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错点王妃:王妃喜爬墙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5/5 0:55:55 作者:酥点 来源:3G小说网
错点王妃:王妃喜爬墙
错点王妃:王妃喜爬墙
作者:酥点来源:3G小说网
自古相府多美女,她汝慕言就是其中之一,汝家幼女,暮夏谷的传人,她看似柔弱,却斗的了皇后,修理的了蠢笨公主,这样聪慧的女孩自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原本以为可以逍遥生活,谁知这妖孽脑子一热,拿出一道圣旨就改变了她的命运。嫁给王爷,还是她的冰块脸的师兄!这样的买卖她得考虑一下。望着眼前古灵精怪,认真思考的丫头,他只是微微一笑提笔写下。‘世间三千繁花,敌不过青梅竹马,坐拥江山看天地浩大,不如与你执手天涯。’

“你们既是能找到我,这么说王府那边没事了?”

底下有人应声:“此前锦衣卫的确有去府上查过,幸而王爷不在,并未怀疑。”

他颔首:“那就好。”

“王爷打算回府?”

沈怿转过身:“不了,我伤没痊愈会被人看出端倪。既然圣上没有起疑,那就当我还在大同府,等除夕那日再返京不迟。”

这回被人摆了一道,在大同别院接到飞鸽传书,说是顺天府有变,他立刻马不蹄停地往回赶,结果刚上城郊的官道,随行的几人忽然生变,杀了他个措手不及。恰巧又在此时,巡幸五岳观的圣驾从东门回宫,途中也遭人行刺,不用想就知道是有人准备来个栽赃嫁祸,若是真查出自己带伤,这个弑君的罪名可就洗不清了。

活了二十多年,还很少这么狼狈过,最可笑的是,这问题竟出在自己人的身上,真是有够讽刺的。

“想不到,我手里的人也不干净。”他低头活动了一下手腕,“这笔账过几日再慢慢和你们算。”

听到你们二字,就知道事情不妙,搞不好功没捞成,还要被殃及池鱼,在场的都咽了口唾沫,各自面面相觑。

沈怿走了两步,似想起什么,突然停住脚,垂眸就近问旁边的侍卫:“带钱了么?”

后者不明所以地点头:“带了。”

他摊开手伸出去,那人很识相地摸了一锭足纹的银水放上去。

沈怿狠狠皱眉,连掂都懒得掂,抬了抬下巴冲他腰间示意。

侍卫抿住下唇,犹豫了片刻,只好听话地把钱袋解下。

他也没细数,回身进了屋,不多时推门出来,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个字:“走。”

一夜过去。

等书辞醒来时,天早已亮了,日头明晃晃地照在脸上,卷帘没放下,大好的阳光洒得满屋子都是。

她是趴在桌上睡着的,周身酸疼,四肢乏力,正慢吞吞地站起来舒展,肩头的披风却瞬间滑落在地。书辞低头一看,迷糊间想起这屋内还应该有个人,她脑子立马精神了,里里外外找了一圈不见踪影。

她赶紧跑到后院,仓库里也是人去房空。

“小姐,早呀。”

书辞站在门口,看着紫玉哼着小曲儿优哉游哉地打扫院落,冬季的暖阳将墙瓦的颜色染得分外温和,家中的景色一切如旧,她却生出些萍水相逢的感慨来。

“还真走了。”她自言自语,“也不打声招呼……”

*

第一场雪落完之后,气候一日便冷过一日,转眼到了小年。

因为琐事太多,忙起来无暇顾及其他,书辞很快就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忘在了脑后。

京城里过年讲究排场,除夕、春节、上元,夜市通宵不禁,大街上舞龙舞狮,炮仗连天响,卖东西的吃东西的,挨挨挤挤,熙熙攘攘。

言则一贯是不在家过年的,街上人一多就容易出事,除了有锦衣卫巡查之外,大都督府也得安排京卫协助。五大营各派出人手,城里城外轮流值夜。言则是外卫,平时甜头尝不到,一旦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就肯定有他。

临出门前,陈氏把东拼西凑攒的二百两银票塞到他包袱里。

言则看着那薄薄的两张纸,心头不踏实:“这钱够吗?人家会不会看不上?”

