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舔夫日记在线阅读第4章

2021/5/5 13:01:17 作者:林下白水 来源:晋江文学城
舔夫日记
舔夫日记
作者:林下白水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零眼里的老攻

卫恒察觉到何涣对林璇的欣赏,又见她对自己行了礼。

林璇小小年纪,但她礼仪做起来行云流水,自有一番风骨。

她似乎对自己并无什么低看的意味。

卫恒无措的愣怔了片刻,才结巴道:“林小郎君……免礼。”

他似乎很紧张,说话后便呆呆地站在一侧。

林璇心里疑虑,按理说,虽然前王后已逝,但作为卫王唯一嫡子,不应会如此拘束怯弱。

何涣见状,心里叹了口气,便问林璇:“不知林小郎君来找老朽,有甚吩咐?”

林璇浅浅一笑:“哪里敢吩咐您老?璇来此,是因之前之事,来给先生道谢的。先生回护之恩,璇感激不尽。”

何涣放缓了语气:“你年纪尚幼,老朽若是躲在你身后,岂不是行径卑鄙?”

何涣说的话就像是他一向刚硬禀直的性子,有时候哽得让哑口无言。

像如今这般好声好气的时候,的确不多。

卫恒垂下眸子暗暗观察林璇,初时只感觉她长得好看,小小年纪一身素衣便能穿出一种风骨,让人感觉她灵气十足又沉稳大气。

他瞧着她唇畔的淡笑,忍不住攥紧了半新不旧的衣袖。

林璇和何涣道谢后,便听旁边一直沉默的卫恒道:“打扰先生,恒先行一步。”

何涣和林璇连忙行礼,等他走后,才直起身。

卫恒独自走来,又独自而去,身边连个跟着的人也没有,这样的情况让林璇皱了皱眉。

何涣似乎看出她的心思,小声直言道:“其实,如今王后算是殿下姨母。王上甚重王后,王后却对其姐,也就是先王后有龃龉,才连带着本是金尊玉贵的殿下,变成了如今这样。”

堂堂皇子,受了伤竟连使唤的奴才也无,甚至还要自己来此取药,当真可怜。

卫恒如今如何,林璇已经看到了。

之前她对王后恩宠极重的事没有直观感受,如今一看才觉得此言不虚。

卫王为了她,果真是连唯一的嫡子也不顾了,竟任由别人欺他,也不管上一管。

真是无甚大局观念。

林璇想到自家要去贫穷偏远,湿热难耐的卫国时,越发头疼了。

何涣看她情绪不佳,加之手上伤员还未曾处理完,说了没两句话就忙活去了。

林璇担心秦氏久不见她担心,便走回了马车。

刺杀一事,似是虎头蛇尾,除了那些无辜而死的侍从与私兵,王上同其余世家官宦仍旧好好的。

伤亡有些惨重,前往封地的大军却只休整了一日,便重新赶路。

走了整整一日,才走到了卫国的官道,靠近了黎城郡。

黎城郡在卫国与中原的分界线上,虽来往卫国之人不多,但此郡却是要进卫国的唯一通道。其余几郡不是路途过于遥远,就是道路未通。

作为进入卫国的扼要,黎城郡接迎着来往商贩倒是还算热闹。

卫王到来的这日,黎城郡守早已携郡下各个县丞候在城门口。

卫王只是掀开马车一角,露了个面便到郡守府邸下榻洗尘,而跟随同来的幕僚同其家眷,都一同到了驿馆下榻。

黎城郡中主要大道为小块儿青石板修成,路面光滑平整,街头贩夫走卒来往众多,夹杂着卫地奇妙热烈的方言传来,虽然听不懂其中之意,但林璇忍不住探头看了一眼。

市井热闹气息,让随侍的人脸色也好了许多,经过之前的遭遇,他们动荡不安的心,如今也渐渐平静。

到了驿馆,林璇心情也雀跃了起来。

终于能有热水让她好好洗洗澡了!

