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农门挖宝匠在线阅读粪池男尸

2021/5/4 16:07:14 作者:疯狂更新 来源:晋江文学城
农门挖宝匠
农门挖宝匠
作者:疯狂更新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昏君的基建游戏》、《师尊成了我的贴身男侍》,喜可收~----------------------------------本文文案:井冬恒带着挖宝系统穿到了古代,别人种田他挖宝。挖到灵麦,一亩产量抵十亩。挖到探药杖,灵植山货筐里装。还有引鱼网,灵猪苗,一边挖宝一边提升武力值跟智力值,一直挖到第十层的时候发现守门的大怪是个瘸腿将军。瘸腿将军略带嘲讽的看向井冬恒,比了个小拇指。井冬恒一铲子下去,获得男妻一枚。井冬恒看着自己新娶的男妻顾任吾,将脸凑到他跟前,神秘的低声说道:“兄弟,挖宝么?是男人

亮着昏暗灯光的旧台灯边上,是一台上了年头的老式电脑。

成宇坐在电脑前,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嘟嘟嘟...嘟嘟嘟...”

一阵铃声自电脑中响起,成宇跟着松了一口气,按下接听键,对着电脑说道。

“你好,我是103766侦灵直播间的主播,成宇,请问这位来电观众怎么称呼?”

成宇声音刚落下,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刺耳的响声,随即恢复正常,响起了一个尖细的男子声音,似乎是十分焦急。

“主播,主播你好,我姓孙,叫孙岳,是苏城孙家塘人,刚才看了一会你的直播间介绍,看到是侦破灵异事件的,就...就打来了,主播求求您,帮帮我了!我...呜呜呜...”

“孙岳先生,你先冷静一下,把你要说的事情描述清楚,我才好帮助你。”

电话那头传来抽噎声,从电话中可以听到孙岳喘了好大几口气,终于平静了一些。带着哭腔的他,断断续续描述了起来。

“主播,我记得是十天前吧,那天是周末,我约了几个玩得来的朋友在我家院子中打牌,大下午的,阳光还挺好,谁能想到...唉!”

“我一个朋友突然说急着上厕所,我家边上走几步就有个公厕,比上楼上厕所还方便,他就出门去了那个公厕,对了,他应该是大号,还抽了不少纸巾。”

成宇听到这些,眼神微凝,但没有打断电话中焦急的声音。

“他去了那个厕所,我们也就没在意,洗牌等他回来,结果过了十几分钟他还没出来,我们当时还打趣说他是不是掉进厕所里了,但是又过了十分钟,他还是没回来,我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我和朋友赶紧进厕所找他,但是男厕所里居然没有人,我们又不好进女厕所,在门口喊了好几声也没回应,就把我媳妇也叫去看,但是女厕也没人!”

“孙岳,你朋友进公厕之后没有带手机是吗?”

“是的!因为就几步路,他把手机放在牌桌上就走了!”

成宇缓缓点了点头,示意孙岳继续说下去。

“我们找不到人,就满村子找,最后叫了警察同志过来,几个警察最后找到了我朋友,他居然倒在公厕后的粪池子里!倒着进池子的!脸上表情特别狰狞...而且...而且还有个小孩尸体!”

孙岳咽了一口口水,似乎不太愿意回忆起朋友的脸。

“那个粪池出了后面的盖子,只有从公厕下方有个小口子,就一条手臂大小,恐怕连小孩的头都钻不进,我们洗了牌就抽烟,注意着他回来没,根本没看他出来过!”

此时直播间的人数已经飙升至三万人,弹幕也是唰唰唰的一条接一条。

“这是主播找来的托吗?”

“这个死法好恐怖啊!肯定有什么问题!”

“一个人不会自己进粪池,还...倒着...”

“天呐!表情狰狞!”

......

孙岳又一次停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继续讲述。

“至于那个男孩,他是......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响彻直播间,成宇也被这喊声惊得一激灵,伏在电脑前大声问道:“喂!喂!孙岳还在吗?喂?”

电话那头的声音断断续续,无法听清楚究竟是什么声音,成宇侧耳仔细听着,猛地又听到一声惊叫!

“他!他又来了!”

此时直播间已经有了七万粉丝,还有人刷着礼物,弹幕疯狂滚动,许多人夸赞这两个人演的真好,也有少许人真的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孙岳!把摄像头打开!”

电话那头传来些许抽泣声,孙岳带着哭腔哼哼唧唧了几声,将摄像头打开,只见一片漆黑,只有些许手机光照在孙岳脸上,能看出浓重的黑眼圈,和满脸的泪痕。

“主播...我在被窝里...我躲起来了...呜呜呜...他缠着我!他...”

成宇叹一口气,温和说道:“孙岳,你还没有将话说完,我无法帮助你,冷静下来,你继续说,那个小男孩?”

直播间内,那张惨白的人脸,瞪圆了眼睛,止不住的吞咽口水,嘴巴张开却说不出话。

弹幕渐渐安静了下来,都在等待着孙岳继续说下去,整个直播间像是凝固了一般,沉重的令人喘不了气。

孙岳脸上的表情一次又一次的变化,从惊恐到绝望,从绝望到闭上眼,时间滴答滴答过去,良久,似乎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一般,他睁开眼,坚定的望着手机屏幕。

“我说!那个小男孩,是我们孙家塘的一个残障儿童,家里大人都去世了,只剩下他一个了。他一直是低保户,生活过得很艰难,我还经常给他送去东西。”

“大概两个礼拜之前,他突然...失踪了...”

