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十二国记]凝墨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6/11 10:44:56 作者:今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十二国记]凝墨
[十二国记]凝墨
作者:今风来源:晋江文学城
麒麟择王,王受天命治世。异世来客,身如浮萍飘摇。求问天之旨意,却难解。百转千回之后回首,原来结局在开始已经写好。倒不如搁笔一笑。【暴力型女主,人狠话不多。】原版文案:有舍才有得,玉座与枯骨,自古难舍难分。有光必有暗,浮华的表象,其下风起云涌。她闭上眼,落子的清越之声环绕在心中。不安定已经成为本能,没有拒绝的余地。听好了——“我宽恕。”阅前可看:【1】番外已开,戳专栏可收!是一些独立故事的合集。【2】全文修改中,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感谢陪伴的你。【3】有缘相逢,有幸相识

时间过得非常快,似乎眨眼间,十天就过去了,天也冷得快,落过两场秋雨,紧接着第一场雪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把亭台楼阁假山小径尽都染成了白色。

待得雪停,楚晴换一件镶了白狐毛的嫩粉色小袄,外面披着大红羽缎的斗篷,手里捧着刚添了炭的手炉准备往宁安院去。

这次却不是问秋与暮夏跟着,而是换了语秋。语秋接回来后,先在外头仆役的群房里待了三天,等府医把过脉,确认没有带了病气回来,才放她回了倚水阁伺候。

语秋跟问秋一样,都是十五岁,可性情却泼辣得多,行事又周全,底下的小丫鬟都怕她。

国公府的姑娘每人身边都是一个嬷嬷跟六个丫鬟伺候。六个丫鬟分别是两个二等的,两个三等和两个不入等的,另外就是几个管洒扫和修剪花木的婆子,倒是没有定例。

楚晴这边问秋跟语秋是二等丫鬟,春喜跟春笑是三等丫鬟,暮夏和半夏年纪都小,才九岁,还没入等。不过暮夏聪明伶俐,嘴巴又甜,惯会到各处打听消息,楚晴平常也愿意带着她。

三人行至闻香轩,正瞧见一树红梅才绽了花苞,粉嫩的花骨朵顶着皑皑白雪,甚是好看。

楚晴心念一动,吩咐语秋,“回去寻两只梅瓶,正好现成的梅花,带给祖母品鉴一番。”

这倒是现成的孝心,语秋唇角弯了弯,将手里卷着经书的包裹递给暮夏,兀自回去取梅瓶。

楚晴盯着满树花苞打量半天,终于选定一枝,便伸了手去够。只她身量矮小,又穿得笨重,虽是踮了脚尖仍是差一截。索性左右打量番,伸手解斗篷的带子。

暮夏忙阻拦,“姑娘,别,当心被人瞧见。”

“这雪地上白茫茫的,除了咱们,半个脚印都没有,哪有人来?”楚晴笑着指了那枝梅花,“这么多枝,就数它最有韵味。”

脱掉斗篷,身子明显轻快了许多,再跳一下,竟是够着了枝桠。只苦于力气小,硬是掰不断。

暮夏见状将包裹挂着树杈上,也过来帮忙。

暮夏比楚晴更矮些,够不到枝桠便攥了楚晴的腕,用力一扯,梅枝倒是应声而断,两人紧跟着也摔成一团。

“哎呀,”语秋取梅瓶回来正看到这一幕,惊得顾不上脚底发滑,三步两步跑过来,匆匆将梅瓶放在一边,先将楚晴扶了起来,拍去身上的雪,上下打量着问:“姑娘可伤着了,有哪里不舒服?”

楚晴手里仍抓着梅枝,笑呵呵地说:“没事,底下垫着雪呢,又穿得厚……快把这枝插上,我再折一枝。”

语秋没接,回身将斗篷从树杈上取下来,给楚晴披上,将风帽也严严实实地包好,转头对牢暮夏劈头盖脸一顿训:“你这小蹄子,只这会工夫就纵着姑娘闹,摔了姑娘咋办,又或者冻着姑娘呢?回去罚你写五篇大字,有一个写不好都不行。”

徐嬷嬷对倚水阁的丫鬟看得紧,每个人都必须能认字写字,暮夏是个贪玩的性子,最耐不住握笔,每每写字都会叫苦连天。

此时她自知理亏,丝毫不敢辩解,只低头默默地拍打着身上的雪。

楚晴偷偷朝暮夏做个鬼脸,意示安慰。

语秋看在眼里,无奈地跺了下脚,“姑娘也是,就知道惯着她们……”说罢接过楚晴手里的梅花插到那只汝窑细净广口梅瓶中,又问:“姑娘还看中了那一枝?”

