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寻龙问道之第二章(2)

2021/5/5 2:47:58 作者:卢格恩克 来源:纵横中文网
寻龙问道
寻龙问道
作者:卢格恩克来源:纵横中文网
漫漫修仙路,寻找回家路

2

男人人高腿长,一踏进店门,女店员就来了精神。

“欢迎光临,请问要些什么?”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一行小字上:“热可可。”

“好的,请稍等!”

热可可很快端上台,店员递上纸巾:“小心烫口。”

男人眸子微微一弯,竟是双含蓄的桃花眼:“请给我三包糖。”

店员脸上发烫,连忙拿出三包糖,然后愣愣的看着男人立在柜台前,慢条斯理的逐一拆开,将糖霜倒进杯子里,随即将三个空袋子推回给她。

“谢谢。”

安小意已经走到阴凉地,边等男人出来边喝掉余下的黑咖啡,又拿出手机查询叫车定位,一看之下才发现几乎和她站的地方重合。

她左右扫了一圈,目光落在一辆扎眼的黑色轿车上,那车体线条虽流畅,在意想不到的角度凸出一点小棱角,低调中带点小张扬。

安小意反复对比车牌号,确定就是这辆,又忍不住多看几眼——她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开着七位数的车拉私活。

只是驾驶座空荡荡的,安小意拨通了对方的手机:“喂,你好,我刚才叫了您的车,请问……”

对方只回了两个字:“稍等。”

与此同时,咖啡店店门又开了,男人端着热可可走出来,拿出钥匙按下电子锁,“滴滴”两声,黑色轿车的灯亮了。

男人走近时,安小意刚好回头。

这意外的“巧合”,还真是别开生面。

安小意有些一言难尽的抬起手遮住日头,准备再将道歉和善后措施重复一遍。

男人却先一步打开车门,十分谦和的说:“先上车吧。”

……

车子钻进夏日的蒸蒸热气里,安小意一直低头看手机,刷开叫车记录才发现,这男人的历史接单历史为零,再一看车内摆设,除了驾驶座前一台香氛座,整个空间干净的像是辆样板车。

同事兼损友乔麦的微信这时晃了进来:“你又迟到。昨晚去哪儿浪了?”

安小意没接浪的茬儿:“你说什么人会开上百万的车出来拉私活?”

“肯定不是自己的车呗!怎么,你遇到了?”

安小意掀开眼皮,从后照镜里瞄了一眼男人,男人鼻梁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副墨镜,镜面像是抛光过度,衬着这辆招摇的车,倒是有几分商界精英的风范。

“看穿着也不像司机。刚才上车前我还把咖啡撒他身上了,那衬衫得好几千。”

乔麦:“专业碰瓷十八年,没准是穿着山寨货讹你一件新的。”

安小意刚好瞄了一眼微信里的零钱:“我卡里就剩三百八,最多给个干洗费,没准还能给我剩点。”

不知是不是幻听,这时那男人像是发出一声轻笑。

安小意刚要抬眼,乔麦的微信又进来了:“不图财,图色呢?”

这个安小意就更不怕了。她活了二十四年,可谓“暖暖春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追求者如滔滔江水,只是集体“眼瞎”,但凡是带着不纯洁交友目的接近她的,不是骨折就是脑震荡,丢个钱包、手机更是家常便饭——时日一长,安小意命带桃花煞的名声也不胫而走。

十几分钟后,目的地到了。

车子停在一片人工规划的林荫道前,对面就是一家五星级酒店,时常出入西装革履来中国圈钱的老外,酒店旁一动写字楼盖到一半,楼下货车出出进进,轱辘下一阵爆土扬烟,越发衬着这边宁静风雅。

安小意临下车前决定把两笔账一起算清:“先生,今天实在不好意思。你看这样行吗,你把衣服送去干洗,然后把价格告诉我,我转账给你。”

男人看向安小意:“也好,我也经常送干洗。”

都是明白人,那就好办了。

安小意:“或者你现在估计一个数,我马上转给你。”

男人鼻梁上的镜面一晃,唇角笑意若有似无:“我估计,要三百五十块。”

安小一瞄车费,三十块,两者加在一起刚好败光她的余额。

“好,我这就给你。”

转完账,安小意就开门下车,眼皮子都不抬。

……

林荫道两侧树木郁郁葱葱,蝉鸣低吟,花香暗涌,拐两个弯就能看到尽头的建筑物,那是一家名为Demon的西餐厅,城中闻名,开了十多年,换过几次老板,装潢的钱都花在暗处,菜色设计也不花哨,一顿饭吃下来却觉得每个细节无不恰到好处,难得找到比这更让人舒适的“逼格”。

安小意正是这里的首席西点设计师。

Demon傍晚营业,西点师中午开始备料,这两天又没有宴会蛋糕的特别预定,安小意迟到的理直气壮。

餐厅大堂里,员工们要死不活的聚在一起上早课,见到安小意进来,齐刷刷用眼神谴责她。

“你又迟到了,胆儿够肥啊!”

