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我在大唐开酒馆我就爱吃软饭怎么啦

2021/6/11 12:10:12 作者:萧九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在大唐开酒馆
我在大唐开酒馆
作者:萧九来源:飞卢小说网
当今圣上为何成为小弟,数百美女为何半夜惨叫大唐烹饪界为何屡遭黑手饭馆餐具为何频频失窃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性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敬请关注我在大唐开酒馆,小九带你们领略不一样的大唐风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平地一声雷,震懵天下人。

卜德阳心中暗暗高兴,给钱都不要,天下第一傻瓜。

吃上软饭,让你瞬间成为百万富翁。

死要面子活受罪,假正经,还得回家搬砖和泥当穷鬼!

杨国仲闻听此言,呆若木鸡。

你岳树仁当了君子,我杨国仲不成了小人?你让我情何以堪?

卜容懿更是气得柳眉倒竖,七窍生烟。只见她贴着岳树仁的大腿根,使出生宝宝的劲来拧了一把。

岳树仁疼得一咧嘴:“哎哟,你拧我干什么?疼死我了。”

卜容懿压低声音说:“你还知道疼?我还以为你的脑袋让驴踢坏了呢!”

岳树仁用手揉搓着大腿根儿:“你不要见钱眼开,看见钱眼都红了。”

“我什么时候红眼了,这是咱爸分给我的,又不是我伸手要的。”卜容懿很委屈。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不能要!”岳树仁又上纲上线了。

“你这是什么话?这怎么能叫不义之财呢?”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岳树仁用词不当惹怒了老丈人。

“爸,你别误会。我不是说这些钱是不义之财。”岳树仁赶紧辩解。

“那你是什么意思?”老丈人步步紧逼。

“我是说,卜容懿已经嫁给我们老岳家,就是我们老岳家的人了。再拿老卜家的钱就是不仁不义。”

“一派胡言!我的钱,想给谁就给谁。不想要的我偏给,想要的还捞不着。”卜计划又显示出霸道总裁的凛凛威风。

“好男不吃分家饭,好女不穿嫁时衣。卜容懿嫁给我了,就得听我的。”岳树仁也上来了驴脾气。

“卜容懿是我的女儿,她敢不听我的?!”老爷子大动肝火。

“爸,你也别生气上火,你是一家之主,我岳母什么事不听你的?什么时候不听你的?”岳树仁给老丈人下了一个圈套。

“你就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她敢不听我的,喝西北风去吧!”卜计划自鸣得意地说。

“要想公道,打个颠倒。在您家里,岳母要听你的,怎么到了我这,媳妇就可以不听男人的呢?”岳树仁不急不躁地说着,脸上露出了狡黠地微笑。

卜计划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反驳女婿。都说女婿喜欢抬杠,是出了名的杠精,今天算是领教了,名不虚传。

知夫莫如妻,卜容懿站出来给父亲解围:“你别和咱爸来这套鬼把戏。刚才拉呱的是分钱的事,你云山雾罩地把爸扯到谁说了算上去,东扯葫芦西扯瓢的,把咱爸都绕懵圈了。”

“对!还是我闺女说的对,差一点被你小子骗了。你把我心爱的闺女骗到手,今天又来骗我,门都没有!你以我我比你傻啊!我是给闺女钱,该你姓岳的什么事?老老实实在一边呆着去,不允许你再说话了,在这个家门里,永远是我说了算!”

当家人下了戒严令,岳树仁被剥夺了发言权,只得恭敬不如从命了。

人,也是一种惯性动物。

平日里,卜容懿习惯于言听计从。今天受巨额财富的诱惑,一时难以抵挡,稍稍偏离了航向。

岳树仁换了个角落重新坐下,两耳不闻屋内事,一心只想往家跑,盼着这个分家会议早点结束。

掌舵的不在身边,卜容懿心里慌作一团。她朝岳树仁望去,岳树仁并不和她确认眼神,他现在目中无人。

大过年的,都是贴福字迎财神。这可倒好,年还没过先分家吃散伙饭。平日里把老人伤到什么程度,才能让老人如此绝望。

这都是些什么孝子贤孙啊!

爹亲娘亲,不如钱亲。

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

岳树仁表面上闭目养神,其实心里翻江倒海地胡思乱想。

“你到底是啥想法吗?”卜容懿溜到岳树仁身旁,蹲下来贴着他的耳朵低声下气地问。

“在你爸家里,没有我放屁的地方。”岳树仁闭着眼睛碎碎念。

岳树仁以守为攻收到了立竿见影的奇效。

客厅里人多眼尖,卜容懿怕岳树仁耐不住性子再闹出笑话来,便把岳树仁生拉硬拽地拖到自己原来住过的闺房里。

“你怎么就一根筋呢?从法律上讲,分家产就应该有我一份。”卜容懿一定要和岳树仁据理力争。这可不是三把韭菜两把葱那么简单,分家方案上那可是改变命运的天文数字。

“我是法盲。”

