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玄幻:我养成了亿万妖神第七章

2021/6/11 8:27:03 作者:嘿抬头 来源:飞卢小说网
玄幻:我养成了亿万妖神
玄幻:我养成了亿万妖神
作者:嘿抬头来源:飞卢小说网
苏夜穿越到了玄幻世界,成为妖玄宗太上长老。护宗神兽寿元将尽,四方势力蠢蠢欲动?系统激活!开局获得一方小世界,日常签到保底百万灵石。“恭喜获得空间神器——万里山河图!”“恭喜获得神级功法——妖皇帝气诀!”“恭喜获得绝世妖丹!妖兽吞服后实力暴涨!百分百忠诚!”“恭喜获得太古妖兽——曜日蚀龙、圣翼帝鸢、冥海古鲲……”……从此,苏夜在山河图中培养了一支恐怖的妖兽大军。某神级强者:“铺天盖地的妖兽,恐怖如斯!不愧为天下第一宗!”某妖兽大能:“在祂的大军中看到了我的先祖,若非妖神转世,我想不出第二个身份!”

周五晚上——

苏温洗了澡,趴在爬上忙活,被子上躺着一个大大的玻璃瓶,里面装满蓝色星星,她小心地将天蓝色塑料管平整剪开,然后在上面写了一句话——

东商,永远幸福快乐,我们永远——

苏温停下动作,脸颊漾起一层粉色,在一起三个字温温没写出来,她想了想,拿过橡皮想将后面四个字擦掉,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她眼眸流转,没有将那四个字擦除,红着脸将它叠成一颗扁平的胖星星,小心放到玻璃瓶里,然后盒上盖子,用力晃了晃,胖星星立刻被盖住。

明天就是他的生日,6666颗星星终于叠完了。

苏温将瓶子小心收到柜子里,安心睡觉,房门突然被敲响,她打开门,苏柔笑着看她。

“姐,我今晚和你一起睡好不好?”

苏温愣了一下,连忙点头。

苏柔嫌热,将空调温度打的极低,气温很快降下来,苏温冷得哆嗦,忍不住说:“柔柔,把温度调高些吧,太冷了。”

“哪里冷了?”

苏柔嘟着嘴将遥控器压到枕头下,不理会她。

苏温实在冷,到柜子里又拿了一床被子盖在两人身上,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苏柔却睁开眼睛,盯着墙顶发呆,好一会才转过头去,叫了苏温一声,苏温没说话,显然是睡着了,她咬了下嘴唇,迟疑了一会,将苏温身上的被子叠到自己身上,安然睡去。

清早——

苏柔伸了个懒腰,晃了晃苏温,苏温动了动没醒来,脸颊泛着不正常的红,苏柔咬了下嘴唇,抬手去摸苏温的脸,连忙缩回手。

真的,生病了……

她连忙去找杜宛,杜宛帮苏温量了体温,快烧到40度了,忙打电话叫家庭医生来,苏柔站在床边,忍不住害怕。

苏文直接请了假回来,陪着苏温身边,杜宛看他心急如焚的模样,心里就一阵一阵发堵,却又不好说什么。

苏柔拽了拽杜宛的衣袖,杜宛看了她一眼,跟着她回房间,苏柔合上门,小声说:“妈,今天是东商哥的生日,我想过去。”

杜宛愣了下,刚要责备她,又想到苏文对苏温的紧张模样,心中有气,立刻换了笑脸,笑眯眯地说:“那你好好准备一下,我让刘叔送你过去,玩得开心点。”

“妈你真好,谢谢!”

苏柔在她脸上用力亲了一口,忙去换衣服。

苏温生着病,苏柔不敢明目张胆地去,悄悄坐车离开,苏文也没心情管她,坐在床边,不时抬手摸苏温的额头。

“怎么还不退烧?”

他不耐烦地问,因为焦躁口吻很不客气,什么修养都顾不上。

医生叫周连,在苏家工作几十年的,和苏家上下很熟悉,也不生气,轻声说:“烧得有些厉害,还好只是高烧,没有其他病症,不要担心。”

苏文拧眉,他怎么能不担心?温温从小身体就很弱,每次生病都要病很久,这好好的,怎么会生病!