“不少了,蚊子腿儿再小还是肉呢。”陈氏叹了口气,“李大人不过从五品的武选清吏司员外郎,真正掌事的还是往上数的那几位,他平时捞不了多少油水的。说白了,这笔钱也就去碰碰运气,脸好的话把你调到京卫里做个经历,再不济也得进内卫吧?毕竟拿人家手短呢!”

他啧了声:“他要是不拿呢?”

陈氏皱眉,“乌鸦嘴,就你话多,银子都放到跟前了,能不拿吗?”

毕竟还是担心钱少,言则把包袱背上身,摇头轻叹,“那我走了。”

书辞在房内做针线,看见他要出门,忙唤了一声。

“是辞儿啊。”言则停下脚,“有什么事儿么?”

“现在天冷,夜里风大,我做了套手捂子您带去吧,当值的时候也暖和一点。”

言则欢欢喜喜地收下,望着她一脸的感动:“还是自家姑娘好啊,知道心疼人。”

书辞笑了笑,“路上当心点。”

“诶。”

目送他行远,书辞这才慢悠悠往回走。

言则和陈氏不一样,无论做了什么他都会夸,反观她娘,差别待遇简直不能太明显。

有时候也羡慕言书月,每天日子过得清清闲闲,娘从来舍不得让她熬夜做针线,舍不得让她出去抛头露面,最后有了好东西还全是她的,这么多年了,也不是没恨过……

“阿辞啊。”

她刚坐下,言书月便捧着东西进来了,献宝似的凑上前,“你看我给你做了个枕头。”

书辞把活儿放下,“我有枕头的啊,怎么想起做这个?”

“之前不是听你说脖子肩膀疼么,我去了趟医馆,大夫说用白芷、防风、川芎塞到枕头里,晚上睡觉能治病的。”言书月将东西递过去,“你瞧瞧喜不喜欢?我手艺没你的好,你别嫌弃。”

“怎么会呢。”书辞摸了摸上面的绣纹,她姐绣花很吃力,偏偏还用最贵的线,看痕迹估计来来回回拆了好几遍,这败家孩子不管账,她是心疼的没边了。光是废掉的线自己都能做好几条帕子……

见她微不可见的摇头,言书月小心翼翼地问:“是……不好看么?”

“没有,当然不是。”书辞忙仔细看了看,随后无比认真地说道,“我是瞧着,你的女工比以前有进步多了。”

她惊喜:“真的呀?”

偷偷摸摸见她熬了几个晚上,还以为是做贼,没想到是给她做枕头。

尽管平时羡慕嫉妒恨,可这样的姐姐……书辞也实在是讨厌不起来。

“挺漂亮的,谢谢啊。”

“你是我妹妹呀,别跟我客气。”

她说话声音又轻又细,软软的像江南姑娘。

言书月在她对面坐下,“下午出门,我和你一道去吧,刚好胭脂用完了,想买一些。”

“行,一会儿我收拾收拾。”

刚没说两句,墙外忽然人声鼎沸,喧闹不已,隐约还听到有马蹄声。

紫玉拎着扫帚探头探脑地在角门处张望,书辞抬手把她叫进来。

“什么事啊,闹成这样?”

紫玉边走边还恋恋不舍地往回看,“我啥也没看清,说是肃亲王回城了,一路上大批京卫护送着,场面可大了。”

言书月常年养在闺中,对这些事很少留心,当下问道:“那外面的老百姓,都是去迎接他的吧?”

书辞没忍住笑了一声,冲紫玉点头:“我姐可真够甜的。”

紫玉深以为然地颔首,朝一脸茫然的言书月解释道,“大小姐,这肃亲王您不认识啊?”

她不知书辞在笑什么,愈发有些怯怯的:“只是听说过。”

“肃亲王在先皇的子嗣里排第四,残暴冷血那是出了名的,当街杀人常有的事儿。据说他七岁的时候就手刃了自己的启蒙先生,连眼睛都不带眨下。”说着,伸出手给她比了个七。

言书月花容失色,惊愕地啊了下,“真的呀?”