“咱不讲法律。我从参加工作一直到出嫁、怀孕、生娃娃之前,我就没离开过振华公司,我又是他的亲生闺女,于情于理,都应该分给我一份。”卜容懿动情地说。

“这家里没有我说话的份儿,你爱要不要,别来烦我!”岳树仁变得焦躁起来。

“你不点头,我敢要吗?我如果要了,回家你还不得和我打仗?”卜容懿试探着。

“我不和你打仗。”

“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卜容懿没想到岳树仁这么快就软化下来,真是破天荒,头一次。

“我说的话我做主,我才不和你打仗,既然尿不到一个壶里,就一拍两散,各过各的,你抱着你的钱过吧。”岳树仁说话时语气冷静得可怕。

“岳树仁,你说,你算个什么人?应该得的钱,不要。缺钱的时候,像个三孙子似的,低三下四地求人,不是借钱打人情,就是贷款付高利息。”卜容懿开始反攻倒算。

“借钱我乐意,我又不是不还。”

卜容懿冷笑道:“真是有钱难买乐意。你一年到头,挣的钱不够给人打利息的。”

“利息也是我靠流血流汗挣来的。不是吃软饭换来的!”岳树仁皱着眉头瞪着小眼睛,像头雄狮一样怒吼着。

“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既然你决定不要,我也不坚持了,大过年的,惹谁生气都不好。”胳膊拧不过大腿,卜容懿败下阵来。

“别介!抱着钱当富婆,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银住洋楼,多美呀!”

“行了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就欺负我一个人的本事。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在头里,以后缺钱没处借的时候,你可别后悔,过了这个村,再没有这个店了。”

女人就得认命,找了个犟死驴的男人,只能在磨道里找驴蹄子。这辈子,蒙着眼,在磨道里转圈吧。

卜容懿拉着岳树仁重新回到客厅,倒不是在秀恩爱,是岳树仁想躲在屋里睡懒觉,不拖拉着,他就不出来了。

“怎么着?夫妻双双把家还?”杨国仲看见小夫妻俩个回来了,轻松地调侃着。

杨国仲擅长察言观色,看到岳树仁和卜容懿两个人神清气爽,心想,肯定是岳树仁被说服了,一定是改了主意。

一岁不成驴,到老驴驹子。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在座的兄弟姊妹,基本上和杨国仲一是个判断能力,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

众人谁也不说话,把目光都聚焦到岳树仁和卜容懿身上。

大家幸灾乐祸,都想看看岳树仁怎么回这个脖儿。

岳树仁又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没事人似的。

太令人失望了吧?

真是软如鼻涕浓如酱,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吃软饭呢!

你看人家杨国仲活得多潇洒?

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太虚伪!

这些皇亲国戚们暗地里诋毁着岳树仁,反正都是心里话,也没有骂出声,面子还是要给他留一点的,谁让他爱要面子呢。

“爸,我刚才和树仁认真地商量过了,我同意他的意见,自动放弃我的那一份,你想怎么处理,你就看着办吧。我们俩谢谢您和我妈的一番好意。”

卜容懿说到最后眼圈发红,声音哽咽,如鲠在喉。后面还有很多想说呢,无奈都被卡在了喉咙里。

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岳树仁使了什么魔法,让卜容懿心甘情愿地言听计从?

“小二嫚儿,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你可要考虑好了啊,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卜计划规劝女儿的时候,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为闺女的犯傻而焦虑,一方面又暗暗地佩服岳树仁,这小子是条汉子,闺女有眼力,没有找错人。再看看剩下这帮混蛋,一个个恨不得都钻进钱眼儿里,一句谦让的话都不敢说。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卜容懿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岳树仁。

岳树仁迎接着卜容懿的目光,两个人确认了眼神,在灵魂深处达成了默契。

“咱们家里出雷锋了,好事啊,五讲四美三热爱嘛,还有谁想发扬一下高风亮节呀?”卜计划用探照灯似的目光扫射着在座的每一个人。

杨国仲躲闪得最快,生怕被老丈人的目光射中。

他来个虾虎躬腰,如果软功练得好,他一定会把头钻到自己的裤裆里,管它有没有尿骚气。

“嘉懿啊,你有什么想法?”一看激将法不灵,老帅开始点将了。

“爸,我完全听您的,一点意见都没有。”卜嘉懿乐呵呵地说。

“国仲呢,你也说说。”卜计划继续点名。

“爸爸,刚才嘉懿都说了,我听老婆的,没有什么补充的。”杨国仲陪着笑脸。

“为这么点钱,二嫚儿和女婿还拌嘴,你们两口子拿着钱回家不会也吵架吧?”

