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爱重新来过之恨我还爱你因果

2021/6/11 5:05:14 作者:君曾笑我太痴狂 来源:17K小说网
爱重新来过之恨我还爱你
爱重新来过之恨我还爱你
作者:君曾笑我太痴狂来源:17K小说网
他从来没想过,再次听到她的消息,竟是在她去世的半年后,而他是最后一个才知道她已经去世的人。曾经他无数次想逃离的人,如今真的离开后,他竟觉得心里缺失了一块,是回忆里的空缺吗?那个曾占据了他大半青春的人,如今真的不在了吗?多年后,再次见到她,她站在别人的身旁,搂着别人的手说:“大家好!我是楚梦,唐淼的老婆”。林轩:“陈希,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嗖的一声!古羽耳朵跳动了一下,非人非鬼的他六识自然比一般的炼气士要敏锐的多。

这是御剑之术!起码得是化神期炼气士才有的手段,古羽心中大惊,自己必须得赶快解决掉吕皓杰。

身形一闪,古羽瞬间来到吕皓杰面前,一只手直接将吕皓杰的脖子捏段,而黑衣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小子,尔敢!”黑衣汉子大喊一声,古羽竟然当着他的面将他师弟击杀,显然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再怎么说,吕皓杰也是他玄妙观的人,还轮不到别人来欺负。

就在黑衣男子要出手的时候,古羽对着上空大喊:“这位师兄救命,这人乃是邪魔外道,意图用孩童来炼制丹药!”

听到古羽的话后,黑衣男子大惊,正欲四下寻找人影,但一道剑影降下,直接洞穿了他的身体,至始至终,黑衣男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道剑光划过,下一刻,一名相貌普通,身着绿白长衫的青年站在一柄剑上,居高临下看着古羽。

这人居然是青琼派弟子,那身衣衫,古羽再熟悉不过了。

青年收起长剑,落到地面,围绕着吕皓杰和破碎的玄妙观来回看。而方才被他击杀的黑衣男子,则被他忽略了。古羽站在一边不说话。

半响,青年收起地上的目光,一双眼盯着古羽,仿佛要将他看穿一样。

“这些都是你做的?”略微沙哑的声音响起。

古羽将方才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不是,是这老道士一心想要杀我,不顾反噬全力催动着这灵器,这才导致他内力爆体而亡,这法宝也爆破掉了。”

说完,古羽小心地注意着这青年的反应,一有不对,古羽也能立马做出回应。

听完古羽的话后,青年先是陷入了一阵沉思,然后一脸微笑地对着古羽问道:“我很好奇,你一个炼气期的炼气士怎么在下品灵器的攻击下坚持到对方爆体而亡?”

古羽大脑飞速转了起来,如果自己给不出对方满意的答案,恐怕今天就不能全身而退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另辟一道的因果吗?白骨菩萨说过,自己要走的路恐怕是劫难重重,不过这劫难也太多了吧,一次接一次,让人连喘息的时间都没。古羽心里一阵苦笑。

有了,古羽灵机一动,立马一脸悲愤地说道:“我是躲在了这老道关押这些童男童女的地方,那地方好像很安全,想来是这该死的老道为了这些童男童女的安全特意布置过的。”

古羽将吕皓杰关押这些童男童女,想拿他们来炼药,以及刚才差点杀了一个女孩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而且还添油加醋,反正吕皓杰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况且他的确是做了,古羽只不过适当夸张了一下。

青年果然如古羽预料那般怒不可遏,“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爆体而亡实在是便宜了他,如果他还活着,我一定要将他带回门中,关押在门中天牢中,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青年的注意力成功被古羽引开,也没有再逼问古羽刚才的问题,而是扫视起地上的童男童女。

当他的目光掠过绿水时,发出了一声惊奇的“咦”声。

青年大步上前,伸出手搭在绿水的脉搏上,然后青年突然激动起来,哈哈大笑,“竟然在这被我遇到了一个纯木仙灵骨的好苗子,将他带回师门,长老们肯定会重重奖赏我,指不定会赏下灵药,这样我多年的瓶颈也有机会突破了。”

青年自言自语道,却尽数落入一旁的古羽耳中,古羽心中一惊,没想到这绿水居然是纯木仙灵骨,怪不得吕皓杰要拿他炼药,自己刚才居然没有发现,想来是太仓促的缘故吧。

想到边上还有一个人,青年立马恢复正常,转头瞪了古羽一眼,古羽侧过头去,表示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青年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地上的少年你可认识?”

