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网游之帝王归来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5/4 15:11:58 作者:妖邪有泪 来源:纵横中文网
网游之帝王归来
网游之帝王归来
作者:妖邪有泪来源:纵横中文网
爆法,隐贼,两个早已经淡出人们视野的名词,却在新的游戏——异界刚刚开启的时候,再次进入了人们的视线,曾经的网游神话,却在异界开启的时候,再次进入了异界这款游戏之中。(新书网游之帝皇归来已经开启了,兄弟们多多支持)

“额!不好意思,我见到您只感觉兴奋无比,所以有些没有控制住自己地情绪。”

见四周一样地眼光,和二叔公捂着胸口地样子。

王子轩脸都有些骚红。

抓着后脑勺连忙解释。

深怕被认定为傻子。

王子轩一边道歉,一边在心中回应系统。

选择了2。

“哦!没事,年轻人嘛!”

二叔公听着王子轩地话,真地信以为真觉得王子轩是自己地小迷弟了。

听到自己地大名,在见到自己后,这才有些控制不住。

王子轩也正是因为掐准了二叔公爱面子这一点才会如此顺利赢得二叔公相信自己地。

至于为何王子轩会知道二叔公爱面子。

那是因为除了看火英叔地这部电影之外,英叔演示的所有灵异电影都是非常爱面子的。

“二叔公,我想拜您为师,成为一个降妖除魔的一代天师。”

恭维完了二叔公后,王子轩的面色便正事了起来。

对二叔公认真的说道。

并且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也对坐在凳子上的二叔公跪了下来。

周围活计包括朱大肠都震惊的看着王子轩,不晓得画风会突然转变的这么快。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王子轩会拜二叔公为师。

自愿学习降妖除魔的本领。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虽然有真本领的道士很值得人尊敬,但是却很少人愿意去学。

愿意学的也只是愿意学些皮毛。怎么防止鬼怪,或者简单的辟邪而已。

因为道士这个职业非常危险,整日跟鬼怪打交道,一个不小心或者自己实力不够而将自己性命给送出去。

一般人家就算是嫁女儿也不会选择让自己女儿嫁给一个道士的,哪怕这个道士可以喝酒吃肉,娶妻生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道士收徒都不会看他人品怎么样只要继承自己的衣钵就可以了。

这样也造就了很多不学无术之徒。

而二叔公收徒却要先看人品,这也导致了二叔公这么大年龄了,徒弟却没有一个,最后只能让朱大肠继承自己衣钵。

虽然扎纸铺伙计们也有几个破罐子破摔,想着既然都做了扎纸人这个行当了,也就不在乎什么忌讳不忌讳的了。

想着跟二叔公学习道法,但二叔公却一个也没有收他们。

因为他们的品性早就被二叔公琢磨透了。

虽然人品没什么大问题,但是碰到事就往后缩就代表他们永远做不了道士这个行业。

加入朱家扎纸铺的这些伙计们都是生活所迫才无奈选择加入这一行谋生的。

他们现在学了这一门扎纸人的手艺虽然可以养活自己一辈子,但是想要娶媳妇可就真的很困难了,有成为道士想法的也很正常。

毕竟谁都不像是和朱大肠一样自己父亲临死之前给自己指腹为婚了一个未婚妻。

不同于朱大肠等人的震惊和不解,二叔公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因为二叔公心中早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

“王子轩,你可要想好了,入我道门,规律繁多不说还虽然都会有生命危险的。”

二叔公严肃的对王子轩问道。

希望王子轩可以慎重考虑。

因为拜入自己门下学习道法可不是闹着玩的。

“二叔公,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这些年虽然我四海为家,但是却见到了不少被鬼怪和江湖术士残害过的家庭,每次碰到,我都感到了一阵深深的无力感。所以我想学正宗道法,想着除魔卫道,匡扶正义。”

王子轩前世最爱看英叔的鬼片了,此时大好机会,王子轩怎么可能会错过。

要知道成为英叔的徒弟,学习道法王子轩不知道想了多少年了。

就连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英叔带着自己与鬼怪搏斗,享受世人敬仰的目光。

“好!好!好啊!没想到我老了老了还会收一个传承衣钵的弟子。”

“大肠,摆摊,恭请茅山祖师!”

二叔公对着王子轩连说了三声好。

激动的站起身,对朱大肠吩咐道。

“得令!”

朱大肠高兴的回了一句,便招呼着伙计们出去摆坛。

朱大肠高兴是因为二叔公如果收了王子轩做弟子的话,就不会督促着自己学那些难懂的道法了。

到时候自己会轻松很多,也就有了大把的时间去玩了。

而且童子之身估计也就不用留了。

如果能得到二叔公的同意的话,今晚就能去杏花苑里找个姑娘享受一下了。

朱大肠越想越兴奋,越兴奋手上的动作就越快。

看着王子轩的目光从震惊不解,到现在的感激。

很快,众人齐上阵,法坛摆好,祖师爷被画像被请了出来。

王子轩跪在祖师爷画像前。

二叔公一身道袍在身,虽然年迈但一身正气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今茅山第七十一代弟子朱正英(二叔公姓朱)在祖师爷前收王子轩为茅山第七十二代弟子传授衣钵,匡扶正义,降妖除魔,护卫人世间一片安宁!”

二叔公严肃的拿着拂尘,一字字对祖师爷画像说道。

“子轩,给祖师爷上香,倒茶!”

