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学习差不配谈恋爱之炎龙宝甲(5)

2021/6/12 2:17:25 作者:清月皎皎 来源:晋江文学城
学习差不配谈恋爱
学习差不配谈恋爱
作者:清月皎皎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我被白月光捆绑炒作了,不甜不要钱,大家可以了解一下~】全一中的人都知道,江枫虽然看上去笑眯眯的,却很不好惹。谁知道,高二分班后,他却遇上了一个更不好惹的年级第一,舒川。从看不顺眼到莫名喜欢,正寻思着下手去追时,却忽然被系统跳出来阻止了——“不好意思,江同学,你成绩太差,不配谈恋爱。”江枫:“………”卧槽?!系统:“目前,你靠近舒川同学的所有操作已经全都被锁定~想解锁和舒川同学的牵手操作,请进步一百名,解锁拥抱操作,请进步三百名,解锁接吻操作,请进步八百名,请努力加油~”江枫:“………那我

一路东饶西转,穿过树林,终于来到炎明之泉的入口,我的等级也升至5级。换上新出炉的攻击+10的铁剑,我提高警备,轻步向杨柳环绕的泉湖走去。

远看还不怎么觉得,走近一瞧,整个灵泉竟被一片浓郁的雾气萦绕住,灰黄色中渗了点赤红,惨淡中透出几分邪恶之气。定睛一眺,泉水似乎也变成灰黄的颜色,根本不复我想象中的清澈。

这雾气,应该就是清玄上仙所下的诅咒吧?

灵泉左右两边密密种了十二株柳树,如众星拱月般,成弧形状。奇怪的是尽管柳树紧挨着泉池,依然丝毫未被雾气侵犯。仿佛那惨黄色的烟雾长了眼,只独独霸占着泉池不放。以泉池为中心,大概有200平方米左右的椭圆形空地,布满短而茸郁的青草;而空地边沿上均是树木郁郁。

我前前后后打量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略一沉吟,还是提剑朝灵泉走去。既然来了一趟,便不可浪费机会。

泉池是白玉砌成的,壁上本来精细的刻纹却如蒙上蛛丝般,成了一条条丑陋的黑线。我一步步上了台阶,灰黄色的浓雾已离我不足十米之距。

迈前几步,剑尖才刚刚碰到雾气,忽地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朝全身袭来,不由跄踉退后好几步。

“叮!此泉受到诅咒,您无法靠近。”

怔了怔,四周却并无任何异常,仍旧静风袅袅,落日溶溶。略一定神,又试图上前走出几步,均被这股无形力量逼得不得不后退。

看来现在是无法接近灵泉了。这里四周也没有怪物,看来都是因为这诅咒的缘故。

又仔仔细细观察了灵泉一遍,仍是看不出半点破绽。我淡淡一笑,这个任务并不急,还是以后再来吧。

回身,迈步下了石阶,犹不免顾目四周,忽然瞧见左前方不远处隐隐闪烁着一点白光。

白光?

迈前一步,白光却突然消失,我不由一怔,停下脚步。刚才应该不是我眼花的缘故,难道有什么隐藏机关?

低头一看,刚才我站在的白玉砖阶上有一个圆形的飞龙图案,而在它的右边与之对称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图案。

我刚踩上那个图案,立刻就重新看到前方的白光。

沉吟一下,我转而踩住右边的图案,前方闪现的却不再是白光,而是红光。

如果两个一起踩住呢?会是什么样的颜色的光?

看了看两个图案的距离。我突然有点可惜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但是……或许并不需要一个人踩住图案?或许只需要一定的重量就可以?