老爷子想得还挺远。

“看爸爸您说的,有什么好吵的?凡事听老婆的不就得了?”杨国仲信誓旦旦。

“听老婆的不窝囊?”卜计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听老婆的话有饭吃。”杨国仲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众人哄堂大笑。

“笑什么呀?这是真事的,在我们家,就是嘉懿说了算。在深圳,长着软耳朵不丢人。”杨国仲红着脸辩解。

受到众人的哂笑,杨国仲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听老婆的话又怎么了?为什么老婆的话就不能听?男人说的、做的都是正确的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羲和,最强女帝在线阅读第四章

    因为房间较小,无法进行实练,无名只好在脑中演绎,参悟着神通的奥妙,而且他给这门身法神通取了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做“无名身法”!无名本想一夜不眠,直接修炼到天亮,因为在修炼的过程中,身体会更好地消解疲惫,比睡觉还要有精神!但不知为何,他突然感到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最后他竟然直

  • 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在线阅读第10章

    看着属性面板呵呵傻笑了半天,才恋恋不舍的关掉,又看了下背包红药已经不多了,于是便转身走到没怪的地方准备回城。消掉了战斗状态刚捏碎回城卷,还没来的急飞回去便被一只弓箭打断了。“前面有只肥羊,做了他。”穿云箭射了一箭后向队友喊道,随后又是搭箭开射。被打断回城御墨急忙扭头向几人看去,不看还好,一看就是一肚

  • 当逆袭变成攻略[快穿] 徐良重游长安府,白眉大闹樱花观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陆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三月的天气,八百里秦川绿柳成行。在这长安府大道旁一个的大饭馆名叫三里居二楼单间坐着一个人。说此人,嚯~长得太丑了,面赛紫阳肝鹰钩鼻三角眼眼角往下耷拉嘴角往上翘翘着最醒目的两道刷白刷白的白眼眉。此人正是本套书非常重要的人物山西大燕清风大剑

  • 穿越时空之女配任务之没上岗的婆婆(1)

    刘璃是不婚主义者。可在大学遇到凌盛安的疯狂追求后,啪啪打脸,疼得直抽,还傻呵呵的乐。因为凌盛安除了个子高,身材好,品学兼优,一张脸还帅得一塌糊涂。刘璃鬼迷心窍,毫不犹豫地跳进了凌氏坟墓,九六心甘情愿跟凌盛安合葬。一恋就是大学四年。她清醒过后也不想从坟墓里爬出来,并给自己找好了理由:人终有一死,埋进坟

  • 美漫之我创造了地狱在线阅读第四章

    2011年11月11日,对很多人尤其是我们这个新步入成年期的qun体而言必定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光棍节,六个一的相聚,我们这一辈子恐怕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况且,我们既然已步入大学,那么我们都是一qun即将“TuoGuang”的孩子。在这样的节日里,四条自认为被爱伤过的光棍出去聚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我不

  • 七国殇在线阅读第6节

    “佟兄,昨夜可满意?”“满意满意,柳兄不愧是我的知己,对我的喜好了如指掌,哈哈哈哈!”佟贵一脸满意和幸福之色的坐在柳木青的身侧,在两人跟前一壶香茗此刻正释放着幽幽茶香。柳木青微微一笑,端起清茶微微抿了一口,顿时感到份外的神轻气爽。昨天一夜,他收获颇大,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引气入体的那种感觉竟然那么棒,比

  • [祎肖倾城]甜卷院墙?

    这几天最后一场演出完毕,穆潜鞠躬下了台直接朝车走去。今天这场演出完毕,明天等影帝的工作处理完,两人就可以正式开始演技训练了。后面跟着的小助理边跟着边说道:“潜哥,严经纪人让我问你要不要请老师给你做做演技方面的训练。”穆潜嗯了一声:“然后呢?”小助理愣了一下,接着才反应过来:“然后,然后,还问你接下来

  • 我的花房姑娘第八章在线阅读

    “老板!再来一碗切疙瘩和两盘油泡泡!”陆岐和鸡老板各自吸溜着嘴里的面条,一同举手喊道。弯月和怜月咬断面条:“我也要!”应月喝光碗里的汤,“这里这里,也要!甄糕、煎焖子、炸三角、水煎包再各来一盘!”半个时辰前,她们于城南安葬好了陈氏父女两人,便步行至城东,本想去探探那醉花楼,不想醉花楼今日关了门。寻了

  • 穿成皇帝他养母之开学了(5)

    王城自从上次在泰山之巅解决了经脉堵塞问题之后,修为便开始直线上升,因为九转玄功改造之后的身体为九转不灭体。这种道体即使是在仙界也是顶尖天赋的存在了。看着桌上学校邮寄过来的录取通知书,王城自嘲的笑了笑。“我果然不怎么适合读书。”王城上的大学只是国内一所普通的本科院校,本来以王家的能力国内的任何大学王城

  • 快穿之女配养成记第三章在线阅读

    说干就干,温倾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就出了门。第二天清晨,温倾站在入清峰上,风微微吹起他的衣角,万物还没有复苏,从山顶往下望去,一片静谧。“这里是修仙世界,你可以试试传说中的御剑飞行”,白泽在旁边有些得意地补充,“昆仑八大峰之一的大弟子,天赋异禀,拥有各种奇珍异宝,要什么有什么。”“穿书多好呀!”“你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