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男神拜托矜持一点在线阅读只是个3岁小孩

2021/6/11 0:36:02 作者:一块小糖饼 来源:红袖添香
男神拜托矜持一点
男神拜托矜持一点
作者:一块小糖饼来源:红袖添香
白目无脑懒惰插画家x禁欲系理科全能男神破镜重圆不甜不要钱胥译清第一次见到徐江忱的时候就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让他喊跪舔在地上并喊自己一声爸爸!后来确实喊了,男人凑在她耳边像是呢喃道“想我喊你什么?”“也许我爱的已不是你,而是对你付出的热情。就像一座神庙,即使荒芜,仍然是祭坛。一座雕像,即使坍塌,仍然是神。”

“小萍回来了啊!”

“周阿姨好!”

“小萍!”

“王伯!”

“……”

林思雨正回味着曾经的经典动画,不经意听到外面传来对话。因为邻里间大多熟悉,哪家有些什么人,左右邻居基本都清楚。平时拉个家常,关系好的楼层里,人们和睦得就像个大家庭。

不期然,一路的招呼声竟来到自家门外。林思雨听清了,那是个女声。被称为“小萍”的女人?林思雨脑子里猛然窜出个身影,她好奇心起,冲到门口。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女人刚好走到屋外,熟悉的面容,陌生的感觉。

“妈妈!”林思雨一愣,失声惊呼道。她来到这里以后都是住在外公外婆家,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青年时期的妈妈。望着比前世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人,猛然间,林思雨完全不能适应,彻底呆住了。

脸上连皱纹都没有的妈妈看起来真不像妈妈,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可是妈妈年轻的时候也挺漂亮嘛,水汪汪的大眼睛,红嫩的嘴唇,乌黑的头发烫成大波卷,格子毛衣下是蓝灰色的踩踩裤,肩上挎个大皮包,正是现下最流行的装扮。回来一个星期,林思雨已经开始习惯用当代的人眼光审美,不会像最初,一见到“过时”装扮就笑得脸快烂掉。

“小雨!”妈妈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她蹲下身在林思雨面前,张开双臂,将她抱到怀里站起来。看着自己小小女儿那圆嘟嘟的粉脸上带着疑惑又参杂愉快的表情,妈妈不禁伸出手,捏捏林思雨的脸颊:“小雨乖不乖啊?有没有听外公外婆的话?有没有想妈妈?”

“想了!”林思雨大声回答,自动忽略前两个问题。她双手环住妈妈的脖子,“啵”,响亮的一声,抹了妈妈一脸口水,然后笑眯眯地望着“受宠若惊”的妈妈,一副得意相。孩童特有的天真自然流露。

长期和老人住在一起的小孩难免会对父母产生生疏感。林思雨不算太认生,不过对爸妈也算不得亲,所以她这突如其来的“热情”顿时让妈妈愣在当场,手足无措,只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

“小萍,你怎么来了?”听得林思雨在门口和妈妈的对话,外婆从厨房走出来。她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让门外的人进屋。

“妈!”妈妈总算回过神,很亲切地叫了外婆一声,她摸摸怀里林思雨的小脑袋,说道:“明天是小雨第一天上幼儿园,我就想来提醒一下。上午8点,你们可千万别忘了!”

“明天第一天上幼儿园?!”林思雨忍不住小声重复一遍。记忆中,自己的幼儿园生涯可并不好过啊。先不说每天早上杀猪一样凄厉的哭喊,那时连《未成年人保护法》都还没出台,老师对不听话的孩子是要打屁.股,打手板心的!最无语的是,老师打了孩子,家长还会感激万分,认为老师在认真育人!“黄金棍下出好人”,这在当时被不少大人当成教育孩子的至理名言!

“是啊,幼儿园里有很多小朋友,小雨能和他们一起玩游戏,和他们一起学到很多东西!”妈妈见林思雨微微嘟起小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开始循循诱导她:“幼儿园的老师不仅会教小朋友们唱歌跳舞,还会教小朋友们认字算术,小雨上了幼儿园以后就能自己看书了!”

