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隔壁热在线阅读第2章

2021/6/11 11:46:35 作者:霓虹飞行 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热
隔壁热
作者:霓虹飞行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的纽扣很漂亮》预收已开,欢迎收藏#九岁差姐弟,DOGDAYNEXTDOOR(狗日子)陆家有俩儿子,后来,大儿子不娶,小儿子学坏。问小儿子学的谁,陆时迦回:“隔壁。”“隔壁谁?”“祈热。”

江廓总觉谢思言针对他,有时他向他见礼,他甚至视而不见。

但转念想想,谢思言本就不是个好相与的,他这样出身不算顶好的子弟在他面前怕不过一粒微尘,这般态度也不足为怪。

他心中再是不忿,面上也得堆上恭敬的笑,跟着谢三公子一道行礼。谢思言却根本没搭理他,一径去了。

江廓觉得下不来台,但他眼下必须忍耐。

谢三公子拍拍江廓,笑道:“我这兄长向来待人冷淡,又急着去见伯父,莫放心上。”

江廓勉强笑笑,又看了谢三公子一眼。

这谢公子特意提一嘴,却不知是真怕他放心上,还是反话正说。

魏国公谢宗临听到书房门开,回头看去,一眼就瞧见满身风尘未除的儿子。

儿子身上仍着披风,显是未及更衣便来见他了。

谢宗临倍觉欣慰。

虽则他这儿子平日里疏淡,但如今离家日久,到底也还是挂念他这个父亲的,不然为何这样急吼吼地来见他。

谢宗临老怀甚慰,越想越舒心,面上却是半分不显,淡淡道:“待会儿拾掇拾掇,去拜见你祖母。你离家这一两年,她老人家时常念叨你。”

谢思言应是,又问安几句,话锋忽转:“儿子已暗中去信孙先生,他过不几日就会出面为陆家斡旋。”

谢宗临尚未从方才的快慰中回过味来,正打算趁势端着脸查问几句功课,忽闻此言,一顿:“你为何掺和此事?”

儿子话中的孙先生指的是户部尚书孙大人。这位孙大人可是难请得紧,但那是对旁人而言。搁他儿子这儿,就是几句话的事。

“一则,陆家与谢家也算是沾亲带故,搭把手广结善缘,说不得往后还有求报之时;二则,陆老爷子不能出事。”

谢宗临默然。如今朝局波谲云诡,儿子此言何意,他自是了然。

“儿子有法子保陆家无事,但儿子此举不宜声张,父亲心中有数便是。”

儿子行事,谢宗临向来是放心的,摆手道:“得了,父亲知你有自己的考虑,谨慎些便是。先去更衣吧。”

谢思言退了出去。

谢宗临靠到椅背上啜茶,忽思及一事,顿住。

他方才只顾着思量第二条了,那第一条……谢家往后要跟陆家求什么?还广结善缘?他儿子知道善缘两个字怎么写吗?

他这儿子从不是多管闲事之人,向来谋定后动,何况陆家这事其实棘手,他是绝不会为往后虚无缥缈的所谓回报就揽下这桩麻烦的。

谢宗临思前想后,觉得第一条约莫只是凑数的漂亮话,思言出手的缘由应是在第二条上。

朝局牵系着谢家,说到底思言还是为了宗族。

谢宗临嘴角微扬,心中大慰,儿子果然成长不少。

拜望了祖母,谢思言回到自己的院子鹭起居。命人烹了一壶万春银叶,他坐到书案后头,一面吃茶一面听长随杨顺禀事。

待他听罢沈安之死的前后,冷笑森森:“果然是个狠人,终究是走了这条路。”

杨顺不懂世子何意,怎生听着倒像是沈安设计陆姑娘,蓄意赴死?