“我只知道他原来是这老道的徒弟。”古羽老老实实,心中在感叹青琼派捡了个大便宜。

拥有纯灵仙骨的人修炼对应的五行心法、功法的速度是一般人的五倍。所以,绿水如果能在青琼派安然修炼数十年,那么将会是这一代弟子中的翘楚,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听到绿水现在的一个人时,青年脸上更加开心了,这样他就能直接将绿水带走,而不必废一番说辞于他父母。

唤出飞剑,青年一手抱住绿水,正欲御剑离去时,古羽跑到了他的面前,阻挡了他。

青年眉头略微一皱,“如果你也想拜入我青琼派的话,那我劝你还是省了这条心吧,你的灵骨斑驳不堪,实在不宜修道。纵使你侥幸跨入炼气期,你的成就也止步于此。”

青年以为古羽拦住他是想让自己带他回师门,毕竟一个好的门派对于散修来说是莫大的吸引,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挤破脑袋也想拜入门派的最大原因。

古羽摇了摇头,“在下并非是想攀仙缘,在下只是想请仙师救救这些地上的孩子。他们由于被关押的太久,体内的生命力耗费了许多,纵使今日能活下来,寿命也无几。如果仙师能为他们渡一口真气,也算是再造了他们,仙师也积了一桩因果。”

古羽说的十分诚恳,他现在是不方便显出炼气境的修为,但这些孩子已经灯尽油枯,不立马拯救,恐怕就会立即死去。

青年看向古羽的眼神变得友善,抱拳道歉说道:“方才是在下不对,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请道友见谅!”

古羽立马改变了对青年的看法,对错分明,想来是一刚正不阿的人,这让他想起了重生前的自己,刚正不阿,处事不够圆滑,这才有那次的悲剧。

以后入了青琼派,有机会照顾他一下,对于自己进入青琼派,古羽势在必得。

虽然自己的灵骨因为修炼了《无量弘愿心经》,炼气士根本看不出了,因此青年才说古羽的灵骨的十分斑杂,但只要自己展现足够快的修炼速度,一样能够引起门派高层的重视。

为孩子们度完真气后,青年盘坐在地上打坐恢复真气,孩子们的状态也从奄奄一息变到现在的生机盎然。

突然,青年的一句话打破的安静:“我看道友心存善念,也算是与我派有缘,我愿意引荐道友入我青琼派,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本来青年完全没有这打算的,但古羽方才的善意深深打动了他,也算是一桩仙缘。

“这……”古羽一阵迟疑,本来他打算是自己一人前往青琼派,等一年一度的招收大典。

青年也不说话,让古羽自己决定。良久,古羽才想好,这样也行,省却了我不少时间,虽说自己不可能一下子进入青琼派上院,但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在下愿意,敢问师兄名讳?”想好之后,古羽直接改口叫青年为师兄。

青年对古羽的反应还是比较满意的,“师弟不必多礼,师兄姓潘,单名一个炎字!”

“师兄称呼我古羽即可!”

“好!古羽师弟,既然事情都已办妥,那我们即刻启程吧,将这些孩童送回他们家中后,我们就返回师门!”

“一切皆按师兄说了办!”

