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听说你势在必得第1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1:12:32 作者:朕的甜甜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听说你势在必得
听说你势在必得
作者:朕的甜甜圈来源:晋江文学城
骆从映一早醒来,发现手机消息炸了。全都是八卦新闻求证的,有老同学还有各路七大姑八大姨。后者忙着问她怎么把自己P到影帝慕钦身边的,前者语重心长劝她放宽心。——和仇家传绯闻确实挺惨的,你忍着点,别跟从前一样老想砍他,现在人好歹出了点儿名。骆从映:噢:)可=_=新闻是真的啊。旧相识的重逢之我认识的傻逼成了精&有回忆戏份。原名《让让,我刀有点重》入V公告:接到编编通知,商量了一下后,决定在这周三(2.15号)入V,因为全文也只有二十二万字,所以有一部分公共章节需要倒V,看过的大家不要重复买了,大概是从2

"匝路亭亭艳,非时袅袅香。

素娥惟与月,青女不饶霜。"

一首诗方在心里默念了一半,却听背后一个声音低低唤道:沈姐姐。

立在梅树下的女子回过头来,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宫女低垂着头,立在她面前,正是和她同屋而住的蕊珠。于是问道:“你怎么跑出来到这里来了,前面的寿宴可是撤了?”

“嗯,已经撤了有一会子了,皇上和皇后娘娘还有其他的几位娘娘也都起驾回宫了,我才得了个空,过来看看姐姐。”顿了一顿,又道:“沈姐姐,都是我不好,害你在这雪地里罚站半天。方才若不是你出来替我承担了过错,我恐怕,恐怕……”说到这里,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禁十分后怕,语音里已带上哭腔。

姓沈的宫女轻轻挽着她手,温言道:“好了,不是都过去了吗。”

“幸好贵妃娘娘只是罚你在外面站上一个时辰,要是,要是贵妃娘娘一怒之下,……”这小宫女想起宫中那些严厉的处置,禁不住打个寒颤,泪水簌簌而下。

“今儿是二皇子的寿辰,又是上元佳节,这么喜庆的日子,当着皇上和皇后娘娘的面儿,贵妃娘娘是不会重重责罚我们这些下人的。”

“可是,总归是我不好,连累你大雪天的站在外面受冻。”

沈姓宫女见她一味自责难过,便笑道:“在这外面站着又有什么不好,我自在这里赏雪品梅,比先前呆在屋子里屏息静气立在一边侍候着不知自在多少。”说到这里心中忽想起一事,又拍拍她的肩道:“你的病才刚好,快别哭了,怎么好端端站着也能把花瓶碰倒,是不是病还没好利索。”

“那倒不是,我当时乖乖低头站着,忽然觉得有一道目光射了过来,直直的就往咱俩个立着的地方瞧,不由抬起眼去,哪知道,哪知道——”说到这里,身子微微发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隐隐还有些害怕。

“是谁瞧了你一眼,把你吓成这样。”沈宫女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一颗心却是怦怦直跳。

“是,是皇上,我抬起眼去,哪知道皇上正盯着我瞧,我心里一慌,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不小心就把后面的花瓶给踢倒了。”

那沈姓宫女一听她说是皇上,也不由得愣了一下,难道此事与他也有干系,却没再多说什么,只道:“幸好那花瓶不是御赐之物,今儿又是二皇子的寿辰,才这么容易过了这一关,只是你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不小心了,在这宫里当差,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小心谨慎,稍有疏忽,一个不小心,出了差子,身家性命都会有危险。”

“我知道了,好姐姐,多亏有你一路照应着我,不然,”

“姐姐再照顾着你,也不能照应着你一辈子,你总得自已学着照顾自己才好,不然,等我放出宫去了,看谁来照应你。”

蕊珠听了这几句话,不由呆了一呆,问道:“沈姐姐,你是不是就要放出去宫去了?”

“嗯,皇后娘娘说了,等到三月里要放一批宫女出去,我已入宫八年,年岁也到了,应该就在这一批人里。”说到这里,想到出宫之后便可见到那人,不由心中欢喜,粲然一笑。

蕊珠自与她相识以来还从未见她笑得如此欢畅,心事不萦于怀,不由看得痴了。喃喃道:“沈姐姐,你笑起来可真好看,比你身旁的这株白梅花儿还要好看。”月光下瞧着她面上妆容忍不住又说道“沈姐姐,你明明生得这般美,却为什么总是把自已往丑里打扮呢?你瞧这宫中,莫说是各宫的娘娘妃子,哪一个女官、宫女不是把自已尽可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只有姐姐你,总是——”

沈离微笑不语,心中却道:“在这深宫之中,将自已装扮得再美,如果那个人瞧不见,又有何用?”