距离上一个客栈早已过了好多日,若是在这样下去,林璇感觉自己都要发臭了。

温水漫过身体,林璇在氤氲的水汽中,舒服的眯了眯眼。她虎口处的伤口刚刚结痂,还不能碰水,所以这澡是秦氏帮她洗的。

约莫是环境过于让人放松,林璇洗着洗着竟然趴在浴桶边沿打起了瞌睡。

秦氏看女儿头一点一点的,分明是困到眼睛都睁不开,却还是竭力保持清醒的模样,一时又是好笑又是怜爱。

她轻轻俯身,凑到林璇耳边:“璇儿若是困乏,便安心睡吧。待到要去洗尘晚宴时,母亲再来唤你。”

林璇只听到秦氏温柔的嗓音隐约入耳,仿若催眠曲一般,让她终于熟睡了过去。

秦氏把林璇身体上的水渍擦干,才把她抱到床上,为她盖上一层薄薄的毯子。

然后,她阖上了门,吩咐外间的绿萼:“小郎君睡着了,你莫让无关人扰她。若是她醒了,你便使人来告知我。”

绿萼敛目行礼,轻声道:“婢子领命。”

*

卫王的到来,意味这块卫地,如今的卫国即将有自己的统领者。

原先扎根在卫地之上,本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高位者对于即将有个王上,心里无论是秉持着何种态度,面上他们都得小心侍奉。

但暗地里行事如何,那自然是另说。

夜晚渐渐降临,林璇跟随林知非一同前往黎城郡守杨澄郡守府邸,赴洗尘宴。

华灯初上,天色暗下来后,天边的那轮明月更加耀眼。

溶溶月光衬着羊角灯光,伴着舞姬柔美的身姿与桌上醇香的美酒,着实是种享受。

此时的男女大防并不如何严苛,但也需男女分席。

众人皆知王上只有一位先王后遗子,只是那卫恒不得他的心,他席位便故意被人一再挪后,同一众家臣之子坐在到了一处。

家臣携来赴宴的都是嫡系子弟,人数不足十个,而卫恒恰好坐在林璇旁边。

“王上,王后驾到——”内侍微尖的嗓传遍宴席,林璇跟随众人跪拜。

无一人敢抬头窥伺。

“众卿平身。”待上头雄厚的嗓音传来,跪拜之人才起身。

林璇趁这时迅速向高处瞥了一眼,然后迅速低头。

卫王正值壮年,倒是长得英武,他身旁坐着个年轻女子,想必就是王后。

匆匆一眼,林璇也只看清王后容貌清丽脱俗,眉眼间天然流露出一抹温柔。

但从些许传言来看,王后性子与容貌气质并不相符。

卫王说了些话,宴席便正式开始。

卫地夏日干热,冬日严寒。此地民风较为开放,百姓性格豪爽。

卫地歌姬身着当地舞衣袅袅婷婷的走上来时,便让没见过这般阵仗的许多官员红了面颊。

她们雪肌玉肤,玉臂半露,合着动人的笙竽乐声,柔婉轻盈的身姿在月下翩翩起舞,十分勾人。

林璇绕有兴趣地欣赏了片刻,不经意间看到台上王后的笑意似是有些淡了。

林璇心里不觉便有些乏味,恰在此时,耳边传来一阵惊呼:“婢子万死,污了殿下衣物,还请殿下恕罪!”

婢女跪在卫恒面前不断磕头,直到额头上有了血迹。

她嗓门很大却又在发颤,引得旁边的一个身着蓝衣,白白净净的世家子弟朝卫恒行礼之后劝解:“殿下仁心厚德,还请饶过这个手笨眼拙的婢子一命。”

那婢女闻言,似是得了相助之力,停下磕头,嘴上却不断请求:“婢子自知死罪,恳请殿下饶婢子一命。”

林璇目光扫过动作拘束的卫恒,看向趁机搅浑水的世家子和那眼神暗恨的婢女,心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对。

卫恒听到有人小声说他心狠的话后,越发无措了。

随侍的何青见状,忙道:“殿下仪容略损,不若先饶了这婢子,先去换衣如何?”

