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重生嫡女:将军,有点田第5章在线阅读

2021/5/5 1:33:43 作者:冬月二十二 来源:掌阅小说网
重生嫡女:将军,有点田
重生嫡女:将军,有点田
作者:冬月二十二来源:掌阅小说网
上一世,她机关算尽步步为营,眼看已经登足高位,呼风唤雨,却因为一子落错而满盘皆输。这一世,她带着从奈何桥下生生抢回来的记忆,因缘重生。同样的开始,同样的路途,同样的人,再走一次,结局是否也是同样?寒风寒,霜雪冷,那颗因为对至亲绝望而冰透的玲珑心,又有谁,可以再次捂热?

萧陌然和苏秦澈两人疾步赶到船上。

待船行驶了一段路程后,一切都很平静。

“他们应该不会赤手空拳追到湖面上吧,这样也不方便刺杀啊。”苏秦澈看着水波粼粼的湖面,如此安详美丽,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一场预谋好的暗杀呢,她有些不相信地望着远处形态各异的山峦。

萧陌然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湖面, “在还没有重新返回蜀国之前,不要这么早下定论。”

苏秦澈无奈只得叹了口气便也不再说什么,她走到船头,也四处观望着。

突然苏秦澈大呼一声道:“小心!”

话音刚落,她便抽出了背后的玄天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将飞来的十多支暗器给劈开来。

萧陌然细细打量了几个人黑衣人,那几个人脸上带着黒布巾,穿着一袭黑袍,唯有胸前那金色的胸章最显眼,那胸章上刻着两把交叉重合的剑,萧陌然蹙了蹙眉,讪讪道:“还派的是金剑杀手,就不怕损失三名猛将啊,诶,血衣堂的人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不到黄河不死心?想必应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才对吧!”

话罢,她便提起一口真气,纵身一跃,便从船头腾空跃于湖面上,随后单足点水,犹如蜻蜓点水,稳稳落在水面上,水面散开几圈涟漪。

那三个黑衣人见势便水上轻功施展开来,一齐向苏秦澈冲来。

苏秦澈手握玄天剑,满眼杀意,喝喝道:“又是一些不要命的家伙!”

随后手势一转,玄天剑横向向黑衣人劈去,只见剑锋一过,其中一个人的衣服被拉开一道大口子,随后便有鲜血渗出,而其余两个轻功不凡,轻足略点水面,一个后空翻便避过了这凶险无比的一剑。

苏秦澈见势便又横空一脚,带着真气,重重踢在了受伤的那个黑衣人头上,只听清脆一声,那个人的头盖骨便被踢了个粉碎,重重倒在湖里,溅起一片鲜红的浪花。

另外两个人见自己的同伴惨死,眼色微微有变,两人便向后退了十来步,随后甩出十多支暗器。

苏秦澈冷哼一声,迅速将剑锋一转,乍一松手,玄天剑便迅速腾空,在空中急速旋转,旁边映出淡淡剑影,剑飞过的途径落下道道残影,迅速迎上那十多支暗器,只听清脆的几声响声,迎面飞来的数十只暗器被扫了回去,说时迟那时快,十多支暗器便被狠狠钉在了那两个人身上,两人还未来得及躲闪,便眼色大变,最后倒在了湖中,双双毙命。

萧陌然在一旁拍手道好:“不愧是玄天剑的主人,好一个风扫梅花!”

苏秦澈冷冷瞥了萧陌然一眼,道:“你看我打倒是看得很高兴啊,萧阁主是不会武功吗?也不对啊,我听师父说萧阁主武功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萧陌然笑了笑,“以苏姑娘的身手,还用得着我出手?”

“萧阁主真是高看我了。”苏秦澈拿着箭袋擦去了剑上的血渍。

“那倒没有。”

接着,他又疾步到船头,将船掉了个头。

苏秦澈怔了怔,恍然大悟,“萧阁主果然聪明绝顶,竟来了个离间之计啊!”

萧陌然阴冷一笑,“难道就他血衣堂狡猾?”

苏秦澈拍了下手,“这样的话如果我们故意投靠血衣堂的话…..”

苏秦澈顿了顿,转头一想,蹙眉道:“不对不对,凌烟阁实力这么强,我们为什么还要拐这么大一个圈去报仇?”

萧陌然叹了口气, “你终究还是不懂这江湖上的复杂险恶啊。”

“江湖上说血衣堂实力不及凌烟阁,但这只是外部消息,谁也不清楚他们实力有多少,就算是我凌烟阁中的书香殿也没有关于血衣堂过多的记载,所以我也不敢肯定他们的实力就一定比凌烟阁差,说不定这蜀国的血衣堂只是他们的一个分支而已,如果要是他们知道我们是凌烟阁的人,凌烟阁日后招来灭门之灾怎么办?”

“萧阁主真是想得周到,怪不得这么年轻就能有如此大的作为。”

萧陌然不语,只是微微一笑。

小舟平静地在湖面上行驶,谁也想不到,在这个地方刚刚进行了一场腥风血雨的打斗。

萧陌然从船舱中拿出一个木盒,一打开便让苏秦澈吃惊不已,苏秦澈愕愕道:“两张1人1皮面具?”

