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综]最后的刺客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6/12 3:18:32 作者:南柯十三殿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最后的刺客
[综]最后的刺客
作者:南柯十三殿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是一个少女努力求生的故事。【阅读提示】看文须知:作者尽自己的做大努力还原自己心目中的角色。三观不合阅读不适赶紧撤,这文有很多让人不爽的情节,还有大量私货。看到这里没有意见请点击阅读或者留言啪啪啪,有意见的请自动右上角,弃文不需要通知我。Idontcare.

——汉话我最熟啊!

苏日娜两眼泪汪汪的望着自家郭罗玛法,抓紧了他的袖子,努力的点了点头,“阿哈常看些汉人的书,额娘请了师父教阿哈功课,我也在一旁学来着……”虽然说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且打渔的日子还实行半天工作日制度,但她的确是去学了的。

敦多布的师父祖上是入关时候发配到乌苏雅里台的读书人,说是发配也不过是让他们去关外受受苦,倒是没有真的发配为奴。可作为读书人他们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也实在没有什么生路,最后不得不抛弃了祖上那传自骨子里清贵、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开始给盛京一些需要请师父的满人家庭做西席。

这位师父是有才的,据说也不太迂腐,齐佳氏这才去了信给他。这位师父听说是要到漠北几年起先是不乐意的,可随即才知道能够得到为数不少的束脩,并且齐佳氏还说了今后能资助他进京赶考,这位学问还不错的读书人就千里迢迢的到了漠北。

起先这位师父对于苏日娜要一起上学还颇为抵触,不过到底是人家聘用他,既然那位夫人也说了只是教教认字什么的,他便也应了下来,只是不会要求苏日娜什么,每日让她读读千字文认认字也就是了。

苏日娜自觉自己的上学生活那是很愉快的,最起码没作业、没考试啊!

“恩,认认汉字也是好的,”哈丰阿点点头,虽然布尔和是文采出众,可他觉得那是家庭熏陶的关系,有那么个傻大粗的女婿,他可没觉得苏日娜也该是布尔和那样子,听她能比较流利的使用汉话就觉得不错了,压根没打算细问,转而就换了个话题。

——郭罗玛法,你怎么能不继续问呢?这是我仅有的可以炫耀一下的技能啊!瞧瞧那群蒙古大汗、台吉的儿女,有哪个能有她这样能够使用三种语言啊啊啊!

讨好任务什么的,果然艰巨万分啊!

瞧着小外孙女哀怨的目光,哈丰阿那是相当不理解的,孩子们不该是讨厌长辈们问功课的么?就连自家那个中了进士的小子,小时候念书也一样是坐不住的,如果不是他再三的管教,别说进士,怕是早就整天去混日子了!可怎么瞧着苏日娜这模样,那么像是在说“考我吧考我吧”?

——果然是布尔和的闺女啊!

哈丰阿感动得想哭,自小就省心的闺女生下的外孙女就是比那些个让他操心受累的臭小子们的崽子们强多了!虽然说吃了他的鹰吧,可那不也是她不知道?再说了,外孙女的那只狼,作为一只畜生能知道护主就已经很好了,它哪里还能知道什么鹰能吃、什么不能?

哈丰阿给苏日娜找了个借口,又瞥了一眼跟在苏日娜脚边蹭来蹭去的狼,心里更是觉得了不得,哪家的女孩子能养只狼、还养得这般乖巧听话的?

既然外孙女想让他考考她,那就考考!哈丰阿觉得这估计也是苏日娜想和他搞好关系,心里那是很美的!不过因为担心苏日娜功底不成,问得太深会打击到他,进士出身的东阁大学士哈丰阿于是相当有兴致的和小外孙女聊起了关于启蒙教程千字文的问题——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哈丰阿念了一句,才问道:“下面一句是什么?”

苏日娜相当狗腿,急忙答道:“日月盈昃,晨宿列张。”

“始制文字,乃服衣裳。”哈丰阿又挑了一句,笑眯眯的敲着苏日娜,“那这一句又作何解释啊?”

