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朕在影院当店长之鹿血祭

2021/6/12 3:39:34 作者:大雨倾城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朕在影院当店长
朕在影院当店长
作者:大雨倾城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明皇帝朱由检,上吊自杀后却被现代青年朱轩召唤到现代,当了影院店长……

第四章

夜幕初垂,长街如昼。

窗下一隅热闹非凡。

众人簇拥在一起,七嘴八舌讨论着什么,李锦衣眼中没什么温情,正准备从窗上跳下去,一双小手制止了他的动作。

李错喜懵懂双眸中多了一分警惕,看向谢不邀,“你是谁?”

谢不邀还没有说话,窗外忽然传来一道惊叱。

“有鬼,大家快跑啊!”

街上一片混乱,走的走,跑的跑,关窗闭户,没一个人敢探头。

“哥哥,发生什么事了?”

李锦衣没回话,眼睛一直盯着下面。

只见一中年男子身穿素衣,遮面于木辇中坐观,落地后,两侧小厮规矩站好再无动作。

清茶在旁不嗅,手中却是笔耕不辍。

句句字字,皆是谶言。

李锦衣揉揉眼,觉得有些无聊。

谢不邀想关窗户,却被他拦住,“你做什么?”

“窗外事不可闻。”

李锦衣不经意往下一瞥,发现那中年男子还在写什么东西,他冲着谢不邀问,“这人是不是有病,大晚上不睡觉,穿着一身白衣到大街上来吓人?”

谢不邀眉头拧得紧,“你怎么知道他不是真的鬼。”

“见神见鬼,指东画西,谢宗主什么时候这么多疑了,这可不像你啊。”

忽而一声朗笑通天透地,落耳竟又是别番滋味,沉重的脚步声俨然带来了一场腥风血雨。

窗上二人默契闭声。

空气中飘洒着血腥气,一名束白发的将兵老叟叱杀而来。

中年男子眼底一道极光闪过,开口竟然莫名少年清朗声,“给他赐茶。”

“是。”小厮递上一盏茶。

来人深吸一口气,一道沉呵穿耳。

他手中的茶盏瞬间碎裂,鲜血从拳中流出。

这时,李锦衣才发现那中年男子眼睛不对劲。

谢不邀也已察觉,“那人眼盲。”

“眼盲……”李锦衣咬着手指,暗自思忖。

男子双目虽失,心却如同明镜,一眼望穿了来人本质。

“自我入朝,无人像你一般猖狂,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倏然,只见中年男子从身后拿出一把长剑,剑上纹刻的居然是琼花。

登时,李锦衣看向谢不邀,却发现他早已离开房间。

“错喜,那哥哥呢?”

“他走了。”

李锦衣看着地上的纸鸢,猛地想起什么,急忙跳回窗上。

果不其然,在对面房顶看到了一抹蓝色。

看热闹,他永远都比不过谢不邀,更何况还是和他们谢家有关的热闹。

剑在手,中年男子如虎添翼,眸色随着刀光一凛,刹那间身后的树枝纷飞,此间再无平静可言。

老叟的眼瞳下含着魑魅,白发随风扬起,手中的剑并未有对敌之意。

“师弟,你就是这样对待你师兄的吗?师父临走前交代的话你可是全都忘记了?”

怪哉!

这话居然是中年男子对老叟说的。

拿剑的人虽然看起来年近不惑,可是至少比对面那七旬老叟要年轻多了。

这两个人辈分还真是乱。

刹那间,中年男子通体充满了恨意,握剑的手又紧了几分,“你我的情分早已绝断,今日,你我之间,唯有一人死,方能定终局。”

剑即出鞘,氛围紧张。

老叟暗自思量,此次前来是欲把恢复他容貌的解药奉上,谁知对方“不解风情”,上来就是打打杀杀。

既如此,那他就陪上几招,正好也试探试探他,好为日后考量。

老叟思及此,手握上傲霜一剑,岂料乱花迷眼,远处一道清瘦孤影走来。

来人身穿织金阔袍,眉目间姣姣可观,腰别噬铃。

那铃铛声音清脆悦耳,乃为上品。

李锦衣看了一下谢不邀的表情,也猜到了几分。

想必这位就是药术四大家之首嵇家的长子嵇孟声了,他现在可是天下第一药师,风声正盛。

“怨不得人人都想进药奴局,光他一人就足够上千万人惦记了。”李锦衣心底暗叹。

药术四大家各成一排,基本不参与朝政,这次能把他们聚齐,也算这小皇帝有点本事。

李锦衣望着下面的玉面小郎君,眼神中多了调侃。

嵇家地处江南烟雨地,养出来的人也是水灵。

嵇孟声这张脸活脱脱就是一敷粉小姑娘。

李锦衣被这想法给逗笑,李错喜颇为不解。

“两位何故吵闹?”