“是的呀。”紫玉学着她说话,“骗你作甚么,这市面上的传说多了去了,什么煞星转世,恶鬼投胎,千奇百怪的。”

“我从前怎么不知道有这些传闻?”

“你又不爱出门,不知道的多了去了。”书辞一面绣帕子一面接话,“他封王后没多久便奉命西征去平西南叛乱,几年前不是蛮族投降么,他受降完也就返京了。”

言书月若有所思。

“诶,我倒是听过一个有意思的事。”紫玉毕竟是在市井里混大的,各路八卦耳熟能详,“肃亲王的母妃就是南蛮羌族人,戎卢部落首领的妹妹。您说,咱们陛下叫他去平乱,安的什么心思?”

“明着历练,暗里试探。”书辞竖起拇指,“高,这招够狠。”

言书月自个儿琢磨了片刻,凑过来,“那街上那么热闹,人来人往的,是为了什么?”

紫玉理所当然的回答:“为了躲他呀。”

她讲得绘声绘色,连说带比划:“你们是不知道,肃亲王杀起人来那叫一个毛骨悚然,别说蛮族,自己人听了都害怕。尤其是他审问人的手段——流点血见点骨头都是小菜一碟的,简直和诏狱有得一拼。”

东长安街上,肃亲王府内。

暗牢里气息潮湿,终年弥漫着一股散不开的腥味,铁质的邢床上躺着血淋淋的两个人,惨叫声此起彼伏。

沈怿坐在对面的圈椅内,神色如常地喝茶。

一波油煎下去,命不至于丢,受刑的时候却是极其痛苦的,他把杯子放下,不紧不慢地开口:“都是在我手下办过事的人,多余的话我也不问了,是要交代还是要继续?”

两人伤得都不轻,几乎没一块好肉,其中一个咬牙不吱声,另一个艰难地抬起头:“王爷,属下……真的是……冤枉。”

他靠回椅子上,端起茶杯接着喝,左右的人会意,利索地将说话那人的衣服扒了个精光,迎头一盆滚水往下浇。

滋滋的热气直往外冒,铁刷子寒光森森闪烁,这是东厂有名的刷洗,人人谈之色变。

旁边那个看得不住发抖,偏偏眼睛还被人扳开,就是要叫他瞧个真切。

这刷子一下去,上面那层皮瞬间剥落,受刑的人还没喊疼,另外那个先挨不住。

“王爷、王爷,我说,我说……”

“你闭嘴!”受刑之人疼得倒抽冷气,还不忘呵斥他,“敢出卖主上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沈怿执杯的手一顿,抬起眼皮冷声道:“这么说,不能出卖他,就可以出卖我?”

他冲那人颔首:“你说,我可以饶你一命。”

在同伴地骂声里,那人咽了口唾沫:“回王爷……是、是肖大人。”

而今朝野上下只有一人姓肖,他虽没说出此人名字,在场的却都心知肚明。

内阁首辅肖云和,这个人权倾朝野,位高权重,脾性是出了名的古怪,全京城里若沈怿排第一,那这个第二必然非他莫属。

当今皇帝性情温和,儒雅仁慈,肖云和又深得其信任,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眼下他来这么一招,不知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再审下去估计也问不出结果,沈怿理了理袍子站起身,路过牢房时脚步微滞,低低撂下话。

“最好别让他落在我手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小弟都是万界大佬第六章在线阅读

    “为什么像变态?”小灰显然理解不了他的逻辑,漂亮的猫眼里很明显地流露出了困惑的神色,“很多人都半夜不睡觉啊。我上次抓老鼠跑到夜市后面的巷子里,看见好多人在马路边走来走去,穿着细细跟的鞋子,还差点儿踩到我,喵。”凌冬至一口血差点儿吐出来。没亲身体验过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东街的也是后面就是滨海这一带很

  • 魔医女修罗在线阅读第三节

    沈茗玩到一定等级后,突然想起了加公会的事情。加了公会以后好处是挺多的,沈茗虽然喜欢把网游完成单机,但是在福利优厚的情况下,也会妥协一部分。选择哪个公会加入根本不用考虑,男神叶秋——虽然知道男神的真名是叶修,但是和别人介绍男神的时候,也不可能用叶修这个名字,沈茗很快就调整过来,假装自己根本不知道叶修这

