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无限之奸臣克星在线阅读第3章

2021/6/11 12:12:11 作者:相思藤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无限之奸臣克星
无限之奸臣克星
作者:相思藤来源:纵横中文网
新时代中青年键盘侠梦中穿越古代惩治各朝代大贪官事件合辑。中青年键盘侠穿越事件中有三大不可控,第一,穿越时空节点不可控,第二,穿越附身人物不可控,第三啥时候穿回来不可控。总之就是不靠谱的人各种不靠谱的穿越应付各朝代大贪官中发生的可歌可泣的各种大事件!

在这姻缘府着实虚度光阴了几日,还好近日发现了一妙处,那儿有个灵潭,潭水清澈透亮,灵气十足,在那里修炼事半功倍,才短短两三日,便增长了几百年的灵力,难怪这天界又被称为仙界,果然是修仙的妙处啊!

今日照旧来到了此处,我爬,哦不,我飞到了灵潭的山石边顶上,找到熟悉的隐蔽在树丫下的位置,这个位置绝好,既不会被过往的人打扰,又可以吸收到潭水的灵气,简直一举两得!

‘咦,灵力怎会波动得如此之大?’刚刚入定没几个时辰,灵力波动很大,像是有谁在吸食谭中的灵力一样,灵力瞬间递减。好啊!是谁这么不懂先来后到,竟然敢跟我抢灵力!

我偷偷挪动身子,将遮挡的树丫掀开,想看看那放肆之者。

嘶~那长长的尾巴,波光闪闪的鳞片,蛇!(⊙o⊙)好,好,好大的蛇啊!如,如此之大,我,我定打不过它,这可不我们蛇山的小蛇妖,此一看定然是活了几千年的老家伙,应还是得道成仙了的老中老的大家伙,不行,我得赶快了离开。

我扶着发软无力的脚,小心翼翼的,静悄悄地挪动着步子,一定不能惊动这个大家伙。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有人来了?我凝聚法力于眼,只见一个小仙童提着篮子走了过来。

可不能让他过来了,他一过来,惊动了底下的大蛇,我岂不就走不了啦!不行!决不能坐以待毙。

一只手扶住发软的腿,我将灵力具化于指尖,朝他掷去。一看到此处有法力如此之高强的人警示他,定会吓得立刻就跑吧!屏息凝神,得抓住时机,等他一走,我立刻就冲出去,保准在大蛇还没有苏醒之前就可以逃离了!

“星星怎么掉在潭里啦!”

啥!掉到潭里啦!我偷偷往下望了眼还在微微摇摆的大蛇尾巴。

【呼,好险,没有吵醒它。奇怪,我准头不会这么差的啊!那小仙童离灵潭还有几里呢。】

“啊,这鱼都被逼得上岸了,哎啧啧,可见这天界的气候是多么的恶劣啊!”

【傻帽!这哪是鱼啊!明明这么大的蛇尾,你瞎了么!】我操,他还走过来了!我禁不住咬牙切齿了,下回别让我碰见他,碰见一回揍一回,不怕蛇的物种就是任性,不行不行,靠人不如靠己,我得赶紧、立刻离开。

‘不怕,不怕,凝气于神,凝气于神,呼气,吸气,呼气,吸气,走!’

我刚刚飞起,眼看就要飞离灵潭了,希望尽在眼前。

“啊!!!”

一声气壮山河的尖叫,吓得我腿脚发软,凝气已散,直直朝灵潭掉去,天要亡我!!!我要砸到蛇尾啦!救命啊!!!

入水的瞬间,一股冰凉的触感一处即散,蛇尾消失了,我笔直笔直的砸到了水潭里,迸发出巨大的水花,脑袋还有一时眩晕,感觉那声啊啊啊还回荡在脑海,这莫不是传说中灵气版的狮吼功吧!

待眩晕过去,我游出灵潭,爬上了岸,额,刚刚吓的一下还有些余震,我现在有点虚,还不敢用灵力,手脚发酸的爬上岸,抚了抚身上的流止仙裙,还好灵潭里面灵气居多,衣服倒没怎么湿,哦,对了,好像流止仙裙防水哦,我真傻了?

岸上站着两人一鹿,呆呆的望着我。蛇倒是不见了,难道刚刚那厮的狮吼功将大蛇击退了?厉害厉害,既然蛇都不在了,我还怕什么!

