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爱情没有过去式(迹越)寿衣

2021/6/11 8:54:27 作者:斓沧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爱情没有过去式(迹越)
爱情没有过去式(迹越)
作者:斓沧墨来源:晋江文学城
亲耳听到的那一刻,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也有被如此讨厌的一天呢。死亡吗?死亡并不代表一切,反而是故事的开端。他从未想过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有个声音告诉他,找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一切都将改变,那么改变的到底是什么呢?

外面开始下起了雨,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梁川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他没去审讯室,而是走向了吴大海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口,站着一名身穿着蓝色卫衣的年轻男子,神色轻松,还在咀嚼着口香糖。

梁川走进办公室时,他还特意对梁川笑了笑,没说什么。

推开办公室的门,梁川看见吴大海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手里正在把玩着一支钢笔。

这个细节动作意味着对方是在等人。

梁川后退一步,准备离开。

但对方却站了起来,“您就是梁顾问吧。”中年男子主动走了过来,伸出手。

二人握手时,梁川能感知到对方手掌的细腻和弹性,同时,对方指尖位置带着一种特有的粗糙感,这是一种很细微的感觉,梁川捕捉到了。

一般来说,现代社会里,很多从事IT行业工作或者长时间需要和键盘打交道的人,他们的指尖往往会形成一层薄薄的粗糙隔膜。

“你好。”梁川回应道。

对方似乎不是在等吴大海,而是在等自己。

“能聊聊么?哦,对了,我叫邢明,咱们也算是同僚。”邢明伸手示意梁川进来聊。

这时候,恰好吴大海走了过来,虽然忙活了一天一夜,但案情有了重大突破,吴大海还是很兴奋的,他看见了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梁川和邢明,笑着与梁川介绍道:“川儿,这是网络调查科的邢主任,邢主任,这是我们警局的顾问,梁川。”

邢明的眼神里有一缕微光闪烁,松开了手,然后指了指办公桌上的文件道:“这是我们最新调取出来的信息资料。”

“哎呀,谢谢邢主任,麻烦你了,还亲自跑一趟,你打电话过来我叫人去取就可以了。”吴大海赶忙地客套着,他这种官僚,别的本事可能不算精通,但人来人往的交际几乎是本能了。

“没事,我正好顺路。”

邢明和吴大海握了握手,“这样吧,我就不妨碍吴队你办案了,我们先走了。”

“好,不送啊。”

邢明走了,那个本来站在外面的穿蓝色唯一的年轻人应该是和他一起的。

“网络调查科?”梁川没去问吴大海安静的后续进展。

“嗯,新成立没多久,但作用很大,嘿嘿,就是平时说的查水表。”

吴大海故意对梁川卖弄道:“但他们的能力可不仅仅是查水表这么简单。

就比如手机上这么多APP软件,你私人电脑里的个人信息,以你及上网的痕迹和种种可能你自己都忘记了的细节,他们都能找出来。

现在一些APP,还能记录你去的位置,甚至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权限,尤其如今还是智能手机完全普及的时代了,他们这个科室有能力也有权限调取嫌疑人目标的一切网上痕迹,效果上,可能真不比DNA线索来得差。”

吴大海说着说着忽然一拍头,“我怎么忘了,你是不玩智能手机的。”

梁川的手机还是老式手机,意思就是能够接手电话和短信,其余的附加功能基本没有,也不能安装社交软件。

“川儿,我看你真该换部手机了。”

“没必要了,功能多了,反而分心。”

梁川走到办公桌边,案情整理得怎么样了?”

“张宝军供认的是赵青山花钱让他和张毅强两个人去杀人,但没成功,对了,那个赵青山买凶杀人的目标也是西村的,叫徐辉,我们下面会继续调查,你知道张宝军为什么要杀张毅强么?

那赵青山就是变态,那俩个人没杀掉徐辉,结果他居然对张宝军说他俩必须杀一个人他才会给钱。”

“嗯,那我先回去了。”梁川准备告辞。

吴大海本还有一些事儿想问问,但也不愿意看自己发小为了自己的事儿这么劳累,当下也只是点头道:“嗯,你回去休息休息吧,你身体一直不是很好。”

从警局里出来,梁川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前,梁川的目光特意在斜侧方向的一辆黑色奥迪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而后才坐进车里。

…………

“头儿,你怎么对他这么感兴趣?”奥迪车里,身穿蓝色卫衣的青年有些不解道。

“我原来以为是同名同姓,没想到居然还真是他。”邢明把手伸出窗外抖了抖烟灰,“他变了,变了很多。”

“头儿,你以前认识他?”“四年前,网络调查科刚筹备成立时,上头安排了一批心理学研究者来给我们做培训,你知道的,想要从一个人的网上痕迹中分析得出有用的信息,就必须有点心理学的基础。

他当时就是来讲课的几个讲师之一。”

“那他怎么不认识你?”