说完话后,二叔公又对跪在地上的王子轩道。

王子轩闻言,起身来到了法坛前,抽出三只香,放在蜡烛上点燃插在了香炉中,随后又拿起茶壶为祖师爷倒茶。

倒完茶之后,王子轩再次反身回到蒲团上跪了下来。

“跪拜!”

二叔公对王子轩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口继续说道。

王子轩闻言在地上“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

将自己额头都嗑青了一块。

现在王子轩虽然面上严肃,但心中却慌的一匹。

这种事都是出现在梦中,现在成为了现实,而且还带了一个外挂办的BUG。

王子轩都快要迷失在幸福的自我了。

现在的王子轩就像是一个木偶,二叔公说什么就直接照办。

虽然显得心不在焉,但二叔公对王子轩的态度却满意至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长命女在线阅读第8节

    “住手,阿洛,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精灵)!”伊伽尔气愤的站在联盟秘境的入口处,在场的所有人都停止了打斗,火热的氛围瞬间冰点,好像连空气都凝固了,首先缓过神来的阿洛,看见伊伽尔站在那里看着他,心不禁虚了起来,刚刚回到联盟秘境的雷伊,看着伊伽尔,一头雾水,看见雷晓躺在一旁,赶紧去扶起他,看着阿洛,阿洛

  • 记录2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犀牛角玉梳凤翕然泡在半人高的大浴桶里,冬颜找了个小宫女在旁边念书解闷。说是解闷,其实她听的很认真。对于大靖朝,对于当下,这样一个陌生的时空,她根本一无所知,原主的记忆半点都没留给她,上午成功的装一回菩萨,还给上门挑衅的康氏添了堵,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一些基本的背景需要慢慢的去了解,更紧要的就

  • 龙之谷之破晓奇兵第1章在线阅读

    上午七点,阳光轻灵地掠过泰晤士河面,一片波光粼粼。天幕显出清透的蓝色,空气中浮动着若隐若现的浅淡雾霭——这是伦敦一个难得的晴天。在人们的视线之外,一只黑羽猫头鹰悄无声息地从塞西尔街上空滑翔而过,这违反了种族生物钟的漂亮鸟类渐飞渐低,最后精准地在对角巷一扇半开的窗户后完成降落。猫头鹰抖了抖翅羽,又用喙

  • 百战长歌第一章在线阅读

    又一年毕业季,凌天送宿舍里的小伙伴一个个离开,伤感的看着小房间。时间过得飞快,四年春秋都过去了。凌天将是这宿舍走的最后一个,而来年会有新同学入住。临走之前他深深地望了一眼,然后交了钥匙走人。铃铃铃……“凌天,我们聚会你来不?”张毅打电话问道,后面还有一群人在起哄架秧子。“抱歉,我赶火车……”凌天话语

  • 海贼之黑暗大将积分破万(第七更)

    消耗一百积分:血脉等级达到青铜九阶。这时候,周叶看到原本需要一百点的积分,竟然变成了五百。也就是说,青铜九阶升级到白银血脉,需要五百点积分了。尼玛,这么坑?周叶看了下自己的积分,刨除刚才花费的九百点积分,现在还剩下七百点积分。而现在升级到白银血脉,一下子就要花费五百点,那升级完他却不是只剩下三百点积

  • [网王]天才=女王?在线阅读Chapter 09

    此方不见一直都知道,自己曾经的老师格兰特里诺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即便他现在以及年老迟暮,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年人了。好歹也是传说级别的英雄,即便现在已经退役,但帮他办一个新的身份,也算不上是什么困难的事。所以,在和格兰特里诺通过电话的次日就收到格兰特里诺从英雄协会寄过来的身份证明以及个性登记证明

  • 大小姐不是人呐废弃的精神病院

    “我不会忘记你的,米克,那笔钱我迟早要拿回来。”菲莉希蒂偷偷瞄了几眼坐在副驾驶上打电话的斯纳特,她可真是受不了一大早就听这个坏蛋去恐吓谁。斯纳特察觉到她的目光,一改刚才冷酷的笑容,打趣说:“放松点,正义的斯莫克小姐。和‘生意伙伴’闹掰是很平常的事。”“以你和‘生意伙伴’闹掰的频率来看,我和巴里可能很

  • 炼化天宇之炼窍境 (第一更)

    辰风屏气凝神,透过树叶往外望去。在明亮的月色映照下,隐隐约约之间,果然看到一前一后两道黑影正急速向着他藏身的地方奔袭而来。两人跑跑停停,期间还互有交手,一看便知,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杀劫!辰风锁上眉头,平静的目光下闪着冷光。世道不太平,打斗本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尤其是在大荒,这样一个无法无天,弱肉强食

  • 骑士机甲制造大师之第七章

    二零零五年,她和顾向南在一起了,离高考还有几月,在这么危险的时间段。染七说:我花了五年的时间喜欢上他,却不曾猜到用了一辈子去爱他。在一起之后,他们没有过多的改变,吃饭一起,回家一起,周末一起也是静静的看书,静静的做题。相宜:“你俩这是在恋爱?怎么连热恋的迹象也没有。”她低头翻着语文书,心中想着:我不

  • 都市之夜帝在线阅读第1章

    白鲨奥托家族是在风雨与海浪中延续的家族。莉兹贝思不是第一个出生在海上的孩子,事实上,白鲨家族大半的孩子都出生在船只之上。他们的双脚踩到的第一样东西不是土地,而是甲板;他们口中饮下的第一口液体不是母乳,而是海水;他们中的许多人,直到好几岁,还没有见过土地的模样。莉兹贝思出生的那一天,白鲨的主船只正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