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双生之废柴哥哥天才妹求收藏啊)

2021/5/4 10:06:55 作者:笔小生 来源:17K小说网
双生之废柴哥哥天才妹
双生之废柴哥哥天才妹
作者:笔小生来源:17K小说网
白府双生龙凤胎,哥哥废柴,妹妹天才,但这也不能阻挡彼此之间对对方的妹控和兄控。随着年龄的增长,兄妹二人也逐渐得知自己的身世,而此时,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向兄妹二人袭来。为报父母血仇,保护妹妹和白府,废柴哥哥一跃成为月国大陆最强者。

一行人在路上全力赶路。虽然几人都是没过过苦日子的人,但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没有刻意的注重是不是在客栈休息。如果晚上没有到城镇,都是在荒郊席地而睡,不过几个男人都是默契的守在灵儿和若郁边上。

走了七天,而路上却出现了多多少少的杀手,武功不高,人也不多,就是拖延了他们不少时间。而他们也在思考,到底是谁泄了密,除了他们几人知道要去冰绝谷之外,还有谁知道?更恐怖的是他们一直没发现他的存在。

“这个林子就是入口,想必,也将要不太平了!”章行延看看几人,提醒他们到。

众人都默契地集中精神,对方拖延他们的时间,不想让他们进去冰绝谷,这时,必定会再派人手,而这次的人的身手必不会像以前那么好对付。好在他们几人的武功不弱,倒也是胜算较大。

果然,他们四周出现了一批黑衣人。他们也不开口,直接提剑而来,招招致命。而他们也开始拿出剑,运气敌对。

确实他们的身手都不错,尚枫很早就在江湖上闯荡,武功自是不用说,而且又是灵儿的大师兄,虽然灵儿最厉害的是轻功,那只是因为她只对轻功有兴趣,但尚枫和尚羽却是真的把慕容芙的武功学了个遍。而章行延更不用说,从小在外习武,剑术更是精湛,将对方的死招化得淋漓尽致。上官若郁更是如此,细看之下,你便发现两人的剑招配合地天衣无缝。而最悠闲的便是那李宇轩了,没有招数,却也是招招毙命,可能这里面最忙的要数灵儿了,她不曾杀过人,也不知怎样杀人,但她的轻功和点穴手法却是无人能及,只见她行云般的穿梭在黑衣人之间,指尖轻轻一点,黑衣人便不能动弹。

“小心!”章行延抛出剑刺穿上官若郁身后的黑衣人。上官若郁转过身看向黑衣人,轻轻皱眉,又转过身看向章行延却看见有人偷袭。毫不犹豫的拉过章行延的手,两人交换位置,上官若郁一剑刺过去,而章行延再一把把她带回怀里。上官若郁的眼里有着淡淡的惊慌,脸上也有了一丝绯红,章行延看着此时的上官若郁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心里激动万分。

“喂,你们两人打完再深情对望好吗?”李宇轩不得不打断他们,剩下的人不好对付。

两人这才分开,相望一眼,又投身到黑衣人当中。

果然如李宇轩所想,剩下的人中确实不好对付,尤其可见为首的四人,武功决不在他们之下。除了灵儿之外,余下的四人都是一对一的在打,而上官若郁发现对方貌似是个女子,招式中带着女子的阴柔,但是却透着诡异。

正待四人都打得非常吃力的时候,天空中却飘下了梅花,而待他们反映过来时,梅花越来越多,而他们也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动了。

“什么人,敢在冰绝谷的地方留下血腥?”声音是一女子,清脆里又带着威严。

随后,众人只看见一黄衣女子从空中飞来,后面跟着八个红衣少女,手上都提着一个花篮,里面全是装着梅花。

“姑娘,家母中了毒,便想来谷中求解药。”尚枫虽然不能动,但说话倒是中气十足。

“公子这话说的倒是可笑,你母亲中了毒,关我冰绝谷何事。又何苦到我冰绝谷外打打杀杀的。”

“实不相瞒,家母所中便是你冰绝谷中的七魄,你还说与你们无关吗?”

黄衣女子微微一颤,所有所思的望着尚枫,思考着他的话有几分可信。要知道七魄可是谷中禁忌,更别说流露在外,如果真是如此,那快要禀报小姐才是。

“此话当真?”

