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偷走他的心之画堂春(7)

2021/5/4 14:50:20 作者:容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偷走他的心
偷走他的心
作者:容光来源:晋江文学城
那一年的路知意,一头板寸,两朵高原红,陈声横行霸道二十年,一头栽进她的大坑里。起初——“老子会看上一个高原红?年纪轻轻就瞎了吗?”后来——“算了算了,瞎就瞎吧。”欢天喜地小甜文.校园到海上飞行救援.我的微博【容光十分小清新】

午后居葁玖坐在后院的木质秋千上,秋千架子旁的金茶花已经开花,金黄色的花朵耀眼夺目,晶莹油润,又有一种半透明的感觉。

植物难养,金茶花喜温润,居岑安养着这些金茶树没少花心思。

柏林的环境并不适合种植这种绿植,居岑安也是来来回回种了好些次才养活着这么几株。

居葁玖今日穿了一身白色流苏裙,坐在这样绿中带黄的植物里,十分好看。她慢悠悠的荡着秋千,午后暖阳撒在她的身上,周身都拢着一层淡淡的光,打小就是养在闺阁里的女孩,丝毫不沾世俗气,这样的一相映衬更是觉着清雅不俗。

后背猛的被人推着,秋千顿时间扬起,毫无预兆的吓得她惊呼,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的恶作剧。

“王居亦,你快给我停下!”

闻声后,始作俑者不仅没有放慢速度,反而更加用力推着。

“你可抓紧了,掉下来我可不负责。”

原本这后院是没有秋千的,居葁玖来时觉得无聊,王居亦为了哄她开心,想着北城居府里的秋千,自己琢磨了几日弄出这一架不中不洋的秋千架子。为着她能惊喜一番,那几日央着管家一道阻止不许她去后院。

推着闹着没一会双双都觉得没有多大意思,秋千慢慢停住,想着中午自己被晾在餐厅里独自吃午餐,居葁玖心里就委屈。

自小被宠着的姑娘,即便是自己不对,哪能受得了这份委屈。想着越发难过,背对着王居亦掉下泪来。

到底不是在居府,怎么都得左右他人去。

“我的小姑奶奶呦,你这又是怎么了?”

听着她啜泣,王居亦走到她眼前,蹲下来求饶一般。

居葁玖一向很少哭,在居府老老少少都不敢给她一点委屈,奈何一遇到王居亦就吃瘪,免不得受不了这委屈掉眼泪。

管樑总说恶人自有恶人磨,两个都是家里供着的小祖宗,也就只有王居亦能治得住这居葁玖。

王居亦是最怕自己这小表姐哭,她这一哭不管错在不在他,最后都是他的错。

在居府里,只要居葁玖一哭,一日不过他就会被三请四请到各处被说教。居府本就人多嘴杂,不曾想消息传的够灵通。

一个转身的功夫就有小丫头来带着他去见周云曼,这舅母絮絮叨叨个没完,左不过都是些什么不能欺负小表姐的话,他坐着笑呵呵的答应。

从周云曼那前脚刚出来,后脚就被管樑拎去见居岑寂,见着这小舅舅他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一个喘气就没好果子吃。舅甥俩也是有趣,一个坐着不说话,一个站着不敢抬头,杵上些许时候,居岑寂才缓缓说出句不要欺负葁葁这等话来。

他也是个不听话的主,嘴上应着心里又是一种想法,出了门该对着居葁玖干坏事还是干坏事。

居家孩子少,这一辈就他们俩,他回北城又没有朋友,除了居葁玖也没人同他玩,人生地不熟他也没个处去。

见过这两个还剩下最后他的母亲大人,左不过也是和居岑寂一样的话语,只是多了几分数落。

居葁玖做什么都是对的,这是在王居亦心中雷打不动的真理。

“还不都是你,中午丢下我一个人吃饭,左不过是因为我背井离乡,寄人篱下。”

居葁玖抽泣着说出这些话来,一听让人觉着是娇弱的姑娘。

“哎呦哎呦,我的小姑奶奶,中午是我的错,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弟弟一般见识。”

居葁玖虽然爱哭,但是也好哄,不过是小孩子脾性。这么多年的实战,王居亦早已也掌握了各中经验。

“哼——”

“背井离乡倒是不错,寄人篱下又是哪来的说法?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委屈!”

