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一切如你所愿吃中了人民币

2021/6/11 8:24:52 作者:云有尘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切如你所愿
一切如你所愿
作者:云有尘来源:晋江文学城
陶如愿,人形自走许愿机,只需要向他许愿就能实现愿望。但愿望实现方式待定。比如说,如果有人向他许愿成为百亿富豪。那么有可能一夜暴富;也有可能车祸逝世,收获百亿冥币。于是,陶如愿好好一个人,硬是把自己活成了都市传说。“推开门吧,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都市传说当中,在白天忽然缭绕的烟雾里,能看见一扇通往愿望店的大门。那有一场赌上命运的博弈,你可能会在那里得到一切,也可能会满盘皆输。而当夜幕降临都市之时,城市化为死神的游乐场,在绝望中挣扎的求生者抬头时,总会看见积分最顶端的兑换选项。“一次前途未知的许

造天造地第九章吃中了人民币“李吾真,等一下要吃药啊!现在,我先熬药。”楚青打了个饱隔,随即,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毕竟,打嗝对女生来说是不好意思的。

“哦!”李吾真懒惰的躺在一块草丛上,悠闲的看着脸红的楚青。没想到,羞涩的楚青还ting可爱的嘛。

“哼!”楚青有些怨恨的看了李吾真一眼,便不再说话,开始认真的拿起锅,打起火,开始熬起药来。

楚青手上拿起的锅是李吾真的父母曾经在李吾真出去闯荡的时候父母亲自给他的。这锅已经陪伴了他整整十六年了。

从李吾真小时候母亲就用这锅来做饭,每天家里的香味就是从这锅传出来的。小时候的他几乎天天见到这锅,所以,他对这锅有很深的感情。那里漏洞,那里生锈他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现在,父母亲死去后,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锅了。

“啵—啵—。”这次,从那锅里传出的不再是香味,而是阵阵苦味。这味道,李吾真一闻起来就不舒服。

“呃!”因为不舒服,李吾真用手扭了一下鼻子,问道:“楚青,这中药的味道怎么那么怪的啊!”

“中药本来就是那么苦的!”楚青捞了捞锅里的苦汤,说道:“只要你喝下去就没事了,苦就苦呗。”

“额,好吧!”李吾真勉强的点了点头,说到。随即,他微微的望向黑夜的星空。

一颗颗星星犹如翡翠一样,井然有序的点缀着天空。有犹如钻石一样,闪闪发光。绽放出最美丽的光芒呈现给世人观看。由于黑夜的衬托,使原本闪耀而美丽的星星更加添加了一道亮丽的色彩。

“好美!”李吾真陶醉的欣赏着这夜间的天空。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让时间永久的定格在这一刻。

“好了,李吾真,吃药了!”楚青的声音打破了李吾真的思绪,此刻,楚青拿着一碗药,搅了搅碗上勺子对李吾真说到。说着,还时不时还吹去碗上的热烟。

“噢!”李吾真邹了邹眉:“这药的味道真的好怪啊!”

“吃了就没事了,来。”楚青拿起了勺子,满满的向碗里搅了一勺,说完就往李吾真的zui里送了过去。

“呕—!”不尝不知道,李吾真的舌头告诉他,这中药好难吃!

李吾真感觉他好像在生吃草一样,阵阵苦感在在李吾真的zui里迅速蔓延,他现在叫那个难受啊!

要知道,地球的中药虽然苦,但起码有糖啊,或化学物质加工而成,可以去掉部分苦味。而他此时吃的中药是实实在在的,没有任何物质交杂在里面的中药,所以吃起来像生吃植物一样苦是肯定的。

李吾真飞速站在了距离楚青十米的地方,惊恐的看着楚青手里的苦汤,说道:“我,我我不想喝了,算了吧。”

“李吾真,听话,把这些中药喝了。”楚青此刻就好像一位母亲,催促着孩子喝汤一样似的。

李吾真低了低头,再次来到了楚青的身边。他以为楚青生气了。所以低头不语。看那样子好像一位做错事情的小孩子。

“嗯,这才乖嘛!”楚青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前她是假装生气的。一来就是想要李吾真好好吃药。二来就是想看看李吾真爱不爱她,听不听她的话。结果让她十分满意。

“啊—。”李吾真自动的张开了zui,等着楚青拿起勺子捞起中药向他的zui里送。

同时他的心里暗道:“不就是中药吗?