谢思言慢条斯理吃茶。

这世上能让一人永生铭记另一人的法子统共就那么几种,除开终身的陪伴,便只剩下刻骨的爱、铭心的恨,以及以命施恩。

如若前三样无法达成,那还有什么比“因你而死”更深刻的呢?死得越惨,记得越牢。

什么救命之恩,全是假的。

沈安心机深重,正是看准了陆听溪不是个轻易忘恩之人,这才设计这么一出,为的不过是让陆听溪牢牢记住他。

他这是终于发现自己不可能娶到陆听溪,才做出的疯狂之举。即便放弃大好前程也在所不惜。

死了倒也省些麻烦,若再不死,他恐怕就要亲自动手。

杨顺追随多年,每每瞧见世子阴冷的面色,仍会胆寒。这世上但凡得罪过世子的,有哪个能讨得了好。

不过,那个名唤陆听溪的姑娘,是绝无仅有的例外。

谢思言想起“陆听溪”这个名字,方才胸臆之间涌动的那股怒意逐渐平息下来。顷刻间春风拂煦,醴泉淬火。

他看向杨顺,问陆听溪可在府上,杨顺硬着头皮道:“似是……似是不在。陆姑娘今日一早便出了门,听闻是去给陆老爷子祈福,外加给……给沈安扫墓。”

杨顺话未落音,便听“啪”的一声,世子按下茶盏,起身便往外走。

陆听溪眼下还滞留道中。

方才沈惟钦发现陆家三房竟与他有渊源,便和她兄长多言了几句。

陆听溪在一旁等待时,左婵却是绞紧了帕子。

她方才在马车中等待母亲,沈惟钦到来不久母亲也回了。她得了母亲的暗示,才知眼前的沈惟钦就是要与她议亲的那个宗室子弟。

她先前就听母亲隐约提过,她要跟一个宗室子议亲,但一听说不过是个镇国将军,就没了兴致。

镇国将军岁禄少,无封号,子孙还只能降等袭爵。总之,这爵位不值钱。

她对这门亲事满怀怨气,当时也便未留意细节,是以方才并不知沈惟钦就是那个要与她议亲的。

但她现在转了念头。看在沈惟钦生得逸致翩翩的份上,她忽觉勉强可接受。只是想起沈惟钦那钉在陆听溪身上、拔都拔不开的目光,她难免心下不快,陆听溪处处都要压她一头。

陆听溪见兄长与沈惟钦叙话毕,欲上马车,却听身后有人走来。

左婵笑吟吟上前:“过几日是我的生辰……”

陆听溪见左婵伸手来拉她,侧身躲闪。

她才避开,骤闻闷响,低头一看,左婵手上的翡翠手串掉到了地上。

左婵捡起手串查看一番,心痛道:“这手串是我新得的,水头最足,我花了两千两银子才买来的……”

陆听溪生于膏粱锦绣,阅遍珍奇,扫一眼便知那手串根本不值那个价。

“听溪妹妹下回记得小心些,我也不过是要问问妹妹届时可否赏脸光临,妹妹何至于这般激动……”

陆听溪暗笑,她方才根本连左婵的衣角都没碰到,左婵竟就要嫁祸给她。

左婵拿帕子小心擦拭手串:“这珠子都裂了,往后怕是戴不了了……也亏得今日遇见的是我,不与妹妹计较,若是换做旁人……”

手串实则并无一丝损伤,她方才是看准了下面是松软泥土才扔的。擦拭干净,她正欲收起,手腕猛地被碰了一下,她手一松,眼睁睁看着她才擦好的手串脱手坠下。

这回落得偏,那地方正耸着一块嶙峋怪石,手串不偏不倚砸到上头。

这下珠子真裂了。

往后真戴不了了。

左婵惊呼。这手串虽不值两千两,但也确是上品,兼且样式别致,她十分喜爱。

如今竟硬生生被陆听溪摔了!

