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火影]我的男票从床底爬出来在线阅读第8节

2021/6/12 3:32:34 作者:辞以 来源:晋江文学城
[火影]我的男票从床底爬出来
[火影]我的男票从床底爬出来
作者:辞以来源:晋江文学城

“...”

沙赞无语的将影像收起来:“这孩子叫比利,比利·巴森特,是一个挺不错的小伙。”

“帮我个忙,看在我们曾经并肩作战的份上。”

塞拉斯看着沙赞一脸祈求的模样,也狠不下心拒绝,点了点头:“说吧,如果不麻烦的话,我帮你。”

“帮我训练他。”

沙赞的话刚出口,就看到塞拉斯的脸色一边,连忙加快语速:“他是一个很好的孩子,一点也不闹,而且,他继承了沙赞的力量,对你也有所帮助。”

“我长得像幼儿园院长么?”

塞拉斯差点直接掀桌子:“一个个的都准备把熊孩子往我这边扔?什么鬼?”

“啊!!!”

沙赞突然捂住了胸口,脸色煞白:“我不行了,之前的战斗,伤害到了我的内脏,塞拉斯,张,比利...比利就交给你了!”

“喂喂喂!!!”

塞拉斯突然感觉有些不好,随后就看到影像突然散掉,手上的信封,也随之消散,不由得懊恼了起来。

“我去,这混蛋还想把麻烦丢到我身上?”

塞拉斯气呼呼的坐在了前台,随手点开了系统。

“系统,给我抽奖!”

“滴,恭喜宿主,获得道具:友哈巴赫召唤卡。”

“...”

塞拉斯看着出现在系统空间的那张卡,十分无语。

“算了,如果那两个熊孩子真的熊的话,我就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塞拉斯发狠了,随后翻了翻系统空间,将几样道具准备好,开始盘算着如果熊孩子来了,该怎么收拾他们。

两个天南地北的孩子,几乎在同一时间打了个寒颤,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盯上了他们一样,让他们忍不住疑神疑鬼。

...

...

洛杉矶郊区,一个隐蔽的安全屋内。

昨天才刚刚从地狱回到人间的康斯坦丁,虚脱的躺在了这个安全屋当中,大口的喘着粗气。

“该死的玛蒙,该死的路西法。”

康斯坦丁吐了一口血后,掀开自己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的白衬衫,看着肚子上的那个窟窿,伸出手按住了它。

“¥……%¥%”

随着一连串咒语,伤口处突然出现了无数肉芽,互相交织将伤口缝合,最后融入到了皮肤当中。

做完这一切,本来就虚脱的康斯坦丁,脸色更加的不好,颤巍巍的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看着上面的一个号码,最后还是按下去了。

...

...

“上路,龚州遇虎熊...”

电话铃声响起,塞拉斯从梦中惊醒,有点起床气的他,粗暴的点开了电话:“不关你事谁,如果你没有正经事的话,我发誓,我会把你的头,放到你的P眼当中!”

“是我,塞拉斯。”

康斯坦丁语气虚弱:“玛蒙出现了,是真身。”

“玛蒙是谁?”

塞拉斯听到了康斯坦丁的声音,脾气稍微缓了一下,他知道,康斯坦丁如果不是遇到真的处理不掉的事情,肯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

“路西法一个不成器的儿子,拥有强大的力量,和恶劣的性格。”

康斯坦丁刚想细细说,却感觉到了一股刻骨铭心的魔力正在接近:“不说了,塞拉斯,记得,来洛杉矶找我!”

“喂!!!”

塞拉斯还想要问是洛杉矶哪里呢,康斯坦丁却把电话给挂掉了,无奈之下,塞拉斯也只能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犹豫对洛杉矶不太熟,塞拉斯也不好用乖离剑直接撕开空间过去,想了一下,最好的办法,还是做飞机。

乘车前往最近的机场,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奔波,塞拉斯才降临在洛杉矶的土地上。

刚走出机场,塞拉斯就被一个穿着风衣,带着鸭舌帽的人给拦住了。

“塞拉斯?”

这个人整体看起来很老实的样子。

“是我,你是查尔斯?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塞拉斯看着这个人的脸,终于和脑子里的一个人对上了号,惊讶的叫了出来。

“出了一些事情。”

查尔斯是康斯坦丁的好朋友,也是所有人当中,唯二能够听到康斯坦丁真话的人。

“康斯坦丁出什么事情了?”

塞拉斯跟着查尔斯坐上了一辆商务车,在车上,问道。

“玛蒙的使者,不断的寻找着康斯坦丁,同时还袭击了其他的人。”

查尔斯的开车技术很好,在道路上飞驰:“康斯坦丁被他追杀的时候,察觉到了一个阴谋,那就是墨菲斯托想要借助玛蒙来霍乱世界。”

“别开玩笑了。”

塞拉斯翻了个白眼:“一个恶魔之子,哪怕是君王的儿子也不可能霍乱世界,不说我,就算是古一大佬,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它乱来的吧?”

“不一样。”

查尔斯摇了摇头:“如果玛蒙真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按照约定,当时所在的所有人和势力,都不准出手。”

“啥?”

塞拉斯愣住了:“还有这么一说?”

“所以,一切只能靠你了。”

查尔斯一个漂移,直接将车停在了路边的一个车位上:“跟我走,康斯坦丁被抓到了这里。”

“这里...”

塞拉斯看着这高楼大厦,以及大厦当中,那很明显的恶魔味道,皱了皱眉眉头:“这是那些混种们所在的地方?”

