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网王]所以,和BUG在一起了?在线阅读第7章

2021/6/12 3:20:22 作者:殊荼同归 来源:晋江文学城
[网王]所以,和BUG在一起了?
[网王]所以,和BUG在一起了?
作者:殊荼同归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告:鉴于《我的英雄学院》辱华事情,我将停止写《我英》相关同人,以上。】==========沙雕分割线==========作为次元管理者底层萌新,蹦恰恰被分配到了修复1组,修复二次元BUG蹦恰恰一时手贱点了真人修复模式,穿越到了二次元虽然最后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但是…雾草!她怎么把二次元人物给带回现实世界了?!…这个BUG不一般,他是杀网一员,破坏力惊人!是那个整天“马达马达达内”的赛亚人初中生的哥哥——越前龙雅!一颗球,就能炸掉整个网球场!…蹦恰恰跪地鬼哭狼嚎:“骚年,俺求求你别打了,百货大楼

“师傅,师傅……”,沐风醒了过来,身边啥也没看到。

只有他自己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爬了起来,甩了甩有些胀痛的脑袋。“看来师傅已经离开了,”。

若不是脑海中多了一篇无名的功法,沐风还以为他做了一个真实的梦呢。

“我昏迷前好像看到师傅给我鞠躬,这是为何,怎么会有师傅向徒弟鞠躬的呢?”沐风心中有点不安。

“风儿,这是为师留在你识海的一段影像,吾之传承已印在你的识海,因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离开,”。初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识海深处。

“你脑海中的功法名为阴阳决,乃为师自创,它与这个大陆所有功法都不同,阴阳诀可能会使你较之其他同阶之人修行进度会慢一点,但你必须坚持修炼此功,阴阳诀只有你自己可以修炼,不管多么亲近的人都不能传授,还有不管以后你遇到多么强大的功法,都不可改修,你以后需要按照阴阳诀的运行路线,吐纳天地元气,凝练武元”。

“吊坠为师已经将其炼化成为储物戒,在你左手中指上,其与这个世界的储物阶大致相同,,内部自成空间,有三丈见方,方便你储物,使用时将部分灵魂赋予其上,便可随意存取,这个储物戒和功法一样,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你都不能丢失,以后你每次修为进阶之后,你需要滴一滴精血溶于其上,储物戒中为你准备了三套武技,你以后可以自行修习。”

“我给不了你太多,这些便是为师所有传承,以后的路,需要你自己摸索前行。”

“在修界行走,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的传承来之于我,否则你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再唠叨一句,武之一途,贵在坚持,能力越大,责任便也越大”。

“最后为师希望再见你时,你已入巅峰,刚刚交代你的一切,切记,切记!”,说完初留下的影像消失了……

“恭送师傅”,沐风朝着昏睡前初所在位置作了一揖,虽然和初结识半天不到,别说初救了沐风一命,就凭这传承之恩,沐风打心底认可这个师傅……

他看着左手中指上不知何时套着的储物戒,同吊坠一样,通体翠绿,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吊坠中心那一白点不见了“莫非这白点和师傅有什么关联?”沐风暗暗猜测。

将灵魂赋在储物戒上,三本卷轴被沐风抓取了出来。

第一本卷轴古朴的封面上写着幻虚步三个大字,字体和天法大陆一样,沐风迫不及待的翻开封面。

幻虚步—身法武技,修习无修为要求,凝武元于双腿,以武元加持,提高身体速度,达到闪避效果。闪避快慢取决于凝聚武元的雄浑程度……

翻过简介,便是修炼幻虚步的筋脉路线。沐风并未着急去修习,只是暗暗记下修习方法。修习武技需要武元的支持,他身体还尚无武元。

第二本名叫凝元指,乃是攻击方面的指法。

看到简介沐风不禁苦笑,因为修习凝元指第一个条件便是修为达三阶武狂,合上凝元指卷轴,放回储物戒,他现在只是二阶武师修为,只能等进阶了再进行修习。

第三本卷轴沐风并不知道是什么武技,卷轴储物封印状态,封面贴着一个封条,上面简洁写道:“武皇时可开启”。

“啧啧,这武技貌似很强啊,六阶武皇才能够将它开启,”沐风小心翼翼的将其放好。

看完卷轴后,沐风原地打坐,开始按照记忆中的的方法,运行阴阳决。

“呼呼……”喘着粗气,他按照阴阳诀的口诀运行了上百次,却始终没有感应到武元。

“老子好歹法修也算个天才,我就不信了,修武我还能是个废材?”,休息了一会儿,他再次修行阴阳诀。

凭着一股不服气的劲儿,坚持着运行阴阳决功法。但奈何不知道为啥,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还是没能感应到武元。

眼看天就要天黑了,沐风不得不暂时放弃了。

“一定是老子刚来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对我有所排斥,才没有成功,并不是因为老子是废材”,他不忿的自我安慰。

