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死神之最强一护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6/11 7:51:44 作者:龙空剑 来源:飞卢小说网
死神之最强一护
死神之最强一护
作者:龙空剑来源:飞卢小说网
如果一个现在的宅男变成黑崎一护后会怎么样?当黑崎一护开局无敌会怎么样?当四枫院夜一变成了黑崎一护的女人会怎样?蓝染得到崩玉后也打不过黑崎一护他的表情会是什么?友哈巴赫在被黑崎一护当*耍的时候又会有什么表现?这些事情都在此(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阮唐被茶水呛得不停咳嗽,肖代跟仇栾坐在一旁吃吃喝喝笑着看热闹,馆长实在怕把阮唐吓出个好歹,难得来个有潜力的新人,要是吓跑了馆里又要凋零,他赶紧冒出来打圆场说着:“裴先生的本事凌驾在我们之上,又是华东地区的总负责人,小阮啊,以后好好跟裴先生学习。他这是故意吓唬你玩呢,怎么可能有人活那么久,细胞撑不住那么长寿命的,裴先生是很罕见的记忆传承人。”

阮唐握住手腕上的檀香手串,仍旧不解,馆长见裴湛没有亲自开口解释的意思,干脆继续说着:“他有前世的记忆。”

阮唐“嚯”从椅子上站起来,他之前从事文保工作,一直觉得文物有灵性,所以就算碰到文物成精他也觉得有情可原,可是实在没法接受有人带着记忆重生这种话题,他编谎话诳彩陶小姑娘是一回事,真的碰到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有点接受无能,看怪物似的看像裴湛,可只对视一眼就败下阵来,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看馆长,心里默念麻蛋成精的妖怪长得也太蛊惑人心了,被他盯得心里狂跳。

裴湛饶有兴趣地看着阮唐的反应,慢悠悠喝着茶,馆长见阮唐小脸先是煞白又很快转红,有点担心他的小心脏,赶紧秃噜嘴皮子说着:“裴先生就是记忆方面比较特殊,裴先生你快安抚安抚小阮,我好不容易招来的宝贝人才,你可别给我吓跑了!”

裴湛闻言,抬手握住阮唐小臂,把他拉回座位上,终于大发慈悲开口解释道:“不是已经说了欢迎你加入组织吗?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那哥哥再给幺儿介绍介绍。”

“组织总部叫特殊文物保护协会,分成华东、华中、华北、华南、西南、西北六个分支机构,专门处理特殊文物修复过程中出现的各种状况。有些温和无害的文物被特殊体质的修复师在修复过程中开蒙,会托个梦聊两句,没什么危害,可以当普通文物入档,比如你修复的彩陶俑人。特保会重点应对道行深到能化形又存有怨念恶念的文物,它们未修复之前倒也不能兴风作浪,修复之后筋骨齐全又收了修复师的灵气,开蒙后就不好应付了,比如至今没有逮到的那只镇墓兽。”

“至于为什么有的修复师会是特殊体质,这基本是概率事件,协会研究了挺久也没发现什么规律。特保会全国注册在编的修复师六百二十八名,安全特勤人员二百九十六名,莲城县是华东地区总部,我暂管这边的事务。西南地区跟华中地区的负责人也是记忆传承人,我并不是孤例,你要是暂时接受不了,就把记忆传承当成单纯的见多识广好了。”

裴湛下巴朝着对面的仇栾点了下,继续道:“仇栾就是安全特勤人员,负责保护修复师和文物的安全。馆长和肖科长是莲城地区的负责人,平时修复流转到这边或者本地新出土的文物,也培训吸纳新人。”他说着,轻拍阮唐肩膀,道:“你呢,有给文物开蒙的能力,基本可以断定是有中间人的特殊体质,修复手艺又不错,未来进步空间很大,可以参加文物修复师的评级考试。”

“对了,”裴湛又道:“明天总部来人进行考评,阮唐你要签一份保密合同。未来觉得有意思就继续干,觉得危险或者无趣也可以提出辞职,辞职后管好嘴巴就行,我们倒没什么消除记忆的超能力,全靠自觉。当然你乱讲估计也没人信,八成以为你脑子有病。”

阮唐:“……”

服务员正好敲门,进来询问要不要上菜,裴湛点头,仇栾道:“上吧。”馆长乐呵呵准备好筷子,说着:“好饿好饿,悦江楼的海鲜可是来自五大洲四大洋的顶级食材,难得吃一次我可得好好品品!”