“苍颉创制了文字,嫘祖制作了衣裳。”苏日娜回答的很认真,可心里却回忆起了当初自家哥哥学到这段时候的疑问,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哈丰阿困惑的看着小外孙女,这一句有什么可笑之处么?不过作为郭罗玛法,哈丰阿觉得自己应该搞清楚外孙女的疑惑,急忙问道:“苏日娜,可有不懂之处?”

“没有啊,千字文我都学懂了呢!”苏日娜心急的求表扬,“郭罗玛法,我是不是很厉害?”

哈丰阿赞许的点点头,可固执老头还是不肯放弃时才的疑惑,继续追问:“那你为何发笑啊?”

苏日娜挠挠头,偷偷的瞧了一眼自家额娘,很想把这一段忽略过去,可惜此时齐佳氏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一点儿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心一横,苏日娜想着反正说出来丢人的也是自家阿哈,便嘟着嘴道:“郭罗玛法,您不知道,我阿哈的汉话说得可没我好,他开始学习千字文的时候差不多和我现在一样年纪,那时候师父才到我们那里去,额娘也把送进了课堂旁听。”

苏日娜完全无视了那个时候她哪怕进了学堂也只是换个地方睡觉的事实,一副自己才是好学生的模样,绘声绘色的描述道:“我师父总是在我们看书之前,先念几遍给我和阿哈听,师父念到这句的时候,阿哈觉得异常奇怪,于是等到师父念完,他立刻就问师父为什么十只蚊子还穿要衣裳。”

十只蚊子穿衣服。

哈丰阿抽搐了一下嘴角,瞧着睁大了眼睛,似乎是觉得自己做了好事的小外孙女,不由得摇摇头,若是有哪个学生把一句千字文解释成这个样子,他一定抄起板子就抡啊!

不过蒙古的孩子,平日也没有用到汉话的机会,理解上略有些偏差也是无伤大雅的,就连不少满臣家中的子女不也是念书念得一塌糊涂?想到这里,哈丰阿瞧着还不满六岁的苏日娜就能把他的问题回答得头头是道了,顿时相当满意!

虽然纵向上有点儿失败,怎么也比不上自己的闺女布尔和,可横过来想想,也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蒙古的小姑娘,能看懂几个字就已经相当不错了,更不要说像是苏日娜这样还正经念书的了。

“以后好好用功,”哈丰阿决定放弃问问题,摸了摸苏日娜的脑袋,才关切的问道:“苏日娜还饿不饿啊?”

苏日娜咬咬嘴唇,认定了是不能在讨好长辈的时候给长辈留下坏印象的,而贪吃应该不算是个好现象,于是她很坚决的说道:“郭罗玛法,苏日娜不是饭桶。”

“哦?”哈丰阿瞧着空无一物的糕点碟子,颇有几分疑问。

苏日娜连忙指了指小灰灰,很狗腿的解释道:“郭罗玛法,是小灰灰它太贪吃了,明明它比我多吃了一只鹰,可它还嫌没吃饱,一个劲儿的要点心,可不是我哦!”

小灰灰“呜呜”着靠近了苏日娜,我才没有贪吃,那鹰一点儿都不好吃,都没有放作料、是生的!主人,我可是为了你的安全才吃的,而且我吃得很勉强好不好啊!求安慰,求抚摸!呜呜……

苏日娜没低头,却也只能自家坐骑此刻的模样,于是她伸手揉了揉小灰灰的脑袋,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回去小灰灰又要闹了!晚上估计要分给它个果子它才能消气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提那只鹰了!

哈丰阿觉得自己很悲催,咋的这外孙女就逮着他的伤心事说个不停呢?

齐佳氏嘴角微微勾了起来,觉得是时候解救自己的阿玛了,才把苏日娜拉到了怀里,笑道:“阿玛,上次去信说是雅尔甘可能外调南方?那色克图如何了?”

