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将门嫡女重生之破茧成蝶之突然出现的手镯

2021/5/5 3:14:03 作者:积极分子l 来源:红袖添香
将门嫡女重生之破茧成蝶
将门嫡女重生之破茧成蝶
作者:积极分子l来源:红袖添香
上一世被渣男庶姐联手杀害,今生本想报完仇就当个米虫,可是那个妖孽王爷却抵着我的头,一脸宠溺的说:“待在我的怀里哪里都不要跑好不好。”

“不要!”青年大叫一声坐了起来,呼呼的喘着粗气。

“你醒了?”一道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先喝杯水。”

“谢谢!”青年有些惊魂未定,想起梦中的画面,他的内心隐隐有些不安,接过水杯就往嘴里灌。

“你好,我叫真角大古,你叫什么名字?”高桥锋扭头看过去,一个俊郎坚毅的男子穿着白底带红,胸前印着GUTS标志的制服,正微笑的看着他。

“我叫高桥锋,你是……胜利队?”高桥锋有些疑惑的看着大古,“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远东总部的医疗中心,是搜救队找到你,然后送你过来的。”大古还是一脸微笑。

“高桥锋,19岁,东京大学计算机系研究生毕业,日本华裔,父母双亡,无不良爱好,地球联合组织TPC基层工作人员,于8月6日休假期间在哥尔赞的攻击下拯救一名小女孩,在怪兽的攻击下,奇迹般生还。”突然一个声音从高桥锋耳边传来。

“你们调查我?”高桥锋脸色有些难看的看过去,一个有着短发,穿着胜利队队服的女生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换谁莫名被调查心里也会不好受。

“请你解释下,你为什么会毫发无损的从哥尔赞的脚底下存活下的?”女生继续开口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高桥锋强忍着怒火回应。

“普通人?普通人可不能在重达几十万吨的怪兽手下存活下来,而且还是毫发无损。”女生嘲讽道,在毫发无损四个字加重了语气。

“我说了,我不知道!你现在给我出去,我累了,需要休息。”高桥锋有些控制不住心里的火气,莫名其妙的被人调查,现在还遭人审讯。

“好了,丽娜,先让他休息一下吧!我们等他休息好了再问。”大古拦住了准备发飙的丽娜,急忙把她推了出去。

大古扭头冲着高桥锋笑道:“不好意思,她的脾气比较冲,请你谅解一下。”

“嗯。”高桥锋闷闷的应了一声,他对大古还是很有好感的。

门外,丽娜冲着大古发飙,“大古!你推我出来干什么!他明明就有问题!”

“你先冷静下,或许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不是有检查报告吗?等检查报告出来不就知道了?而且你现在这样子逼他,他就会回答你了吗!”大古苦口婆心的劝着丽娜。

“可是,大古,普通人怎么会在哥尔赞的攻击下毫发无损?这不科学!”丽娜虽然听从大古的劝阻,但是想起里面的人可能是外星人,她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检查报告来喽!”一个穿着胜利队队服的胖子从远处快步走了过来。

“崛井,快把检查报告拿来我看看!”丽娜一把夺过崛井手里的报告,急急忙忙的看了起来。

“大古,她怎么了?怎么像中邪了一样?”崛井来到大古旁边用肘子捅了捅大古的身体小声的问道。

“她怀疑高桥锋是外星人,SO……”大古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

“崛井,你是不是拿错了检查报告?”丽娜猛的台球死死的盯着崛井。

“姑奶奶,我怎么可能会拿错!”崛井无奈的看着似乎着了魔的丽娜。

“怎么可能?这不科学!”丽娜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

“报告上显示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类。丽娜,是你对他有偏见。”大古接过丽娜手里的报告,有些无语。

“可是,大古,那是几十万吨重的怪兽!”

“总会有奇迹发生的,不是吗?”大古拍了拍丽娜的肩膀,摇摇头走了。

“崛井,你也认为是奇迹?”丽娜扭过头看着崛井。

“呃……报告上不是写的很清楚吗?机器是不会出错的。”崛井看了一眼报告,继续说道:“报告上显示一切正常,而且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奇迹的,好啦,我那里还有一个研究要做,我就先走了!”

……

房间里,高桥锋正在努力回忆昏迷前所发生的事情,他只记得一道蓝色的温暖的光芒将他包裹着,然后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突然,高桥锋感觉右手手腕有异样,抬起右手一看,愕然发现自己手腕上竟戴着一只特别的手镯。

“这是……”高桥锋疑惑的看着手腕上那只奇怪的手镯,通体银白色,一个菱形的宝石镶嵌在上面,拥有三双展开的双翼层叠在一起第一层为蓝色边纹,第二层为红色边纹,第三层为通体黑色,显得极具美感。

“我记得……我没有这样的手镯啊?”高桥锋想把它取下来,却怎么也拿不出来,似乎和整支手臂连在一起了,“如果能隐形就好了……”高桥锋低声呢喃着。

“嗡——”手镯上闪过一道微弱的光芒,似乎在回应他的话,突然手镯在高桥锋眼中消失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高桥锋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他抬起右手在眼前仔细的看了又看,还用左手摸了一下,发现手镯真的消失不见了。

“难道它能听懂我说的话?出现吧。”高桥锋试探的说了一声,想验证心中的想法,然后手腕上闪过一道光芒,奇特的手镯再次出现在他手腕上,高桥锋和得到新玩具的小孩一样,不停地喊着出现,消失,玩的不亦乐乎。