楚晴立时雀跃,指了更高一处,“还有那枝。”

雪过天晴,冬阳拨开乌云,暖暖地照射下来,笼在楚晴肩头,她的身影像是镀了层金光。而莹白如玉的小脸被风帽上那圈白狐毛衬着,愈加晶莹,又因适才跳动带了些粉色,更显得娇媚动人。

语秋被她夺目的笑靥晃了会神,才伸长胳膊折了梅枝下来。

楚晴将两枝都插好,一瓶交给语秋,“送到大夫人那里”,另一瓶自己抱着,对暮夏道:“咱们往宁安院去。”

语秋犹豫道:“二太太那边……单只落了她一人,怕是又要背后谈论姑娘了。”

“难不成我送了梅花过去,还能堵住她的嘴?”楚晴反问。

自是不能,文氏见老夫人上次赏了她几只玛瑙碟子,心疼得要命,这几天没少在老夫人跟前上眼药。

暮夏恨恨地道:“送了也讨不了她的好,何必热脸贴个冷屁股?”

楚晴“嗤嗤”地笑,语秋又骂:“从哪里学来的污言秽语还敢在姑娘面前说?回去再加五篇大字。”

暮夏紧咬着下唇,彻底老实了。

三人分头离去,闻香轩里却突然有了动静。

是两个少年在对弈,执白的身穿一身绯衣,头戴金冠,面如珠玉极为俊美,只可惜眸中邪气太盛,生生败坏了那副好相貌。

坐在他对面的则身穿青色长袍,相貌也很是齐整,可脸色沉郁,目光阴鸷,看着就让人避而远之。

两人身旁安着茶炉,炉火正旺,壶里的水咕嘟嘟冒着泡,有雾气氤氲而出。许是屋子太热,窗子略略开了道缝。

绯衣少年便是自窗缝中看到了树下的一切,眉眼微弯,唇角斜翘,带出流气的笑容,“是哪房的姑娘,行几?生得挺俏丽。”

青衫少年掂了棋子,瞧着棋盘似在犹豫着往哪落子,闻言皱了眉头,“府里的姑娘你看上谁都行,只别打她的主意。”

“我就是打了又怎样?”绯衣少年蓦地坐正,眸光对牢青衫少年,“难道还娶不得?”

青衫少年迎上他的目光,并不闪躲,片刻,淡然道:“她不适合你们府。”

“切”,绯衣少年顿觉意兴阑珊,展臂一伸,懒懒地开口,“只随便问问罢了,倒是没见你这么在意过府上的人……那股青涩干瘪样儿我还真没看在眼里。不过确实是个美人坯子,也不知以后会便宜了哪府的臭小子?”

“啪”一声,青衣少年棋子落定,抬眸望着树下凌乱纷杂的脚印,“家世倒没什么,只希望她嫁个能护着她的人就行,”稍默一默,突然又道,“其实府里最好的梅花当属四房院旁边那一片,只可惜花期比这树晚,怕得过上十几天才能开。”

绯衣少年眸光转了转,邪邪地笑道:“这是你四房的妹妹?”