“我当是谁,原来是嵇家稚子,今日乃是我门私事,还望你不要插手才好。”中年男子语中带刺。

“哦?”嵇孟声睨眼以观二人阵势,随后竟真的退出战地,只留下书信一封。

须臾,身后传来清音,“此乃家父邀函,请水丞相十日后三猇亭一赏鹿血祭,信我已经送到,就不陪你们了。”

这时,李锦衣已经明白过来,那中年男子便是西商丞相水虞阳。

“怪不得能找来神婆,我看他就像个跳大神的。”谢不邀已经回来,坐下身来。

李错喜一下子跑到他面前去,抓住他要倒茶的手,“你若是想喝水就付钱。”

“哦?”谢不邀盯盯这孩子,再看一眼李锦衣,无奈摇头,“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说完,他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小心塞进李错喜手中,“你出生时我没有来得及去看你,这是赔给你的。”

李锦衣看着外面的人散去才从窗上跳下来,关好窗坐下。

李错喜拿着银子,有些不知所措。

“他给你你就拿着吧。”李锦衣从谢不邀手中夺过茶壶,“这钱可是你自愿给的,别反悔。”

“我谢不邀从未有悔。”

李锦衣只当耳旁风没听见。

“刚刚那老叟我并不认识。”谢不邀补了一句,“我们谢家尚未出过如此丑陋之人。”

毋庸置疑,他说的丑那就是真的长得丑。

“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你这般的。”

谢不邀还特地解释,“我说的是事实。”

“好好好,你们家男的呢都是芝兰玉树,女的那就是倾国倾城,而你谢不邀,那就是人中龙凤,无人能比。”

谢不邀抿了一口茶,脸不红心不跳,“算你识货。”

李锦衣捂住李错喜的耳朵,“诶,别教坏小朋友。”

说完,他松开手低头,“错喜,你该去睡觉了,我和这位哥哥说会儿话。”

“好。”

李错喜是个沾床就睡的小朋友,没多会儿就睡死过去。

“这件事你怎么看?”

“三个月前各大家收到西商皇帝亲笔书信前来参加大赛,嵇家当首,号令其余各家前往,现在却只有嵇家和我门抵达,嵇家自然不满其余两家的态度,涂家和南家的事估计你也听说了,若是来怕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李锦衣点头,涂家和南家的事他确有耳闻。

药术四大家中有两家是姻亲,便是离得最近的涂家和南家。

南家的药术在四大家中是最差的,南家只知药草,不知变通,更是故步自封。

但其宗主南礼政为人处世令人钦佩,族中弟子也都是知情知礼之人,风气颇好名声在外。

南礼政有一儿一女,其女南岑儿是个才貌齐全的女子,有勇有谋有姿有色,不愧巾帼英雄。

涂家倡行以毒攻毒,地处南疆,座下男女弟子分持毒盅、蛊盅。

创门之时,曾遭反噬,族中有多人受难,若不是南岑儿出手相助,只怕日后也不会有药术四大家的存在。

前宗主涂归桑当年也是个风姿绰约的美男子,南岑儿对其一见钟情,不顾女儿羞涩,扬言此生非涂归桑不嫁。

而涂归桑当时已有妻子,名为边娣,是个普通的苗疆女子,生下涂易恒之后便身患怪病。

涂归桑对南岑儿并无男女之情,婉言拒绝了她。

南岑儿深陷其中,无论如何都无法放下执念,执念太过便成了痴狂。

恰好边娣病入膏肓,南岑儿告诉涂归桑自己可救她一命,条件是必须娶自己回家,涂归桑仍然出口拒绝了她。

其实当时涂归桑已遭蛊毒反噬,南风烛得知以后决定放下执念,以命抵命,以己身作蛊救涂归桑之命。

这种方法极其残忍,若不是爱到了极致,没有人会去这样做。

南岑儿将自己酿在蛊池七七四十九天,身遭蛊虫反复啃噬,血肉化为世间最毒的蛊,以自己残余的魂魄进入涂归桑体内。

涂归桑虽然得救,可是因此却得罪了南家。

之后涂归桑便销声匿迹,有人说他于断崖自杀,也有人说是南礼政怀恨在心杀之报仇。

只不过都是些小道消息,不足为信。

偌大的宗门一下子落到了他儿子涂易恒的手中,偏偏此子又不喜料理琐事,因而他只能算得上是个表面宗主。

整个涂家真正在打理的人其实是他的侄子涂赦。

现在想想,堂堂一代名家如今落得此般模样,倒是唏嘘。

只不过,这唏嘘的人不是李锦衣,而是谢不邀,“这鹿血祭便是嵇家的下马威。”

鹿血祭,顾名思义,以鹿血祭祀,只是杀伐面积甚广,先祖已明令禁止。

他们嵇家这次不惜打破禁令,也要让其余两家屈服,不得不说有些本末倒置。

“嵇家家主现在是嵇孟声他爹嵇杨商吧,他性格温和,品行端正,可不像是会杀生之人。”李锦衣分析着,却听见旁边人发出一声嗤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1号甜心,恶魔总裁你太坏青苔街