“咳咳咳,你们看着我干什么!没见过夜游灵潭的啊!”我挺胸抬头,首先要把先发制人的气势拿出来。

“噗”

那个穿白衣服的用袖子挡了挡脸,别以为这样我就不知道他在嘲笑我,可恶,要不是今天碰到了大蛇,往常谁要敢这样朝笑我,我的碧玥一棒子就送给他了。倒是这个睁大眼睛望着我的小仙童,不就是刚才那个,难道是他吓退了大蛇?果然真人不可貌相。

“夜游灵潭,可是我刚刚过来没有看见你啊?”

“你。那是你灵力低微,所以才看不见!”

“哦哦,原来如此。”小仙童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小仙在此歇息,不知竟惊扰到两位仙友,失礼了。”

这人瞧着着倒是有些眼熟,我之前是不是见过?肯定是被那个大蛇妖给吓着了,脑子到现在都不好使。

“没事,没事。”

小仙童赶紧摆了摆手,去捡地下的篮子,那篮子里,盛满了红线团子。

‘红线团子!叔父的红线团子!’

“哎,小家伙,你这红线团子是哪里来的?”

“月下仙人所赠,今日相逢便是有缘,你要吗?来,给你一条,希望你以后能觅得良缘。”

“我要这干嘛!”我随手一扔,这种东西我蛇山的洞穴一大筐呢,有甚用?“快带我去找月下仙人,我有要事!”

我赶紧推着小仙童找人去,叔父这个老家伙,躲了我好几日,总算被我抓到了,今日一定要拿下他!

“哎,慢点慢点。”

小仙童被我拉着,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灵潭,我这才松了口气,谁知那大蛇还在不在附近啊?或者在某处偷偷躲着,伺机而动,来个突然袭击,咦~打住打住,不能再想了,以后这灵潭我可不敢来了,果然人杰地灵的地方尽出些奇怪的物种。

“小仙童,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锦觅,敢问仙上是?”

“繁华似锦觅安宁,淡云流水度此生,好名字!好名字!别仙上仙上的,叫我流渊就好,对了,锦觅,我偷偷问你一句,是你刚刚把灵潭里的那条大蛇吓走的吗?”

锦觅歪着脑袋看着我,一脸茫然。

“大蛇?没有大蛇啊!那里只有小鱼仙官和魇兽。”

“嗯?”怎么会?

“刚刚露着尾巴的那位小鱼仙官啊!”

露着尾巴,尾巴?尾巴!

“你莫不是傻的吧,你哪只眼睛瞧见那是鱼了?那明明是蛇!是蛇!”

“水里游着的难道不都是鱼吗?”

“不,那种布满鳞片的长长的尾巴,肯定是水性很好的蛇,你信我,不会错的,我家山上到处都是蛇!”

“那是小蛇仙官?”

“管他什么仙官,快点走,快点走!”

离那个地方越远越好。

“流渊,你怎如此急躁。”

“快点!快点!”

锦觅带着我走到了一个我不认识的府邸,好吧,在这天界,我就只待过姻缘府,其他的府邸也没去过。栖梧宫,这个应该是火神的宫殿吧!看着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啊?还没有叔父的姻缘府好,这里寡寡淡淡的哪有红彤彤的姻缘府喜庆,看着便不免感到寡淡。

“狐狸大仙,我回来啦!”

“小锦觅,你回来啦!”

眼看这两个家伙就有叽叽歪歪的凑到一起,我插声而入。

“哼哼哼,几日不见,月下仙人进来可好!”

“小,小渊儿”

“月下仙人这几日可让我好找啊,找得甚是辛苦!”我咬牙切齿地拉着叔父,在锦觅怯怯的眼神下,朝叔父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锦觅救我,救我!”

叔父伸着手向锦觅求救,却被我死死拽着,动弹不得。

“锦觅,我改天再来找你玩!”

我微笑着跟锦觅打过招呼,便气呼呼地将聒噪的叔父拽回了姻缘府。

“你今日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便把你这姻缘府的红线全都烧了!”

“别别别!”叔父拉着我手,恳求的望着我,“这可是无数痴男怨女的红线啊!小渊儿你怎忍心,呜呜呜,我家小渊儿竟如此凶残。”

“还不都是你逼的!你说说,把我带到这偌大的天界,自己却跑出去了,连着好几天都不见人影!留我孤身一人,孤苦无依,这像话吗!!!”

“我,我错了。”

似是被我的话震到了,叔父停下了嬉皮笑脸,弱弱认错。

“知错便好,那你告诉我,你还有我爹爹、天帝,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你知道了?”