“温温,听得清爸爸说什么吗?”

苏文抬手摸摸女儿的额头,只觉得滚烫的,一颗心也像被烫着一样,疼的厉害,温温睡的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了声爸爸,又昏睡过去。

苏文守着她直到下午,公司打电话过来,有件紧急的事要他亲自处理,他叮嘱了杜宛照顾,匆忙离开。

杜宛急着出门,她今天约了苏晴,只交待了阿姨看着,就坐车离开了。

李东商来的时候,床前一个照看的人都没有,他拧了下眉,抬手摸摸苏温的额头,还是有些烫。

他满心期待等她来,结果等了一早上她都没来,打电话一直关机,后来还是问了苏柔才知道她生病了,过生日的人没有心情过生日,于是生日宴刚开始,他就忍不住跑来苏家看她。

“爸……”

苏温动了动头,细弯的眉拧着,脸颊通红热烫,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声音软柔,“你怎么会来?”

李东商扶她坐起来,倒了杯水给她,忍不住皱眉。

“你生病了,竟然没有一个照顾你,阿姨呢?”

“不知道。”

苏温摇头,李东商摸摸她的额头,轻声问:“还是很难受吗?有没有好一点?”

“好多了,你怎么会来?”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不该在这里的。

“我担心你啊,就偷偷跑来了。”

苏温愣了下,忙低下头去,双手抓着被子,心里却甜甜的,似乎连头疼都轻了几分,过一会她直起身子,李东商塞了个枕头到她背后,将被子提了提掖好。

“我有礼物要送给你,在柜子里。”

苏温绞着手指,声音细软,李东商弯身打开柜子,柜子里只摆了几本书,他翻了翻,都是课本,不太像礼物。

“是书吗?”

“嗯?不是啊,是星星。”

苏温愣了一下,探过身去——

柜子里只有几本书,她呆了呆,一下子急了,“不对啊,我放在这里的,装在一个大玻璃瓶里,好多星星,怎么会……”

怎么会不见了呢……

那是她叠了很久的,她昨晚才放进去的,6666颗星星,竟然不见了!

苏温急得眼睛都红了,随时都能落下泪来一样,李东商见不得她伤心,忙将她按到床上坐好,笑着说:“回头再找找吧,礼物改天你再补给我好了。”

“不一样的……”

苏温快哭了,吸了下鼻子没再说下去,细软挺翘的睫毛颤了颤,嘴唇娇软嫣红,肌肤粉莹,模样说不出的动人。

李东商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温软柔嫩,细腻的像白瓷一样,他笑着说:“好了,不就一份礼物吗,你病快点好起来就是对我最好的礼物了。”

苏温委屈地看他,看到他眼中的担忧,委屈顷刻散去,点了点头,跟着笑起来。

“温度计呢,再量□□温,我看看还烧不烧。”

苏温四下看了看,没有看到医药箱,她想了想说道:“应该在妈妈房间,平时都是她收着的。”

“阿姨好像不在,我方便进去吗?”

“没事的,你去吧,平时我和柔柔也都会去找东西,一直放在电视柜下面。”

李东商到杜宛房间,医药箱很显眼,直接摆在茶几上,他打开取出温度计,上面的温度初始不正常,他用力甩了下,一时没捏紧,温度计甩落到地上。

他忙捡起来,随手走进卫生间清洗。

门咔嚓被推开,他刚要出声打招呼,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拧水龙头的手立刻缩了回去,身体绷得笔直——

“累死了!”

苏晴将包扔到沙发上,顾不得淑女形像,直接仰躺到沙发上,晃着腿喊累,杜宛挨着她坐下,踢了她一下。

“你今天是大血拼啊,怎么了?李成峰又惹你生气了?”

“哼。”

苏晴坐起身,理了理头发,忍不住抱怨,“我来就是和你聊这事的,李东商打了我们东宇,我快气死了,李成峰还护着他!他眼里只有大儿子,哪里有我们东宇!”