“你就是仗着姑母不在,就是变着法的欺负我——”

“我哪有!中午可不是你让厨子做了一桌子的辣,明知我不能吃,怎么倒是我欺负起你来了!”

“你——你就是——我不是让管家给你送上楼去你爱吃的东西。”

话语间,居葁玖放声哭起来,王居亦眼疾手快的捂住她的小嘴求饶。

“我的姑奶奶,快别哭了,让管家听见又该说我的不是了。我错了我错了,下午带你出去玩还不成嘛——”

“真的?”

这才止住哭声。

“真的,我哪敢骗你。”

居葁玖来了兴致,从秋千上起身问对方;“那你准备带我去哪里玩?”

柏林对于居葁玖来说就是花花世界,这里的一切都勾着她的兴趣。居岑安在官邸的时日很少同意她和王居亦出去玩,生怕在这地段出什么问题。

柏林比不得北城,居岑寂没办法庇护,即便是王良阖,也终归没发在这处只手遮天。

“去Jutta家,下午她约了不少朋友喝下午茶。”

“Jutta?这又是哪个女生?”

来柏林的小半年,王居亦背着居岑安带她认识的人里金发碧眼的有,黄皮肤黑头发的更是不少,什么Carla,Hannelore,Johanna大都只是一面之缘。

物以类聚,王居亦的这些朋友大都家庭条件相当,待在国外的中国留学生,家庭条件自然也都不会差,左不过都是少爷小姐们。

“打听那么多干嘛,咱是去玩又不是人口普查。再说了,你又不是柏林办事处,问这么详细干嘛。”

被居葁玖这样一问,王居亦也没想起来是哪个Jutta。

“哦,好吧。”

居葁玖有些失落。

虽然王居亦每次出去都把她带着,陌生的环境里怕她觉得不适应半步都不离她身边,站在那样的男男女女之间,她还是会觉着不自在。

周围都是说着流利的德语无障碍的进行交流,她听着想半天才能大致估摸个意思,语言不流利的缘故她也极少和人搭话,这样站在人声鼎沸的群体里总归有些格格不入。

“居亦,要不我还是在家吧。”

她试探性的说出口。

王居亦一听,以为她还在生气。

“别啊,好不容易能出去玩。”

“我——姑母知道了会生气的。”

“你不说,我不说,我妈就不会知道了,放心放心。”

居葁玖点点头:“那好吧。”

王居亦拉着她往屋子里进:“时间不早了,准备准备,出发。”

“居亦,我——其实,刚才我并不是因为生你气哭的,我只是有点想三叔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相逢一笑醉春风在线阅读第8章

    “前面两点我的看法和悦悦一样,”白默不紧不慢的翻着纸张,温润的眸子划过一丝不解:“时警官,为什么没有尸检报告?”死者都是女性,他完成的任务也不少,加之两名死者都曾出入夜色,自然就联想到某个方面去。“没有。”时警官抽出烟盒,又考虑到这儿还有两个估计才刚刚成年的小家伙,眉头一蹙,把烟盒随意的扔在茶几上。

  • 快穿之男神来了在线阅读第3章

    刚逃出鬼门关的岳清雨心情大好,悠哉悠哉地在古丘村里闲逛起来,完全忘记了刚才的狼狈,也忘记了为了救她而现在生死未卜的吕子献。村口边的两束火把发出微弱的光,虽微弱却也能照亮半个以上的古丘村,柔和的火光忽隐忽现,像岳清雨现在的心情,一刻也平静不下来。若让别的玩家知道还有人为接到任务高兴成这样,那非笑死不可

