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网游之邪皇无敌之隐士

2021/6/11 13:41:44 作者:飞龙邪少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游之邪皇无敌
网游之邪皇无敌
作者:飞龙邪少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书把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笑傲江湖等金庸笔下的一些人物都会出现在本书中,用各国的神话传说作为背景。在里面有武林门派,亦有修真宗门。除此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门派。可以当武侠看也可以当修真来看。最后再说一句。新人新作,写得不好,请各位多多见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八 隐士

‘小公子请坐!’,浏蓉阿爹指着画下的藤椅让道。

‘伯父先请!’柘烈熙回让道。

双方入座后,浏蓉阿爹更可以仔细地、带着几分猜忌地打量着这位女真人打扮却彬彬有礼的金国少年:只见长眉入鬓,蚪睛星目,悬鼻樱唇——果然英武隽秀又不失清雅贤适;浏蓉阿爹禁不住内心对着面前少年的好相貌暗暗地赞叹不己。

须臾,浏蓉阿爹开口道:“小公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啊?”

“小侄名叫柘烈熙,家就住在距此西北面20里开外的那个韩州城。”柘烈熙答道。

“哦?你刚刚说你父亲也是宋人?他现在也在那里?”更加侥有幸致的问道。

“不,家父在我很小时就已过世了!”柘烈熙有些伤感的答道。

“哎,太可惜了……!”浏蓉阿爹也是一副非常惋惜的表情道。

“那他是哪里人士?”浏蓉阿爹转而又问。

“听别人说……是汴京。”柘烈熙答道。

“哦?”浏蓉阿爹听罢难掩一声感慨,眼中闪烁着光辉,似乎又微微沁泪;又缕了缕胡子,深叹了一口气,道:“哎!故都啊!”

“怎么大伯也是哪儿的人吗?”柘烈熙急忙问道。

“啊,不、不,老夫故乡山东,你年纪小不知道;哎,都是中原故土啊!”虽然,二人并非同乡,但此时已,拉近了彼此距离。

气氛凝重了一会以后……浏蓉阿爹继续问:“那他从前在宋国是做什么营生的?”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家母从未提过!”柘烈熙也有些茫然的答道。

可能是想躲开目光逃避这个问题,说着眼睛又不自由自主的扭头看上了北墙上挂着的那幅画:画中一老人,坐在岸边石头上,头戴苫笠、身披蓑衣、脚踏芒鞋;举竿垂钓于江上。再仔细一看,手中的钓竿儿竟是直钩!

‘这不就是,姜公钓鱼?’柘烈熙惊讶的想道。

早听过街坊邻居来自宋国的老书生讲到过这个故事,没有想到在这里可以见到这个图画。

再看画的两边,竟也有一副对子。

右对:谨持孔孟吾家道;左对:逍遥乱世一点宁!横批:居安思危!

浏蓉阿爹望见柘烈熙,看着墙上的对子出神,马上解释道:“啊,老夫本也是一介书生,只可惜错时赶上国破家亡,报国无门;只得跟几位老乡一路逃亡至此深山隐居,靠着点儿砍柴、打猎的活计,勉强维持生计;这些只不过是穷酸书生平日里的一点消遣,小公子千万别多心。言毕不安无奈地,缕了缕胡须。

“啊,伯父!”柘烈熙见自己的行为勾起了别人的防备心理,也马上回应解释道:“家父过世过早,母亲虽因伤心从不愿提起,但从旁人口中得知,我父亲跟伯父一样,也是个读书人!只是大家都怕触及母亲的伤心事,不愿多提罢了!”

“那令堂是……?”浏蓉阿爹忙插言问道。

“哦,母亲世居于此!”柘烈熙冷静回道。

“哦……?”浏蓉阿爹满脸忧虑神情又道。虽还有很多的疑惑,此时也不好和盘问出。

须臾,见浏蓉阿爹神情有所缓和,柘烈熙继续说道:“伯父放心,小侄只是进山游玩,偶然邂逅贵处;小侄感恩令爱指点迷途,伯父礼遇款待;柘烈熙回去后绝不会乱言半字的!”

“啊哈!无妨、无妨。”浏蓉阿爹面露半分尴尬神色微笑起来,做一个手向下轻压两下的动作以缓和对方情绪道。

此时竟有一股芬芳扑鼻的茶香飘然而至!

只见门帘儿被撩起,浏蓉端茶踏入;她面无表情,不冷不热地,放下茶盘,就转身出去了。

柘烈熙倒是一直对她目迎目送,其实也了解自己的唐突,可能造成了她的不悦!

“荒山僻壤的,没什么好招待的,这是我用金银花的嫩叶,炒制的茶;勿嫌粗陋,小公子请用!浏蓉阿爹看了看浏蓉,又特意观察着柘烈熙此时的表情道。”

柘烈熙客套一番后,举起茶杯,嘬了一小口:果然芳香透达,才入口中就已沁入心脾!