将孩子们全都送回去后,潘炎带着古羽和绿水返回到青琼派中。

站在潘炎的飞剑上,丝丝劲风吹得古羽衣袍猎猎作响,古羽心乱如麻,精神一阵恍惚,内心忐忑不安,既有激动,又有担忧。

自己终于再次回到了青琼派,也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怎么样了。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古羽早就想通了,心中也不再怨恨张真人,因为他知道师父也有他的无奈。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古羽低眉远眺,脚下座座崇山峻岭,条条江河湖海,交织着璀璨的瑰丽。虽说生前看过一次,但再一次在云端飞行,古羽还是在心中感叹大自然的梦幻神奇。

潘炎在心中暗暗赞许,我这小师弟,看不出心志还挺稳的,宠辱不惊,可惜就是资质差了点,要不然自己一定向师父引荐。

这一会相处下来,潘炎对这新的小师弟很有好感,也替他惋惜起来。

又飞行了一会儿,前面渐渐显露出山峰的影子。“师弟,前面便是我们青琼仙山了。”潘炎说道。

这时,潘炎怀中的绿水伸出头来,睁大了眼睛,时不时这边看看,那边望望,一脸的好奇,惹得古羽和潘炎大笑。

“快到门派了,我给师弟讲讲我们青琼派的一些情况。我们青琼派一共有弟子三万,一万上院弟子,两万下院弟子。下院是那些慕名而来的江湖人士或者是一些散修,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便是他们都还未筑基成功。

只有筑基成功,才能拜入上院,真正入我青琼仙门,修仙法,搏长生,斩妖除魔,行侠仗义,逍遥于天下!”潘炎的胸口挺了挺,说起青琼派头头是道,一脸的自豪。

话锋一转,说到了古羽身上,“师弟,师兄我能力不够,所以只能先委屈你在下院生活。”潘炎难上浮上愧疚之色,对于这个小师弟,他是真的喜欢。

“师兄这样说就是折煞师弟了,能进青琼派已经是师弟莫大的仙缘了!”古羽脸色十分诚恳,心里洋溢着一股暖流。

“等师兄结成金丹后,就能接你来上院了。”炼气期的修士的寿命是百年,古羽不过十七八九,百年光阴,足够自己进阶金丹了。

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清晰了,古羽一眼望去,只见远处,那连绵的群山之中,到处都是耸入云霄的高山。

脚下剑光一闪,飞剑一个盘旋疾速下降,眼前流云如烟快速飘过。古羽知道,但凡拜入青琼派的弟子,一律都得从仙门而入。

飞剑疾速下降数十息后,古羽才感到飞剑的速度慢了下来,眼前早已高山重重。落地后,古羽一眼望去,只有浮云如海,根本看不到山顶,可见这青琼仙山有多高。

潘炎掏出从怀中掏出一物,扔入前方云海潺潺的仙门中,朗声道:“执事弟子潘炎外出归来,还请师兄速速开了这山门!”

前方流云突然有了灵性一般快速朝两边退散去,空出一条小道来,一道非金非铁的巨大牌楼出现在道上。

牌楼上刻满了祥云龙凤,正中上书两个气势磅礴的奇大古字“青琼”。

潘炎带着绿水率先进去,古羽紧随其后,而后流云又恢复成原先的一堆堆。

一进仙门,眼前的景象又变了变,满山的雾茫茫,无数条千丈瀑布,从山峰上倾泻下来,晶莹璀璨。那些成百上千的山峰之上,郁郁葱葱,重峦叠嶂。一条小道犹如通天之路一直蔓延到飘渺云海中。

“啾!”嘹亮悠长的鹤鸣声响起,两只巨大的仙鹤从云海中落了下来,一童子朗声道:“恭迎潘炎师兄回山!”

“两位师弟多礼了,这是古羽师弟,这次要进下院,等下,你们帮我安排一下吧。”说着,潘炎从怀中拿出一块下品灵石塞给两个童子。

两个童子一喜,面带笑容说道:“既然师兄吩咐下来了,我们自当竭尽全力。”

“师弟,师兄还有事,先走了,过几天再来看你。”

“师兄尽管放心!”

“绿水,我们走了!”潘炎冲绿水招招手,绿水让潘炎稍等,自己有话对古羽说。

“古羽师兄,谢谢你!”说完之后,绿水一下跳上潘炎的飞剑,潘炎对古羽点了点头,然后御剑离去了,留下古羽在原地思索。

难道绿水他看见了?自己的秘密绝不能被外人知道,不过看绿水的样子,应该不会说出去,否则他来道谢什么。古羽仔细地在回味绿水说的那下“谢谢你”,直到两个童子唤他,方才回过神来。

“师弟,我们也该走了!”