“当然,在下不会以母亲性命之危来开玩笑。”尚枫脸色沉重。

黄衣女子想了想,招来后面一人叫她去禀告小姐此事,而她自己便是从袖中拿出一白玉瓷瓶,放在尚枫等一行人的鼻端。

“先委屈几位戴上吧。”招来一红衣女子给他们一人发了一条丝绸让他们蒙在眼上,然后拉着他们往竹林里走。而他们也发现自己只是能动,但是内力却是怎么也使不上。

“至于你们,便在这乖乖的呆上三个时辰吧,先提醒你们,不要妄想闯入冰绝谷,不然后果自付。”黄衣女子瞟了瞟剩下的黑衣人,无视他们眼中的愤怒,飞身而走。

尚枫一行人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也可以感觉到他们似乎转了许多弯,而且期间也听到了流水声。但是他们都心照不宣的不开口,都明白冰绝谷十分可怕,就是那撒下的梅花便让他们不能动弹,失了内力,只怕其他的东西便是要他们的命也是简单的很吧!

“黄衣姐姐,你要带我们到哪去啊?”最没威迫感的怕是只有慕容灵了,她有的便是对这冰绝谷的好奇之心。

“黄衣姐姐,你们冰绝谷很漂亮嘛?”

“黄衣姐姐”

“到了。”黄衣女子打断慕容灵的话。

几人摘下蒙带,看看四周,原来已是到了一间房子里面。

“婉儿姐姐,谷主说先带几位客人逛逛冰绝谷,吃饭时再来相见。”一绿衣少女从里屋出来,对黄衣女子说道。

“几位,请吧!”

“可是”

“尚兄,我们还是逛逛再说吧。”李宇轩打断尚枫的话,率先走了出去。

“哎,好吧!”尚枫看了黄衣女子一眼,便也走了出去。

上官若郁也对黄衣女子微微一笑,携着灵儿往外走去。

“哇,好漂亮!”几人到了一片梅林,慕容灵便忍不住地呼出声。

“几位只可在外看便好,千万不要进去,这梅花林里是有毒的。”南宫婉儿提醒他们到。

“这就是刚刚在外面让我们不能动的那些梅花嘛?”

南宫婉儿点点头,不再多说。

每当他们走到一地,南宫婉儿便提醒他们哪些不能去,哪些能去,而大部分的地方都是有毒的。

“婉儿姐姐,谷主有请几位客人。”突地,一个声音插入其中。

“几位请吧?”

待到众人坐好,冰绝谷谷主才现身。一身黄衣衬得她十分动人,黄不像南宫婉儿的浅黄,而是深黄,两丝发丝垂在额间,头发盘了一小部分在后,其余的都是披在身后。

她点点望向众人,也坐了下来。

“在下枫羽阁尚枫,这是章行延章公子,这位是七王爷,另外两位是林若郁和慕容灵。”

“南宫洛冰!”南宫洛冰只是淡淡一说,枫羽阁又怎样,七王爷又怎样,到她冰绝谷就得找她的规矩来。

“南宫谷主,我们此次是想”

南宫洛冰微微抬手,止住尚枫的话“婉儿,上菜。”

尚枫尴尬的闭了嘴,而李宇轩也是皱了皱眉。

“章公子,如果我没记错,我对你说过你此生要是再进我谷中,我便要拿回救你之命吧!”南宫洛冰朝着章行延望了望。

“什么,行延!”李宇轩惊异地望了一眼章行延。

章行延一阵苦笑,摆了摆手“无妨,我相信南宫姑娘不会如此。”

“呵,哦,你道我南宫洛冰是失信之人吗?”

“可以试试!”

“南宫姑娘!”正待南宫洛冰要出手之时,上官若郁急忙叫住她,又不赞同地看向章行延,他怎能拿自己的命赌呢?而此时章行延也轻叹一口气,她是在担心自己吧!