卫恒像找到了主心骨:“孤先去换衣,至于这婢子,便先饶她一次,下不为例!”

他便朝周围之人颔首,先行一步。

何青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临走之时朝侍女看了一眼。

宴会继续,这小插曲不过片刻便翻了篇。

林璇看向歌舞升平的宴席,君臣相得的画面,莫名感到了一种别扭感。

明明这世道一点也不平稳,黔首无辜而死,上天又不厚待,天灾频出之下,饿殍遍野,而眼前的光景却是欢娱且奢靡的。

桌案上的菜肴都是上好的肉食,虽然现在只有煮和烤两种烹饪方式,但脍不厌精,炙不厌细,菜肴都是由大厨精心制成,耗费食材甚多且贵。

只是林璇从林知非那里得知,许多地方都已经有易子而食的乱象了。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林璇直面这样的情况,心里便不觉厌烦这样的场景,于是称病到林知非席上告退。

林知非考虑到她大病初愈,又受了惊吓,只让她认了认几位长辈,便允她先行。

林璇对外是个小郎君,如今的场合身边便换了个名唤阿城的小厮。

夏夜的长风吹来,稍减了些许热意。明月被乌云遮了,满天星辰隐在云在,空气闷热压抑。

阿城带着林璇走过林荫小道,欢快道:“小郎君瞧这天气,应是要下雨了。这一场好雨一来,便会凉快许(多)……”

林璇突然出声:“噤声!”

她眼力出奇的好,在灯光稍暗的地方,竟看到卫恒惨白着一张脸朝她这边跑了过来。

来不及想原因,林璇立即推了阿城一把:“去告诉父亲,此处情况不对。”

她稚嫩的嗓音带着冷意,神色仿若带上霜雪。

阿城怔了怔,被这样的气势所摄。

脚下被踢得一痛,对上林璇清凌凌的眼神,他大脑还未反应过来,就风一样地朝着来路迅速跑去。

他下意识服从,倒是忘了林璇若是出了事,他护主不力,半途离主,也是一个死字。

林璇本也想跑,只是她太小了,速度太慢。最后非但一个跑不掉不说,还没有办法请人援救。

她慢慢朝另一个方向后退,想要匿去自己的踪迹。

但她速度太慢,转眼卫恒就到了她这里。

距离越来越近时,林璇瞳孔忍不住一缩。

她看到卫恒身后,跟着几个穿着黑衣的人,正朝这边跟过来。

黑衣人有些意外的看着林璇:“那里还有一个人!”

最前方的黑衣人:“一并抓了!切莫打草惊蛇!”

她真倒霉,被殃及池鱼了。

口鼻被捂住时,林璇心里一阵绝望,意志逐渐脱离身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九门]锦瑟在线阅读第二章

    房遗爱都来不及说话,县令大人便是吆喝了一声!“啪——”惊堂木一拍,那些老百姓都不敢说话了。“公堂之上不得喧哗!肃静!!”县令大人立马用气场镇压了在场的众人。“你血口喷人!明明是你放我怀里的!!”房遗爱气得伸出手指,颤抖指着杨凡。“杨凡!你说这钱袋是你的,怎么证明?”县令大人皱着眉头问道。“大人这个问

  • 生命开始倒计时经济困难

    一本1级的技能书售价居然高达恐怖的1个银币!要是过几个月后,1个银币估计还不够自己塞牙缝的,可现在,真是要紧关头,每一个铜板都要好好利用。普通的玩家来说,升到10级的话,身上最多也就只有1个银币多一点,而我确实运气比较好,斩杀的BOSS和任务加起来差不多有4个银币之多。可即便如此,买两本技能书的钱就

