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回到明朝当驸马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5/5 7:03:50 作者:云云无边 来源:17K小说网
回到明朝当驸马
回到明朝当驸马
作者:云云无边来源:17K小说网
我叫李睿,很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大明王朝……遗憾的是,这是末世大明,帝国已经遍地狼烟。我知道这是一个充满遗憾和惋惜的时代,可是我又能做什么呢?运气?还不错啦,除了我有谁能遇到救了公主这样的事情。但似乎就到此为止了……我练出了自己的军队、给了他们最好的装备;我遇到了我爱的、也爱我的人,还非常的漂亮;我打败过这个帝国的敌人,从中原、到塞外。但是……京城仍是丢了,煤山上仍晃荡着那个不甘的身影;甚至,扬州也没能躲过前世的屠刀。“大明”——难道又要成为历史中的一片尘埃?我做错了什么?又还能做什么?努力!才能胜

世上的一切都不会因为个人的喜怒哀乐,而改变原有的走向步伐。

宿命不管不顾,调皮得就好像一个顽固又恶劣的孩子,费尽心思地牵丝拉线,将身处红尘中每个人的人生编写成一段段冗长滑稽的木偶戏。在这场周而复始、难以落幕的戏剧里,月光会渐渐沉入幽深的海底,太阳也会一如往昔不知疲倦地升起。

光线透过木质窗格,绕开半遮的浅色窗帘,慢慢爬过女孩儿秀气的薄唇,在高挺小巧的鼻骨旁投下小片阴影后,最终停留在了细密如羽翼般的长睫顶端,柔软地贴附在了眼皮上。

李世真是在灼热刺眼的阳光下醒来的,或者说,是在一通锲而不舍的电话铃声中醒来的。

她皱着眉,却依旧无力睁开眼睛,只是从被子中伸出一只手臂胡乱地探寻着噪音的来源。

“李世真小姐。”手机的另一端传来男人彬彬有礼的声音。

“嗯…”李世真迷迷糊糊地应着,埋在枕头里的声音听起来含糊不清。

“李世真小姐,我姓赵,是S画廊的员工。”

S画廊…大脑已经替主人自动检索出了主要信息,仿佛一个开关按钮,将迟钝的大脑与身体重新连接起来,李世真慢慢撑着手臂坐起身,灌了浆糊般沉重的脑袋和太阳穴持续不断跳动着的疼痛,让她的语速变得有些迟缓:“您..是赵理事么?”

“是的”,男人好像对于李世真明显沙哑的声音感到有些奇怪,礼貌地关切道:“世真小姐,身体好像不舒服?”

“啊、没事、没事,”李世真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憔悴:“请问您有什么事么?”

话刚说出口,李世真便后悔了。床边的闹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十点钟的方向,而今天并非休假日,摆在眼前的事实残酷地表明她迟到了,并险些错过了整个上午。

“对不起,赵理事,我…我不小心睡过了,现在马上就去画廊。”

“今天下午的行程是了解驿三洞办公楼,世真小姐吃过午饭再来画廊就好。”

男人温和浑厚的嗓音让人完全想象不到他的双重身份。

但李世真却知道,S画廊的狼虎之师有多么可怕的力量。

挂断电话的李世真有些恍惚,人最怕得闲,一得了空闲,那些最不愿被想起的记忆,便风卷云涌般强行占据了她所有思绪。

由零碎的画面连缀而成的记忆碎片,争先恐后地一拥而上,萧瑟的夜晚、苦涩的红酒、倒退的灯光、狼狈的泪水。还有、那个女人带着规劝意味的阐述。

“他是我的过去,我的挚友,也是,我曾经的爱人。”

如果可以选择,李世真宁愿自己在最初就醉得不省人事,这样,或许就可以忘掉徐伊景昨夜的话。但是命运,从来都没有给过她自行选择的机会。儿时父母毫无预兆地猝然长逝是这样、少时因经济不济被迫放弃了学业是这样,就连她自以为是的爱情,也是这样。卑微地滋长,见不得阳光,也看不到未来。