“咕嘟。”孙岳再次咽了一口口水。

“失踪之后,我还和村里的干部,联合民警一起找,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找到,直到那天,民警从粪坑中捞出两个尸体,好像小孩的手脚都没了,但是那个场面实在太...我没多看,回家就吐了。”

“最可怕的不是这个,是那天晚上开始,我总是能听到莫名的地板响声,像是有谁在走路,我媳妇她却说听不到!还有莫名的敲门声,院子里传来小孩子的笑声!”

成宇凝神,注意着孙岳脸上的表情,他察觉到这个孙岳鼻尖开始冒汗,不时吞口水,还有眼神飘忽,心里渐渐有了一个猜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苍生风雨录在线阅读第4节

    “老大,其实你没有必要,如此在乎你的灵魄,灵魄是可以修复的,不过过程很复杂罢了,可是,就算如此,你也是有机会的。”,林夕劝慰道,虽然他的灵魄比凌风的好,但是,在凌风面前,他依然没有骄傲的本钱,凌风的肉体力量,完全可以碾压他。林夕的个头比凌风稍微矮一些,但是,他的身体却很结实,虽然与凌风相比差了些,但

  • 庆春时在线阅读第十节

    人有三百六十脉络,任督两脉,份属奇经八脉,所谓奇经,不属脏腑,无表里配合,循行别道奇行,如任脉,又称之为“阴脉之海”。而唐柏体内的精气神正是顺着任脉,过鼻口,经咽喉,直到心口,又经腹部和肚脐,直到脐下三寸处,过丹田经裆折上去,直到下鹊桥,再沿督脉往上,过了尾闾,顺脊柱上行,经项后入脑,再沿脑直至面门

  • 异世中的剑圣在线阅读第7章

    黄晓敏天资聪颖,只需要点一下,他就能看到问题的关键,二十分钟左右他就把两个技能基本掌握了,李文白赚了两个技能,心情也是很愉快。想一想要组队的事,李文便起身离开了座位,来到一个木系的女孩面前。“雷芬,模拟考试的事你知道了吗?”李文先问道。雷芬,木系资深学徒级别,掌握了至少三个以上的魔法,擅长治疗,性格

  • 小美人上学记在线阅读第六节

    虽然还有其他五门课没上过,草药学已经成为西奥多最喜欢的课程。第一温室里的奇妙草药超乎预料的多,想到其他温室里那些未知的危险植物,他简直等不及周三的下一节课了。不过即便他对草药没有这么热爱,作为课后唯一干净整洁的那个,看其他斯莱特林们一脸痛苦的在泥土中挣扎也足够心情愉悦了。平时对着装一丝不苟的家伙们一

  • 如果老秦是德云女婿[秦霄贤]之万丈巨鲸

    虽然山洞里没有丝毫的阳光可以照进来,但是这个山洞里面有着很多不知名的荧光植物。所以并不用害怕视线问题。而且还因为这种植物所以使的这个山洞显得极为漂亮,静谧。里面的小湖波光粼粼,灵晨距离进来山洞已经有着一段时间了,瞳孔慢慢的变大,已经可以清晰的看见这个山洞里面的东西了。灵晨走向了刚才所看见的那个小湖,

  • 恐怖女主播在线阅读第八章

    肖晏铮开门的时候,陈靖已经收拾好情绪守在门口,只等屋里喊她。陈靖接过肖晏铮手里父亲换下来的裤子,跟他说谢谢。肖晏铮笑的无奈,“我是你老公,忘了?”陈靖不好意思的笑着点头。肖晏铮接着道:“我没有给爸爸穿新的裤子,我想带他去洗个澡。”陈靖觉得她这个女儿都没有他这个有名无实的女婿想的周到,当然,一部分原因

  • 我的大学是圣地在线阅读第4章

    如果可以将青凌具象化,那么她现在的状态肯定是昂首挺胸等着人迎接的样子,可惜,还没看清外面是什么情况,她眼前又变成了黑色。青凌:“???”她又被挡住了!原来那个柜子只是被人从倒着扶成了站着!青凌摸摸并不存在的下巴,看看一片漆黑的四周,又陷入了沉思。青凌已经第十四次开始回忆和王嬷嬷见的第一面到最后一面这

  • 玄幻大明之绝代狗少在线阅读第十节

    “喝!”李青衫推着小车,双手发力,整个衣袖被充血的胳膊撑的鼓鼓的,视觉效果爆炸。然后双腿向后使劲蹬地,把小车往蘑菇屋的方向推去。陈玉琪知道自己现在帮不上忙,就一直在一旁加油,“老公加油,老公你是最棒的!”直播间里,“谁能告诉我青衫哥这个麒麟臂是个什么构成?”“衣服都要被撑爆了呀!”“这个肌肉,这个身

  • 宋医生的化学男友之从天而降

    我的下一站—底尔姆基利,距我现在的距离超过了800公里。这一次我选择的还是狂飙突进,我要打敌人的措手不及,要让他们恐惧,让他们不敢和我一战。底尔姆基利人胆小是出名的,他们不仅胆小而且粗鲁目光短浅,就在希腊和波斯战争的时候底尔姆基利总是一面一面的倒,开始的时候和希腊同盟,跟着战争的进行他们总是在变换的

  • 以*******证被跟踪

    她之所以上药手法熟练,是因为每次练武都会受伤,自己给自己上药练出来的,突然脑海多出原主被尼姑庵里的人欺负,被同父异母的妹妹欺负,甚至是被自己亲生父亲欺负的画面,不由心脏揪痛了下。她不悦看了一眼引起回忆的男子,转身离开。男子看着白汐允离开的方向眉心紧蹙,对着面前空气淡淡出声:“出来。”从不远处树后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