邢明白了一眼自己的助手,吐出一口烟圈,“当时是全国组织去北京的培训,底下大几百号人呢,他不认识我也很正常。

但当初给我们讲课的所有心理学学者中,他对我的启发最大,他的一些观点以及他的网络第二人格的理论,简直就是为我们网络调查科量身定做的大纲。

我本来调查他,只是为了满足一下好奇心,看看那个当年给我这么大启发的学者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结果,我发现他最近三年的时间基本上是一片空白。”

邢明越说越激动,仿佛是自己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两年多的时间,我没查到他任何的信息,哪怕是火车票,飞机票汽车票以及订房手机号等等信息,他现在用的这个手机号也是最近几个月刚出现在蓉城时新办理的。

按照他的理论,也是按照我们网络调查科的理论,他的网络第二人格,消失了两年之久!

孙阳,你知道么,就算是一个不懂得玩智能手机的老头老太太,他也要去医院看病吧?

他也要做社保吧?

他也需要拿养老金退休金吧?

连这个群体都能够在网络上查找到他们的存在和活动痕迹,但这个人,这个现在还不满三十岁,四年前前途一片大好的年轻人,居然消失了这么久的时间。

呵呵,你说奇怪不奇怪?”

………………

出租车在“冥百货”前停下,梁川下了车,打开店门。

小店的面积不是很大,走入其中时,梁川的呼吸明显地加速了起来,他在柜台后坐下,拿起柜台上的茶杯,里面是昨日的凉白开。

刚喝了一口水,店门外就走进来一个驼背老者,老者的衣着很朴素,脸上布满皱纹。

有人进来了,梁川感到自己身上的不适感慢慢地消散了。

“买什么?”梁川问道。

“寿衣,老伴儿快走了,现在躺家里床上,托我先出来买寿衣。”

老头儿弯着腰,说完话后就是一阵的咳嗽,“我家老伴儿那个臭美的劲儿哟,比现在街面上的小姑娘都厉害,人都快去了,还惦记着自己走了之后在亲戚朋友来看时自己躺在冰棺里头好不好看。”

“这是应当的。”梁川走到挂着寿衣的衣架子面前,“这些是女款,你来选吧。”

“要得,要得。”驼背老头抬起头,向上看着,然后他伸手指了一件大红色绣着桃花的寿衣道:“这件,拿下来我瞅瞅。”

梁川将那件衣服取了下来。

“喵………………”这时候,普洱站在楼梯口发出了一声猫叫。

“你家养的猫?”老头问道。

“嗯,一个人守铺子,寂寞。”

“呵呵。”

老头又笑了笑,随后又是一阵咳嗽,“我喜欢是喜欢,但我不知道老伴儿是不是喜欢这一件,唉,都是我疏忽,以前没想着置办好,现在事儿到头了,弄了个手忙脚乱。”

“谁会预料到自己什么时候走呢。”梁川说道。

“对,谁会愿意去想这一茬呢。”

“你带回去看看,如果老太太不满意,可以再拿来换。”

“不了,不了,老头子我腿脚不好,来回走太麻烦,我跟我老伴儿体形差不多,我就先穿着试试看,你这里有镜子么?”

试寿衣是一件很晦气的事儿,一般人别说穿了,看一眼寿衣都觉得有些心慌慌,但人老了之后,一些事儿也就看淡了,在老头看来,这是在给自己老伴儿选衣服。

“镜子在这里。”梁川指着侧门位置。

“好。”老头走到镜子前,脱下外套,将寿衣套在了身上。

梁川站在老头身后,帮他穿衣服。

穿好衣服,老头整理了一下,将前面扣子系起来,然后开始打理自己的头发,一边打理一边仔细看着前面的镜子,同时问还在帮其整理衣领子的梁川道:“小伙子,老太婆子我穿这身衣服下去好看么?”