“要是姐姐一旦被皇上瞧中,那不就出人头地,再不用受苦了吗!”

“若是这样,我倒宁愿一辈子就做个不起眼的普通宫女。”

“可是,”蕊珠待要再说什么,忽听一个声音唤道:“蕊珠,蕊珠,你这丫头又躲到那里偷懒去了。”

蕊珠一听这声音吓了一跳,“桂珠姐姐又在喊我了,我得走了,沈姐姐。”说罢,握一握她手,匆匆跑走。

梅树下的女子看着她的背影,摇头苦笑,回转思绪,想着后面那两句诗:

"赠远虚盈手,伤离适断肠。

为谁成早秀?不待作年芳。"

待念到最后一句,心思不由又转回到方才那个念头上,等到出了宫,就可以见到他了。想起蕊珠方才的话,忍不住手抚面颊,心中轻笑,女为悦已者容,自已的美只会为那人精心修饰,在那人面前恣意绽放,八年了,自从入宫之后,已经有八年没见过那人的面,听过那人的声音,纵然在自已心里,午夜梦回之时早已细细密密不知勾摹了多少遍他的样貌,回想了多少遍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八年的天隔一方,八年的刻骨相思,八年的提心吊胆,所有的忑忐不安,这么些度日如年的日子如今终于熬到了尽头,此番出去,便再也没有什么能横亘于她和他之间,再也没有什么能使他们分离。一念及此,不由心情大好,笑盈盈的看着那些雪花一片片落在那皎洁的白梅花上,又一片片向她的身上飞来。忍不住仰起脸来闭上眼去嗅那雪中梅花的一缕幽香。冰寒的香气吸入肺中,牵动旧疾,忍不住咳嗽起来,她也毫不在意,反而伸出手去捉那北风中飘舞不定的雪花,

第一次见到他,也是在这样一个飘着雪的寒冷冬夜,她跪在几乎齐膝深的雪地里,仰起脸来望着那个气度高华,卓而不凡的的贵公子,心里想的却只是他身上那件一尘不染如雪般洁白的银狐皮斗篷。那公子静静的听完她要说的话,一言不发的凝视着她,那样的目光压下来,她却感觉不到害怕,只是眼巴巴的瞧着他身上的那件斗篷,像是想用目光把它剥过来似的。然后,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那温暖华美的披风已经盖住了她跪伏在雪地之中小小的身体上,还带着那个人身上的体温,如阳春三月般将她裹在其中。

她闭上眼,仿佛自己再次回到十四年前的夜晚,再次被那件有他温暖体温的斗篷所包裹,却当真觉得有一股暖意覆上了她的身子,忙转眼去瞧,一件物事已披在她肩头。

那种温暖的感觉一如十四年前那件银狐皮披风裹到她身上的感觉,温暖舒适,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男子气息,让她恍惚觉得昔日重现。定睛细看,却是一件朱红色的鹤氅裘,回头抬眼望去,一个身影不知何时已立在她身后,那男子身形挺拔,眼神如墨,正神色温和地瞧着她,她心中突地一跳,竟没来由的有些害怕,一时竟呆在当地,作声不得,连跪拜大礼都忘得一干二净,皇帝却也没在意,走到那株白梅树下,抚着虬曲的树干,缓缓说道:“当年朕的母后最爱在这株梅树下徘徊,一到下雪的日子更是要在这里流连不去,赏雪品梅。”皇帝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似是陷入往事的回忆之中。

她只觉如身在梦中,皇帝低沉的声音仿佛近在耳畔又仿佛遥不可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英美]大佬另类带飞方式心思叵测

    景瑟话音刚落下,众人只觉得一道晴天霹雳下来,人人脸色难看,胃里不住地抽搐痉挛。有一个婆子忍不住迅速跑出去吐了起来,其他几人听到那几乎把隔夜饭都吐出来的恶心声音,纷纷跟着干呕起来,拔腿就往外面跑,忙找地方吐去了。敛秋虽然面色难看,但还是勉强稳住了身形。到底是苏傲玉身边的得脸丫头,定力较之其他人要好得多