柘烈熙放下茶杯,赞不绝口。

“那……老夫再多问一句,此时……小公子家中,只有你和令堂?浏蓉阿爹得空又问。

“是的,家父死后,就只有家母和我相依为命!”柘烈熙道。

“那靠何营生呢?”“母家家中世代为医,故而有些活计!”

“哦?”浏蓉阿爹听此来了兴致,恍然起身,站起来逛了一圈思虑着,小心问道:“老夫听说在上京,有个名医——乌雅置穴,医术了得!”

柘烈熙听了此话儿心中不免一惊!心中想:‘此人山中隐居,竟消息如此灵通,竟得知此事?’

“伯父与之有过交情?”遂问道。

“哦,那倒没有,只是我这部落居民难免有个大病小情的时候,偶而闲聚,就会提到他!”浏蓉阿爹道。

柘烈熙略加沉吟一下道:“上京——小侄从未去过,不过听过此人确是名医,医术具体怎样,小侄却不清楚;小侄也颇有兴趣,还望伯父赐教!”言毕,马上起身,又施了一个深深的汉礼。

浏蓉阿爹见此一惊,只好搪塞了两句:“听说虽不及扁鹊、华佗有起死回生之术,也是医术了得!”

“恕小侄多言,伯父既有此学识,隐居在这深山腹地之中,岂不可惜?”柘烈熙听罢略带笑意企图转移话题道。

“哎!”浏蓉阿爹听此便是一声深深地叹息,无奈痛心道:“可怜寒窗苦读数十载!本也想通过科举报效朝廷;却逢靖康之难,国破家亡,还如何科举?谈什么报效?”

想起那副姜公渭溪垂钓心中柘烈熙心中竟有了几分谱儿,遂大胆建议道:“恕小侄直言,如今我大金皇帝尊崇汉学,求贤若渴,礼遇各方人才;更是……建立了三公三省制;伯父何不……?”

“哎!老夫毕竟是宋人,而且年事已高……;只想在这荒山幽谷中了却残生,别无他求了!”浏蓉阿爹拒绝道。

“其实只要是为了苍生谋福祉,又何必……?”柘烈熙接着劝道。

谁知浏蓉阿爹听罢马上脸一沉,轻轻的一指示意制止道:“欸!此事莫要再提。”

“哦,小侄多言了。”柘烈熙马上识趣儿的住口。

门外一声马叫嘶鸣,只听浏蓉在门外喊道:“时间真的不早了,今天到底要不要赶回去了?”

柘烈熙一顿,只好回头朝浏蓉阿爹施一礼,做告别之意,大步踏出门外。

只见浏蓉,牵着小乌立于院中:浏蓉神情焦急,小乌却神采奕奕——必是受到了很好的照顾。

柘烈熙见此十分感激和愉悦。再细一看,小乌的嘴上竟然还被套上了一根藤麻编制的细细的马嚼子;更为惊喜地望向浏蓉。

“这是我刚刚编的。”浏蓉解释着,拿起结扣左边的一根绳,道:这边儿是死结儿,骑着的时候用;又拿起右边的一根绳,道:“这边是活结儿!哥哥到了地儿,一拽这里,嚼子就扯下来了。”……

“天真的很晚了,赶快上路吧!”这时浏蓉阿爹突然在后面喊道。“小公子,一路要小心啊。”又嘱咐道。

柘烈熙犹豫思考了一下,回头道:“可惜今日时辰紧迫,来日小侄,可否再来拜见伯父,与伯父叙谈?

“哈哈哈,当然、当然!”浏蓉阿爹豪迈的答道。

“伯父贵姓?可否告知小侄日后也好称呼?”柘烈熙又问。

“免贵姓刘。”他答道。

柘烈熙指了指右腿上绑着的箭弩,道:“刘大伯。还有一事要麻烦大伯:前日与令爱在山中暖仓子处射死一野猪,无奈我俩人小力薄无法移动,还要劳烦刘大伯与各位老乡上山将其处理。不然,天气渐暖,恐怕……

”浏蓉阿爹立刻明白,马上回道:“好的,好的!贤侄,放心。”

“天不早了,快点走吧!”浏蓉在一边跺着脚,焦急地催促着……

柘烈熙望望浏蓉调皮地挤了个媚眼儿,翻身上马;小乌一声长嘶,带着主人消失在密林之中!