仙鹤一拍翅膀,振翅高飞,载着古羽他们前往下院的外事堂。

青琼派下院古羽没来过几次,所以他对这里并不熟悉,飞行了许久后,仙鹤一个俯冲停了下来。

这是一件颇为大气的院落,其中一间房屋十分显眼。三人落地后,童子带着古羽走了进去。

“林堂主,这位是潘炎师兄带回来的!”

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伏在案头上处理文件,听到童子的话后,只是淡淡回了一声“哦”。然后从一旁的抽屉中拿出一块令牌,直接扔了过来,古羽一手接住。

“这是身份令牌,不要弄丢了,否则会被当作奸细处理!”林堂主至始至终都没看古羽一眼。

不用他提醒,古羽也知道要保存好这身份令牌。

出了外事堂后,两名童子带着古羽来到了下院弟子居住的地方——云雾峰。

一座座山峰高地悬浮着,云雾飘渺,倒也有几分仙境味道。

一个个小宛被划分出来,自上而下,最下面的小宛最寒碜,都是些很简陋的房屋。

而最上面的小宛则十分豪华,面积也很大,设施一应俱全。

“师弟恐怕不知道吧,这云雾峰的住所是按实力来划分的,师弟你刚入门,只能委屈一下住这最下面的,等师弟实力高了之后,自可申请去上面居住。”

“住最下面都是实力不超过炼气三重的,往上是炼气四重到六重,七重到九重,最顶上的都是下院实力最强劲的一批人,他们都是炼气十重,筑基在望。”另一名童子补充了一下。

古羽挑了一个人少,比较安静的院子住了下来。

“师弟若是平时还有什么不懂,可来通灵峰找我们!”鹤背上的童子对古羽说道,拿了潘炎那么多好处,他们自然要做好。

“古羽先谢过两位师兄!师兄慢走!”古羽恭敬地应道,待两人走后,古羽才回到房中整理东西。

出了外事堂后,他们顺路去了内务堂领了新入弟子的福利,一瓶大黄丹,一瓶回灵散,还有两身崭新的青衫。

换上青衫后,古羽推开房门,深吸了口气,连空气都是那么的熟悉,云雾滚滚,古羽仰天长啸,尽情地宣泄着内心的感情,我终于回来了!古羽在心中大喊。

古羽的啸声自然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众人一看是一个毛头小子,也就只当他当入仙门,太激动了而已,自行散去了。

平复了下心情,脸上还是有一片潮红,自己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青琼派,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

今非昔比,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打杂弟子,和他的身份差距太大,在能触摸到他之前,自己必须要小心经营。古羽在心中告诫自己。

“那个不长眼的在鬼叫!”突然山峰里爆发出一怒叫声。一个相貌阴柔的短发青年从院落中飞起,朝着四周望了望,最后锁定了古羽院落所在的方向。

短发青年此刻脸上都是烟灰,怪搞笑的。方才他正处在炼丹的最后阶段,被古羽这一叫影响了心神,导致前功尽弃,很是恼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奥特之极光战士在线阅读第7章

    程陌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一道亮光。他想起了《摇篮曲》最后一段的歌词。“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爱你妈妈喜欢你。一束百合一束玫瑰,等你睡醒妈妈都给你。”这东西的能力应该只能在别人的睡梦中才会生效,但是他们有一次可以向这怪物索要东西的权利。一束百合跟一束玫瑰,只有在睡醒的时候才会给,如果这东西给了他们百

  • 道长,别飞升!第四章在线阅读

    暗殿不暗,灯火辉煌。作为整个诶尔维斯家族权利的督导,与维护机构,这里的奢华尊贵远远超出任何地方。连同资料库也毫不逊色于国家图书馆,大而空旷,棕色木质地板色泽柔和,四米高的实木书柜依次排开,壁炉里火光明亮,不时发木柴燃烧的噼啪声。男人光脚踩在地板上,深黑色的毛衣质地柔软,精致修长的手指扶过书柜前的木质