    次日梦轻语早早的起床开始洗漱,并拿出计量水的容器开始放血,昨天给高跟鞋的血液已经消失了,今天他要在给高跟鞋100毫升。今天是周六,他正好前往青苔街看一下,并且熟悉场地。方便逃跑,当然也不是逃,也可以找一个地方藏起来。至于昨晚找像防狼喷雾一样的物品,梦轻语找了好几个时辰都没找到这一类物品,直接放弃了。

  • 镇魂同人之初见时你乱我心曲在线阅读我以为的只是我以为

    病房里只有司枍奶奶断断续续的轻语,剩下的人都默默地站在床边,不忍出声打扰这一幕。许是奶奶的哭诉起到了作用,床上的爷爷手指微动,然后费力地睁开了眼睛。爷爷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再将视线落到了床边的奶奶身上,本来混沌的目光瞬间清醒了不少。“永华,药有按时吃吗?”“吃了。”奶奶止住泪水,用力点了点头,又往床

  • 王者荣耀之末世之王在线阅读第四章

    三天后,一切准备停当。分别的时刻到了,神族帅帐内,天音和梵月正相拥而坐。梵月靠在天音的肩头,而天音,牢牢地用双手揽住梵月纤细的腰肢。两人良久无语,半晌,天音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扶起梵月,双手捧起梵月的脸庞,认真地看着梵月。对她说:“月儿,我还是不放心,你确定真的不用任何人陪同吗?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

  • 重生之流水有情第六章在线阅读

    在我攻击前面的李可虎时,后面的李可蛇就一剑向我后背刺来。“千树梨花!”我低喝一声,立即使出新剑法,在前后左右幻出剑影,不但使李可虎摸不清我的攻击线路,又使李可蛇无法对我造成伤害。“噗”我只看见李可虎邪邪地一笑,就被刺中了。靠之,大意了!念头刚起,一股力量就从身体中涌了出来,许多丝线代替了我身上的衣物

  • 我的天命守护者之气势压人

    一队金光闪闪的军队从远处跑来,手里的武器在阳光的照耀下让人看不清了,但是还是能感觉到武器锋利的寒芒。越来越近就像一只狼,冲进羊群一样,但在快要冲散人群的地面停下,分成两个队伍分别包围距离人群也很近,只要谁敢向前一步保证会被乱枪捅死,这时有两个金龙卫避让了一下走出一个人,这人的武器紫金铠甲十分耀人,看

  • 爱情公寓之全能系统第一章在线阅读

    “阁中不起,男招鬼魅,夫邓之行步,则筋不束骨,脉不制肉……,哎等一下,我还没说完呢。”学校的大门口,一个鬼里鬼气的老头打量着我,沙哑的嗓子阴测测的说道。“走啦走啦,我说老三,你什么时候信上这些荒唐事了,骗钱的唬人把戏,骗些上了年纪的迷信老人还可以,你别给自己找冤大头了。”李正国说着,一把拉起了蹲在地

  • 天价宠溺:墨少请轻点在线阅读第十章

    等几人行近时,不待几人伸手,便递给了沈凉风和顾盼一双带尾都绣着日月的福带给了沈凉风和顾盼,顾千里和林笙歌也拿到了一样的。沈凉风从来不注意这些,顾盼更不用说了。顾千里和林笙歌,一个心思大半用在了自己妹妹身上,虽然知道拜月礼前挂福带是天都盛行的,这些小心思却从来没有注意过,林笙歌就更不用说了,她祖籍不是

  • 溺宠上天:腹黑老公惹不得第九章

    这也太壕了吧。林媛看着礼品栏久久没有说话,实在是被巨龙的这个土豪气质给惊呆了。积分自动转换到林媛的积分总额里,林媛的积分总算是没那么寒酸了。只是这深海龙珠……林媛皱了皱眉,这个实在是不太好处理,她也用不上啊。林媛想了想,问了一下系统:“系统,这个龙珠我可以卖出去吗?”【可以的宿主,您可以提交龙珠的信

  • 日向夫人[综日剧]在线阅读第九章

    “咦,我这是在哪里呢?啊!我竟然成透明的了!”一脸惊奇的昊天对着成爷爷说道!显然到现在昊天才发现自己此时的状况!“呵呵这里是你的神识海,而现在的你只不过是神识罢了!”成爷爷咧了咧嘴回答道。昊天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不明白成爷爷讲的到底是什么!成爷爷看着昊天摇了摇头,解释道:“神识海就是你的神识寄宿的地方

  • 快穿之甜向恋爱第9章在线阅读

    “不当人子!简直不当人子!”黑白无常脸色变得铁青。他们二人而今虽然身为阴神鬼差,但曾经同样是人间之人。白无常谢必安!黑无常范无救!两人自幼结义,情同手足,只可惜当时正值大雨将下,谢必安决定回家拿伞,留下黑无常等待谢必安过来接他!结果范无救被水淹死,谢必安痛不欲生,直接殉诺吊死在桥柱上!两人都是重情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