看着此刻我手中的剑。铁质的,应该很沉。瞄准,将剑掷向左边的图案,“当”的一声,是重物落地的声音后,远方的红光陡然变成银红色的光芒。

很好。

心中不免滋生了一丝雀跃之意,我移开脚步,脱下身上低劣的粗布长袍,叠好放在右边图案上。看了看远方,还是白光。

不够重吗?那就多放几件。

几乎直到我把包裹里的所有物品都放上去,远方的白光才逐渐变成银红。

看着弃于地上的凤纹靴和朱雀之戒等,虽说丢弃物品时有1分钟的保护时间,之后也会等2小时后才会被系统回收掉。不过这里既然是炎魔族的圣地,宝物应该非同凡响才对,而且四周也无人无怪,赌一赌又有何妨?

顺着路线朝那抹银红光点走去,不久便看到草地上静静躺着一个朱红的锁子甲,正散发出银白的光芒。

甲胄底下,果然有一层白色的飞龙图案。

细碎的金光突然在红甲上空映射出来,繁光点点,宛然萤火。金光慢慢聚集凝固,显出一行字,“心诚意致,可得此宝。”

我刚刚看清楚,金字便如风拂水面,消散无形。

怎么样才算心诚?难道是要我跪拜叩头不成?

我微微蹙眉。

略加思索,我以试探的心态,慢慢开口说道,“我身为炎魔王,自会护佑炎魔一族,并破解此处诅咒,重生灵泉。”

我刚刚说完,只听“哗”的一声,甲胄下面的白色飞龙图案慢慢消失,红甲发出一层金光,然光芒消逝后,又变得死寂沉沉。

我初时微怔,回神后却不由轻笑出声。

果然不负周围诸人若明若暗的推荐,倾世……果然十分有趣。

我拾起宝甲,仔细一瞧才发现甲上有着不少古怪的黑色斑纹,一查属性,名字“炎龙宝甲”的后面竟然有着“蔽尘”两个字,而品级防御等则一无所知。

“蔽尘?”我轻轻低念。应该是像小说里的被俗尘蒙蔽的宝物,必须要以特殊物品洗涤才能恢复功能吧。看来必须要找到特殊鉴定师才行。

我把宝甲放进包裹里,再回去收起其余杂物,便提剑朝灵泉入口走去。出了炎明之泉,杀死迎面扑来的几条绿蛇后,看了看已近黄昏的天色,我决定朝北走去。不知道火焰谷的晚上,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火焰谷的北部是澜山,而我已经逐渐看到耸入云霄的峰顶。一面砍倒挡路的树枝,我一面慢慢朝那挺拔青翠的山峦走去。

一到澜山脚底,周围已尽是10级左右的怪物。打败两只7级食人花后,我很不幸遇到了15级的小BOSS——食人花王。

看着食人花王扭动着丑陋的黄色躯干,枯根一起一伏的向我一步步走来,我握紧手中铁剑,横剑削向它的茎枝最细的地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万不可在线阅读第六节

    一段时间的相处,周暖觉得,她和慕年之间好像没有那么别扭了,一切都变得比较顺其自然。后来和程妙单独相处时,她又得知了一些关于慕年的事情。高一的慕年,由于长相漂亮,引得许多人向她表白,粉色信封每天准时出现在她的课桌里,从不间断。后来慕年也有点受不了了,就跟最近一次递情书的人说,她喜欢女生。那男生当场的震

  • 六十年代农家女在线阅读第6节

    “以为我刚才没有看到吗?妈妈你笑的好开心呀,那我和爸爸和小南开不开心,你有想过吗?”宁玉抹了把眼泪,声泪俱下:“我在想着怎么修复我们的家,您却已经庆祝上了,你怎么能那么自私呢?”卫生间里的叶安荷瞬间红了眼,为了宁玉,为了这个家,她甚至没怎么追究宁楠被强制出国留学这件事,为了这个小女儿,她可以说是放弃

