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羽生沧海之课间小纸条 求收藏(10)

2021/5/4 15:45:18 作者:秋雨梦影 来源:纵横中文网
羽生沧海
羽生沧海
作者:秋雨梦影来源:纵横中文网
太龙生九子,九子化九陆,九陆回环争云渡。承古脉,续杀伐,千羽飘零沧海哭。

“叶,叶子?”叶子浩身后传来一犹豫不决的声音。

王文昭刚到学校门口,就看到叶子浩的背影。

只是叶子浩的身形变得无比健硕,不走近细看还以为是那个健身模特,就是矮了一点。

“叶子,这两个月跑哪里去了?电话也打不通,我还以为你死了。”王文昭冲上去轻捶叶子浩一拳,脸上满是担心,眼角更有些湿润。

“我这不是躲张疯子去了嘛!”叶子浩回敬王文昭一拳。

兄弟之间的情义就是这么简单,不用太多的语言,简单一句话,一个动作,胜过无数的华丽辞藻。

“叶子,你太不仗义了。快说是不是还有什么事,隐瞒着我?”

“我能有什么事?真躲张疯子去了。顺便回乡下老家玩了几天。”

“不是这事,还有其他的。”

“那我真不知道了!”叶子浩摊手死不承认。

“装,还装!”王文昭斜头,手指小鸡啄米般指着叶子浩,脸上一副捉奸在床的奸笑。

“装什么?我这么一个正人君子。还要装?”叶子浩这次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你不在的这两个月,张涵月,每天都问我,叶子浩去哪了?叶子浩去哪了?耳朵都快给我烦出老茧了。快说你们不是有一腿?坦白从宽。”王文昭满脸贱笑,整个人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鬼知道啊!可能她其实是找借口和你搭讪呢?”叶子浩眉头一条,脸上贱兮兮的笑着,反将王文昭一车。

叶子浩不觉得张涵月会来关心自己,而且自己也不喜欢张涵月,自己救她纯粹同学间的见义勇为。更何况自己现在的心境是26岁,对这种高中生完全没有兴趣。

“叶子,你真不知道?我觉得张涵月肯定是真喜欢你。”王文昭满脸写着不相信叶子浩的说辞。

“走啦,上课了。晚上带你去个好地方!”

“什么好地方。”

“走啦。晚上你就知道了。”两人肩并肩进入教室。

教室还是记忆中的教室,一张张课桌上堆着一尺多高的书籍,即使在课间休息时间,也有一半的学生在奋笔疾书。

“月大美女,看我把谁带给你带来了。”路过张涵月的课桌,王文昭身体一扭把叶子浩撞得身体失衡,整个身子扑到在张涵月的课桌上。

学校里,叶子浩身心都很放松,让自己平民化,不然以叶子浩的身手,王文昭根本碰不到他分毫。

张涵月不仅是班级公认的班花,学习成绩也非常优异,她父母,爷爷奶奶都从事学术方面的工作,自己也就耳濡目染的爱上各种书籍。

叶子浩一踏进门口时,张涵月就注意到了,胸口一只小鹿扑通扑通的跳过不停,被王文昭这么一闹,整个耳根都红透了,简直就是一个带着香味的红苹果。

“不好意思。”叶子浩起身,整理好张涵月课桌上的书籍。

“没,没关系!”张涵月声若蚊蝇。

饶是,叶子浩听力极好,也只能听到一丁点。

“对了,你身体怎么样了?”出于礼貌,叶子浩还是慰问了张涵月身体情况。

“没,没事!”张涵月的整个头都快埋入书里了。

“那你好好休息!”叶子浩觉得莫名其妙,不就两个月没有见面嘛,这么害羞?

“死胖子,找死。”转身一脚追向王文昭。

“月月,你脸红什么啊!他不是你男朋友吗?”张涵月的同桌叫林月茹,同时也是张涵月的闺蜜,她抖着张涵月的衣袖一脸不解。

“别,别瞎说!”张涵月听到男朋友三个字,整个脑袋如烧坏一般冒出蒸汽。

“月月,我发现两个月没见,叶子浩变得不一样了,整个人帅了一圈。”林月茹丝毫没有关注冒着蒸汽的张涵月。

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叶子浩。

“臭月月,被你抢先一步,不然我肯定拿下他!”说完抖抖胸前的D罩杯。林月茹相貌虽然平庸,但是对张涵月却没有丝毫的嫉妒,处处维护张涵月。

其他同学也注意到了叶子浩的变化,他举手投足直接都带着让人诚服的王者之气。

叶子浩坐在最后一排,整个人陷入了椅子中,老师课上讲得东西他都明白,在他眼中这些知识就是一些常识罢了,他更多的是在缅怀逝去的青春。

有时,他感觉自己很幸运能回到这个时间点,让自己再活一次,有时他又感觉很悲哀,当年身处其中,你会发现青春不再是你记忆中的味道了。

下午的时候,叶子浩实在觉得无聊就爬在课桌上睡着了。

“叶子。”王文昭圆嘟嘟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手指指着前往。

嘴罢一张一合,用唇语说着“张涵月。”

叶子浩打开同学接力棒传递过来的纸条;

“晚上,一起回家吧!”字体清秀,如她这个人一样,精致,美丽!

张涵月回头见叶子浩打开纸条,紧张的揉搓着衣角,像做错事的孩子。她本不愿意写这个字条,林月茹给她做了一整天思想工作,才勉强答应。

“喏!”叶子浩将纸条丢给王文昭,“给他回,我们晚上有事!”

“叶子,你确定?班花呦,你脑袋被驴踢了吧?”王文昭目露凶光,恨得牙痒痒。

“你忘了,晚上我要带你去好地方了?”

