆为各国精英的名牌记者。他们并非是等待一架来自中国的空客A380,尽管这是该巨无霸首航卡塔尔多

  • (综)自由平等的夏洛蒂小姐在线阅读被抛弃的星球和少年(三)

    铁甲剑齿龟驮着风缓缓的前行,直到走到了一个巨大的天坑前。天坑下漆黑一片,深不见底。铁甲剑齿龟嘶鸣了一声,然后扭过头看了看风,随后身子一翻,将其直接扔下了天坑,而后轰然倒下,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就此失去了生命。风却并没有看到这个景象,而是惊恐万分。对于死亡,他早就有所觉悟,毕竟在这样危机四伏的丛林之中,

  • 一枕星河[ABO]第五章在线阅读

    逃离了温思韩的戚侑,带着被迫接受的两根棒棒糖坐在了教室里。“侑侑,刚才叫你的那个你认识吗?昨天是不是她给我们占了位置。”戚侑的舍友在一旁好奇的问道。戚侑侧着脑袋看着室友笑了笑,没有明确的回答这个问题。她认识吗?说认识,也不过就见过两次,说是偶然都不为过,她又怎么会是认识的呢;可说不认识,她却也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