自己看书?林思雨很是不屑地在心里轻哼一声,我看的书绝对比现在的老师多多去了!穿越、耽美、网游,先不说具体书名,我保证她们连这些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哦!”林思雨嘴里吐出一个单音,没让过多神情表露到脸上,她的身体小小挣扎了一下:“妈妈,我要看动画片!”待到妈妈把她放到地上,林思雨装作迫不及待地爬上沙发,津津有味地盯着电视,不在搭理妈妈了。

“小萍,你还没吃饭吧,吃个便饭再走!”外婆看着妈妈还站在门边,又用围裙擦了擦手,劝道。

“不用了,卫国还在家等我呢!”妈妈朝着外婆笑笑,她扫视一周,随口问道:“爸呢?小妹呢?都没回来?”

林思雨外婆这边是三个孩子,大女儿张萍,也就是林思雨的妈妈,一个儿子,张京,林思雨舅舅,两人都成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只有小女儿张蓉还和老两口住在一起。因为这个时期正在提倡自由恋爱,张蓉现在处着对象,常常也不在家。不过晚上是肯定都会回家睡觉的,没结婚就住在一块,在那个时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蓉蓉不是耍了个朋友么,她说今天要和那个人出去,不回来吃饭。而你爸,喏!”外婆向林思雨奴奴嘴,“他绕道去百货商场,给你的小丫头买糖了!”

“买糖?”妈妈惊讶道。九十年代初,糖虽然不再算什么稀罕物,但除了过年过节,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吃到的东西。小雨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能说服外公给她买糖吃!

望着专心致志看动画片的林思雨,妈妈的眉头微微皱起,眼里闪过一丝疑虑。她慢慢走到外婆身边,小声问道:“妈,你最近有没有觉得小雨有什么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还不是那么调皮!一天到晚就想往外跑!还和男孩子打架!”外婆气愤转身,指着墙角放衣服的盆给妈妈看,抱怨道:“你瞧,我就让她出去这么一会,就给我整出这么多事情。她啊,也该让老师好好管教了!”

“呵呵……”妈妈讪笑着再望着眼林思雨,小女孩正眼都不眨地盯着电视屏幕,可爱的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怎么看也只是一个3岁的孩童而已。我是不是有点神经质?妈妈摇摇头,赶走自己脑子里生出的奇怪想法。她走到林思雨面前,俯下身:“小雨,妈妈要走了,再抱一个!”

“好,抱一个!”林思雨敷衍地伸出手,搂住妈妈,用她的小脸贴了贴妈妈的脸。整个过程,她的眼睛没有从电视上移开过。

妈妈彻底甩弃了心里的不安,她笑着再次亲亲林思雨,又对两人道了声“再见”,便在外婆“慢走”的回应中消失在门口。

“嘿嘿!”直到妈妈离开,外婆转身走回厨房,林思雨的眼睛才从电视上转开。得意而狡黠的笑容浮上她的脸庞:“没吃过羊肉也见过羊在山上跑啊,看这么多小说、电视剧,要是这点表演水平都没有,我前世的20几年不是白活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马西游记在线阅读第九章

    君墨寒最后是黑着一张俊脸,拂袖离开的。沈曼殊嘴角一扬。还跟她辩论?要知道,当初为了演好一个律师角色,她愣是把那些法律条文辩论技巧都给背下来了。抓住了对方的漏洞,然后就绝对不要松口。反正谁都没有证据,就别来继续拿落水的事情说事儿!至于游泳,她还真会,但是注重礼法的君墨寒根本不会逼她一个贵女去游给他看。

  • 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之[k莫]暗夜之光之谁人有她嫁的风光

    可是看到皇上那意味深长戏谑的眼神,她放弃了,她开始唾弃刚才自己因为看人家宫女皮肤好,上去摸得那一把,这简直是把柄啊,说不准这狗皇帝以为她好女色呢,唉…一世英明就这样毁了。倾城不好意思的猛扒饭,用塞满饭粒的嘴咕哝“皇兄,这菜太好吃了。”这次皇上再也憋不住大笑起来,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脸上糊着饭粒,吃着饭