  • 断罪第六章在线阅读

    路过其他教室的窗前,耳边是哗啦啦翻书的声音,奋笔疾书的同学们笔下沙沙作响;月亮从厚厚的云朵背后探出头,天空带着一种暧昧的暗紫色,偶有晚风摇曳树枝。温雅不知不觉就跟着童耀星走到了走廊的最深处——没有灯的楼梯间,月即是唯一的光源。温雅看着童耀星的背影,她深知自己与童耀星没有共同老师,刚刚的那番说辞只不过

  • 玄天修真录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碗咸蛋黄皮蛋瘦肉粥。”一联系起昨天的事情,顾桐枝就觉得胃疼,还是点碗粥缓一缓吧。对于顾桐枝这个改变,林梨没有任何反应,他等到他自己的菜上了后,就优雅地开始用餐。大概是来餐厅点粥的客人比较少,等到林梨用完了他的晚餐后,顾桐枝点的那份粥也还没有送上来。林梨正襟危坐地坐了五分钟,面无表情地盯着顾桐枝看

  • 网游之百倍声望在线阅读丧钟为谁而鸣

    大殿一片嘈杂,脚步乱乱,就是监国的太子,也没多少人会去全心全意地注意他的动静,反而是礼部的齐皓白尚书大人,忙来忙去,全听他调遣,最引人注目。群臣注视下,他一个皇子一个皇子地叮嘱了下去。四皇子不如其他皇子哭得厉害,也可能是哭过了太累了,总之在闭目休息。谁知道呢,四皇子向来没什么存在感的。齐皓白就跪坐在

  • (全职)叶子黄了之绑架

    一行人径自越过程咬金,向房间走去,临走前,明灼拍了拍程咬金的肩膀,将人从呆滞中拍回神:“搞搞清楚人物关系再来谈生意,懂?”临到房间,长相艳丽,性格却乖觉的夏致涵手机突然响起来。“喂……什么?”夏致涵眼中盛着怒气,那艳丽的面容这时才流露出几分锐利来。“你等着我马上……不行我现在在船上,你给卫成打个电话

  • 异兽治疗师温柔见血

    送走了三婶还有挑事的小姑子之后,海顺婆娘冲着于微住着的南屋吐了两口。“骚蹄子,看我以后怎么撕了你!”于微现在着急的不是海顺婆娘如何,而是海顺那个老色鬼。听着她们说话,这个海顺被他婆娘看着,还没得手呢。这下他婆娘点头了,他还能忍着才怪!于微还没有想到该如何应对的时候,就听着门外传来脚步声,脚步重,听着

  • 织网第5章在线阅读

    不行?不行什么?余成淇不知自己怎么回的安然居,脑海中就只有牢房里那血腥恐怖的画面,和莫敛之的那句你不行。伺候静妃用晚膳时,他看见肉就下意识地呕吐,吓得静妃赶紧撤去肉类,还吩咐七天之内都不许出现与肉有关的东西。现下,静妃正在刺绣,余成淇在一旁帮忙整理丝线。更多时候,他和张萝像是朋友,而非主仆。张萝鸣不

  • 漫威:龙珠超布罗利在线阅读第9节

    绚濑绘里同意加入缪斯后,月空终于得到了一点休息的时间,过上了白天学习,偶尔被绚濑绘里抓去帮忙处理一下学生会事务,下午放学后看着缪斯们训练,与绚濑绘里和园田海未聊聊舞步,顺便调戏一下高坂惠乃果,矢泽妮可和星空凛这笨蛋三人组的规律生活。但作为被赋予了重任的男人,平静的生活是注定要与月空无关的。“呀!”月

  • 漫威里的献祭法则在线阅读第十章

    孟初和陆景安约在第二天上午在一家咖啡厅见面,孟初提前到了以后要了一杯果汁,等着陆景安。大概几分钟以后,陆景安从出租车上下来。看着逆光朝着咖啡店走过来的陆景安,孟初再次感叹人间极品,这容貌跟浑身的气质,让多少人望尘莫及啊。走到了咖啡店门口,陆景安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确定非常符合孟初的

  • 退婚了,就别再惹我在线阅读第十章

    “筱筱,我没亲过别人,你是我媳妇我才敢亲你,你要生气,我再亲你一下吧。”陈明海像平常那样哄她,伸手揉她一头密发,几缕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眸,见她肩膀抖得厉害,以为她太过伤心,一时间手足无措的不知该怎样安抚她。周筱筱心中窃喜,难道他和林玉英一直是清白的?他们并没有亲过嘴?她这抖动,是高兴呀!猝不及防的抬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