“林姑娘要怎样?”南宫洛冰回到座位上,她不是没看到那早已做好准备一搏的几人,或许她的武功是不如几人,不过进了她冰绝谷,便不是那么容易出去的。

“南宫姑娘请听我一言,此次来主要是因为人命关天,我们不得不违背诺言,而且据我们所知七魄是南宫绝谷主所造,并不是有很多知道,而如今外面却有人用了此毒,难道谷主不想知道嘛?”

“你倒是聪明。”南宫洛冰笑了笑,“没错,这七魄是我爹所研制的,而我也有解药。但,我却不一定要救人吧!”

“确实南宫姑娘没有义务救人,但是南宫姑娘不对这外面的七魄感兴趣吗?

南宫洛冰盯着上官若郁不说话,这女子是在太聪明,“对症下药”便是如此吧!

南宫洛冰笑了笑,望望章行延,再望望上官若郁。突地眼里闪过计算的光芒,“要我救人可以,但,要拿你的命来换。”南宫洛冰食指指向章行延。

“什么?”众人都是一惊,觉得这冰绝谷谷主太过冷血。

“既然救得是家母,那就拿我的命来换吧!”尚枫站了出来,他怎么可以让行延替他呢?

“我要你的命有何用,章公子本就是欠我一条命,我拿回是天经地义而已。”

“你这妖女,怎这么冷血?”李宇轩眼光冷了冷。

“呵,妖女!”南宫洛冰挑了挑眉,不可置否。

“婉儿,带几位客人去歇着,明早送他们出谷,要是再有人闯谷,不用梅花了,直接用四君子。”南宫洛冰轻轻笑了笑,走了出去。

“南宫谷主,请留步”尚枫还没说完,南宫洛冰就直接消失了身影。

南宫婉儿望了望李宇轩,今天这个七王爷可是把小姐惹怒了,四君子可是废人武功之物。

“几位,请吧!”

众人无奈的起了身,有求于人,无奈啊!

“都怪你,你怎么能随便骂人呢,先不说我们有求于人,你随便骂一个女子都是不对的?”待到南宫婉儿告辞,慕容灵就生气地朝着李宇轩发火。

“她本就是如此,本王骂的不对吗?”

“哼,就是不对,你明天就得去道歉。”

“道歉,本王”

“还本王,明天道歉不准用本王,知道吗,一听就没诚意。”慕容灵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看着李宇轩。

“好了,灵儿,我们还是先想想该怎么办吧!”上官若郁皱了皱眉。

“我去。”章行延轻轻一说。

“不行!”几人异口同声得说道。

“要是让你的命换我娘的命,就算我娘醒过来也定是不会心安的。”

“我们先看看,我总觉得南宫姑娘并不是冷血之人。”

“我也同意小郁姐的观点,我觉得那个南宫谷主不像什么草菅人命之人啊!”慕容灵也点点头。

“明天再说吧!”

“小姐真要章公子的命吗?”南宫婉儿给南宫洛冰倒了一杯茶,问道。

“呵,你觉得呢?”

“章公子的命又不能哪来做药,小姐要它干嘛?”

南宫洛冰放下茶杯,取下自己的耳环,缓缓说道。

“其实,爹曾经告诉过我,遇上枫羽阁尚家的人便要出手相助。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是只有出去才会知道原因,不是吗?”南宫洛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笑。

“那,小姐是不是在生那七王爷的气?”南宫婉儿铺完床,走到南宫洛冰身边,扶起她。

“呵,生气嘛,一点点,所以,今晚有他跑的了。”南宫洛冰挥挥手,闭上眼入睡。

而李宇轩,果真在今晚跑了一晚上的茅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韩娱 你已经是一只成熟的果子在线阅读都是可乐罐惹的祸

    时间飞快地过去了,转眼间又到了落叶的季节。当女人再次回忆起那个雨夜时,已过了16年。16年后。圣榆高中。初秋的天气依旧有着盛夏的味道。太阳高高地照着,空气里夹着几丝微风,有些湿润又有些清新。今天是我上高中的第一天,站在高大的校门外,看着校门口那几个烫金大字,我嘴角浮现出微笑。圣榆,我终天考上了。我,