  • 鸿蒙九候口红风波

    可女孩似乎看见了她手上拿着地套盒,也没经过同意就抢到了自己手中。拿在手上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里不是还有一支吗,你这么就说没有了那。”说完还给了店员也一个锐利地眼神。似乎没有注意到在她旁边地杞浅浅正在打量着她。女孩脚上穿地是一双限量款小高跟鞋,杞浅浅似乎记得她好像也有一双。还有她身上地连衣裙也是今年

  • 星光下的治愈之武徒五重(第三更)

    偌大的考核广场上,摆放着上百根墨黑色的力量碑,一个个被叫到名字的考生上前,各种击打声响彻,而后各类数值便出现在了力量碑上。“李博,年龄16,力量243!境界为武徒二重,不合格!”“张保,年龄15,力量197!境界为武徒一重,不合格!”“钱平!年龄19,力量301!境界为武徒三重,合格!”“……”一阵

  • 将军,情止步!在线阅读第6节

    以上,就是通过那件小事,让周灵洵明白,一个人的脸不仅仅是用来看的,更是用来犯罪的。“我不是故意想伤害你,只是,我的帅气连我自己都沉迷。”这是周灵洵通过这件事,得出的一个无奈的结论。如果有一天,他英年早逝,相信不是疾病,或是其他,仅仅是他被自己帅死了。这是有可能的,君不见掷果盈车的故事?古时美男子潘安

  • 乱七八糟短文集第10章在线阅读

    一千个分身,每一个的伤害都超过了一百。那么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超过十万的伤害!瞬间,BOSS血量见底。当然,吴浮的分身,也被野狼王清除了不少,但是因为时间很短,野狼王也就能杀死一百多个分身而已。此时,吴浮留了个心眼。试炼副本中,野狼王的魂魄血量达到30%的时候,有一个狂暴技能,免疫一切伤害而且攻击力暴

  • 追逐光的兔子在线阅读第1节

    距离最终的斩神之战3年后“真无聊啊,好怀念以前打蒙斯克的那个年代,天天有仗打。”贝德纳坐在拜舍尔的丛林里,尽情享受着,他的旁边坐的是亚历克斯。“喂喂!扎卡伊夫!给我死哪去了?赶紧的把血池液拿上来!”亚历克斯取下鼻梁上的墨镜,看了两眼在睡觉的扎卡伊夫:“干活,我的副官,快去把血池液和碳烤菌毯端上来!”

  • 王者荣耀畅想曲之大事发生,解决是非【三更】(10)

    而罗阳羽还在人群里面和张啸天僵持着,一时间场中人都屏息凝视。“罗阳羽识相的话就别反抗了,你今天肯定跑不了!”看到罗阳羽的样子,张啸天站在一边非常狂的说着。在他看来罗阳羽今天必死无疑了。“哈哈,别bb了,有本事就来!”罗阳羽怒吼一句,完全没有害怕。有种愈战愈勇的趋势。“呵呵,好给我打,上!”张啸天已经

  • 偏执与病娇在线阅读第九节

    一个又一个星期就这样过去,终于到了期末考试了。考试晚上前一天我还在更我的同人文,美名其曰为期末考攒人品,其实就是为自己不复习找借口。我这人也就只能凭着自己记忆力好来勉勉强强混过关,要说努力的话绝对跟我没半毛钱关系。奇葩的是,我们学校考试能考五天,星期一到星期五。而我基本上都是提前交卷去饭堂等着,先占

  • 岛生在线阅读第九节

    “少爷,我爹说过,跟您在一起的时候,是不允许我喝酒的”屠凌的性格特别像他的父亲屠睿,那就是对待命令绝对无条件的服从,哪怕让他拿刀抹脖子。“是啊,我爹也是这样交代我的”一旁的胡渊也这样说。“放屁,这事我说了算,大老爷们哪有不喝酒的,我知道你俩被你们的老子交代过,要保护我,所以不能喝酒,这我都明白,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