“你说呢!如实招来,不许骗我!”

“早知你上天界便会知晓得此事,不曾想,却知道得这么早,罢了罢了,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当年大哥带兵出征讨伐魔界,久久未归,后来,二哥,也就是如今的天帝带着天兵得胜归来,却也带回了大哥身殒忘川的消息,后来,我发现大哥其实并未死,只是深受重伤,便将他偷偷藏了起来,度了千年灵力,才让他悠悠转醒,后来大哥回了一趟天界,自此之后便就隐居蛇山了。”

“我爹爹他······”竟如此坎坷?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爹爹必然经历许多,可是这些事情又都发生在我出生之前,我无力阻止,也未曾参与,我所认识的,也只是现在这个沉默寡言、高深莫测,死板严肃又不爱笑的爹爹。“爹爹以前爱笑吗?”

“爱,大哥以前的性子是最为爽朗洒脱的。”

爹爹,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你?现在的你快乐吗?

“那爹爹这次去干什么了?”

“这,我可真不知道,大哥只是说有要事要去办,让我照顾你几日,还有,他也并无意瞒你这些,大哥说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连爹是谁都不知道,这样就太对不起她了,虽然他并不喜自己的这些陈年旧事。”叔父拍了拍我的脑袋,“别瞎想了,说不定大哥是去给你找娘亲了呢,我可是赠了他不少红线的啊!”

“你还说,你这红线也太廉价了吧,到处都可见,刚刚那个小仙童锦觅,都随手赠了我一根,被我扔掉了。”

“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

不去理会叔父的独角戏,我的情绪并不高涨,刚刚听了爹爹的故事,嗯?半个故事,有点沉重。爹爹,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过来接我啊,我想回蛇山了,有爹爹在的蛇山。

又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一白衣少女正在与一个巨大的长满鳞片的怪物搏斗,少女手中的碧玥频频发出耀眼的光芒,眼见那鳞片怪物马上就要落败了,不知怎的突然蓄力勃发,眼看就要将那少女击中。

“小心!”

一翩翩公子伸手接住了少女,两人纷纷倒地,少女满脸通红的压在翩翩公子身上,羞涩的要站起来,突然撇见那翩翩公子朝她温柔的笑了笑,露出嘴里的獠牙,下身化成巨大的蛇尾,将少女死死缠住。

“啊!救命啊!”

我猛地惊醒,伸手擦了擦额头,一阵冷汗。我说怎么这么熟悉,他就是那天跟黑衣人打斗的白衣服,我擦,他还是个蛇妖!我摸着自己久久不能平静的心跳,只求他别再我面前变成蛇就好,其实也没什么恐怖的。

不怕,不怕!

我肯定打不过那么大条蛇的,呜呜呜,还是好怕,起来修炼,修炼,爹爹从我很小就教导我,会遇到害怕的东西,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大,弱小者处处是敌,只有强大了,才能无所畏惧,这也是我至今一直信奉的话,等我修炼得厉害了就不必怕他了。

今日一大早,我就赶到了栖梧宫去找刚刚认识的朋友玩,毕竟我在这天界确实没什么朋友,难得碰到个和我心意的,当然要多走动走动。

“锦觅,我来找你玩啦!”

我刚走进栖梧宫,就见到两个相视而坐,正在下棋的仙人,一金一白,一个高傲冷冽,一个温润如玉。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我是来找锦觅的,她就住在这里—”

蛇!大···大···大蛇!

“这位仙子,没想到到这里又见面了,前几次匆匆忙忙,还未向你道谢!”

大蛇走过来了,这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昨天刚梦里吓完了,今天早上有来了。呜~呜~我要淡定,不能引起他的注意,不能让他知道我怕他的原身,看,看看人形,多好看啊,怎么就是蛇了呢!那么可怕的大蛇啊,表皮果然具有欺骗性。

“仙子怎么了?可是润玉有何不妥?”

可能是见我直勾勾地望着他,他竟朝我笑了笑,还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衣着。

“大哥?”