仇栾:“光吃海鲜太凉,还点了些牛羊肉,肖代你先喝碗海参小米粥再吃,别寒了胃。”

肖代:“不要,太寡淡,没味。我要喝龙虾粥。”

仇栾:“那行,我去加上。你先别吃螃蟹,喝完粥我给你剥。”

馆长:“这生鱼片太棒了,太好吃了,小阮你赶紧尝尝!这才叫生鱼片!”

阮唐:“……”脑瓜子疼,吃个屁,说好的对新人的爱呢。

裴湛笑着对阮唐举杯:“喝点酒?大梦一场再醒来试试真假?”

阮唐被裴湛“邪魅一笑”晃瞎了眼,没喝就要醉,心里一横,管他个鸟卵,他给我倒酒跟我吃饭真鸡儿开心。

悦江楼的大厨是从江浙那边高薪请来的,口味清淡偏甜,看中食材的原汁原味,裴湛是这里常客,哪道菜滋味如何都能点评一二,他瞧着阮唐吓呆的小样心情十分愉悦,难得耐心一次,都不用服务员报菜名,反正他坐主位,菜先传到他眼前,他就讲着菜名跟食材,还殷勤地用公筷公勺给阮唐布菜,对面仇栾瞧得眼疼,跟肖代小声吐槽道:“老大这么殷勤,怎么感觉非奸即盗。”

肖代撩起眼皮自瞥了一下,哼笑一声,说着:“醋了?”

仇栾赶紧闭嘴继续剥螃蟹。

好吃好喝伺候着,又被裴湛撺掇着喝了几杯高度数的酱香纯酿,阮唐晕晕乎乎脑子反应慢了一二三四五六拍,倒也不紧张害羞了,歪着头拉着裴湛衬衣袖口,抛出一个硬核问题:“我说……嗝……真有凶煞文物要成精祸害人,那还修复它干什么?那不……挺……挺……傻逼的吗?”

傻逼一号馆长:“……”

傻逼二号科长:“……”

仇栾:哈哈哈。

裴湛:“小阮果然是高材生,说到点子上了,其实修复的人才更包藏祸心,干嘛修复,有利可图呗。”

包藏祸心一号馆长:“……”

包藏祸心二号科长:“……”

仇栾:哈哈哈。

阮唐喝醉了脸白,白里透红,也不知道听没听清楚裴湛半是调侃半是事实陈述的话,软软靠着裴湛一边手臂当支撑,嘟囔道:“不信……鬼才信。”说完竟然趴裴湛身上醉过去了。

这才开席半个来小时,馆长好笑道:“小阮酒量这么浅,我都还没进状态这小子就倒了!”

肖代护短,对裴湛不怎么客气道:“你干嘛灌他那么快。”

裴湛也意外,无语辩解:“才喝了三小盅,得了我带他回去,你们随便吃。”说完半抱半扶着阮唐起身,阮唐脑袋乖巧搭在裴湛肩膀上,出了饭店在外面的时候,站着被河边的冷风一吹,阮唐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靠在裴湛身上,正好侧脸看上去就是裴湛的眼睛。

阮唐醉了后语调特别慢,糯糯问着:“您呢?”

裴湛好脾气地扶了扶他的肩,轻揽着,嘴角带笑问:“我什么?”