左婵捧起惨不忍睹的手串,心痛气恼无以复加,定要让陆听溪赔,全没了方才的大度之态。

陆听溪笑嘻嘻道:“左姑娘在说甚?方才两次不都是左姑娘自己脱手弄掉的?我还纳闷儿左姑娘说什么不与我计较是何意。”

左婵吃了闷亏,气得只字难言。她瞧得一清二楚,确实是陆听溪碰的她。只是陆听溪那小动作极快,兼限于角度,在场余人怕都没瞧见,只她看见顶什么用。

她忽而转头,捧了残破的手串给沈惟钦看,请他评理。

陆修业看得忐忑,挪到妹妹跟前,打算先把人护住再说。

他也是刚得知沈惟钦是来跟左家议亲的。沈惟钦爵位不算高,没道理为了他们这些不痛不痒的亲戚去得罪未来岳家。沈惟钦方才不知左婵身份,如今知道了,必会加以回护,恐会让妹妹难堪。

左婵也是这般想。正是笃定这一点,她才有此一举。她原也不想费劲和陆听溪杠,但沈惟钦适才对陆听溪的凝睇刺激了她。她自诩也是个美人,可每每跟陆听溪站一处,旁人便瞧不见她了。今日便要出口恶气,沈惟钦为了亲事,必会袒护她向她示好。

左婵自觉胜券在握,扫向陆听溪的眼风满含得色。但她渐觉不对,她委委屈屈说了半晌,沈惟钦却一字未言。

“左姑娘说什么是陆姑娘碰掉了手串,在下却是全然未见。”左婵没了词,沈惟钦方开口。

左婵怔住,难以置信。

“在下瞧着倒似是左姑娘自己两次将手串掼到地上,而后自顾自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倒不知左姑娘为何要将此事赖在陆姑娘头上。”

在场三路人马都带了不少仆从护卫,左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不来台,面上阵青阵红,一时僵在原地,被堵得说不出话。

陆听溪适时向兄长打眼色。陆修业跟沈惟钦笑说他们刚扫墓回来,如今有事在身,恐要失陪。

沈惟钦不动声色打量陆听溪几眼。

他并非真正的沈惟钦,不过一缕孤魂而已。眼前少女是自他两月前醒来,唯一能激得他心潮翻搅的人。

他转头,向陆修业表示自己安顿好后会前去陆府拜访。

陆听溪靠在马车软枕上打哈欠。既然沈惟钦没死,依照梦境,他不久就会因着连续两场意外,一跃成为楚王府唯一的爵位承袭人,未来的王爷,风光无限。

左婵被母亲张氏拉上马车后,咬牙道:“母亲也瞧见了,沈惟钦根本不想结亲,不然也不会说出那等话!母亲,这门亲事结不得,母亲和父亲若执意迫我,我便以死明志!”

张氏面沉半日,道:“宽心,娘会与你父亲说,回去就推掉这桩婚事!”

女儿今日所为虽然有些出格,但沈惟钦实在欺人太甚。左家和沈惟钦这门婚事只是当年口头上定下的,进退都容易。

不过一个镇国将军而已,真以为自己是香饽饽不成!又不是去做王妃,谁稀罕。

左婵只要一想到自己今日真正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就气得肝颤:“还有陆听溪,若这回陆家倒了,我看她还狂不狂!”

陆听溪到得桃林,寻个由头将众人支开,独自往陶然亭去。

若不如此,万一当真挖出那张笺纸,她不好解释。

陆听溪带了把小铲子,蹲身埋头,吭哧吭哧刨了半日,正倚坐喘息,冷不丁听见身后飘来一阵步声。

她转头看去,一时愣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韦小宝富可敌国楔子

    丞相府春光无限,樱花漫舞,绿树萌芽,焕发生机。一名十八九岁少女倚在亭边石柱上,黑眸晶莹透亮,粉嫩的朱唇,象樱桃一样,让人有种想咬上一口的冲动,鸭蛋脸配着一头乌黑如瀑布的头发,怎么看都是一个绝色女子。她挥撒鱼食,逗弄着池中红色的锦鲤,一会拨弄着那碧绿的春池,一会抱腿在那静心神游。莫名穿来这个朝代也半月

  • 难忘今宵却忘忧在线阅读第3章

    乔斐不是乔今的亲生母亲,但也养育了她二十年。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母亲。但乔斐身上有段狗血往事,她曾经和穆家的掌门人有段刻骨铭心的感情,还生了三个儿子,却因为身份不够格不被承认,连儿子都不能认。她离开了这个伤心地,也领养了乔今。结果穆家掌门人也忘不了她,掌握大权之后彻底摆平一切,还是将乔斐接了回来。但穆