  • 重生后我和宿敌组队了之Chapter Six 厮守(6)

    徐挽河对于冷默青的小白脸评价有着细微的异议(是的,冷默青比较像是阴阳脸),对于“他”对上任魔教圣女用情至深的设定也是颇有微词。尤其是在徐挽河了解到,冷默青到底是为什么抽风参合到这些事情里去的之后——因为有人给冷默青科普门派旧事。比如说,荆澜衣和游执灯到底是怎么一追一跑一追一跑的三角恋,最后师兄弟撕破

  • 柯雅拉沙漠深带在线阅读第六章

    月睁开眼,银紫色的眼眸中波澜不惊。只见他抬起手,便有无数的白光迸出,一缕一缕地窜出去,将那书中逃逸卡牌一一拦截。十数张的卡牌就像是看到了天敌,纷纷停了脚步,在那银白的光耀之中,逃无可逃。月再收手,卡牌又听话地回来,漂浮在他的面前。他眼眸似含霜般,一眼扫过去,那些卡牌就像是忌惮一般,便规规矩矩的排着队

  • 向往的生活:天降萌娃之故友 战斗(5)

    “什么?主人,你要去趟英国?”雾翎子一直在房间里等待着她的主人,可她一出来就开始收拾行李,“可是女王是随时都会有行动的啊!”“我必须去一趟英国。”“那我也要去,主人在哪我就在哪!”雾翎子飞到我的行李箱上。“你确定要去?我要去见一个非常危险的人。”“我要去。”“那好,你在那边一定要装成普通娃娃的样子。

  • 天赐良机在线阅读第九章

    炎舞看着炎斌这种吊儿郎当不思进取的样子,气的把LV的包往沙发上一摔。“我不管,你今天要不给我个说法,我就不走了”“你说你以前学习成绩不好就算了,现在还这么败家,你对不对得起刚刚去世的老爹”看着老姐被气得胸脯上下起伏,炎斌没羞没臊的竟然看呆了。“你说话呀,愣在那干嘛”炎舞生气的声音传到了炎斌的耳朵里。

  • 欺余生在线阅读第7节

    186次。在龙荆行一生中,胯下曾经受到过的攻击,一共有186次。自小在爷爷的教导下,龙荆行就深受华夏的武德影响,武术修养很好,所以对攻击胯下这种下三滥的招式嗤之以鼻。但是,要是对方对他使用这种招式,那就不能容忍了,每一次他都会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在二十四岁前,一共发生过5次,我们就不提了。而当龙荆

  • 蓝妹难为在线阅读第8节

    B八我也是吸血鬼?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吸血鬼的基因在体内生长?为什么不会去吸血,不会被太阳晒得飞灰烟灭?“因为你有吸血鬼贵族的专属耳钉。”凯文好像能看懂我的内心一样,指了指我的右耳。我再次抚上右耳蛇形的耳钉,恍然大悟般看向房间的门。“这是吸血鬼的记号。”“那我能干什么呢?”我问。凯文认真的看着我,语重心

  • 都市之魔改日记在线阅读第9节

    第二天一早陈在天还是凌晨四五点早早的就起了床,自个跑去了后山,但是今天去后山的路上陈在天心中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到底哪不对劲又说不上来.但是直觉告诉他,肯定有事,修士自古以来会有一种感知危险的本能,前世的时候欧阳思文和文儿,经常去探索古老的遗迹,去宇宙深处无人区探索未知的区域.还有海底,甚至是大陆中心,

  • 追妻日常第10章在线阅读

    顾玉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是去哪儿都能遇见他们。没理会他们,顾玉风说道:“看来今日实在不是个好日子,那便改日再聚吧。”说罢就走。“唉!”南阳历奇怪刚才还好好的顾玉风怎么脸色说变就变。眼尖的人却看见来人是司寒两人,心中还疑惑这三人平日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今日顾玉风一听见司寒的声音变扭头就走呢。司寒却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