……

宁安院门口,婆子们正挥着扫帚扫雪,见到楚晴,齐齐避到旁边屈膝行礼。翡翠闻声迎出来,上前接了楚晴手里的梅瓶,指尖触到楚晴的手,冰一般冷,不由开口道:“姑娘怎不多带个人?看着手冻的。”

“我不冷,”楚晴两手交握着搓了搓,解释道:“春喜昨儿值夜受了风,让半夏给她端个水喝,语秋她们另有差事。”

翡翠闻言瞥了眼暮夏,暮夏一手拎着包裹一手托着手炉,虽也是吃力,可比捧梅瓶要暖和得多。

又想起以前几次在倚水阁的所见所闻,禁不住暗叹,五姑娘太惯着奴才了。这哪里有奴才比主子舒服的,而且,奴才生病就合该抬出去免得过了病气给主子,这可好,不但养在主子屋里,还有小丫鬟伺候着。能跟在五姑娘身边,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这般想着,心里已有了成算,小声道:“大夫人、二太太跟二姑娘也在呢。”

楚晴点点头,捧着经书进了东次间。

楚晚果然在,穿着玫红色百蝶穿花禙子,梳了堕马髻,发间插一对小小的金凤钗,又描了柳眉,涂了口脂,看上去精神极好,丝毫没有在佛堂禁足过后的憔悴。也是,文氏当家,自然不会亏待了她。

楚晴一一给众人问了好,笑着呈上经书,“字写得不好,祖母瞧瞧得不得用?”

文老夫人拿起两本,漫不经心地翻了翻,目光便是一滞。

满篇小楷工整灵秀,虽然笔锋稍嫌无力,但笔触圆转,起合流畅,墨迹均匀平整,显然抄经时心境极为平和。相较适才楚晚交过来的经文,且不论字迹如何,但看运笔间时缓时急,墨迹有浓有淡,便可知楚晚写字时是如何的心浮气躁。

文老夫人暗叹声,转手递给贾嬷嬷,“与先前二丫头送过来的一并供在菩萨面前。”

贾嬷嬷笑着离去。

翡翠捧了梅瓶进来,梅香清幽,花瓣娇艳,因屋里暖和,上面的雪粒融化成水,颤巍巍地滚在花瓣上,更增添了几分柔嫩。翡翠笑着道:“五姑娘带来的梅花。”

文老夫人笑意更盛,“今年倒开得早,是四房院那边的梅花?”

“是闻香轩那边的,”楚晴笑道:“刚刚经过看到花开,也是觉得今年开得早,这头一枝想送给祖母赏玩。”

梅花被屋里热气蒸的香味越发浓郁,文老夫人深吸两口气,“香,真香。”

楚晴又笑,“给两位伯母也折了梅花,只是我屋里一共就两只梅瓶,先送了到大伯母那里,在这里给二伯母请罪,回头让问秋往伯母那边取了梅瓶回来再给您送去。”屈膝给文氏行了个礼。

文氏愣一下,脸不由地红了,先前花园里荷花开,楚晴也是用梅瓶插着送到自己屋里,楚晚瞧着喜欢就占为己有。不巧楚晴竟在此时提起来,只得道:“难为你想得周到,我那里倒是还有一对梅瓶,等让人送过去给你插花用。”

楚晴连忙致谢,笑盈盈地说:“那让问秋取梅瓶时一并带回来就好,不必麻烦人再跑一趟。”话语间,仍是惦记着先前的梅瓶。

文氏气恼,瞥了眼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的楚晚。

早上她到自己房里的时候还笑呵呵地说梅花开了,过几天让小丫头采了泡茶喝。怎么就不想着给老夫人这边送一枝来?

现成的孝顺都不会。

若非如此,楚晴哪有机会提起那只梅瓶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恩怨情仇书不要满嘴喷粪

    可还没等秦怀道说参不参股,一阵尖锐刺耳的呼喝声,便在两人身后传来:“诶,前面那两个小子,快给咋家滚开一些,莫要挡住越王殿下和公主殿下车驾所行的道路,不然有你们的好果子吃!”踏踏踏,踏踏踏...与之一起传来的,还有一阵沉闷而又整齐的脚步声。“越王和公主?”闻得身后之言,两兄弟不得不放下参股的事情,彼此

  • 冤枉啊,小师叔才是大反派之老司机带带我

    “那好,我跟你过去看看。”别的不说,周凡在看相上面还是挺准的。“那我去开车过来,你等等。”学校门口,一个个用很怪异的目光看着周凡,似乎在说。那么一朵轿花,竟然让周凡这个猪给拱了一样。五分钟之后,一辆兰博基里停在了校门口。张莹莹将车窗摇了下来,挂着笑容看着周凡:“凡凡,上车吧。”凡凡……居然叫得这么亲