镜子里,一个年岁颇大的老太婆正在将自己耳鬓边的白发梳理回去,同时微微侧身,打量着刚刚穿上新衣的自己,像是一个试穿衣服美滋滋照镜子的小媳妇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拾光无言第6章在线阅读

    开学那天我就见到了班导新的班导感觉还不错,他是个声乐老师。他进来就问,谁是杨婼灵?我举手说:老师,我是杨婼灵。他笑了一下说:很好,你以后就是这个班的班长了。因为我们刚分了班,所以你要带好头。我惊讶了,啊,老师我可以拒绝吗?我看他应该是故意刁难我吧,可以,只要你有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我以为他像谭老师

  • 我的修为是捡来的第七章在线阅读

    贞健回到家,洗了一把脸,发现肿的跟猪头一样的脸,逐渐的消了下来。不愧是圣级功法,就是牛叉!宿主:贞健等级:四重凡人境功法:千锤百炼,灵泉复苏抗揍值:100这两天,贞健也研究了一下这个系统,发现把对方彻底激怒,挨了打之后会出现类似于暴击之类的效果,就会获得更多的抗揍值。不过一个人身上的抗揍值有限,比如

  • 在二次元的直播生活在线阅读第五章

    易云见阚河子亲自押解姜梨去九诀山峰顶面壁思过,颇为不满,扭身对司谷道:“司谷道友不去跟着么,如此劣徒的师父必然也非善类,莫要让人中途跑了……”方才那一幕让司谷也跟着丢了面,如今再让易云呼来唤去,心中不忿,碍于易长老的身份不好发作,逐请辞离去。戒律堂内其他钟灵派人亦有不满,本是自家门派的事,却让外人指

  • 控兽独尊在线阅读第二节

    好吧!开个玩笑!日向百合小姐姐对他可是非常好的,关键还很漂亮,天云蛮喜欢这个小姐姐的。谁让天云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无聊着呢!他自己主动的,努力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试着走了走,也算是打小就努力锻炼身体了,就是感觉腿脚无力。不努力不行啊!火影世界固然是个精彩的世界,看看这纯木质的建筑多环保?换前世一般人根

  • 大袖飘摇之能与佐助装逼的人

    “鸣人,起床了,上学去了。”“好的,马上就好了。”我闻言,便不再理会他,自己走到了窗台前,看着一行人走着,这时候,一个背上有精灵球(笑)的少年出现了,他发现了注视他的人,就停了下来说:“吊车尾的哥哥啊,你很嚣张啊……”我看了看高傲的佐助说到:“你确定吗?”我说完便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他猛的向前跳了跳,

  • 三生姻缘记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大周秘宝!凌峰半躺在地上,脸上露出了一个苦笑,伸手捡起之前苏阳仍在他面前的小瓶子,从中倒出了一颗药丸,塞在了自己的嘴里。感受着体内伤势有所好转,凌峰的脸色缓和了不少,挥了挥手,让剩下的六国弟子散开之后,随后一脸复杂的看着苏阳道:“真是没想到,你把我们所有人都给骗了!”苏阳轻轻的摇了摇头,并没有

  • 携手闯荡娱乐圈[润玉*魇兽]狼狈为奸

    小兴安岭最北端,出了名的穷山恶水,一个从未出现在地图上的村子,青龙村。至于这牛b哄哄村名的由来,就算是问村里最老的一辈,也会让那群每天倚老卖老的家伙们直挠头。村后上山路前的老木桩上坐着一个大约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夕阳下,这个不知道愣了多久的家伙一动不动,像是失败的雕像。太阳落下了山,年轻人毫无征兆的

  • 永恒之光之抓了

    他朱面丹唇,面目俊朗温和,浅棕色的双眸透出湖水般的光泽,暖洋洋的会让人感觉很舒服,只是在林怡傻傻看进他眼里时,他的目光里渐渐闪动出一种奇异的光芒,像……蛮姑看到闪闪发光的金子。这就是林怡浑噩中第一感觉,好像就找不到其他比喻?忽得,浑浊的目光瞬变,林怡的杏瞳忽闪,又急闪了几下,盯着他穿着羽林卫的官服时

  • 重生之猎捕黑老大奇怪的少女

    看着四周狂叫的怪物,李牧心中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虽然没有了窝窝头,但是自己是一个拥有超高智慧的少年,这点小问题还是难不倒自己。李牧仔细观察过,怪物只能在石碑方圆十米之外活动,但是植物是可以在这里存活,在这范围内有三棵大树存在,有了他们,起码这两天的饭食是不用忧愁了。还好徐风没有把匕首一块带走,李牧将

  • 网游之逍遥梦幻在线阅读第3节

    艾克本以为这加林塔之上的神殿会有多高呢,仅仅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老神仙的面前。神仙一旁的黑胖子,大概就是波波了吧,在艾克的印象里啵啵很少有表情,看来自己的到来,让他也吓的不得了。“你,你来地球有何贵干,是要拿仙豆的吗,既然拿到了就请快点离开吧。”神仙颤抖的模样让人很想笑。艾克听了这话心里可不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