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重生八零悠闲生活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6/11 13:02:34 作者:原叶原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八零悠闲生活
重生八零悠闲生活
作者:原叶原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穿书后我获得了永生》已开,求收藏呀!】顾霖重生到八零年代,吃不饱穿不暖,还有两个骨瘦如柴的龙凤胎弟妹。赚钱吃饭成了第一目标。好在有金手指在,种菜养鸡养鱼都不在话下,从此过上了悠闲的八零生活。隔壁傲娇少年总是碰瓷,像个牛皮糖一样甩不掉,既然甩不掉,那就收下一起养着吧。结果竟然是个无父无母的富二代。PS:1、日常生活向,慢热,甜文2、架空!架空!架空!一切以作者瞎扯为主。【公告】本文将于07-16开V,从34章开始倒V,看过的小可爱不要重复购买哟,请大家支持正版,谢谢!======下一本预收

东华的穷道人不沾染钱财,只知道日日修行打坐,所以便需要个贪财的胖子掌管内务。而这贪财胖子却是个极为抠门的人,不肯奢侈浪费。他将钱财藏在四海,只在用时才小心奕奕的取出一些,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刚足够用度,然后精打细算,将用途一一明细,生怕你将这钱财多花费去了。

江流在东华已然呆了五天了,炒山笋也往嘴里胡乱塞了五日。莫不言天天陪着他,无休止的唠叨相伴,总能让人不致无聊透顶。

“师兄在中天峰随无慎师伯主持论道,一刻也不能离开,不知这次别派来的女弟子多不多,修为如何,也不知我落霞的师姐师妹们能不能胜过。”

“你不提我倒忘了,眯眯眼,你那绿衣服的小师妹骗到手了没有?哈哈哈哈。”受了五日魔音贯耳,虽打发了无聊,只是脑袋开始有些发木,嗡嗡作响。好在莫不言还是有些软肋的。这软肋虽是莫不言的,却也是江流的,实属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休要胡言乱语,也不知道哪个当年被人家扭着胳膊提着耳朵当贼捉了。”

“不要转移话题,我现在一只手就放倒她,话说你和这小丫头怎么样了!”

“哼哼,当年被人家揍的满地找牙。”

“不要转移话题,话说你和这小丫头怎么样了!”

……

莫不言和清玥自然不会怎样,但被说久了却会奇怪的感到脸红心跳,尴尬的不想搭理江流。虽然江流被揭了老底,但只要不是在女孩子面前,江流从来无视来自朋友的嘲讽。

世界清净了,耳朵好舒服。

好景不长,只一会儿,莫不言便惊叹道“啊!差点忘记明日我就要与本门不弃师兄比试切磋了,你要不要来看看?”

江流没理他,心里却在盘算:七日论道只剩两日了,不知师兄何时会来。自己要不要也去瞧瞧热闹,上回只见他们道法神奇斗得精彩万分,虽是看的心潮澎湃激动不已实则是一分不懂,只当看了个花样。如今又机会,不妨去涨涨见识,也好掂量掂量自己究竟算得上几流角色。虽是这般想,还是不理莫不言。

“喂喂!这样就没意思了啊。明天清夷师姐也有比试,你当真不去?”

江流斜了他一眼,无奈道:“去啊去啊。不去不被你烦死!话说,你们这穷山僻壤的连个像样的景致都没有,老夫自己呆一天岂不无聊死。”东华山自然是有些胜景的,不过皆都是自然之景:日出霞落、险峰清瀑、水色泉光,松竹月下。若是加以修饰琢磨必将是人间佳境,只这胖道人没钱二字便不得现世。

“哼,你这鄙陋粗人,俗气匹夫,如何懂这山间雅致自然瑰丽。”莫不言自然不愿他这般看低东华风光,“你这狗眼,除了见山势高大出云接日才会吠声‘山好大’还赏的了什么!”

“骨头啊——!看你肥瘦相间,剁了炖肉定然不差!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和个毛孩子一样心眼针孔点大、凡事斤斤计较,不能学老夫一样大气一些!”江流伸个懒腰,正经话说不好,胡乱扯皮到是看家本领。

“滚!”

“嗯,这句倒有些气势!”

莫不言自是拿他没有办法,只觉自己这几日讲的恶语比三十年来都多,大违师兄教导。

“我去抄书了,来不来?”

“嗯?”江流白了他一眼,打了个哈欠,“抄吧抄吧,我睡着你抄着,完事叫我。”

“你怎么懒成这样子?!哪里出问题了?以前可不是这样,而且容貌倒显老,虽不到到中年却也不在年轻。”莫不言大感不对,初见未曾多想,只当他学无双师兄将自己扮成熟了些,毕竟以前江流也如此做过。这几日相处下来实在发觉江流除了容貌变化外人更是已懒到骨髓,能躺不坐、能坐不站,就算是站,也要找个地方倚着才行。

“懒也是病,越拖越重,如今我已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江流嬉笑道:“凡人寿不过百,老夫已过半百,容貌自然要变,且老胳膊老腿也想要多偷些懒得点休息。”

“不要胡扯,修道有成三五百寿元不在话下。容颜不变更是小事,我现在便是十七八模样。”莫不言一顿,忽地紧张道:“你这家伙莫不是修行出问题了?别骗我啊,你在修行上可是一直愚钝痴木不堪造就的。”莫不言越想越担忧,“你现今的修为虽未大有长进,但也不至于使得容貌变成这般摸样,莫说三十年,——”

“啪!”江流习惯性的照莫不言后脑勺拍了一巴掌,直打的莫不言一个踉跄,“我会有事?恐怕到你坟头长草我都屁事没有!”