苦就苦嘛,再怎么样也不能惹楚青生气啊!没有什么东西能比楚青更重要的了。”

楚青再次轻轻的捞起中药往李吾真的zui里送。只不过,这一次李吾真吃到中药时不再像之前那样连连苦叫了,而是什么话都不说,一声不吭。

但他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当吃到中药时,他的脸有时候青一块,有时候紫一块的。可见李吾真吃的中药有多么苦了。

“吧啦,吧啦。?”在痛苦的把中药差不多吃到最后一口时,李吾真吃到了一个脆脆的东西,这东西平淡无味。但却没有那些中药那么难吃。

李吾真把那脆脆的东西拿了出来,想看看那脆脆的东西是什么。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脆脆的东西不是中药。

“李吾真,你怎么了?”楚青有些害怕的问道。她还以为李吾真觉得中药太难吃要吐了呢。

“我好像吃到了这个东西。”李吾真疑惑的拿起了那脆脆的东西,发现这脆脆的东西类似于纸条,在口水的浸泡下,显得有些模糊,但这纸条上的东西还是看得清楚的。

这纸条上大部分是灰色的,这纸条的左边写着一个大大的“10”。而“10”

的上方写着“天朝人民银行”六个大字。

而右方就是一具人头,那人头算不上英俊。但那人头从整体来看却给人一种历尽沧桑的感觉。一看就感觉是大人物。特别是人头的zui角下有一颗黑痣。使这人头接近完美。

“这是什么东西啊?”李吾真挠了挠头:“难道,这是宝藏图?”

“这不是藏宝图,而是地球的人民币!”楚青道。

“人民币是什么东西?还有,这个人头是谁?应该很伟大吧!”李吾真好奇的问道。

“人民币就是天朝的货币,是用来交换货物的砝码。但人民币只限于天朝使用,不是地球通用的货币。地球上真正通用的货币是二百五十多个国家之中美国的美元。”楚青解释道。

“哇,原来那么地球也分那么多势力的啊!跟我们神亡灵界的三百六十的大陆一样。”李吾真感叹道。

“不是势力,是国家!”楚青撇了撇zuiba,有些不耐烦道。

“至于你说的那具人头嘛,他叫,是我们天朝**的领袖。就是他,带领着**打败了ri本和国民党那些强盗,使天朝得到和平。你说他伟不伟大?”楚青看着李吾真,道。

“哦,原来是一个国家的领袖。”李吾真若有所思的道。“难道,就没有统领两百五十多个国家的人物?”

“没有。”楚青肯定的说道。“我们地球不像你们神亡灵界那样有统领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应该是每个国家的国力都相差不多吧!”

“额,李吾真,刚才我大意了,不小心把人民币混进中药里了,你不会恨我吧?”楚青可怜兮兮的说道。

“怎么可能会恨你呢?就算你把我*了我都不会说什么。嘿嘿!”李吾真见楚青可爱的样子,忍不住TiaoDou了楚青一下。

“哼!色色的李吾真!”楚青不像李吾真所料的那样会发小脾气。而是吐了吐舌头,淘气的道。

“好了,李吾真,把最后一口中药喝完吧!”楚青笑眯眯的看着李吾真,道。

“呜—。”李吾真再次想起了中药的味道。感觉到舌头在剧烈的摇晃,显然,连舌头都不想再尝到中药了。

“唉,算了,再喝最后一口吧!反正快结束了。”李吾真自我安慰道。同时,他像之前一样张开了zui。

楚青如愿的把最后一勺中药送进了李吾真的口中。

“呕—。”李吾真这次是真的想吐了,他感到肚子里的中药在沸腾,随时都有可能从他的zui里喷出来。

可是,经过李吾真的自我控制,那些中药最终没有被吐出来。他觉得,如果自己吐出中药来就有些对不住楚青了。毕竟这些中药再难吃,都是楚青辛苦熬制出来的啊!

“终于喝完了!”李吾真虚脱的躺在草丛上,欢快的说了一句。他以后真的不敢受伤了啊!好痛苦啊!

虽然李吾真喝的中药比地球那些经过加工的中药苦好几倍,但治愈的效果却是地球那些经过化学加工的中药不可比拟的。李吾真的伤几乎在一刻钟就迅速痊愈了。这痊愈的速度连楚青都有点吃惊。过了良久,楚青感叹道:“看来化学元素是害人的东西啊!”

此刻,李吾真和楚青一起躺在rou软的地上,共同欣赏夜空的流星。

“楚青,我们前往幽门城吧!我现在要真的在神亡灵界闯荡了,闯出一番成绩来。这样,才能孝敬对父母。”李我真看了看怀中的楚青,亲昵的道。

是啊,李吾真的父母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看见李吾真有出息的一天,这样他们也死而无憾了。可惜,他们没有看到这一天......。

“我是你的爱人,你去哪,我就去哪。我们永远不分开!”楚青咪着眼睛坚定的道。

“永远不分开!”李吾真也激动的道。

“拉钩!”楚青shen.出了洁嫩的小拇指,立在李吾真的面前,道。

李吾真缓缓的看着楚青的小拇指,过了半饷,李吾真也shen.出了自己的小拇指,轻轻的搭在了楚青的小拇指上。

“永远不分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断罪第六章在线阅读

    路过其他教室的窗前,耳边是哗啦啦翻书的声音,奋笔疾书的同学们笔下沙沙作响;月亮从厚厚的云朵背后探出头,天空带着一种暧昧的暗紫色,偶有晚风摇曳树枝。温雅不知不觉就跟着童耀星走到了走廊的最深处——没有灯的楼梯间,月即是唯一的光源。温雅看着童耀星的背影,她深知自己与童耀星没有共同老师,刚刚的那番说辞只不过