“你好歹有一天照顾一下我们这些苦逼的心情行吗?”

事实上,众人也只敢嘴皮上冒冒酸水,谁叫他们都没有一个叫安博尔的老爸。

安博尔是这里第一任西点师,红遍全城,他和市长的合照现在还挂在门廊的墙上,可惜八年前突然消失,连他那特意用餐厅名“Demon”命名的蛋糕配方也没留下,导致餐厅西点的销量大量锐减。

几年后,安小意女承父业,稳坐Demon西点师第一把交易,订单稳扎稳打,任谁也没法在这枚鸡蛋里挑骨头,加上上任老板又一心惦记着万一哪天安小意突然开窍,能将和安博尔一起消失的配方想起来呢,对她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安小意一屁股坐在乔麦身边,头往她肩上一窝,一身馋懒奸滑的瞌睡虫就集体复活了。

乔麦瞥了一眼:“昨晚几点睡的?”

安小意:“原本早就睡了,半夜做梦醒了,天亮才眯着。”

乔麦:“还是那个梦?”

嗯,还是那个梦。

安小意应了一声,闭上眼,却没有提到梦中出现的新进展。

那噩梦的前半段内容,她反复做了八年,一样的夏日,一样的车祸,而且每次她都在两车相撞的瞬间惊醒。

直到今早才有了后续,一声响指,一个陌生男人——只是她没看清样貌。

乔麦老生常谈:“你这是心魔。”

安小意吸了口气:“这是老天要多给我一点奋发图强思考人生的时间。”

讲早课的经理声调像叫魂,安小意却愣是睡的天真无邪。

这睡意传染很快,从乔麦开始,周围的人相继投降,一个个困意纵横,哈气连天,经理孤掌难鸣,很快在众人难以言喻的目光下提早结束酷刑。

早课结束,众人陆续起身,乔麦也拉了安小意一把。

安小意摇头晃脑的还没站稳,就开始“啪啪”鼓掌:“经理说得对,经理说得是,我们一定坚守好自己的岗位,严于律人,宽于待己……”

安小意又被乔麦拉了一把,扒开眼缝一瞄,见众人正齐刷刷的望着大门口。

……

安小意半个哈欠含在嘴里,垫着脚尖,扬着下巴,这才勉为其难的穿过众人的遮挡,看到这时走进来的那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男人腿长步子大,不会儿就来到跟前。

除了安小意,所有员工异口同声:“Boss早!”

安小意先是一愣,僵直的目光缓缓下移,直到滑过他胸前衬衫上的咖啡渍,定住了。

男人越过众人,只一个字:“早。”

女员工们一起歪着头目送他离去,一脸迷醉,统一口径的发出一声“嗷”。

唯有安小意目光发直,一动不动的矗在原地当摆设。

乔麦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醒醒了!”

安小意反手揪住乔麦:“刚才过去的是谁?!”

同事们齐刷刷看向安小意,不明所以。

乔麦:“前天新来的Boss啊,你失忆了?”

另一女同事也道:“对啊,不仅人长得帅,连名字也那么好听!”

“叫什么?”安小意的神情更加古怪了。

乔麦:“叶寻啊!你真忘了?”

安小意脑子里有根弦“嗡”的一声断了。

叶寻?

叶寻!

安小意彻底醒了。

她记得Demon前天的确换了一任新老板——身材矮胖,长相喜庆,脸上的肉既厚且弹,走起路来还带着轻微晃动,笑起来发出“哦呵呵”的声音,像极了“安西教练”。

而且,他还有个听上去很“帅”的名字——叶寻。

为了迅速和员工们打成一片, “安西教练”还特意请大家一起去KTV刷夜,所有人还凑在一起照了一张大合照。

安小意立刻刷开手机翻出那晚的照片,点开一看,照片正中央被众人簇拥的男人果然又矮又胖。

安小意将手机举到乔麦眼前:“这才是叶寻啊!”

女员工们纷纷凑上头,神色各异。

“这不就是一个人嘛?”

“小意你没事吧?”

安小意张了张嘴,开始怀疑人生:“这怎么会是一个……”

直到视线又落回手机。

“……人。”

照片中的男人生生高出旁边女员工一个头,英俊逼人,剑眉高鼻,一双带笑的眼暗藏桃花,眼尾轻轻翘着,意味深长。

原来的胖子呢?!

一时间,同事们都不说话,只盯着安小意,但见她脸色发白的瞪着屏幕,看上去很不好。

“你没事吧,小意?”乔麦将手搭在安小意肩上,感觉到她肩膀轻微一震。

又……又是幻觉??

噢!该死的!