……

胜利队司令室。

大古和崛井刚一进屋就受到了众人的注目礼,放眼望去,队长居间惠,副队长宗方,队员新城,野瑞全都在场。

“大古,那个人怎么样了?检查报告出来了没有?”居间惠转过身看着两人。

“队长,他人已经醒过来了,检查报告显示和正常人类毫无区别,只是……”崛井看了一眼大古,有些犹豫。

“只是什么?崛井,说话别吞吞吐吐的,有话快说!”宗方瞪了一眼崛井大声说道。

“只是丽娜还是怀疑他是外星人,并且对他进行了逼问。”大古站出来答道,他顿了顿接着说,“丽娜队员的怀疑也并不是毫无道理,毕竟哥尔赞可是重达几十万吨的巨大怪兽,高桥锋在怪兽的攻击下紧紧是昏迷过去,而且毫发无损,这样就很值得怀疑了。”

“嗯,我知道了,丽娜队员那里我会去和她沟通的,如果他的身体没什么事情,我们就让他离开吧!而且他也是TPC的一员,虽然检查报告显示一切正常,但是我们还是要观望一阵子,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居间惠想了想做出了决定。

“是!”

新书首发,求鲜花,求收藏,求评价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姐终于造反了在线阅读第7章

    嘴角微微上翘,手臂上直接发力。在唐龙的惨叫声中,他就好像一块破抹布一般,被顾云甩了出去。砰的一声砸在巷子的墙面上。在甩飞唐龙之后,顾云并没有就此停下来。而是直接转过身,一脚踹了出去。老三老四还在愣神中,直接被顾云一脚命中。两人一前一后直接飞了出去。而王妙妙已经长大了嘴巴,一脸的吃惊,此刻,她已经不知

  • 和偏执狂一起重生后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二天,陆哲早早地起来进行直播。昨晚睡觉前,他尝试着与脑海中的系统进行沟通。“系统啊系统啊,愤怒值能不能直接用来兑换技能啊?”“不行。解锁技能的唯一方式,就是达到指定的愤怒值。”“那……指定的愤怒值是多少啊?”“不告诉你。”“……”陆哲无语,“那……我能知道还有什么未解锁的技能不?”“不能。”“你这

  • 我能一键窃取第6章在线阅读

    昏暗的电脑蓝光下,林业蜷缩在破旧的出租房内,他死死的咬住干渴的嘴唇,盯着电脑屏幕。也许过了今天一切都将恢复如初,既然已经如此的疯狂了,那么何不在疯狂一把!一直到现在为止,林业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毕竟无限购物太过于疯狂,太过于不现实。可是既然已经买了,那么……继续买吧!“买买买!”烂醉的林业就如同酒鬼

  • 火影之夜明之告一段落

    三年前,鬼哭峰。红衣女人有一双长睫的眼,皎皎纯洁,如天边明月。而她的名字,也确实叫明月。那是关内任家金铺的大小姐,载了满车珠宝嫁妆,却不料遇上了劫道的马贼。一行人或死或伤,只有她浑身是血地逃到鬼哭峰上,正碰见沈无常下山采买。那年沈无常二十五岁,眼睛还没冷透,心也还没冻硬。从来只会杀人的他,有生以来第

  • 申诉人第十章在线阅读

    屋子里的灯光明亮刺眼,明间正中的桌子上摆满了珍馐佳肴,两旁一溜垂手侍立的奴才屏气静声。明明是夫妻,该是最亲密的关系,但是现在两人同桌用膳,福晋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都是僵硬的。四爷吃饭很是规矩,每一盘菜从不夹第三筷子,就如同例行公事般恭谨。这样的氛围下,福晋便是想要说什么,也堵在了嗓子眼。等到用完膳,奉

  • 系统长着男主脸在线阅读第8节

    长而翘的睫毛镶嵌在柔和的眼线上,高挺的鼻梁如切似割,隆起的双唇透着魅惑与性感,细腻的肌肤淡淡铺洒着几颗雀斑。谌卢仔细端详斯嘉丽的脸庞,丝毫找不到梦中狰狞的痕迹,冬眠柜里的营养液浸润发梢,反添睡美人的妩媚。回想从噩梦中惊醒的僵硬身体、粗重喘息、淅沥冷汗,如此真实的恐惧感让他第一时间来到医疗舱,查看仍在

  • 风卷残云录第六章在线阅读

    “话说……挂着我名字的木牌怎么在布莱克的门上?”我指着隔壁的房门,满脸呆逼。“这个……”雪碧扭捏了半天,“我昨晚起夜,看到你的木牌掉在地上,就捡起来挂上去了。没想到挂错了地方……”(人畜无害脸)“没事(雪碧你故意的吧?一定是吧?)……”“嗯呐,就知道雪月对我最好了。”我……感觉……好像起了一身鸡皮疙

  • 雨幽陆合第1章在线阅读

    京郊城外有一个不算平缓的山头,入眼全是苍翠,独有大自然的美丽。半山腰上静静的躺着一个气势恢宏的宅子,门前土黄色的泥土被青色条石掩盖,两旁绿树的尽头是一个高高的牌坊,上面大大的“琉璃庄”三个鎏金字体铁钩银划一样透着不怒自威的气势。现在午时刚过,初夏的阳光暖暖的照下来,绿树掩映间不算得太热。一个衣衫褴褛

  • 骄傲的卑微的我在线阅读第10节

    金钱=粪土狗吃屎所以狗是人类的好伙伴

  • 西游:进击的小白龙第3章在线阅读

    到了发薪水这天,蓝海蝶领了薪水,她就请了一天假,高高兴兴的来到许愿桥。老远的就看见几个孩子跑了过来,嘴里还喊着:“姐姐来了,姐姐来了。”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把他们的姐姐围了起来。蓝海蝶抱起一个叫雪儿的小女孩问:“你们想不想去游乐园玩呀?”“想。”几个孩子一起高声的回答着。“那可要花很多的钱呀!”程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