一下午的修行,对身体的负荷很大,沐风此时感到很是疲惫,拖着疲惫的身体向着杨铁牛家走去。

“你这孩子,一下午跑哪里去了,还以为你一声不吭的走了呢?”杨婶手里端着一个小盆。

“小风啊,来,把这盆鸡汤喝了。”小盆里是一只炖好的鸡,平常指着它下蛋,这不见沐风来时浑身血迹,杨婶炖来给沐风补补身子。

沐风心里不由的一暖,家的感觉,这陌生的世界让他感到一丝温情。

虽然伤已经好了,沐风还是过去接住小盆,并不是因为贪吃,来时一身血迹,明显就是受过极重的伤,若不是初给用武元给他疗伤,此时沐风应该挂了。要是此时说他伤好了,在这些普通人眼里也未免有点惊世骇俗。

“来,小妹妹,我一个人喝不完,你也喝点。”,沐风刚接过盆,余光看到这杨家小女娃咽了咽口水。

“我不才不想喝嘞,娘亲说这个是给哥哥用来补身子的。。,”说完又不争气的又咽了咽口水,但小女孩的目光充满着坚定。

……

夜幕悄悄的降临,沐风躺在杨大山的床上,迟迟不能入睡。

夜深,人们已经熟睡,唯有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便起身来到杨家后院。

天空,繁星点点。

“不知道,家乡那头的星空是否也是这一片!”。

睡不着,也不知道能干嘛,沐风索性开始运转阴阳诀。

修炼了半夜,还是未能感受到武元。

直至疲惫,他才无奈的躺回床上。

修炼太过疲劳,沐风很快便进入梦乡。

梦是美好的,深睡的沐风梦见了家人,父亲严厉地指导修行,母亲那仿佛永远说不完的絮叨,爷爷慈祥溺爱的笑容,妹妹沐清那期待独角兽的眼神……

“大哥哥,起床啦!”。

沐风睁开朦胧的睡眼,杨家小女娃正捏着他的鼻子,叫他起床呢!

“小妹妹,你怎么起这么早啊,”沐风睡眼朦胧的说道。

“这还早啊,太阳都晒屁股啦,”说着小女孩跑过去将窗帘掀开。

阳光照射,微微有点刺眼。

“大哥哥,以后不要叫人家小妹妹啦,我叫杨秀儿,你和我大山哥哥一样,叫我秀儿就好”。

“快起来,今天父亲要去镇上,说叫你也一起去,一会儿你叫我父亲也带上我呗,”,秀儿吹促道,一脸兴奋。

这个小机灵鬼,原来打的这个主意。

沐风笑着点了点头,倒也挺喜欢这个小女孩,和他妹妹沐清一样,活泼可爱。

见到沐风同意,杨秀儿开心的跑来过来,拉着他就往外跑。

外面,杨铁牛已经备好了马车,准确来说,应该是驴车,拉车的是一头老驴。

吃罢早餐,三人坐上了驴车,出发了。

虽说一开始杨铁牛不大愿意小女孩跟去,但沐风帮着说了几句,让小女孩一起去见见世面,杨铁牛倒也没多说。

一路上,杨铁牛专心赶着驴车,偶尔和沐风聊个一两句。倒是小女孩,一路上开心的像个出笼的小麻雀。

赶了大约两个时辰,一行三人来到镇上,杨铁牛将驴车驱赶到一家粮食铺,将驴车上的四麻袋粮食,拖了进去,出来时手里多了小袋子。

“这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交易货币吧”,沐风心想着,虽然好奇,但也没多问。毕竟连这种基本常识都问的话,有点奇怪了。

卖完粮食,杨铁牛将沐风带到一家衣裳铺前,示意他进去挑几件。

“原来如此,杨叔带我来镇里是为了替我买衣裳”,沐风暗暗感动,没拒绝,自己不可能一直穿着一件衣服,反正自己是武修,有机会还上的。

选了一件衣服后,沐风拒绝了杨铁牛的提议,没有再选,见到杨秀儿穿着的衣服上还有几个补丁呢!

见到沐风坚决不再挑选,杨铁牛倒也没继续坚持。

“老板,这衣裳多少钱,”杨铁牛问道。

“三十二个铜板,收你三十吧”。

杨铁牛从小袋子里摸出三十个铜板,放在桌子上,数了好几遍,确定数字没错,才交给了老板。

铜板?见到杨铁牛手机的铜板。他心里有些震惊,因为天法大陆的交易货币也有铜板。一金币等于十银元,一银元等于一百铜板。

正常来说,像杨铁牛这种普通家庭来说,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十几个金币。

“玄武大陆和天法大陆究竟有什么联系呢?语言文字是一样的,货币用的居然是一样的。”沐风很是费解。

“回去吧,小风,”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杨铁牛便准备回去。

“好的,杨叔,”沐风回过神,既然想不通,也不再多想,也许是巧合呢。

“我想吃个糖葫芦!”,杨秀儿盯着路边的小摊,咽着口水。

杨铁牛但也没吝啬,花了四个铜板,买了两串。给了沐风一串。

这整的沐风倒有些不好意思,接过吃了一口,便给了杨秀儿。

坐上老驴车,三人颠簸赶回往青牛村。

杨秀儿似乎玩的有点累了,不像来时那么活泼,躺在沐风怀里睡着了。

“得想办法挣点货币了,”沐风心想着,自己一个大活人,总不能白吃白喝吧。何况杨叔家一看就比较拮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隐于世界角落惹我三分,还他下地狱!【2】