“对哦!带上她一起呗,肯定倍儿有面子!”

“不行!”叶子浩道,“快拒了她!”

“这……”

叶子浩十万个不愿意最后还是屈服于叶子浩的淫威之下。

张涵月受到拒绝的纸条,呆呆的望着黑板,心理念叨着:

“他一定还在生气!”

“他一定还在生气!”

林月茹看到后,气得当场就要找叶子浩拼命。还好张涵月及时拦下!

“叮咚!”放学铃一响起。

叶子浩、王文昭二人迫不及待的拦下一辆出租车。

两人到王府井换上一身阿玛尼。

叶子浩完美的倒三角神行,将衣服完美的演绎什么叫做品位,两个销售人员更是围着叶子浩让他签名。其中一个性感少妇更是将自己印有红、唇的电话号码硬生生塞给叶子浩。

变化最大的还是王文昭,王文昭这个人平时插科打诨,给人的印象就是贪吃,贪睡。换上衣服后虽然没有成功人士的气质,但是富二代气势十足。还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圣书?圣书!之新手村(8)

    启天云感觉自己化成了一团虚无,但很快,启天云又感觉到了自己真实的肉体,以及脚下厚实的大地。但他抬头一望,却又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眼前人头攒动,各种喧闹纷飞,颇有一种十年之前的菜市场人山人海的感觉。‘‘真是难以置信,一个小小的新手村,居然也有这么多的人!’’启天云感到一阵诧异,家境穷苦的他只认为

  • 易撩易心动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天,当林阳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这是…在哪儿?”刚起床的林阳还有点迷糊,坐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这是三婶儿家?哈哈哈,我活着回来了!”反应过来的林阳站起身来,就要和往常一样冲出房去。“哎哟!”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缠满了绷带,这才回忆起自己昨晚的经历,感

  • 超神学院之我妹妹是蕾娜在线阅读第九章

    与墨菲丝的快乐全然相反,诺厄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一会儿是担忧艾米丽的疾病,一会儿是担忧马洛的情况,一会儿又开始担忧镇子里的未来。昨夜下了一场暴雨,不知屋里会漏成什么样,好在艾米丽的房间不会漏雨。他昨晚出来时从外面锁了门,但就算不锁门,艾米丽一般也不会出去,她连床都很少下了。食物和水都在她床头,但天气

  • 忘川莫复伤你有毒

    傅大伯一家吃了瘪,再不敢叫嚣,无小人作梗,傅家便着手准备亲事。杜氏不愿让洛桦入户,一来她认为自己还能生——镇上张铁嘴都说她命中有子,母以子贵,是大富之相;二来她直觉洛桦不是一般人,把他留在自家,是福是祸都说不准。若他不入户,就不算一家人,有什么祸事,便可推脱与自家没关系。若他命好能发达,那这层赘婿的

  • 备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三章

    如果现在有人问,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彭逸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说,我现在的感觉就是!因为彭逸现在最能感觉到的是,自己的体温正在飞速下降,身体好像在慢慢变得坚硬,没有任何缘由的发生着。是要死了吗?彭逸叹道!就当彭逸感觉自己的知觉快要失去时,突然身体又缓缓恢复正常,又慢慢变得有些发热,再到发烫,彭逸迅速把

  • 火影之YY系统第7章在线阅读

    没过多久,众人便来到一座有着三层高的大型阁楼前。阁楼整体呈塔状的。仇安从外面粗略看了一下,第一层的占地面积有着将近两个标准足球场的大小。也就是将近一万五千平方米。走进去,各种猛兽飞禽的木雕石雕放置在室内各处,就连墙上也都是刻着众多灵兽图文。里面人的叫喊声,猛兽厮杀声,如同泉涌一般不停的交替在仇安一行

  • 刺客在线阅读第5节

    试镜时间在艺考结束之后,意味着机会虽然摆到了沈澜面前,随时可能成为他囊中之物,但他还是要先度过艺考这一难关,才可以伸手去拿。为此,沈澜学习更拼命了,短短两个月内瘦了十多斤,下巴尖得摸一摸都戳手,可把他的父母和那些暗戳戳喜欢他的人心疼坏了。安黎这两个月没能再见到沈澜,继火锅店伪约会后再次相见,是在艺考

  • 金小状在线阅读第五章

    “大王回来了!”“黄府”的门突然开了,一小厮忽然探出头来。那小厮长得颇为圆润,憨头憨脑,长的颇为喜庆,他高兴的把那东西迎进了门。宋西这时候也看清了那东西的长相,长得倒是也和那小厮差不多,但是它的嘴却不像人,像老鼠。它的脸惨白惨白的,和黄府挂满红绸,堂上燃着的蜡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看它怀里抱着的吴夫

  • 一觉醒来我和首富结婚了第十章在线阅读

    “杜教授您好!我是陆怡然,之前您电话里有说,让我过来报道的”陆怡然小心翼翼地上前几步,走到杜教授坐的沙发前面的地毯上。“嗯,没错!你之前的小样我已经听过了,虽然因为经验上不够丰富,所以导致了一些旋律链接时还不够顺畅,间奏方面也不是特别合理,但是总得来说,你的天赋还是很好的,有没有兴趣当我的学生?”杜

  • 离婚请勿扰之南北朝的赵构(8)

    “那公子你怎么还……”鲁平诧异地道。高兴笑道:“我自有用意。鲁先生打造的物事我非常满意,我想请先生为我工作,继续打造一些东西,工钱包你满意!”“这……”鲁平有些为难地看看鲁智深,又看看被破坏的大门。高兴忙道:“先生可是担心那八爷?放心吧,我自当保护先生父子周全。至于令郎诸般恶习,我也有办法!”“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