  • [综英美]大佬另类带飞方式心思叵测

    景瑟话音刚落下,众人只觉得一道晴天霹雳下来,人人脸色难看,胃里不住地抽搐痉挛。有一个婆子忍不住迅速跑出去吐了起来,其他几人听到那几乎把隔夜饭都吐出来的恶心声音,纷纷跟着干呕起来,拔腿就往外面跑,忙找地方吐去了。敛秋虽然面色难看,但还是勉强稳住了身形。到底是苏傲玉身边的得脸丫头,定力较之其他人要好得多

  • 断罪第六章在线阅读

    路过其他教室的窗前,耳边是哗啦啦翻书的声音,奋笔疾书的同学们笔下沙沙作响;月亮从厚厚的云朵背后探出头,天空带着一种暧昧的暗紫色,偶有晚风摇曳树枝。温雅不知不觉就跟着童耀星走到了走廊的最深处——没有灯的楼梯间,月即是唯一的光源。温雅看着童耀星的背影,她深知自己与童耀星没有共同老师,刚刚的那番说辞只不过

  • 玄天修真录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碗咸蛋黄皮蛋瘦肉粥。”一联系起昨天的事情,顾桐枝就觉得胃疼,还是点碗粥缓一缓吧。对于顾桐枝这个改变,林梨没有任何反应,他等到他自己的菜上了后,就优雅地开始用餐。大概是来餐厅点粥的客人比较少,等到林梨用完了他的晚餐后,顾桐枝点的那份粥也还没有送上来。林梨正襟危坐地坐了五分钟,面无表情地盯着顾桐枝看

  • 网游之百倍声望在线阅读丧钟为谁而鸣

    大殿一片嘈杂,脚步乱乱,就是监国的太子,也没多少人会去全心全意地注意他的动静,反而是礼部的齐皓白尚书大人,忙来忙去,全听他调遣,最引人注目。群臣注视下,他一个皇子一个皇子地叮嘱了下去。四皇子不如其他皇子哭得厉害,也可能是哭过了太累了,总之在闭目休息。谁知道呢,四皇子向来没什么存在感的。齐皓白就跪坐在

  • (全职)叶子黄了之绑架

    一行人径自越过程咬金,向房间走去,临走前,明灼拍了拍程咬金的肩膀,将人从呆滞中拍回神:“搞搞清楚人物关系再来谈生意,懂?”临到房间,长相艳丽,性格却乖觉的夏致涵手机突然响起来。“喂……什么?”夏致涵眼中盛着怒气,那艳丽的面容这时才流露出几分锐利来。“你等着我马上……不行我现在在船上,你给卫成打个电话

  • 异兽治疗师温柔见血

    送走了三婶还有挑事的小姑子之后,海顺婆娘冲着于微住着的南屋吐了两口。“骚蹄子,看我以后怎么撕了你!”于微现在着急的不是海顺婆娘如何,而是海顺那个老色鬼。听着她们说话,这个海顺被他婆娘看着,还没得手呢。这下他婆娘点头了,他还能忍着才怪!于微还没有想到该如何应对的时候,就听着门外传来脚步声,脚步重,听着

  • 织网第5章在线阅读

    不行?不行什么?余成淇不知自己怎么回的安然居,脑海中就只有牢房里那血腥恐怖的画面,和莫敛之的那句你不行。伺候静妃用晚膳时,他看见肉就下意识地呕吐,吓得静妃赶紧撤去肉类,还吩咐七天之内都不许出现与肉有关的东西。现下,静妃正在刺绣,余成淇在一旁帮忙整理丝线。更多时候,他和张萝像是朋友,而非主仆。张萝鸣不

  • 漫威:龙珠超布罗利在线阅读第9节

    绚濑绘里同意加入缪斯后,月空终于得到了一点休息的时间,过上了白天学习,偶尔被绚濑绘里抓去帮忙处理一下学生会事务,下午放学后看着缪斯们训练,与绚濑绘里和园田海未聊聊舞步,顺便调戏一下高坂惠乃果,矢泽妮可和星空凛这笨蛋三人组的规律生活。但作为被赋予了重任的男人,平静的生活是注定要与月空无关的。“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