“是的。”

查尔斯从车的后备箱当中,拿出了一个背包:“当初你和康斯坦丁将大苹果城的据点给浇灭后,洛杉矶就成为了他们新的据点,现在这里面汇聚了差不多百分之八十的混种。”

“我曹。”

塞拉斯一边走着,一边翻了个白眼:“这么多,那些号称保卫人类的组织干啥吃的啊?”

“他们和混种们有协定。”

查尔斯提着袋子,解释道:“混种不能随意的攻击人类,代价就是给他们划分一片区域,并且花钱养着他们。”

“真的是资本的做法。”

塞拉斯走入了大厦,入目的,貌似都是正常人,但是在塞拉斯的眼中,却都是各式各样的怪胎!

“你先去,我去做下准备。”

查尔斯对着塞拉斯低声的说道:“我这有几瓶混入了加百列鲜血的升水,我给放到消防水管当中,到时候,我们可以再来一次。”

“你被渣康传染了。”

“我知道。”

...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案笔记在线阅读第1章

    夭一一不知道自己残破的神魂在人间飘荡了多久。日升月落,沧海桑田。等她混沌的神智开始有意识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附在了一株梅花树上。鹅毛般的大雪温柔抚摸着这座山谷,一片银装素裹。雪间一点红,妖冶绽放。谷中的小妖们叽叽喳喳讨论着——“啊啊啊,今年的雪好大呀,我的花苞快要冻坏了……”“醒醒,你是一株雪莲,

  • 如果没有如果会怎样在线阅读第3章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一转眼六个月过去了。繁花谢了,寒梅开了,秋风去了,冬雪来了,这四季的变幻自有规律可循。安国在这半年内,却发生了两件大事,成为人们茶前饭后的谈资。其一,一向在外守卫边关、让时常侵略边境的平国将领闻风丧胆、手握重兵的靖王,突然被皇上召回,定居于京都之内,并被收回了兵权。其二,皇上赐婚

  • [香蜜同人]bgm求生系统在线阅读第三章

    唐清婉深呼吸几下,然后重新走到大厅里。远远地看到轮椅上的人,唐清婉的心就开始狂跳,没办法,两个人长得那么相像,就连沉默时的冷漠气质都一模一样。唐清婉只能强迫自己微笑,走到唐正泰的身边。“清婉没事吧?”林董事关切地道。“我没事,谢谢。”很好,唐清婉,说话一点儿颤音都没有,完全稳住了。“没事就好,把这里

  • 农门小恶女在线阅读第5章

    洛辰夜听了宁汐落这句话,只是疑惑的歪着头,既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宁汐落似乎看出了他内心的窘况,笑着说道,“上古时期的时候,灵兽横行霸道,天下叫苦不堪,整整百年,人类就近乎灭绝。”“后来,一个女孩出世,凭借自己强大的实力,带领着人类仅剩无几的人丁,击退了灵兽,而那个女孩的名字,叫做东方洛云。”洛辰夜

  • 我真不是小白脸第三章在线阅读

    “小贼,休逃——”黎远追出楼去,却哪里还能瞧得见那两个小叫花子的踪影,玉龙大街车水马龙,小贼逃入人群中仿若石沉大海,要想捉住是不可能的,“该死,原来是两个小贼!”少年愤恨的跺了跺脚,想着刚才那小叫花子经过他身边时本察觉腰间似乎被人摸了一把,却没留意原来是自己的玉佩被顺走,手法干净利落,连他这个常年习

  • 云不过镜川第九章

    “你照样你那部分台词说。”“我当然知道我说我那部分台词,她不说台词,我怎么接下去?”“可妤呀,你是老演员,迁就一下,颜宴第一次拍戏,女二的台词太多确实不好记,我这也是为了保证这部剧的进度,你辛苦一下,就当是在进行无实物表演,正好可以磨练一下演技。”“那要这样我也说1234567得了。”导演一听她也要

  • 丧失城在线阅读第八节

    周围陆续有人围过来,有年轻的男人嘻皮笑脸的问江瑟:“妹子也是来看影帝的?”一会儿就围了好几个试图搭讪的人,江瑟正要拉卢宝宝起来,右边传来汽车开动的响声,她转了头去看,就见到剧组有车子开过来了。先前还坐在太阳伞下翘着二郎腿的导演连忙就站起身来,忙不迭的去迎接。车门打开了,先前还死活不肯起身的卢宝宝险些

  • [综英美]表情包拯救世界在线阅读进化是个什么东西

    “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拼死拼活。人我也还给你了,你回去也好交差嘛,不是吗?”中年男子见黑衣人停住脚步,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可是,向飞却隐约看到中年男子下垂的左手在腿后摸索,暗道不好。他在这边观察了半天,已经判断出中年男子应该就是天启教北城分会的二转异人,金牌讲师李老师。陈敏的失踪必定跟他脱不了干系,

  • 狐狸相公百变妻第1章在线阅读

    凌晨1点38分,月朗星稀。花城已经坠入梦乡,偶尔几声汽车的鸣笛声打破了夜的宁静。同凯路上空无一人,只有那路灯倔强的挺立在路旁,努力的发出昏黄的光芒来照亮清冷的街道。路灯下,树影斑驳,随着微风轻轻摇曳。“哒哒哒。”不远处,一阵略显慌乱的高跟鞋的声音传来,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子,右手抹着泪水跌跌撞撞的在路上

  • 路尽繁花较量2

    第二天一大清早,当小雨还在朦胧的睡梦中时,胤禵那高八度的吼声,就从不远处传了过来,用小雨的话说是又一次扰了她的清梦。臭胤禵,又扰我清梦,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边嘀咕着边一纵身又一次凌空降落在了胤禵与多龙的身边。“唉呀,我的姑奶奶,你出现的还真是时候,再晚来一会我多龙的爹娘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多龙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