或许就像徐伊景说的那样,她的人生里,从来没有一天,是真正由自己做主的。喜欢上徐伊景,是她为自己做过的、最胆大妄为的一件事。

宿醉带来的眩晕感不是一碗醒酒汤能够解除的,但顶着阿姨担忧的目光,李世真只能掩饰着身体的不适,就着韩国家家户户都会腌制的辣白菜和海带汤,勉强吃下了半碗米饭。

如约来到画廊,又被赵理事载着去了驿三洞。其间没有看到徐伊景,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作为画廊的最高决策者,徐伊景自然没有必要对任何人汇报自己的日程。

或许这样也好,在经历了昨晚之后,李世真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像平常一样,把自己奢求的情感融化在坦然自若的笑容里,再尽可能伪装地滴水不漏。

驿三洞的办公楼比画廊本部更加气派,连栋的楼层高耸入云,拥有着可以俯瞰整个首尔的气魄。气势恢宏的顶楼牌额,宽阔明亮的大堂正厅,恭敬顺从的企业职员,无一不带着纸醉金迷的上流社会的味道。那曾是李世真心神向往的世界,但如今,却变成了时刻提醒着她们二人云泥之别的警示碑。

深藏在心底的执拗打败了自卑软弱,再一次占了上风。

李世真环顾着大楼,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了显而易见的欲望。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会有能力可以站在徐伊景的身旁,给她力量和依靠。

办公楼的视察被来自画廊的电话打断,当李世真随着赵理事匆匆赶到画廊时,徐伊景已经坐在了办公桌的上位。她没有和平常一样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而是换了一件相对随意的长款针织毛衫。

李世真还记得徐伊景说过自己不擅长挑选衣服,但其实无论怎样的服饰,她都可以轻易地驾驭。就好像,她可以轻易地把人心把玩在鼓掌之间、揣测得分毫不差。

以朴建宇为首的武真集团突然发难,抢夺起城北洞张泰俊政治幕僚的资源,张泰俊狡猾至极,有意让武真集团与S画廊分羹而食,画廊有极大可能受到牵连。该是十万火急的情形,这是李世真来到画廊以来,第一次接触到的紧急会议。她随着其他员工一同正襟危坐着,但却不由自主地将视线停留在徐伊景的身上,她担忧地看着徐伊景,因为听到了始作俑者的名字,是朴建宇。她不可能忘记,朴建宇就是昨晚代表口中那个爱过的男人。而真正能给人致命一击的,永远是那个在意的人。

徐伊景抱着双臂,安静地听着众人的分析,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发表了自己的见解,除了李世真。这本就是徐伊景了然于胸的事情,不需要额外的建议,所以李世真发言与否,也并不重要。或许忘记昨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在徐伊景看向她的那一刻,李世真那抹温柔的笑意已经早于主人的思维,条件反射般地投射给了对方。看着她专注的目光,徐伊景有些烦躁地错开视线,这个女孩儿的不识时务,在不久的将来、当自己的计划不得不开始实施时,将会给这个还在幻想着世界美好面的女孩儿,带去可以预见的伤害。以贪念与利益为筹码的目标,是不需要感情的,一旦有了感情,便会一发不可控制。而徐伊景,讨厌一切失控的感觉。

受到威胁的事业,反目成仇的旧爱,在徐伊景的眼中,却好像只是闲话家常般轻松寻常,她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每个人的工作计划:金作家负责收集所有武真集团的网络数据、卓负责跟踪朴建宇的行踪、赵理事负责应付检查厅的盘查。