“年轻人!心要放宽,眼光要放长远!”江流装模作样的朝远方一抬手,“时间还很长,总有退路全无只身向前的时候,那时你就明白这天地终阻碍不了你们。”

这是川河老人说过的话,莫不言记得。莫不言知道江流既然说出来,那就表示只能一步步前行,无法停留。因为江流当时惫懒的说过,我坐着不走行不行?

“就看不起你们这些装嫩的,几百岁还和小孩一样!哼,离老夫远点,老夫要去安寝。”江流不再理他,自顾自睡觉去了。“还有,废话太多了。”

莫不言不言了,转身走开。他要去去问问师兄,这件事情师兄想必知道原因。不然之前也不会告诉他,终归时候要到了,嬴无双既然现身,江流怕是无路可选了。自己当时虽不知师兄指的是何意,如今想来只怕不会简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之画扇在线阅读第6节

    超级战士学院的教学区位于萨姆星北极中心点。六千年前,这里曾经是被风雪和冰霜所笼罩的生命禁区。直到天基王鹤熙发明了星球生态改造系统后,这里才成为了风和日丽的巨型丛林。密密麻麻的丛林中,一条条白玉般的石板路直直铺向森林的中心点。而那里,正是超级战士学院教学区坐落的位置。为了让超级战士学院的学员能够有充足

  • 公主当不成准备就绪

    早晨,阳光撒在我的房间,我醒了后,觉得我忘记了什么。“啊!糟了糟了。轩忆哥。”我穿好衣服喊了出来。“哎呀!大小姐诶!怎么今天你起这么早!”轩忆。“今天告诉魅影的弟子,今天我,雪忆,思颖姐姐要去道馆。还有,以新学员的身份。”我告诉了我哥今天的事。“造了。”轩忆。因为我和雪忆5岁时开始被训练,我哥让他训

  • 穿越过去之开始新生活之初入冰界

    “水无常形,人无常势。”爷爷临终前的话在我脑海里出现。“水也是一种能源,只不过我们还能有效开发利用”科研院组长声音也出现了。“冰,水为之,而寒于水。”一个雄厚的声音,很清晰我却记不起这是谁。“冰是睡着的水,水是醒着的冰,嘻嘻。”前女友的热恋时的声音也出现在我脑海里。“冰,由水分子规则有序排列形成的结

  • 开心宝贝之双重穿越在线阅读智斗方丈

    “师父放心,弟子一招之内定能拿下。”在场的武僧们听到秦枫口出狂言,心想到,这小子太狂妄了,待会必定要挨得一顿好打。秦枫不慌不忙,走上前去,对着觉亮抱拳道了声,“得罪了,师兄,”,便伸出双手在胸前立了个门户。觉亮不知秦枫功力已经今非昔比,很是轻视,只见他扭过头去,哼了一声,双手叉腰,竟然连防都不防。秦

  • 火影论那个金发蓝眼的萌妹子第四章

    无名看到自己建造好的别墅,也很是欢喜,高兴自己琢磨出了别墅建造的方法,以后哪怕是回到了现代也可以自己建造更多更好的房屋,这个别墅是分为三层半,第一层是客厅,室内设计的也算是古典加现代的成品,家具都是拼插出来的,很是简便,很大的扩大了空间的运用,一些家具收起来就是另一种家具,二楼是卧室和客房,三楼也是

  • 金丝雀与小炮灰[快穿]遇匪

    纪末生单脚踩着石块,眼睛看着前方,缓缓的说道。“眼力挺好啊,这都能看见。”系统的声音响起。纪末生一愣,说道:“看见什么?”“你不是说,应当有杀气吗?你正前方,有二三十个土匪在等着你呢。”系统说道。“我艹……”纪末生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并叫骂道:“我特么说着玩的啊。”“说着玩?”系统轻笑:“很不幸,被

  • 修罗劫之入九州

    嗯...现在各位前辈还在畅言状态,几乎每个人以每秒数十个字的速度向前推进着。而内容,也不是什么论道修行什么的,而只是瞎扯淡而已,仅此而已。唔,沈子墨先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和状态,准备在群内发言一次,请教诸多问题。琴棋书画:“敢问诸位前辈,谁知道这个硬币是什么鬼,有没有那位前辈可以鉴定一下,以解晚辈之谜【

  • 我靠断头餐逆袭成摄政王妃第八章在线阅读

    君临记得在很久以前,封千里曾说过,除了那两名已不在人世的女子,他是他今生最看重的人,而现在这个最看重自己的人,手里却握着一柄剑,殷红的剑尖指地,正滴着由自己身上流出的血。悲凉吗,愤怒吗,君临自问心中的情感并没有这般强烈,毕竟是自己欺瞒在前,可是身体内部却不受控制的涌起一股近乎癫狂的冲动。封千里与莫刀

  • 浮生五行之不是钱的事儿

    王崇阳完全没想到这里面就只有光头一个人,既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也没什么糖衣炮弹。光头这时转过身来,看了一眼王崇阳,冷峻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笑容。王崇阳见光头浓眉大眼,不笑还罢了,笑起来却反而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光头走到办公桌的另外一侧,那里的酒柜摆满了各种酒。他随手拿出一瓶红酒来打开,在面前的条

  • 骇天弦劫在线阅读第8节

    “我叫柳榴琉。”挺直了脊背,我努力找回以前的感觉,尽管不再是以前那个真的什么都666的柳榴琉了。我和以前一样,一定一样。必须一样,也只能一样。讲台下有几个学生笑了起来,似乎在笑我的名字,我咬了咬唇,一个眼神狠狠地扫了过去,像是在警告,有一个女生惊讶地看了看我,止住了笑。也许我的外表看起来还和以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