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别逼我成仙在线阅读第8章

2021/6/11 6:46:28 作者:鱼聚 来源:纵横中文网
别逼我成仙
别逼我成仙
作者:鱼聚来源:纵横中文网
生老病死乃是世间常事,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活八十岁。为父母,子欲养矣,吾亲尚在。为妻子,青丝连理,共赴白头。为子女,抚汝羽翼,任尔翱翔。自我何演来到这个世界,对世间万物,心存至善。因为我不为成仙,只为回家。也因一句“怀璧其罪”,纵使天地不存。我亦神挡杀神,仙阻戮仙。仙道无死亦无生。成仙纵有万般好,吾却愿滚红尘涛。

中间那人瘦瘦高高,穿着一身捕快劲装,却是身形妖娆。明明长着一副男人脸庞,却偏要涂脂抹粉。

另一个跟在妖人般的那捕快旁边,短小的身材,微低着头,面相上没有一丝可圈可点之处,一身褐色的长袍也没有任何特色。若不是腰间有配剑,没有人会看出他是一个习武之人。

尤球就是要等他们到来?

“刘捕头,你来晚了。”尤球直勾勾地盯着那瘦高个,面无表情地,却是有嘲讽。

“哎哟,这不事务繁忙嘛。”刘捕头阴阳怪气地打着官腔,只是撇了一眼尤球,一副傲慢的模样。

这姓刘的声音,听得谷怀浑身不自在。而且面对这数条人命的案子,他竟是一句“事务繁忙”带过,更是让人满心抵触。

这沙鲲城的衙门里头,都竟是这等货色?

墨田见刘捕头来了,立马站起身来,踉踉跄跄地跑了过去,然后“扑嗵”一声跪倒在刘捕头脚边,再伸手抱住对方的大腿大声喊叫着:

“捕头饶命!捕头饶命!”

谷怀见堂堂一店铺老板,官爷面前居然同一条狗无异,心中好一阵唏嘘。

不过他这会儿倒是明白了过来,刘捕头就是来抓人的,而尤球也正是等着刘捕头来抓人的。

刘捕头斜眼看了看脚边的墨田,说了声“滚”之后便轰的一声将他踢开,然后径直朝着地上的那些个尸体走去,还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地道:

“狗东西,还要小爷我来帮你们擦屁股!”

看着刘捕头那妖人一般的模样、做作的表情和摆尽官威的样子,谷怀不觉胸中一阵反胃。相比那些尸体,他甚至觉得这个姓刘的更加不堪入目。

不过,这个令谷怀作呕的人,本事却不一般!

只见他先是来到那些尸体跟前,随后挥挥手,很是随意地,然后带起了阵阵细细的沙尘……沙尘慢慢腾空,如同一只只细蟒,在风中盘舞。紧接着,在阵阵沙沙的声音中,那些尸体渐渐升起,再漫入旋风之中,最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刘捕头,哦,不,应该叫刘法师,手法不错!”尤球一旁似笑非笑地说到。

谷怀听闻“法师”二字好生好奇,强忍着心中的反感多看了那姓刘的几眼。

他从小就从父亲那里听到过一些关于法师的故事:

人界之中,有些人天生通达天地,待成人之后经过一些试炼,或可成就法师。成为法师之后,他们能够操控五行之中的部分神力。但这类人乃凤毛麟角,且大多与世无争,故极难寻见。传说人界之法师,与神界联系紧密。寻找人若能获一为伴,定能在短时间内富贵荣华,大权在握。

而在众法师之中,能驭气述者,更是极品!

刘捕头,应是这法师中的极品。只不过,这人不仅一副入世的模样,还在衙门当差,全然没有那种仙风道骨的味道。

再不过,如此高级的法师在这沙鲲城里也没见得能兴起多大的风浪,而且还只是兼职而已,那城府楼里人才之济济,可见一般!

想到这,谷怀不禁又眺向远放,看了看远处那座巨大的高楼……

这一看,他竟发现它好似在向上移动着。

眼花了?