各司其职。徐伊景简短却又明确地发布了进攻的示令,长久的防守从来都不是为了坐以待毙,只是在等待着猎物上钩的最好时机,再将其一举击毙罢了。

“代表、那我做什么好呢?”李世真急忙拦住了已经起身上楼的徐伊景,她不怕被集体摒除在外,却怕徐伊景对她视若无睹。

徐伊景停下脚步,微微侧过头道:“你就在办公室等着吧。”世真啊,你的任务,远比你想象的艰巨得多。

李世真失神地看着她消失在二楼拐角的背影。徐伊景总是这样,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开,而自己,却只能被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她走远,连句挽留的话都不敢说出口。

‘不要再这样了。’她艰难地轻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振作起来、李世真,想要站在她的身旁,你没有时间去伤心。想要一直守护着她,你怎么可以伤心。’

在众人散去后,李世真走进了徐伊景的办公室。

“我好像没叫你上来。”徐伊景坐在办公桌前,头也没抬地翻动着手中的文件。

“我在赵理事那学了点金融相关的基础。”

徐伊景抬眼看向李世真,纸张沙沙作响的声音停了下来。

“金作家更新的新情报我都会背下来,我也有学习使用电脑,卓教了我几招护身术。”李世真如数家珍般逐条说着成果,却省略了过程里的艰辛。

每夜熬到凌晨去背厚厚的资料、没怎么念过书的她第一次认真学习起使用软件、身上不断磕碰出青紫的淤痕。

那些不为人知的艰辛,都比不上她一个若有似无的肯定。

“虽然在代表眼里这些都不算什么,但我自己有尽心尽力。”所以拜托了,不要放弃我,至少、在我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不要再推开我。

“我知道您因为朴建宇操心也很累。”

徐伊景的眼神终于开始有了波动,她合上文件,看向李世真。洞察分毫的徐伊景,也有了不确定的时候。她不懂这个女孩儿为什么如此坚持,即便是在她知道了朴建宇的存在后,也要跨越了尊严来关心自己。这个女孩儿,不是一向都把尊严看做高过一切的精神食粮么?

“世真啊,不值得的。”徐伊景第一次主动挑破了这层暧昧的薄膜,也是第一次,背对着自己的利益,起了不该有的恻隐之心。

“您,就尽管吩咐我吧。”李世真笑了,却没有一丝勉强:“我一定会代替代表好好做的。”

徐伊景放下了文件,依旧是平缓柔和的语调:“你要代替我么?我可没有对过路人操过心,也没有期待过别人会指示我。”

“我…我只是担心代表您。”

“收起那些无谓的关心吧。”徐伊景站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李世真的面前:“从现在开始,真正的斗争要开始了。对象是张泰俊、还有朴建宇,虽然、我还不知道那些人所拥有的力量。”

“您畏惧了么?”不知为何,李世真觉得徐伊景仿佛在酝酿着什么艰难的抉择,而那个决定,或许会改变所有人的处境。

她挑了挑眉,不置可否:“郊游前一晚的辗转反侧,会是因为畏惧吗?”

“不要焦急、也不用不安。”徐伊景的目光渐渐变得晦暗难测:“因为你是我隐藏的万/能钥/匙。”半晌,她再次开口,柔和的嗓音轻轻拂过李世真的耳畔:“也是、照亮我的镜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记录2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犀牛角玉梳凤翕然泡在半人高的大浴桶里,冬颜找了个小宫女在旁边念书解闷。说是解闷,其实她听的很认真。对于大靖朝,对于当下,这样一个陌生的时空,她根本一无所知,原主的记忆半点都没留给她,上午成功的装一回菩萨,还给上门挑衅的康氏添了堵,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一些基本的背景需要慢慢的去了解,更紧要的就

  • 龙之谷之破晓奇兵第1章在线阅读

    上午七点,阳光轻灵地掠过泰晤士河面,一片波光粼粼。天幕显出清透的蓝色,空气中浮动着若隐若现的浅淡雾霭——这是伦敦一个难得的晴天。在人们的视线之外,一只黑羽猫头鹰悄无声息地从塞西尔街上空滑翔而过,这违反了种族生物钟的漂亮鸟类渐飞渐低,最后精准地在对角巷一扇半开的窗户后完成降落。猫头鹰抖了抖翅羽,又用喙