另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仙人似乎在叫他。

“旭凤,这便是我跟你说的,那日出手相助的仙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言的结局在线阅读第8节

    岚衫用这样的方法一点一点地试探着黑猫小白的底线,最终发现——这只猫是没有底线的。它仿佛一个极为纵容的家长,满脸都是无奈的神情,一点一点地为自己心爱的孩子把自己的底线再往下让出几分余地。而岚衫就是那个不知好歹的孩子,踩着底线又前进了几分。很快地,小白冲着岚衫举爪投降,默许了晚上岚衫可以不那么早睡觉,而

  • 网游之掠夺者系统之混沌海(4)

    忙碌了一上午的两名片警结束了最后一家的询问,这时候中年警察才能够喘了口气。“刘哥,你说上头这么紧张的让咱们这一片都动起来,是为了什么?”年轻点的警察掏出了烟,给刘刚递了过去。虽然年纪轻轻分配到一个小区分管治安看似没什么前途,但是张楠对自己这位老搭档可是佩服的很。据说之前是什么特殊部队转业过来的,这半

  • 隐于世界角落惹我三分,还他下地狱!【2】

    走出服装店的卢飞一脸的清爽无比,他笑呵呵的看着父亲打趣道:“有没有看到那个狐狸精脸都青了?”父亲一脸的囧样,像点头又像摇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卢飞看到父亲好为难的样子,连忙搭着他的肩膀说道:“咱还是乡下人,但咱不低人一等,别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仗,别人惹我三分,我还他下地狱!”卢飞的话很果决,没有丝

  • 此心安处是吾乡第三章在线阅读

    季谷雨翻开保镖递来的合同,脸都白了,强压着心底的恐惧看轮椅上的男人,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颤抖:“赵爷,我……,”男人抖了抖烟灰,没有看他,季谷雨却感到了一股莫名的气势压住自己,呼吸变的困难,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啪!”笔掉在了地上。“捡起来。”赵清明看不出神色看不出喜怒。保镖把笔捡起来递给季谷雨,季

  • 无限之诛天路在线阅读第8章

    战局顿时一变,原本的二包一瞬间变成了一打一。开大溜走的满血龙女站在极远处,根本够不到这边。潘森也是乐得不行,自己只是一个走位,就将对手打野吓跑了。果然前二十分钟不抓人,不是没有理由的啊!这龙女也太菜了!“卧槽,你这龙女真是有丶绿色啊!”“建议以后还是玩上单吧,你这打野太坑人了!”“满血卖队友啊!”周

  • 说好的复仇线呢?[重生]张天的死亡

    郑非并没有因为那晚的事情对离月亲近,依旧独来独往。带头欺负郑非的叫张天,这几天可没少找郑非麻烦,什么话难听说什么,推推搡搡更是屡见不鲜。这一天下课,张天带着人鬼鬼祟祟跟上离开的郑非,把人堵在一个不起眼角落,而男主从头到尾都是冷眼静看。“你什么目光?本少爷也是你能看的?”张天个子矮,最讨厌别人用居高临

  • 七世浮图第3章在线阅读

    陈妈妈回来了!楚王府里的老仆都知道,陈妈妈是府里二娘子的傅姆。如今她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娘子——那不是小县主还会是谁许如是从侧门入府,到中堂刚坐了一会儿,十五六岁的少年急匆匆冲出来。只见小娘子一身青绿半臂,石榴红襦裙,俏生生地立在中堂,额间一点嫣红的花钿灼灼,简直与阿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 落雪飞尘在线阅读第三章

    耗了整整十来个小时,小姑娘终于安全的降生在梅小米的臂弯。整个机舱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新生儿并不好看,身上还粘着很多污物。好在热水是空姐一直备着的,在照顾小婴儿方面毫无经验的梅小米小心地让梅将孩子抱过去清洗,而她则专注地照顾安西娅的状况。“还有纱布吗?”不一会儿就听梅问道。纱布?梅小米分神看向自

  • 道天法祖第10章在线阅读

    日上三竿,紫衣护卫吃完饭回来,望见满头大汗的肖张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劝说道:“吃完饭再来等吧。”“谢谢。”肖张答完,依然笔直挺立。太阳逐渐柔和、温顺,染红了天边的云彩,紫衣护卫都已经换了另一班,肖张依旧。月牙高悬,星星点缀,夜风柔和地拂过剑南海的水面。借着微弱的月光,肖张看见一个身穿亚麻布衣,胡子

  • 情饵之宠妃VS皇帝(7)

    一连三天,沈昊都没有参加朝会,宫里开始出现流言蜚语。不知道谁走漏了风声,说太医院院首孙太医,三天都待在含元殿。姚总管亲自到太医院,秘密带走了许多名贵的药材。大臣们终于坐不住了,早朝完后,又一起来到含元殿门口,求见皇帝。这事在沈昊意料之中,按照计划,他没有出去,让姚总管以“勿扰皇帝静养为由”,把大臣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