这时间,刘捕头也注意到了谷怀。当他看到谷怀那一刻,皱了皱眉头,再看向尤球问到:

“嘶——这位小兄弟……是新入伙的?”

“是的,买来的。”尤球答到,嘴角一抹淡笑,好似早料到他会问这么一句,也好似注意到了刘捕头神色的变化,再接了一句道,“也不是城中之人,难免引人注意,捕头莫见怪。”

“我怎么觉得……”刘捕头看着谷怀,两眼更是狐疑地眯成了一条缝。

“怎么刘大人你有兴趣?”尤球打断到,再问:

“呵呵,我又不做买卖,要人做甚?”刘捕头答到,刚说完竟自觉无趣,且又尴尬。

尤球的意思很明显,你既无用,何必多此一问?

刘捕头的神情谷怀是看到了。他本是好奇这个捕头刚才欲言又止的问话会是什么。但一想自己不过有一张新来的面孔,惹人注意也是难免。

不过令谷怀更好奇的是尤球的身份。他不过就是个做生意的,却是能如此对付一个官差。是谁给他的这等能耐?

换作在皇城,就算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爷,做生意的都不敢招惹,因为那是与皇权为敌,危险得很。反过来,官家能做生意人的后台,能帮生意人更快地做大做强。所以,那边但凡有些影响力的商贾,背后无不有权贵撑腰。

再说那谷离,更是如此。有皇帝撑腰的商人,在皇城和周边各部横起来走路都没有问题。

只不过,那是他失踪前的事情了……

难不成,这姓尤的是那城府楼里的座上宾?

谷怀设想了一下,如果沙鲲城的官商联系若同人界,那尤球所依仗的定是城府楼里更大的势力,比这小小刘捕头要大得多……

突然间,“啊”的一声惨叫声,打断了谷怀的思绪。

定睛看去,墨田已然站立,但离自己更远了些,锁骨中有一把弯刀刺入,正慢慢渗出滴滴鲜血,身形正慢慢跪倒在地。

弯刀的主人,正是刘捕头的那名随从。

“哼,想跑。”刘捕头撇了一眼墨田,冷声说到。

墨田想跑,在场的人都看到了,但那名随从是何时出手的却几乎没有人能留意到。

又是一名高手!

呆滞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谷怀不知怎么的,竟幻想起那名弯刀服从与御风决斗时的情景……

他晃了晃脑袋,甩去脑中的残影,再看向墨田。

可怜此时的墨田已然满脸煞白,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不停地流淌。刚才他还在死命的求饶,现在怕是觉得自己能保住小命就算万幸。

刘捕头缓步走到了墨田跟前,悠悠地说到:“沙鲲吏律,凡人力管束失误,导致重大案件者,送城府楼贬身为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我“渣”了蜘蛛脑之后在线阅读第10节

    只见一大波各种花色的蛇,摇晃着身子,吐着信子,似十分兴奋一般,从四面八方以夏馥儿为中心赶来。蛇越来越多,但夏馥儿依旧没有停止,眼神看向沈月华,示意她不要害怕。沈月华接收到女儿的眼神,心里立马安定下来,小夏浩宇知道是夏馥儿引来的,不会伤害到他,也只是小手紧抓着沈月华的衣摆,瞪着大眼,好奇地看着周围。与

  • 霍爷的小娇妻我不当了在线阅读第7章

    祝薇回到宿舍简单收拾了一些洗漱用品,李雯还给她煮了粥,蒸了馒头。祝薇大口吃着,嘴里还不停跟李雯嘟囔:“雯雯,不知道夜班是什么情况呀,咱们从来没有值过夜班,而且只能跟着自己老师上,都没有办法跟你一起。”李雯翻了一下祝薇拍回来的值班表的照片,发现祝薇因为要跟两个老师,所以每周应该至少都有一个夜班,以及一