  • 百战长歌第一章在线阅读

    又一年毕业季,凌天送宿舍里的小伙伴一个个离开,伤感的看着小房间。时间过得飞快,四年春秋都过去了。凌天将是这宿舍走的最后一个,而来年会有新同学入住。临走之前他深深地望了一眼,然后交了钥匙走人。铃铃铃……“凌天,我们聚会你来不?”张毅打电话问道,后面还有一群人在起哄架秧子。“抱歉,我赶火车……”凌天话语

  • 海贼之黑暗大将积分破万(第七更)

    消耗一百积分:血脉等级达到青铜九阶。这时候,周叶看到原本需要一百点的积分,竟然变成了五百。也就是说,青铜九阶升级到白银血脉,需要五百点积分了。尼玛,这么坑?周叶看了下自己的积分,刨除刚才花费的九百点积分,现在还剩下七百点积分。而现在升级到白银血脉,一下子就要花费五百点,那升级完他却不是只剩下三百点积

  • [网王]天才=女王?在线阅读Chapter 09

    此方不见一直都知道,自己曾经的老师格兰特里诺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即便他现在以及年老迟暮,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年人了。好歹也是传说级别的英雄,即便现在已经退役,但帮他办一个新的身份,也算不上是什么困难的事。所以,在和格兰特里诺通过电话的次日就收到格兰特里诺从英雄协会寄过来的身份证明以及个性登记证明

  • 大小姐不是人呐废弃的精神病院

    “我不会忘记你的,米克,那笔钱我迟早要拿回来。”菲莉希蒂偷偷瞄了几眼坐在副驾驶上打电话的斯纳特,她可真是受不了一大早就听这个坏蛋去恐吓谁。斯纳特察觉到她的目光,一改刚才冷酷的笑容,打趣说:“放松点,正义的斯莫克小姐。和‘生意伙伴’闹掰是很平常的事。”“以你和‘生意伙伴’闹掰的频率来看,我和巴里可能很

  • 炼化天宇之炼窍境 (第一更)

    辰风屏气凝神,透过树叶往外望去。在明亮的月色映照下,隐隐约约之间,果然看到一前一后两道黑影正急速向着他藏身的地方奔袭而来。两人跑跑停停,期间还互有交手,一看便知,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杀劫!辰风锁上眉头,平静的目光下闪着冷光。世道不太平,打斗本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尤其是在大荒,这样一个无法无天,弱肉强食

  • 骑士机甲制造大师之第七章

    二零零五年,她和顾向南在一起了,离高考还有几月,在这么危险的时间段。染七说:我花了五年的时间喜欢上他,却不曾猜到用了一辈子去爱他。在一起之后,他们没有过多的改变,吃饭一起,回家一起,周末一起也是静静的看书,静静的做题。相宜:“你俩这是在恋爱?怎么连热恋的迹象也没有。”她低头翻着语文书,心中想着:我不

  • 都市之夜帝在线阅读第1章

    白鲨奥托家族是在风雨与海浪中延续的家族。莉兹贝思不是第一个出生在海上的孩子,事实上,白鲨家族大半的孩子都出生在船只之上。他们的双脚踩到的第一样东西不是土地,而是甲板;他们口中饮下的第一口液体不是母乳,而是海水;他们中的许多人,直到好几岁,还没有见过土地的模样。莉兹贝思出生的那一天,白鲨的主船只正迎来

  • 恶尊在此在线阅读第六章

    因为贷款及时到位,公司解了燃眉之急。听说了这件事周明德和杨钰,也不胜欢喜,夫妻俩在家准备了一桌子好菜,用来庆祝。而且今天是周五,晚上小舅子夏初泽也放假回家。“凭什么他能和我们一个桌子吃饭啊?”看到张扬竟然也坐在大桌上,小舅子周天泽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今天有喜事,就让他和上桌吧。”杨钰的语气带着一丝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