  • 吃我一锤在线阅读隐藏(六)

    看了看三本书,还是先学驱音驭兽和鬼刃秘籍好了,御风,慢慢来,做这个没人管的皇后,有的是时间。鬼刃秘籍不是很厚,所以先读了它,过目不忘是杀人必备,不漏任何一个看过一眼的敌人,超强的记忆力和接受能力在这里真是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读完后,拿来武仕刀和匕首,用武仕刀先练习,按照脑海里的步伐,连续挥动,到最

  • 综绮罗无悔在线阅读第7章

    “柳姬辛苦了。”与以往差别无二的话语让柳姬忽略了言语间急不可察的冰冷,而站在薛堡主身边的影十二却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主子气场的变化,偏头望了眼面前的女人。这一动作也让柳姬注意到了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男宠。柳姬明着暗着偷偷打量着影十二,却因他头上一顶帷帽而无法看清其面容。而他的衣袖也异常的宽长,将一双手遮得彻

  • 承天之上之1.9(9)

    伯邑考不知姬发暗地里算计他的事儿,但姬发在朝歌所为,叔齐尽数回禀,却是让他蹙眉,对这个二弟也起了几分不满。让他留在朝歌,不是让他加官进爵的,而是让他暗地里护住父亲,可他倒好,不低调行事不说,反而蹦跶的最欢,着实让人恼怒。散宜生如今抱病在身,他也不能召他相商,只能请了伯夷来,说是再派人往朝歌,看护其父

  • 三国之姝颜第7章在线阅读

    夜风一脸平静的走上台去。“你们说他怎么一脸平静?”“什么一脸平静,已经吓傻了,强撑着而已。”“说的也是,就是我们都不是日天的对手,更何况是他这个吊车尾。”“你们说,日向日天多久打赢他,我赌三分钟。”“三分钟,这么长,我觉得一分钟。”啊哈哈,你们都是笨蛋,场地这么大,到时候夜风不断躲着,日向日天也要费

  • 司来运转在线阅读真的好吃

    袁绍一脸尴尬的看着陈泽,方才他看着陈泽瘦弱,原本是想要装一笔的,结果被陈泽用强势手段镇压,实在是让人很尴尬啊!袁绍看着陈泽瘦弱身体,哪怕是其他人也是如此看着,实在是难以想象这具虽然并不矮小,八尺身材,却是修长瘦弱的身体能够爆发出来那种异常强大的力量。好吧,陈泽打破了尴尬,陈泽心中也是颇感无奈,要知道

  • 第六纪元蜃楼

    苏娘子其人,曾是人界的公主。苏氏皇族,也曾是这人间最尊贵的一群人。苏娘子擅长酿酒,据说酿的最好的是梨花酿。只是苏娘子终归是人族,寿命短暂。人死之后,人间再无梨花酿。苏越竟是苏氏皇族的人,也难怪他的兵器可以伤到那些妖狼。这时的楼兰城外已经起风,天色也暗了许多。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们身后,阿瑶几乎

  • 驱魔少年同人:我若为王在线阅读第1节

    岳蔡乃燕国降秦之将。他本是燕国一无名之地彩石人,在战国千万名将之中,默默无闻地镇守彩石一地。那年,秦国来犯,大兵压境,燕国束手,彩石被连同其它几城一同割让给了秦国,彩石之名甚至不曾出现在任何文献之中。无名之地,无名之辈。岳蔡的生活中出现的却不是彩石那贫瘠的土地,当地人苦苦挣扎才能残喘的生活。他从小听

  • 垢尘开局就是王炸

    一百年前,天地动荡,灵气复苏!无数的武者横空出世!……李良一只手撑着脑袋,无精打采的看着上面激情四射的讲着那段光辉岁月的历史老师!整整几年了!他穿越到这个危险的世界整整几年了!可是他的金手指呢?说好的拳打圣人,脚踢大帝呢?想到自己那微弱的天赋,李良心中升起了淡淡的忧伤。他现在居然连武者的门槛都没有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