  • 王之境界在线阅读第10节

    整整30个人,无一幸免。“谢谢舒哥。”苏雅感动的道。她当然不知道,赵舒一句话吸走了那些人的运气,只以为是被赵舒给吓怕了。一瞬间,赵舒在她心中的男子汉形象一下子竖立起来。“你没事就好。”赵舒的语气,也极尽温柔,仿佛就在她耳边说道。远在另一边的苏雅俏脸通红,娇羞不已。“不过,这还没完,我要找到幕后的指使

  • 我靠烧香续命 [参赛作品]之管理员

    卫星的断连对于叶桦来说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虽然副官之前都是靠着卫星来确定感染体的具体位置的,但具副官说,只要建造好指挥中心,他就会恢复对周围感染体动向的掌控。在将那总共十六个学生安排在了第二层,锁好一楼的门和消防通道后,叶桦躺在了五楼一间办公室里用桌子和窗帘临时搭建的chuang上,老实说,并不舒服,

  • 霍太太,持证上岗!在线阅读第3节

    到处是一片漆黑,知道自己晕倒了。但是丝毫没有对外界的感应,意识可以清楚地认知现在所处的状态。灰蒙蒙的,让人看不到远处有什么。“你终于来了。”随着话音的响起,在莫河的认知里,有一个人就站在那里。莫河感觉自己认识他,而且很熟悉。“虽然比往常晚一些,但还是合适的。看到我也不惊讶,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

  • 综漫:七天倒计时中在线阅读第10节

    Faker看着自己把小兵推掉后,张弛依旧没有要后退的意思。Faker就意识到要出问题了。“这家伙!”“难道想抗着兵线杀我?”“他伤害应该不够的吧!?”Faker内心自闭三问。张弛的操作却是直接告诉Faker,他接下来到底会如何选择。“Faker!你死了!”随着又一下平A的输出,张弛脑海里已经浮现出系

  • 木叶有间奶茶店在线阅读第9节

    几天后,子安终于被得知了情况的粟母,派保镖直接从家里扯出来,扔到学校门口,很丢脸。何况,子安本身的状况也不太好。头发凌乱,一看就是有很久都没有好好打理。双眼无神,没有聚焦,瓜子脸的下巴更加尖锐。这一罕见景象很快就吸引了学生们的眼球,恰逢又是课间自由活动时间,陆续有人不断向这边聚集过来,看着围在中间的

  • [综]个性婚姻了解一下第6章在线阅读

    “晓冉,退后。”冬阳声音冰冷,脸上寒霜覆盖。目光放在周峰身上:“我女朋友,不允许其他人碰,你敢向前一步试试?”身为鬼帝,冬阳在没人招惹的时候,可以跟你兴平气和的说话,若是被招惹,便是狂风暴雨。更何况,当着冬阳的面,打他女人的主意,这不是挑衅,这是底线!周峰的脸,也憋成了猪肝色,冬阳的话,也彻底将周峰

  • 星梦溯校园之惊世预言

    陈留典韦,古之恶来!?姜绍听见典韦自报姓名,眼底闪过一抹差异,紧跟着也乐呵呵的自报家门。“绍全名姜绍,字继业,这位是张辽,字文远。”“……”张辽微微颔首和典韦打招呼,姜绍看似随意实则特意跟典韦说话。“兄台有能力逐虎过涧,可见武艺不俗!”“过奖!比起某,刚刚二位联手杀虎更震撼。”典韦爽朗的笑声不断。没

  • 痴情女孩薄情郎之第十章

    “哇,昨天好像喝的有点多啊?头好晕。”昨晚本就心情低落的我,多喝了两杯,没想到第一次喝完酒,第二天头会那么痛,就这样揉着太阳穴,和老杨他们一起来到的学校。“有没有被家里人发现啊?”“没有了,昨晚回去,我就溜到自己屋里待着,都没敢出门,以后啊,还是少喝的好,要是被发现,肯定免不了一顿胖揍。”我两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