  • 刺绣记之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差一刻十二点。“孩子,你准备好了吗?”苟浩东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我准备好了!”“好,现在你盘膝坐下,意守丹田。”苟浩东坐好,思量片刻,仰头看着大师:“那啥,丹田在什么位置来着?”苟浩东在心底啐了自己一口,关键时候掉链子,白看了那么多小说,现在脑子里空空荡荡,怎么也想不起丹田在哪。“丹田分上中下,以

  • 圣途寻无路之分头行事(4)

    下面一片沉默,元容腼腆的说道:“大哥,你说吧。这事我们不擅长呀!我们就会打打杀杀的。大哥,你就说吧!”谭三看着元容说道:“千万别这么说,我们现在是只能赢不能输呀!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现在需要我们大家群策群力,齐心协力,方能在乱世中生存下来!”谭三又看了看大家说道:“俗语云,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死

  • 娱乐甜甜圈第9章在线阅读

    “陛下不必动怒,这辣椒确实非常辣,若不是习惯之人,着实难以忍受。而且,辣椒并不是单独食用,而是入主调味作用!”男二号起身向皇帝解释。皇帝听了之后,脸色这才好了不少,一边恼怒自己的失态,一边看了看怄气的儿子。暗自叹了一声气,不成器的东西。随后又对着二皇子赔笑:“原来如此,是我国孤陋寡闻了。”又转头对着

  • 烈天帝国之我不做你的妃子(6)

    诺残樱现在一个人到处闲逛着,顾幽冥也不吩咐她做事,至于要到景华殿去做宫女的事诺残樱早就忘记了……虽然自己是一届宫女的身份,但是比起普通宫女来似乎又不一样,宫里面都是些女人,自然嚼舌根的速度也是超级快的……为了嚼舌根,许多的宫女们聚在一起,讨论诺残樱被顾幽冥xxoo的事情,这虽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但

  • 天空蔚蓝在线阅读第七节

    众人皆惊,这十岁女娃能懂什么诗词歌赋的,她哥哥都不好意思作诗与柳白,她个毛丫头倒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站出来.一旁的云啸和紫莺更是惊吓,悠儿从小哪做过一首像样的诗词?这要一张口可不搏了季子卿和柳白的面子?倒是一旁的季桦筠依旧温和的笑看着云悠,云悠回他一笑.思考了片刻.“悠儿不才,刚听柳大人诗中伤怀之感,惹

  • 我的一纸婚约您是亲自上,还是找人上

    一切异常都止于硝烟消失之时.莫名其妙的梦境,让墨姝瑾的脑袋更加沉重,身体不舒适的感觉越加明显,燥热,滚烫,一种难以宣泄的感觉无法平息.弑神宫日阳殿,墨姝瑾的床边,诛魅寒坐在那里,另外还有一位年纪小小,红发红眸的可爱男孩子在为花墨嫣治疗.为花墨嫣治疗的男孩子名叫赤月,是弑神宫神医殿的主人,天下第一神医

  • 盛宠驭灵师在线阅读第七章 恐龙

    花妖婆领我来到三楼的一处拐角的雅间,香香的味道在推开门时扑面来而,这里是古代没有灯,只有一柱粗红的蜡烛,蜡烛上盘着一条金色的龙,烛光映照着房间的绯色纱帐,朦胧却又娇俏。绯色的纱帐后出现一抹倩影若隐若现,她轻轻转身,纤细的手撩起纱帐,抬眼嫣然一笑,这就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呐!今儿算是亲临体会了!一直以来我

  • 我靠系统做任务[无限]第四章在线阅读

    呼~一口浊气从杜凡嘴中飞出!距离上次后山之中梵帝送他造化,已经相隔了一月有余,内视自身,体内丹田之处的元丹也已经完全与自身融合,但他惊讶的发现元丹虽然经过上百年的搁置,但内含的天地灵气还是非常可观。不仅让杜凡自身经脉复原,而现如今体内的经脉犹如被强化了一般,晶莹剔透之中散发出淡淡的金光!而自身修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