阮唐指了指脑袋,问着:“真的有以前的记忆?脑子会不会……砰……砰爆炸,记那么多事情……”

裴湛觉得阮唐迷糊的时候反倒不再隐藏本能的聪明跟准确的直觉,耐心回应着:“确实,是能力也是负担。”

阮唐脚底不稳摇晃,裴湛捞住他的腰,阮唐继续问:“那您图什么利?”

裴湛扶着他看水面倒映的粼粼灯光,罕见外露几分疲惫的情绪,叹口气轻声道:“为了找一个人。”

阮唐抬头,额头几乎抵住裴湛下巴了,问着:“谁?”

裴湛到底不习惯跟人这么近距离接触,微微后仰了下,说着:“重要的人。”

阮唐嗯嗯嗯点头,嘟囔道:“爱人吗?”

裴湛:“嗯。”

阮唐:“我吗?”

裴湛:“嗯?不……”

阮唐推了下裴湛,不再靠着他站,继续嘟囔:“不是我?那你别招我,走开!别碰我,走开!我要回家!”

裴湛:“嗯?”

阮唐踉跄,裴湛赶紧把人扶住,莫名其妙道:“小酒鬼这么凶。”

阮唐脑袋一点一点,困成了啄木鸟,再次靠着裴湛身上的时候又睡过去了,裴湛懒得打听阮唐住在哪里,干脆把他载回自己的小别墅,抱到床上的时候也有些意外地想着,这小酒鬼怪不得觉得自己故意招他,连床都睡了三次了。裴湛深刻反省了一下,觉得可能是冥冥之中有些牵扯,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某一世有过缘分的人,现世里也会自发地亲近。

不过并不是他最想找的那个人。

希望和失望总是无限循环,裴湛也不知道是否有尽头,说不定哪天真的会跟小酒鬼说的那样,脑子爆炸了?这小孩还挺好玩。

裴湛安顿好阮唐,关上卧室的门就出去办事了,他很少睡眠,卧室不过是摆设。

阮唐睡得一点都不轻松。宿醉的滋味挺难受,他口干舌燥地坐起来,懵懵地搓眼睛,无语地发现又睡裴湛这里了,阮唐扶着床沿站起来,看看墙上的时间,早上九点半。他安静听了听外面,没有动静。

昨天晚上事儿都断片了,估计就是喝醉了被裴湛顺便拉回来了,应该没干啥丢人现眼的事儿吧,衣服裤子都还完好地皱皱巴巴穿着。

阮唐挠挠头发鼓起勇气走出卧室,四下里转了转,果然没人,正想洗洗漱走人,总觉得心里毛毛的,像被人盯着似的。

阮唐提高警惕,去厨房里握了把水果刀。

厨房门口对着阳台,阮唐出来的时候吓得水果刀哐啷掉在了地上。

阳台落地玻璃门外面赫然蹲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定睛看,竟然是博物馆资料里的那只釉陶镇墓兽!

私自跑出来的那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妃驾到,腹黑王爷请听命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

    玄尘撇了一眼地上的本子,只见上面画着两个男子正在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而画的主角正好就是他和对面的男子,玄尘的脸上瞬间就是乌云密布。苏雨桐感受到周围的气温似乎低了几度,但是她又不敢抬头看玄尘。于是她小心翼翼的朝着玄尘脚下的那个小本本移去,当她的手指刚触碰到本子的一角时,地上的本子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她一

  • 主攻向快穿文记录第6章在线阅读

    魔兽林林,沧澜大陆三大凶险森林之地之一!东南西北各有分向,连接着如今沧澜大陆实力最强的三大帝国!而这个大陆很特别,期间几乎是连着的,只有最为边缘才有海洋!所以根据海拔,地理位置,各自利用自己的资源强大自己!而魔兽森林就正好位于先进的三大帝国之间,其大小犹如现在的欧洲的俄国(当然是在欧洲的部分)而其边

  • 钥之旅之赤壁锐士的计划(下)