苏日娜一歪头,这两个名字她是知道的,就是额娘的两个兄长,也就是她的舅舅,大舅舅雅尔甘是侍卫出身,前几年晋升到了一等侍卫,据传闻康熙皇帝可能把他调到南方去做个参将,以大舅舅的年龄来说这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

至于色克图则是二舅舅,同郭罗玛法一样,进士出身,没有外放倒是直接进了翰林院,据齐佳氏所说,这位二舅舅为人不够圆滑,一点儿都对不起他的名字,呆在翰林院倒也不让人操心。可现在怎么又问起来了呢?

苏日娜很疑惑,不过大脑是不够用的,觉得自己不大可能转明白这些事情,干脆把小脑袋搭在了额娘的肩膀上,舒舒服服的打起盹来。

察觉到苏日娜的变化,齐佳氏无奈的摇摇头,把女儿搂得更稳、更舒服一些,才开始专心的听自己阿玛的回答。

哈丰阿瞧着苏日娜的模样,微微有些疑惑,挑起了眉毛看着女儿。

齐佳氏无法,看着苏日娜已经开始小憩,只得低声道:“苏日娜小时候……正是和葛尔丹交战的时候,身边的人难免疏忽了,当时天气又不大好,她便生过一场大病,身子一直都不是强健,平日里要比旁人多睡些才有精神。”

哈丰阿皱起了眉头,半天才道:“这怎么成?身子不够好就得看大夫……哎,也是,漠北那地方能有什么好大夫,不若这样,这次让苏日娜跟着我回京,我请交好的太医过来给她开方子,李太医精研儿科,想来是能够给她调养好的,纵然不能大好,却也不会如现在这般。”

“阿玛,这也是我想同您说的。”齐佳氏微微一笑,才道:“前两日她阿布在皇上面前说错了话,皇上正好便说让我带着孩子回京去看看,我想过了,敦多布倒是无妨,但苏日娜总是要回去次的,不单单是她这身体的问题,还有便是……我得给她以后多想想,漠北大汗的女儿,若嫁回了京里不挑个好人家我可是不放心的。”

“这般也好,”哈丰阿想了想,点了点头,长叹了一口气,“你额娘也想你得很,此番回去好好地住上些日子,只是女婿那边大概是走不开的,你一个人回去……可成?”

“我这是回京尽孝,也要去看看太后的,”齐佳氏淡定的说道,“我丈夫在漠北守着,这可是大事,还能有人说闲话?我回去就开始准备,等着过两天就同阿玛一道回去。”

齐佳氏做了决定,哈丰阿没有反对。

小灰灰“呜呜”了两声,咬了咬苏日娜的蒙古袍——主人,我们要一起去京城吃好多好多好吃的点心啦!只是发表完了自己的看法,小灰灰却发现自己的小主人根本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只得独自挠挠地面,发泄一下心中的激动之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艾泽拉斯之奥术苍穹之姐妹易嫁(2)(10)

    荣老爷愣是听呆了。“爹爹你也是知道这些年大王子的势头之劲猛的,他是皇后亲生的是长嫡子,先别说他现在是不是太子,但好歹是有皇后撑腰的,皇后心疼儿子要帮儿子岳父升个官还不容易么?”荣骅玫其实对宫里形势不太清晰,但是她和大王子的侧室也就是她表姐走的近,从她口中知道了不少事情,也加深了她对权势的向往。荣老爷

  • 火影之无尽窃取在线阅读第8节

    终是谁使弦断,花落肩头,恍惚迷离。卿和踮起脚尖,拧开门把,向四周张望,见走廊里没有人,眉眼弯弯,捂唇偷笑。他走出来,小心地将门关上。门关上的瞬间,发出来的声响令他身子一抖,做贼心虚地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走廊,松了一口气。他将鞋子脱下,那在手里,蹑手蹑脚地向大厅走去。见大厅也没有人,他飞快地将鞋子穿好,朝