  • 末世之有个超市在线阅读第六章

    “给你,我特意给你泡的。”元希期待地看着他。江繁一怔,身侧一只手突然伸过来,趁他不备直接抢走了保温杯。江繁皱眉又很快松开,薄唇轻抿,声音低沉:“你干什么?”黎川已经拧开杯盖,笑的粲然看上去贱兮兮的。“希妹妹特意给江哥泡的茶?让我看看是什——”话还没说完,黎川看到杯子里面的东西后,笑容一僵。江繁不知道

  • 超次元民宿群在线阅读第八章

    出了二太太的静澜园之后,许小丫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她应该做出什么美食来改善下莫二少爷的食欲呢,既然答应了别人这事情就一定要做好啊。嗯,太过油腻的不行,这只会让食欲本就不佳的人更加不爱吃饭,而且过重的油腻会让人的肠胃承受不了,甚至能让人上吐下泻呢。但是清淡的食物对于胃口不佳的人,吃在嘴里那是一点没有味道都

  • 超体联盟之宴会

    第八章陈琳真的对轩辕澈这丫的很无语,他知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像只护幼的老母鸡...陈琳推开抱着自己的轩辕澈.“皇上,既然大臣们也没什么不满了,作为辰国的皇后,臣妾认为应尽地主之谊.不如今晚就在宫中宴请波斯使者一同聚会吧?轩辕澈没有犹豫,直接点头.这本来就是应该的,不管陈琳说不说都得做,不过既然是由她

  • 玄幻之远古饕餮系统之邂逅李忱(2)

    齐齐,你知道偌大的宇宙,似乎处处可以停留,但实际上是无处可停。我被宇宙飓风卷夹着,如同天地万物任何一种微不足道的生物,生命的空茫以及未知使我彷徨。我就这样在很多星球上停驻过,然后再离开。如此循环,永无止境。有些星球很荒芜,有些星球非常繁盛,有些星球很愚昧,有些星球十分强悍,有些星球很友好……也有相当

  • 小道初闻克苏鲁在线阅读第八章

    送了赵子衿,沈眉又开车送李唯开回南大拿车。车子平稳地行驶在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车里是一种静悄悄又懒洋洋的气氛,只是坐着就很舒适。沈眉还在想着晚饭时的那杯酒,心里像打了结,转来转去,似乎总没有对的方向。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愿承认他们对彼此而言是“错的人”,还是……他不愿让一切都过去?李唯开懒懒地坐

  • 王子遇上冷漠女神搞事情,猫娘装?!~(求鲜花评价票!)

    第一章:搞事情,猫娘装?!~(求鲜花评价票!)阳光洋洋洒洒的撒进了房间里。林木子皱了下眉头,醒了过来,自己不是已经出车祸死了吗?难不成……自己现在是魂体?不对,林木子连忙看了下手机,现在是出车祸的三天之前!那么就意味着,自己实际上是重生了。重生到了出车祸的三天之前……“呼!”林木子大喘了一口气,自己

  • 异闻录之陈家传说第五章在线阅读

    冷凌芷安排他们暂时住下,墨月负责教他们武功。绿萌跟冷凌芷说了,妹妹每天都缠着她,喜欢摆弄那些花花草草。当然,绿萌喜欢的可不是普通的花花草草,妹妹想跟绿萌学练毒。冷凌芷想了想也没反对,就扔下一句话“武功不能丢下!”绿萌这下开心了,每天都乐呵呵的,嘴角都咧到后难勺了。一晃就过了十多天,他们每天跟着墨月练

  • 一夜春风来在线阅读留得残荷听雨声

    龙九炫是在黄昏时分走进这条金陵最闻名的龙门大街的,那时,他经过的每一家青楼,从一笑千金的花魁到端茶递水的丫鬟,都忍不住从雕花的窗子里望多了他几眼。一个人如果背着那样巨大的一把剑在繁华的街上走,不引人注目才奇怪呢。何况,他还是一个特别招人注意的男子。颀长高挑的身姿,比寻常的南方男子要高出许多,即便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