    走出服装店的卢飞一脸的清爽无比,他笑呵呵的看着父亲打趣道:“有没有看到那个狐狸精脸都青了?”父亲一脸的囧样,像点头又像摇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卢飞看到父亲好为难的样子,连忙搭着他的肩膀说道:“咱还是乡下人,但咱不低人一等,别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仗,别人惹我三分,我还他下地狱!”卢飞的话很果决,没有丝

  • 此心安处是吾乡第三章在线阅读

    季谷雨翻开保镖递来的合同,脸都白了,强压着心底的恐惧看轮椅上的男人,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颤抖:“赵爷,我……,”男人抖了抖烟灰,没有看他,季谷雨却感到了一股莫名的气势压住自己,呼吸变的困难,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啪!”笔掉在了地上。“捡起来。”赵清明看不出神色看不出喜怒。保镖把笔捡起来递给季谷雨,季

  • 无限之诛天路在线阅读第8章

    战局顿时一变,原本的二包一瞬间变成了一打一。开大溜走的满血龙女站在极远处,根本够不到这边。潘森也是乐得不行,自己只是一个走位,就将对手打野吓跑了。果然前二十分钟不抓人,不是没有理由的啊!这龙女也太菜了!“卧槽,你这龙女真是有丶绿色啊!”“建议以后还是玩上单吧,你这打野太坑人了!”“满血卖队友啊!”周

  • 说好的复仇线呢?[重生]张天的死亡

    郑非并没有因为那晚的事情对离月亲近,依旧独来独往。带头欺负郑非的叫张天,这几天可没少找郑非麻烦,什么话难听说什么,推推搡搡更是屡见不鲜。这一天下课,张天带着人鬼鬼祟祟跟上离开的郑非,把人堵在一个不起眼角落,而男主从头到尾都是冷眼静看。“你什么目光?本少爷也是你能看的?”张天个子矮,最讨厌别人用居高临

  • 七世浮图第3章在线阅读

    陈妈妈回来了!楚王府里的老仆都知道,陈妈妈是府里二娘子的傅姆。如今她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娘子——那不是小县主还会是谁许如是从侧门入府,到中堂刚坐了一会儿,十五六岁的少年急匆匆冲出来。只见小娘子一身青绿半臂,石榴红襦裙,俏生生地立在中堂,额间一点嫣红的花钿灼灼,简直与阿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 落雪飞尘在线阅读第三章

    耗了整整十来个小时,小姑娘终于安全的降生在梅小米的臂弯。整个机舱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新生儿并不好看,身上还粘着很多污物。好在热水是空姐一直备着的,在照顾小婴儿方面毫无经验的梅小米小心地让梅将孩子抱过去清洗,而她则专注地照顾安西娅的状况。“还有纱布吗?”不一会儿就听梅问道。纱布?梅小米分神看向自

  • 道天法祖第10章在线阅读

    日上三竿,紫衣护卫吃完饭回来,望见满头大汗的肖张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劝说道:“吃完饭再来等吧。”“谢谢。”肖张答完,依然笔直挺立。太阳逐渐柔和、温顺,染红了天边的云彩,紫衣护卫都已经换了另一班,肖张依旧。月牙高悬,星星点缀,夜风柔和地拂过剑南海的水面。借着微弱的月光,肖张看见一个身穿亚麻布衣,胡子

  • 情饵之宠妃VS皇帝(7)

    一连三天,沈昊都没有参加朝会,宫里开始出现流言蜚语。不知道谁走漏了风声,说太医院院首孙太医,三天都待在含元殿。姚总管亲自到太医院,秘密带走了许多名贵的药材。大臣们终于坐不住了,早朝完后,又一起来到含元殿门口,求见皇帝。这事在沈昊意料之中,按照计划,他没有出去,让姚总管以“勿扰皇帝静养为由”,把大臣都

  • 极品娇妻:Boss快收了那个绿茶在线阅读第二章

    当羽生结弦捧回大满贯被各路解说赞誉为“天才少年终长成”时,苏淮安还是个素面朝天扎着丸子头蜗居加拿大家中的小作者。19岁,刚刚留学回来,就被誉为“中国文坛未来之光”,在文坛界一片青年作者中算是佼佼者。苏淮安谦虚说是媒体为了博人眼球故意戴高帽子,但是苏淮安身边的人毫不怀疑她有这个潜质。毕竟是从小到大一路

  • 师父请喝茶新的活动

    4.新的活动系统111也不知道为什么严行书一直都不肯谈恋爱,严行书也没有说过,细想起来好像从它和宿主绑定的时候严行书就是没有女朋友的,也没有男朋友,也没有作为伴侣的其他物种的存在。它觉得这不能够啊。系统111在绑定严行书之前也绑定了不少的宿主,那些宿主虽然任务一完成得到自己想要的之后就拒绝和它继续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