  • 玄天修真录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碗咸蛋黄皮蛋瘦肉粥。”一联系起昨天的事情,顾桐枝就觉得胃疼,还是点碗粥缓一缓吧。对于顾桐枝这个改变,林梨没有任何反应,他等到他自己的菜上了后,就优雅地开始用餐。大概是来餐厅点粥的客人比较少,等到林梨用完了他的晚餐后,顾桐枝点的那份粥也还没有送上来。林梨正襟危坐地坐了五分钟,面无表情地盯着顾桐枝看

  • 网游之百倍声望在线阅读丧钟为谁而鸣

    大殿一片嘈杂,脚步乱乱,就是监国的太子,也没多少人会去全心全意地注意他的动静,反而是礼部的齐皓白尚书大人,忙来忙去,全听他调遣,最引人注目。群臣注视下,他一个皇子一个皇子地叮嘱了下去。四皇子不如其他皇子哭得厉害,也可能是哭过了太累了,总之在闭目休息。谁知道呢,四皇子向来没什么存在感的。齐皓白就跪坐在

  • (全职)叶子黄了之绑架

    一行人径自越过程咬金,向房间走去,临走前,明灼拍了拍程咬金的肩膀,将人从呆滞中拍回神:“搞搞清楚人物关系再来谈生意,懂?”临到房间,长相艳丽,性格却乖觉的夏致涵手机突然响起来。“喂……什么?”夏致涵眼中盛着怒气,那艳丽的面容这时才流露出几分锐利来。“你等着我马上……不行我现在在船上,你给卫成打个电话

  • 异兽治疗师温柔见血

    送走了三婶还有挑事的小姑子之后,海顺婆娘冲着于微住着的南屋吐了两口。“骚蹄子,看我以后怎么撕了你!”于微现在着急的不是海顺婆娘如何,而是海顺那个老色鬼。听着她们说话,这个海顺被他婆娘看着,还没得手呢。这下他婆娘点头了,他还能忍着才怪!于微还没有想到该如何应对的时候,就听着门外传来脚步声,脚步重,听着

  • 织网第5章在线阅读

    不行?不行什么?余成淇不知自己怎么回的安然居,脑海中就只有牢房里那血腥恐怖的画面,和莫敛之的那句你不行。伺候静妃用晚膳时,他看见肉就下意识地呕吐,吓得静妃赶紧撤去肉类,还吩咐七天之内都不许出现与肉有关的东西。现下,静妃正在刺绣,余成淇在一旁帮忙整理丝线。更多时候,他和张萝像是朋友,而非主仆。张萝鸣不

  • 漫威:龙珠超布罗利在线阅读第9节

    绚濑绘里同意加入缪斯后,月空终于得到了一点休息的时间,过上了白天学习,偶尔被绚濑绘里抓去帮忙处理一下学生会事务,下午放学后看着缪斯们训练,与绚濑绘里和园田海未聊聊舞步,顺便调戏一下高坂惠乃果,矢泽妮可和星空凛这笨蛋三人组的规律生活。但作为被赋予了重任的男人,平静的生活是注定要与月空无关的。“呀!”月

  • 漫威里的献祭法则在线阅读第十章

    孟初和陆景安约在第二天上午在一家咖啡厅见面,孟初提前到了以后要了一杯果汁,等着陆景安。大概几分钟以后,陆景安从出租车上下来。看着逆光朝着咖啡店走过来的陆景安,孟初再次感叹人间极品,这容貌跟浑身的气质,让多少人望尘莫及啊。走到了咖啡店门口,陆景安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确定非常符合孟初的

  • 退婚了,就别再惹我在线阅读第十章

    “筱筱,我没亲过别人,你是我媳妇我才敢亲你,你要生气,我再亲你一下吧。”陈明海像平常那样哄她,伸手揉她一头密发,几缕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眸,见她肩膀抖得厉害,以为她太过伤心,一时间手足无措的不知该怎样安抚她。周筱筱心中窃喜,难道他和林玉英一直是清白的?他们并没有亲过嘴?她这抖动,是高兴呀!猝不及防的抬眸

  • 洪荒之我的影子会挂机在线阅读第9章

    “你听说了吗,前几天李莫愁对沅江上所有的船舫发起了通碟,要求沅江上所有船舫全部撤离,不然就杀光所有人。今天就是最后气期限了。”“不会吧!”“谁知道呢,不过听说这李莫愁是被陆展元抛弃,因爱生恨,想要找陆展元何沅君报仇,但被一灯大师逼退,立下十年之约。如今却牵连他人,连带着和“何”、“沅”二字相关的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