  • 我韦小宝富可敌国楔子

    丞相府春光无限,樱花漫舞,绿树萌芽,焕发生机。一名十八九岁少女倚在亭边石柱上,黑眸晶莹透亮,粉嫩的朱唇,象樱桃一样,让人有种想咬上一口的冲动,鸭蛋脸配着一头乌黑如瀑布的头发,怎么看都是一个绝色女子。她挥撒鱼食,逗弄着池中红色的锦鲤,一会拨弄着那碧绿的春池,一会抱腿在那静心神游。莫名穿来这个朝代也半月

  • 难忘今宵却忘忧在线阅读第3章

    乔斐不是乔今的亲生母亲,但也养育了她二十年。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母亲。但乔斐身上有段狗血往事,她曾经和穆家的掌门人有段刻骨铭心的感情,还生了三个儿子,却因为身份不够格不被承认,连儿子都不能认。她离开了这个伤心地,也领养了乔今。结果穆家掌门人也忘不了她,掌握大权之后彻底摆平一切,还是将乔斐接了回来。但穆

  • 刺绣记之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差一刻十二点。“孩子,你准备好了吗?”苟浩东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我准备好了!”“好,现在你盘膝坐下,意守丹田。”苟浩东坐好,思量片刻,仰头看着大师:“那啥,丹田在什么位置来着?”苟浩东在心底啐了自己一口,关键时候掉链子,白看了那么多小说,现在脑子里空空荡荡,怎么也想不起丹田在哪。“丹田分上中下,以

  • 圣途寻无路之分头行事(4)

    下面一片沉默,元容腼腆的说道:“大哥,你说吧。这事我们不擅长呀!我们就会打打杀杀的。大哥,你就说吧!”谭三看着元容说道:“千万别这么说,我们现在是只能赢不能输呀!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现在需要我们大家群策群力,齐心协力,方能在乱世中生存下来!”谭三又看了看大家说道:“俗语云,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死

  • 娱乐甜甜圈第9章在线阅读

    “陛下不必动怒,这辣椒确实非常辣,若不是习惯之人,着实难以忍受。而且,辣椒并不是单独食用,而是入主调味作用!”男二号起身向皇帝解释。皇帝听了之后,脸色这才好了不少,一边恼怒自己的失态,一边看了看怄气的儿子。暗自叹了一声气,不成器的东西。随后又对着二皇子赔笑:“原来如此,是我国孤陋寡闻了。”又转头对着

  • 烈天帝国之我不做你的妃子(6)

    诺残樱现在一个人到处闲逛着,顾幽冥也不吩咐她做事,至于要到景华殿去做宫女的事诺残樱早就忘记了……虽然自己是一届宫女的身份,但是比起普通宫女来似乎又不一样,宫里面都是些女人,自然嚼舌根的速度也是超级快的……为了嚼舌根,许多的宫女们聚在一起,讨论诺残樱被顾幽冥xxoo的事情,这虽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但

  • 天空蔚蓝在线阅读第七节

    众人皆惊,这十岁女娃能懂什么诗词歌赋的,她哥哥都不好意思作诗与柳白,她个毛丫头倒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站出来.一旁的云啸和紫莺更是惊吓,悠儿从小哪做过一首像样的诗词?这要一张口可不搏了季子卿和柳白的面子?倒是一旁的季桦筠依旧温和的笑看着云悠,云悠回他一笑.思考了片刻.“悠儿不才,刚听柳大人诗中伤怀之感,惹

  • 我的一纸婚约您是亲自上,还是找人上

    一切异常都止于硝烟消失之时.莫名其妙的梦境,让墨姝瑾的脑袋更加沉重,身体不舒适的感觉越加明显,燥热,滚烫,一种难以宣泄的感觉无法平息.弑神宫日阳殿,墨姝瑾的床边,诛魅寒坐在那里,另外还有一位年纪小小,红发红眸的可爱男孩子在为花墨嫣治疗.为花墨嫣治疗的男孩子名叫赤月,是弑神宫神医殿的主人,天下第一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