    “哎呦?老赤壁已经有计划了?”一个id叫顿丘十九骑的人笑了:“不愧是老赤壁,我还以为你只会配将的来着”“怎么可能啊?如果没点能力的话,我小学的卫生小组长不就白干了嘛?”赤壁锐士话音还未落,就以燕飞猴叫似的狂笑声为引,大家都哄笑了起来“合着说我倒是像那个参观动物园不买票的了”赤壁锐士干咳了两声,大家的

  • 飓风骤起在线阅读第三章

    华灯初上,灯火阑珊。清风鼓进房间,屏风微微颤了一下,冷素月终于是回来了。这次真的是失误,一向办事利索的她,居然找个大夫找了这么久,匆匆将大夫引进屋内,冷素月站在门口等候。回想着刚才的事情……又深深呼出一口气来,好险,差点就没命回来了,重生还不到一天,她可不想死。由于那位青衣公子的原因,出门的时候有些

  • 甄嬛传同人之熙妃传在线阅读柏舟(2)

    鼓着腮帮小潭里的金鱼,憨奈可掬,水波粼粼的潭中印出竹子,清雅的君子竹节节上盘,投下零碎的残影。解荻戴着木槿对饰,配着青绿色的碧袖对襟长裙,不够美貌,胜在清雅婉人。侍女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礼仪竟然比不上自己的主子。“我不太习惯,有人伺候。”解荻转过身来,看着一张张小家碧玉的扉脸

  • 玄幻之大道图书馆在线阅读第六章

    6朝云身体好一点之后,经过好多次的体检确认,大夫说她不用做化疗了,当初说化疗也是怕万一,不过现在看来手术十分成功,她的头发保住了。朝云拍了拍胸口,特别开心,她在医院断断续续住了太久了,见过不少癌症患者,吃不下东西,呕吐,身体也会很疼,掉头发,失眠,各种让人不舒服的症状都有,而且还不一定搞得好。她美滋

  • 庶女惊华:一品狂妃在线阅读第10节

    小小小心的问道“叔叔是什么事情?”“孩子,你要老实回答,不然后果很严重的,你见过你爸爸吗?”男子脸色凝重的问道“没有。。。。”小小老实回答“我从小就和妈妈一起生活,后来,。。。妈妈也去世了,我一个人生活的,直到遇见了妈妈的老朋友李阿姨,这才和李阿姨一家居住了”“你说的李阿姨是李慧吗?”男子激动的站了

  • 我家有个秦始皇[古穿今]第二章在线阅读

    张汉把林玄带回了他和他媳妇租住的小屋,林玄没敢回宿舍,也没去医院。张汉已经在林玄旁边睡着了,他为林玄忙了大半夜,给林玄买了药水包了伤口,去宿舍帮林玄拿了衣服。然后和林玄说了很多教育林玄的话,他说的时候语重心长,像个长辈,林玄很感激,但没有听进去一句。半夜,林玄悄悄的爬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推开屋子走了出

  • 阿司匹林不孤独第六章在线阅读

    窗帘已经被打开,午后的阳光斜斜地打进房间,静谧慵懒。Bruce看到缩在沙发上的林绫,问她:“你喜欢什么歌?”其实他刚刚弹的林绫就很喜欢,但她没有说,她回答道:“我喜欢陈奕迅的歌。”“是中国的歌手?我回去听听看。我以为你会喜欢《Yellow》,我看到你电视柜里有《Yellow》的CD。还有其他的吗?”

  • 最上王冠在线阅读第3章

    屋子里一片寂静。脑子慢一点的,仍然没绕过弯来,还觉得许熙说的十分有道理:可不是,怎么可能随便来一个人说你是他家孩子,你就跟人走?谢氏的脸色十分复杂。阮嬷嬷却是气得脸色通红。她冲着许熙的背影道:“姑娘的意思,是说我们是骗子啰?我们绥平侯府可是有皇家血脉的,祖上跟太祖皇帝是堂兄弟;如今虽降了爵,却仍是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