萧陌然道:“为了以防万一,在血衣堂的这些日子,就必须隐藏身份。”

“此次前去凶多吉少啊。”萧陌然负手站在船头,双眼望向远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病痞将军驯养手册在线阅读第8章

    不知是不是他中文老师教导的缘故,他很注重言语间停顿的连接词。“我?”司零有些意外,“先生,我是学生物的。”钮度笑看她:“刚才司同学一系列的解读,甚至连我的研究生教材都记得那么清楚,真的只是学生物的而已?”两人又开始了较量的眼神,好像不吃死对方不罢休似的。司零说:“我这边实验室实在很忙,现在在做蔓丝病

  • 原始社会养娃记之第五章

    “陛下,阿狐真的好感动……”狐星河躺在床榻上,盖着被子,露出一张绯红的小脸儿,眼儿水汪汪地望着炎帝,拳头在被子里捏成一团,“从未有人如此待阿狐……”舒曲离坐在床榻边上,身着红色里衣,外面穿着繁复精致勾勒着金色花纹的黑色外衣,头戴着黑色玉冠,漆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他的侧脸线条利落,从额角到鼻峰再到嘴唇

  • 穿越之精分聚齐之幕后神秘人

    看着一群一蹦一跳的绿水灵向着这里袭来,只是两岁不到小孩子身体的魏零只能待在美女的怀中,希望这不要是什么难对付的怪物就好。结果也正如他的想象一样,这群小生物跳着快要接近他们营地的时候,一层淡淡的光罩升起,阻止了它们的前进。“啪嗒,啪嗒”声不绝于耳,那些绿水灵撞到光罩上弹开后,又继续弹了起来。直到现在魏

  • 开局即永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随着一道惨叫声,狭窄的出租屋终于安静了下来。楚兮最近要整天加班,因为顾衍初这个病房负责的护士有她一个,天刚亮就爬起床,晕晕沉沉的洗漱,在路边买了包子咬在嘴巴里坐公交车。清晨的医院本该十分的静谧,但医院的大门外仍旧残留有三四家的娱乐记者,甚至还有想溜进去偷拍的,楚兮避开人群从侧门进了医院。顾衍初脑子浑

  • 无上元帝之实情(9)

    许博士眼神示意,将女医生和工作人员请出了房间,然后才慢悠悠的道:“陈星,我注意到昨晚你又进行了‘深海沉船’游戏,虽然没有闯过第三关,但表现比上一次更好。我们找你,就是想让你帮我们破解这款‘深海沉船’游戏。”“破解游戏?这不是笑话吗?这款游戏就是你们设计制作的,还用找别人来破解?问问游戏设计者,不就什

  • [清穿]太子爷是个蛇精病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处小院建的清幽,处的位置也颇为僻静,隐在梅园深处,寻常人并不能注意到。他掀开帘子进去,轻声回道:“那位公子已经离开了。”他对着的,是一个素衣跪于蒲团上冥想的清瘦身影。一头乌发如绢般倾泻下来,只在顶上用一根白玉簪简单地束了,丝毫不像是沾惹尘俗之人,反而更像是这佛堂上供奉着的、以清冷的眼睛望着这世间的

  • 绝地求生之无尽战场之杀了她的转世

    西起昆仑,东入碧海,沿途青山城镇无数,万里长江,风光无俩,名唤湘江。湘江之畔有一昌黎镇,总共不过百户人家,一直都是自给自足,虽然衣食无缺,却也不算富余。直到朝中的礼部尚书告老还乡回到这里后,昌黎镇在短短的三年中就兴盛了起来,以上供皇室的羽缎而闻名天下。这羽缎取用百鸟羽毛,加上蚕丝纺织而成,细腻柔软,

  • 我成了机器人之8)(8)

    朝析当然看见了。不过她又不百合,要女主喜欢她干什么?只是日常调戏女主的乐趣罢了。看女主那种烦她又奈何不了她的样子真是好开心呢。“对了,本位面女主叫啥来着?”朝析身边出现黑色的雾气,缠绕在了刚刚秋昔月刺向她的剑上。秋昔月原本不以为意,她这剑可是那位前辈传承里的兵器,本大陆兵器排行榜里前十的神兵秋霜剑。

  • 穿成炮灰白月光后[穿书]在线阅读第六节

    山坡之上,坐着一个少女,头上戴着一顶缀满了大波斯菊的帽子。一阵微风拂过,金色的发丝掠过她的脸蛋。少女抬起头来,一对金色的眼眸,闪耀着灿烂的光芒。风逐渐变大,缀满大波斯菊的帽子,开始摇摆,地上的小草也跟着起伏摆动。风越来越大,忽然间,大波斯菊的帽子飘到了空中,在风中飞舞。少女一下子站了起来,在风中奔跑

  • 【还珠新月梅花】孝贤皇后本纪之第四章

    桃梧从来没想过会在这样的场合和季核重逢。她在奥利佛办公室门外就看到季核的表弟元玺,正在和康复院的总服务中心的艾达女士聊天。元玺看到她的时候,表情也很怪异。她上前一边敲门一边问元玺,“阿玺,你怎么会在这里?”元玺在心里求助,谁能告诉我这种情况应不应该把我哥残了的消息告诉我哥前女友啊。不过没等他回答,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