浏蓉阿爹望其远去的背影,不禁心中赋诗一首:

逐马嫩香浮,粉黛翠烟丝;

晓风频暗渡,翩翩少儿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妃驾到,腹黑王爷请听命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

    玄尘撇了一眼地上的本子,只见上面画着两个男子正在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而画的主角正好就是他和对面的男子,玄尘的脸上瞬间就是乌云密布。苏雨桐感受到周围的气温似乎低了几度,但是她又不敢抬头看玄尘。于是她小心翼翼的朝着玄尘脚下的那个小本本移去,当她的手指刚触碰到本子的一角时,地上的本子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她一

  • 主攻向快穿文记录第6章在线阅读

    魔兽林林,沧澜大陆三大凶险森林之地之一!东南西北各有分向,连接着如今沧澜大陆实力最强的三大帝国!而这个大陆很特别,期间几乎是连着的,只有最为边缘才有海洋!所以根据海拔,地理位置,各自利用自己的资源强大自己!而魔兽森林就正好位于先进的三大帝国之间,其大小犹如现在的欧洲的俄国(当然是在欧洲的部分)而其边

  • 钥之旅之赤壁锐士的计划(下)

    “哎呦?老赤壁已经有计划了?”一个id叫顿丘十九骑的人笑了:“不愧是老赤壁,我还以为你只会配将的来着”“怎么可能啊?如果没点能力的话,我小学的卫生小组长不就白干了嘛?”赤壁锐士话音还未落,就以燕飞猴叫似的狂笑声为引,大家都哄笑了起来“合着说我倒是像那个参观动物园不买票的了”赤壁锐士干咳了两声,大家的

  • 飓风骤起在线阅读第三章

    华灯初上,灯火阑珊。清风鼓进房间,屏风微微颤了一下,冷素月终于是回来了。这次真的是失误,一向办事利索的她,居然找个大夫找了这么久,匆匆将大夫引进屋内,冷素月站在门口等候。回想着刚才的事情……又深深呼出一口气来,好险,差点就没命回来了,重生还不到一天,她可不想死。由于那位青衣公子的原因,出门的时候有些

  • 甄嬛传同人之熙妃传在线阅读柏舟(2)

    鼓着腮帮小潭里的金鱼,憨奈可掬,水波粼粼的潭中印出竹子,清雅的君子竹节节上盘,投下零碎的残影。解荻戴着木槿对饰,配着青绿色的碧袖对襟长裙,不够美貌,胜在清雅婉人。侍女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礼仪竟然比不上自己的主子。“我不太习惯,有人伺候。”解荻转过身来,看着一张张小家碧玉的扉脸

  • 玄幻之大道图书馆在线阅读第六章

    6朝云身体好一点之后,经过好多次的体检确认,大夫说她不用做化疗了,当初说化疗也是怕万一,不过现在看来手术十分成功,她的头发保住了。朝云拍了拍胸口,特别开心,她在医院断断续续住了太久了,见过不少癌症患者,吃不下东西,呕吐,身体也会很疼,掉头发,失眠,各种让人不舒服的症状都有,而且还不一定搞得好。她美滋

  • 庶女惊华:一品狂妃在线阅读第10节

    小小小心的问道“叔叔是什么事情?”“孩子,你要老实回答,不然后果很严重的,你见过你爸爸吗?”男子脸色凝重的问道“没有。。。。”小小老实回答“我从小就和妈妈一起生活,后来,。。。妈妈也去世了,我一个人生活的,直到遇见了妈妈的老朋友李阿姨,这才和李阿姨一家居住了”“你说的李阿姨是李慧吗?”男子激动的站了

  • 我家有个秦始皇[古穿今]第二章在线阅读

    张汉把林玄带回了他和他媳妇租住的小屋,林玄没敢回宿舍,也没去医院。张汉已经在林玄旁边睡着了,他为林玄忙了大半夜,给林玄买了药水包了伤口,去宿舍帮林玄拿了衣服。然后和林玄说了很多教育林玄的话,他说的时候语重心长,像个长辈,林玄很感激,但没有听进去一句。半夜,林玄悄悄的爬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推开屋子走了出

  • 阿司匹林不孤独第六章在线阅读

    窗帘已经被打开,午后的阳光斜斜地打进房间,静谧慵懒。Bruce看到缩在沙发上的林绫,问她:“你喜欢什么歌?”其实他刚刚弹的林绫就很喜欢,但她没有说,她回答道:“我喜欢陈奕迅的歌。”“是中国的歌手?我回去听听看。我以为你会喜欢《Yellow》,我看到你电视柜里有《Yellow》的CD。还有其他的吗?”

  • 最上王冠在线阅读第3章

    屋子里一片寂静。脑子慢一点的,仍然没绕过弯来,还觉得许熙说的十分有道理:可不是,怎么可能随便来一个人说你是他家孩子,你就跟人走?谢氏的脸色十分复杂。阮嬷嬷却是气得脸色通红。她冲着许熙的背影道:“姑娘的意思,是说我们是骗子啰?我们绥平侯府可是有皇家血脉的,祖上跟太祖皇帝是堂兄弟;如今虽降了爵,却仍是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