  • 综漫:超次元假面骑士第一章在线阅读

    天璇七年,魔头凌峥率十万妖魔攻打净云宗,虽未功成,却也重伤净云宗长老数十,屠戮弟子上千,只不过己方妖兵也是折损众多,此战可谓两败俱伤,没有个一百来年,谁都缓不上劲儿来。这一战,持续四月之久,而在此战后期,两方都陷入胶着时,凌峥竟选择了主动撤退。净云宗,乃至整个修真界都松了口气,却没人发现,那魔头凌峥

  • 山河别样恍一梦尼玛,被抓住了

    “主人,我是搞笑系统,在你的脑袋里”搞笑系统道“擦,网球王子世界,搞笑系统,我脑袋卡机了先让我缓缓”洛天道(龙谦:旧电脑,卡机了哈哈哈⋯⋯洛天:总比你用手机打字好吧!龙谦:你⋯⋯⋯⋯洛天:哈哈哈⋯⋯)“主人,等会儿在缓吧!你先接受这身体的记忆吧!”搞笑系统道(下次就写两个字了偷偷懒)“好”洛天道‘原

  • 我成了DIO的恶毒继母之侦探.探偵【推理篇】(6)

    不,不可能!“哦?”张大卫拉出一张椅子,坐下了,单手撑头,“看样子我们的小侦探发现什么了?”“把‘小’字去掉谢谢。”少女理着裙摆坐到了警员让出的位置上,刘海形成的阴影加上昏暗的灯光让人看不清她的相貌,只是那头天蓝色的长发格外显眼。白色的衬衫和灰色短裙也显得格格不入。“首先,房间的把手是可以拆卸的,这

  • 三国:我能操控气象关鹏程花钱消灾,老先生冤死九泉

    教书先生的血腥味,弥漫着整遍夜郎的圣地,给人产生一种恐惧.他阴魂不散,好像有什么重大的冤屈,等着他人来为自己平反,还自己一个公道.秋风还是一阵阵拂过,夹杂着红色的枫叶,带着花香的气息.只不过,现在的境况与往常有别样的不同,最主要的还是那让人反感和恐慌的血腥味.接到教书先生的死讯,官府还是像其他时候一

  • 心罪录姐弟

    “人,是一条绳索,连接着动物与超人。”他的语速很慢,像是要把人催眠一样。他的眼睛很亮,仿佛装载着漫天繁星。他的嘴角噙着笑,像阳光一样,暖暖的,让人放松警惕。他的手就在湘子的前面,修长干净,手掌关节处略有薄茧。那么近。那么近。“我们,逃吧。”湘子是被刺眼的光亮弄醒的,她支起身体,手上有一点结疤的小小伤

  • 拾光无言第6章在线阅读

    开学那天我就见到了班导新的班导感觉还不错,他是个声乐老师。他进来就问,谁是杨婼灵?我举手说:老师,我是杨婼灵。他笑了一下说:很好,你以后就是这个班的班长了。因为我们刚分了班,所以你要带好头。我惊讶了,啊,老师我可以拒绝吗?我看他应该是故意刁难我吧,可以,只要你有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我以为他像谭老师

  • 我的修为是捡来的第七章在线阅读

    贞健回到家,洗了一把脸,发现肿的跟猪头一样的脸,逐渐的消了下来。不愧是圣级功法,就是牛叉!宿主:贞健等级:四重凡人境功法:千锤百炼,灵泉复苏抗揍值:100这两天,贞健也研究了一下这个系统,发现把对方彻底激怒,挨了打之后会出现类似于暴击之类的效果,就会获得更多的抗揍值。不过一个人身上的抗揍值有限,比如

  • 在二次元的直播生活在线阅读第五章

    易云见阚河子亲自押解姜梨去九诀山峰顶面壁思过,颇为不满,扭身对司谷道:“司谷道友不去跟着么,如此劣徒的师父必然也非善类,莫要让人中途跑了……”方才那一幕让司谷也跟着丢了面,如今再让易云呼来唤去,心中不忿,碍于易长老的身份不好发作,逐请辞离去。戒律堂内其他钟灵派人亦有不满,本是自家门派的事,却让外人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