安小意虚弱的闭上眼,嘴里喃喃:“我……我想静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能赛博朋克第8章在线阅读

    有了系统002这个后车之鉴,厉南越就想起了前车的好来了。他气的肝疼的时候,猛然间想起第一回做这个匪夷所思的梦时,系统001好像问他要不要知道什么小说的剧情梗概。此时,厉南越正立在一条不知名的巷子里,他面着壁,忍下了心里的暴躁,心情很不好地试着和他的后车之鉴再一次沟通。[我能知道这个小说的梗概吗?][

  • 穿成权谋文里的加戏女配第七章

    小黑这边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记载着从娘家回来不足一年,迎春就香消玉殒。这里的重点是回过娘家,参照原著的描述,迎春回娘家向亲人们如实哭诉过她的遭遇,然而王夫人以及一众姐妹同情归同情,落泪归落泪,数日后不得不让她跟着孙家人回到婆家,之后……就没有之后了,反正贾琏和宝玉都完全没出头给迎春撑腰。没错,这个封

  • 病痞将军驯养手册在线阅读第8章

    不知是不是他中文老师教导的缘故,他很注重言语间停顿的连接词。“我?”司零有些意外,“先生,我是学生物的。”钮度笑看她:“刚才司同学一系列的解读,甚至连我的研究生教材都记得那么清楚,真的只是学生物的而已?”两人又开始了较量的眼神,好像不吃死对方不罢休似的。司零说:“我这边实验室实在很忙,现在在做蔓丝病

  • 原始社会养娃记之第五章

    “陛下,阿狐真的好感动……”狐星河躺在床榻上,盖着被子,露出一张绯红的小脸儿,眼儿水汪汪地望着炎帝,拳头在被子里捏成一团,“从未有人如此待阿狐……”舒曲离坐在床榻边上,身着红色里衣,外面穿着繁复精致勾勒着金色花纹的黑色外衣,头戴着黑色玉冠,漆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他的侧脸线条利落,从额角到鼻峰再到嘴唇

  • 穿越之精分聚齐之幕后神秘人

    看着一群一蹦一跳的绿水灵向着这里袭来,只是两岁不到小孩子身体的魏零只能待在美女的怀中,希望这不要是什么难对付的怪物就好。结果也正如他的想象一样,这群小生物跳着快要接近他们营地的时候,一层淡淡的光罩升起,阻止了它们的前进。“啪嗒,啪嗒”声不绝于耳,那些绿水灵撞到光罩上弹开后,又继续弹了起来。直到现在魏

  • 开局即永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随着一道惨叫声,狭窄的出租屋终于安静了下来。楚兮最近要整天加班,因为顾衍初这个病房负责的护士有她一个,天刚亮就爬起床,晕晕沉沉的洗漱,在路边买了包子咬在嘴巴里坐公交车。清晨的医院本该十分的静谧,但医院的大门外仍旧残留有三四家的娱乐记者,甚至还有想溜进去偷拍的,楚兮避开人群从侧门进了医院。顾衍初脑子浑

  • 无上元帝之实情(9)

    许博士眼神示意,将女医生和工作人员请出了房间,然后才慢悠悠的道:“陈星,我注意到昨晚你又进行了‘深海沉船’游戏,虽然没有闯过第三关,但表现比上一次更好。我们找你,就是想让你帮我们破解这款‘深海沉船’游戏。”“破解游戏?这不是笑话吗?这款游戏就是你们设计制作的,还用找别人来破解?问问游戏设计者,不就什

  • [清穿]太子爷是个蛇精病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处小院建的清幽,处的位置也颇为僻静,隐在梅园深处,寻常人并不能注意到。他掀开帘子进去,轻声回道:“那位公子已经离开了。”他对着的,是一个素衣跪于蒲团上冥想的清瘦身影。一头乌发如绢般倾泻下来,只在顶上用一根白玉簪简单地束了,丝毫不像是沾惹尘俗之人,反而更像是这佛堂上供奉着的、以清冷的眼睛望着这世间的

  • 绝地求生之无尽战场之杀了她的转世

    西起昆仑,东入碧海,沿途青山城镇无数,万里长江,风光无俩,名唤湘江。湘江之畔有一昌黎镇,总共不过百户人家,一直都是自给自足,虽然衣食无缺,却也不算富余。直到朝中的礼部尚书告老还乡回到这里后,昌黎镇在短短的三年中就兴盛了起来,以上供皇室的羽缎而闻名天下。这羽缎取用百鸟羽毛,加上蚕丝纺织而成,细腻柔软,

  • 我成了机器人之8)(8)

    朝析当然看见了。不过她又不百合,要女主喜欢她干什么?只是日常调戏女主的乐趣罢了。看女主那种烦她又奈何不了她的样子真是好开心呢。“对了,本位面女主叫啥来着?”朝析身边出现黑色的雾气,缠绕在了刚刚秋昔月刺向她的剑上。秋昔月原本不以为意,她这剑可是那位前辈传承里的兵器,本大陆兵器排行榜里前十的神兵秋霜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