“早跟你说过离婚要趁早,这都多少年了?看吧,东商越来越大,这孩子一直优秀,李成峰肯定舍不得。”

“宛宛,我也快急死了,都17年了,我就是怕他为难才委曲求全,他倒好,现在还挂心江秋兰,拖着不离婚,他再不离,我就直接找江秋兰去说。”

“你可别胡闹,这事不能胡来,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帮你和李成峰养了16年儿子,她非气死不可。”

苏晴捶了杜宛一下,没好气地说:“你还说,当年都是你给我出的馊主意,说把东宇养在她身边好,东宇这孩子虽然和我相认了,但总对江秋兰有亲情。”

杜宛无奈,“当初你不肯流产非要生下来,要是让爸爸知道,你还能在苏家呆着吗?我还不是为了你好,想着养在江秋兰身边,一来免的她起疑,二来让他和李成峰顺理成章地做父子,我处处都为你打算,你还来怪我。”

“好啦好啦,我的好嫂子,我这不是气的嘛,我哪敢怪你,要不是你的主意,我们母子现在不定是什么下场呢。”

杜宛嗔了她一眼,突然一下笑起来,有些感慨地唏嘘:“江秋兰这人真是傻得可以,被我们骗成这样,还把我们当姐妹一样,要是哪天知道真相,准吐血。”

“那只能怪她自己蠢了,自己老公出轨那么多年一无所知,这种笨女人,骗也是活该。”

“也是,做女人做成她这样,也不值得同情,就是一笑话。”

“本来就是。”

苏晴曾经与江秋兰是好朋友,也曾经有过愧疚,但是李东宇一天天长大,她的身份还是见不得光的阿姨,那点愧疚也早被不满嫉妒磨光了。

杜宛不想听她再抱怨,站起身说道:“行了,屋里热死了,我们下去喝点饮料。”

“走吧。”

苏晴挽着她离开,房门咔嚓又合上.

好一会,卫生间的门才打开,李东商脸色苍白,手中捏着温度计,全身都在颤抖。

愤怒怨恨屈辱,种种复杂强烈的感觉在他胸腔咆哮嘶吼,他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捏着温度计回到苏温房间。

“找不到吗?”

苏温看他,他摇头,拿到卫生间洗了一下,然后递给她,苏温捏在手中,抬手在他额头上触了触,小声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他脸色很不好,像生病了一样。

“没有。”

李东商低下头,苏温没有戳破他的谎言,握住他的双手满脸担忧,李东商突然低下头,额头抵着她的,两人气息相拂。

很暧昧又温馨的动作……

苏温脸颊火红,觉得自己似乎又烧起来了,她十指交缠,睫毛颤了颤,偷偷看了他一眼,忙又低下去。

“温温……”

李东商轻轻叫她的名字,却没有再说话。

苏温敏感地觉察到他有心事,似乎是很严重的事,好像与她有关系,却也只是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她没当一回事。

李东商没有多呆,温温量了体温,他便离开了。

温温坐在床上,手里捏着温度计,怅然若失。

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明:穿越成了无敌县令磨人峰

    岳堂主在众人之前大声道:“大家听好,从竹林中的小路往前走,可以到达青玄门的磨人峰,第一段路是竹林地段,再来是岩壁地带,最后是一个山峰,能到峰顶的才能进入青玄门,要是正午前无法到达,虽然不能成为正式弟子,但要是表现有可圈可点之处,可以收为记名弟子。”清风向前眺望了一眼,是一面不算陡峭的山坡,许多根粗细

  • 穿成炮灰后吊打修真界[穿书]之飞行

    带着修为突破到四阶成功幻化成人形的喜悦,熊宇兴冲冲的奔向赤熊府。熊宇才走到大厅门口就看到赤熊在和一个老头讲话,老头衣着华贵,四五十岁,长得是一团和气。他正手忙脚乱的向赤熊比划着什么。赤熊也不说话偶尔点下头。管家熊小小在旁边拿着笔记个不停。赤熊正听着老头介绍,就看到门口来了个陌生少年,开始一愣,马上就