  • 【欢乐颂】 《你好,牛肉面》第九章在线阅读

    沐安安又要蠢蠢欲动的反抗,不远处的私人直升飞机,却吸引了她的视线。丽景天池出现私人飞机并不少见,毕竟都是各国元老级人物,大家都是开飞机来的,只是……章靳言为什么要带着她,往飞机方向走?“喂,章靳言,你丫的要带我去哪儿?”沐安安睁大眼睛,这套路不对啊,不是说要她睡服他吗?呸呸呸,她脑子里都在想什么!章

  • 痴情总裁霸道爱在线阅读第十节

    顺路把苏璟玥送回家后便继续送陈筱悸回家。公交车上,陈筱悸轻轻挽住赤潼的手臂。头枕在他的肩上:“我真的喜欢你。”“可是……”赤潼犹豫着。“可是你喜欢千慕凌,对吗?”陈筱悸接过话。“你……。怎么知道。”赤潼坐起身子斜着头满脸疑惑的看着陈筱悸。“呵呵,你不用这么大的反应吧。”陈筱悸松开了挽住赤潼的手自己端

  • 你这个迷人的小妖精第10章在线阅读

    “你是谁?你想怎样?”卓然缓缓后退,故作镇定。就在这时,门口的男人根据声音判断出卓然的位置,向着她的方向走了一步,开口说:“我是来救你的。”卓然挪动身子,故作沉稳的问他:“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相信你?”这段时间里面,门口的男人显然已经适应了小屋里面的黑暗,几步走到卓然的身边,拉着她的胳膊说:“你确

  • 谜情在线阅读丧心病狂的初见

    按照师父所教,姜桃花使出了浑身解数,纠缠、引诱、摄魂。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的人不仅不为之所动,反而反过来想控制她,叫她按照他的步调走。这就让人不服气了吧?还有男人能在床上保持理智的?那岂不是说她技术不到家?气愤地鼓了鼓嘴,桃花伸手勾住身上人的脖子,仰头就想吻上去。身上的人一僵,侧着脸避开她,颇为

  • 贵女难为(重生)第6章在线阅读

    白小夏迟钝的小脑袋瓜在呆怔几秒钟后,脱口而出,“先生,您太好心了,您放心,等会到您家后,我一定会跟您太太解释清楚的,您是好心救我又帮我解决困难。先生,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给您带来麻烦的。”白小夏一边点头一边信誓旦旦的保证。坐在前面的江不悦不紧不慢的回她,“这个我是很放心的,因为我还没有太太。”说完

  • 一定是错觉之宏泰集团

    杨宏毅?顾如菡在心里不断的搜索着这个人的名字,丝毫都没有想起来,似乎只是在电视上偶尔的看到过他的身影,不过因为那个人自视清高,她对他也没有什么好感。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那么出名,而且看文总的样子似乎这也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呢现在也正在跟进,为了不让这新闻被其他媒体给先抢了去了,

  • 快穿之你的报应就是我第005章 你这是思念成疾了吗

    按照习俗,结婚第三天,是要回门的。回到连家都算不上的地方,姜离若宁肯没有这样的习俗。姜家别墅,周围环山抱水,景色迷人。“怎么?回到娘家心情不好?”陆泽川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略带探究。已经走到了门口,那些回忆翻江倒海而来。姜离若深呼了口气,再侧头已经重新恢复了娇俏明艳的笑容,“怎么会呢,我高兴都来不

  • [红楼]婢女生存日常在线阅读第7章

    别墅二楼的书房里,敲门声让正带着眼镜看书的男人微微皱了下眉头,他摘下了眼镜,缓缓放下手中的书本,“进来吧。”这个身着灰色毛衣棉布长裤的男人看起来五十多岁,虽然岁月在他的面庞上留下了不可逆转的沧桑,但是矍铄有神的双眼还是那样年轻,看到远从国外回来的儿子,沉稳的目光中闪过了一丝惊喜,随即却立刻平静了下来

  • 你是我眼中的风景他就是王子殿下!

    无意中瞟见床边那条香槟色的裙子,上面绽放着一朵刺目的红梅,白子筱知道,那正是属于自己清白的血痕,柔嫩的小手无意识的紧紧捏成了拳,她被人强了,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天啊!居然会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情,令她不可思议!白子筱感到呼吸困难,甚至是一种空前的害怕和绝望将她主宰,下一刻,她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