  • 宇宙混沌之霍利安人的仰望死尸(下)

    “这起案件的具体细节你们可以询问李队长,至于七位死者的遗体都存放在了冷藏库中。好了,要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完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希望你们不会令我们失望,这也是BSU小组成立的第一起案件,至于这个小组是否能继续成立下去全凭你们自己了。”“李局长,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李奕水给了李长郡一个

  • 重生大佬的追妻路第10章在线阅读

    江容若和季宸希过上了同上班、同下班的同事生活,过了没两天,江容若和季宸希又过上了同吃早晚饭的邻居生活。对于同意和季宸希一起吃饭,江容若只能痛恨自己起不来床这件事,一顿早饭不值得付菜钱,江容若就又被忽悠着同意了和季宸希一起吃晚饭,江容若负责买菜,季宸希负责做饭,两相搭配,互不喊冤。江容若在被父母遗忘了

  • 淡淡的,就很美丽在线阅读第9章

    红粉帐暖,美酒飘香。露着足踝的女子若杨柳扶风,如娇蕊初绽,堪堪一曲舞罢,脚下一崴,娇呼一声,便朝着上首处慵懒而坐的男子倒了过去。那男子凤眼轻挑,含笑看她,撑头斜卧,不躲不避。然就在那女子快要倒入他怀中那刻,却不知从哪里闪出一道影子来,将她接了个满怀。那女子还以为自己美梦成真,却不想柔情似水温柔款款地

  • 太平记愤怒的小鸟?【3/5】

    “叮,恭喜玩家彭祖升为8级!生命值+122,法力值+56,攻击力+13,普通法强+9,护甲+8,普通法抗+10,攻击速度+0.11,生命回复+1.1(5秒),法力回复+0.6(5秒),悟性+1,敏捷+1,移动速度+1!”“叮,拾取包裹,获得青铜装备【赤沙腿甲】:赤沙蟒蛇的尾巴所做成的腿甲,5级可穿戴

  • 西游之逆天大圣第2章在线阅读

    星期一大早,宁景辛坐着自动驾驶飞车到了外星生物园。自动驾驶飞车,无声无息无污染无公害,还不会堵,是生存舱里有着绝对优势的交通工具。“再见了,小美人。”下车前,宁景辛还不忘给车里那个被自己撩拨了一路的那个清秀腼腆的男生送一个飞吻。小男生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回了一句:“再……再见。”宁景辛笑着下车进入外星

  • 千里寻在线阅读第7节

    天微微亮,金钱山聚义厅被围得水泄不通。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端坐在正中一言不发,留着络腮胡子的样子不怒自威。他的左右两边各安排了三把交椅,右手边的头把交椅上的人正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更搞笑的是他脑袋上缠了白布,左边耳朵上的位置被包住的地方已经被血浸透了,过了段时间后血块凝结都有些发黑了。

  • 柒个我之超级系统在线阅读第七节

    孙贝贝接二连三打了几个电话,林绵都没有接,这使她有些着急,偏偏等她准备上楼时,看见林绵跟在蔡啸霖后面,这个方位是,食堂!林绵的呼吸乱错,仿佛将死之人,怀揣着一个怦怦跳跳的心脏,装作毫不在意的跟在他的后面,他穿着黑色衬衫,微微敞开是白大褂显得他身形意外修长。怦~轰的一下,林绵从脖子跟麻到脸,耳朵红的要

  • 三国之吕忠义在线阅读第五节

    另一边的赵贵妃有些不愿意了:“皇上,郑青月那丫头才十四,过个一两年再找一个良婿也不晚,您现在应该操心的是您的两个儿子,他们可都二十多岁了,到现在却还没有一房半妾的,难道皇上就不心急,不想早日的抱上孙子吗?”哼,好个皇后,还真的是一心对郑青月了,还真的将那个丫头当成女儿了不成。“那赵贵妃可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