  • 星球成长日志在线阅读第6节

    五百年前,流沙河,那是后来起的名。一阵昏眩震动后,便是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几乎让卷帘嚎叫出来,等睁开眼睛感受周围一切的时候,已经来到一条河边,卷帘刚定下心来,天空里却传下一阵声音,卷廉听令:从今而后,你要时时刻刻在这河里受罪,除了每月初一十五。否则一旦出了河面,便有天箭掼体之刑等着你,快快进了河去,

  • 我有一个售命银行在线阅读第九节

    日子就像是记录流水账,一切照旧地走着,陆筱开始新的环境,新的工作。可毕业后第一份工作的那段时光,总是在不经意的路口闪现,或许彼此间相处的太过于美好,像极了大学的时光。暧昧的小心思,简单且怂的暗恋,似乎都是对于爱情中彼此的一点点向往。这天陆筱无意识翻看着朋友圈,发现张依的一段话:暧昧发生的多悄无声息,

  • 后宫之荼蘼花开在线阅读第2节

    身子挺起,百里晴天的身子紧随在后掠过去,将她从水中拉出来。目光滑过她黄褐干燥的脸上平淡无奇的五官,他不屑地冷哼。“就凭你,给我做个暖床的丫头都嫌丑了些!”他几近完美的脸上沾了些带血的水珠,邪魅而阴冷。“逆天教教主,久违了!”“哼!”女孩子目光中满是不羁之色,“如果你再晚一些出手,我保证你会不忍心下手

  • 综影视龙葵的穿越之旅在线阅读第2章

    ☆东菱始五芒星象,上灵左水右火下地风,是为宇宙间五大平行时空元素。灵居上,为正统,统领五大元素。然,元素之事常人不为所知,元素之间由结界隔开,为数不多的高阶灵力修行者才可自如穿梭,平常之人若是误闯,则魂飞魄散。灵力修行者,以常人之姿生存于世间,乃世家相传。灵力修行者在时空元素危难之时担任起保卫时空及

  • 美人攻在线阅读第四章

    沐浴间的水声哗啦啦响,南柒坐在地板上一脸生无可恋。在过去的短短一小时内,她顿悟出了一个人生道理——说男人什么都不能说他不行,隐晦的说不行,背后里说被逮到更不行。想想当时尴尬的场景,南柒都觉得自己太厉害了,在那样的修罗场她还能空出几秒钟想到一个合理质疑理由,虽然很快就被对方击破。“你长得这么帅还有钱但

  • 大唐之绝世驸马爷之番外篇)(6)

    闲来无事,我和秃子山出去吃饭,聊起这条街上的人和事,特别是我不在的这些年,有意思的事情太多了。王大侠,好玩的事情太多了。王大侠在上班之前,想自己创业,做玩具买卖,号称高端玩具。当时给了秃子山他们看了一眼,人说这特么不就是小时候玩的插片儿吗?王大侠一脸不屑的说:“我擦我擦,怎么了怎么了?就是插片儿怎么

  • 白月光的恶作剧[重生]在线阅读第10章

    宝石光辉耀人,其身散发的神秘而美丽的光芒宇宙罕见,就连向来见多识广的希卡利一时间都被它所吸引而着迷,然后就陷入无止境的惊讶中。无论是研究分析还是数据查询,这块宝石的光芒从没有消失过,好像其中装配永动发光的机器,使得它无时无刻不闪闪亮亮,这样的材质,是在整个宇宙中都还没有见到过的。希卡利不知该如何形容

  • 九转帝尊之小姑娘和老太太(8)

    猫猫稍微一想,大概知道久夜白的所谓的“奇怪”的事情是指什么了,嘴角轻轻一撇,显得不屑,“不会,今天晚上不会,以后也不会。”在不属于她的那份记忆里,久心甜做过的事情用一个词可以概括——脑残。猫猫玩过的东西不多,但不屑那种低级的游戏,她现在只对阿瑾感兴趣。哦,这一世,阿瑾叫做木瑾。久夜白颇为惊奇的看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