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狐妖之超神天赋第9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3:17:12 作者:亭中树 来源:飞卢小说网
狐妖之超神天赋
狐妖之超神天赋
作者:亭中树来源:飞卢小说网
(求收藏!求鲜花!)本书改名前为狐妖小红娘之超神天赋哥哥王权霸业?妹妹王权醉?又遇到涂山红红?……王权光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穿越的竟然是狐妖小红娘的世界。不过,这岂不是美滋滋吗?可惜,这个时代,是大陆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人妖纷争,人族内战等等……致使无数强大的妖怪、修士横空出世,但他们对于拥有无数神级天赋的王权光来说,不过都是卑微的蝼蚁,不值一提!一剑起,天地幻灭,剑落时,万物臣服,狐妖世界,唯我无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那梓木盝在老许碰到的一瞬间,啪的一声,裂开了。对,没错,就是裂开了。一个盒子突然之间从一个三维立体状态变成了一个平铺在桌子上的二维平面。我们三人面面相觑,我勒个去,这比变形金刚还酷啊。

裂开后,里面一览无余,居然什么都没有。梓木盝就这么变成了梓木板。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之外了...

书生显然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跑过去,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嘴里嘟囔着,宝贝呢,宝贝呢?

我和书生毕竟是行外人,只是觉得既然称作盝,而且确实有很巧妙的机关用来锁住这个梓木盝,那里面一定有宝贝才对。有了这个前提,使我们期望值很高。如今幻想破灭,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还是老许够专业,他依然带着他的白手套,反复观察着“梓木板”,一会儿用手摸摸,一会又抬头想想。我和书生懒得管他,由着他研究吧。

书生说:“夏总,如今宝贝没了,我看不如将那破盒子交给刘所。也算是立功一件,听说那案子悬赏不少钱呢,交上去还能领个赏钱。”

我点着一根烟,瞥了书生一眼,接着他的话茬说:“恩,赏钱给不给我不知道,你这号子是蹲定了。你丫要没法合理地给警察解释清楚这盒子的来历,估计你天天可以吃窝头了。”

书生默默无语,这么一个破盒子,还值得那么多人追查,难道这盒子是假的?

“咦?奇怪,这个是...”老许半天没说话,一说话就把我和书生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什么情况,老许?”书生看到老许神情不对。

“书生,老夏,你俩快来看,梓木盝内壁上有发现!”

我和书生从老许手里夺过放大镜,按着梓木盝的内壁仔细观察。果然发现了一些东西。准确的说,应该是发现了很多密密麻麻的符号。

老许用纸将这些符号从内壁上拓了下来。然后观察了下,说这是先秦小篆,看来这梓木盝果然是秦朝所制。

书生看了看那犹如蜘蛛爬行痕迹似的文字,说:“老许,你对秦汉这么有研究。这次是你立功表现的机会,你快看看,这他娘的写的是个啥?”

老许也是激动异常,拿着放大镜在拓纸上仔细看着,一会打开电脑查询,一会又翻开一本笔记查看。折腾了很久,然后放下放大镜,面色凝重,将我和书生叫过来,说:“文字我基本上已经看懂,虽然是用我所懂的小篆而作,但是内容无比艰苦晦涩,令人称奇。翻译完的内容我写在了拓纸上,你俩看看。”

我和书生从桌子上拿来那片拓纸,只见拓下来的古文字侧面用汉语标记着: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一二开三,万物初安。

龙起祖庭,绵延千里。

风雨突来,所循周理。

古有至宝,又附径录。

巧若命定,可安限数。

千里奔波,万重机要。

所为极致,终成至极。

我和书生默念了好几遍,根本不明白其中的含义,用询问的眼光看向老许。

老许摆摆手,说:“我虽然懂得先秦小篆,但这些文字的含义一时半会也弄不明白。我只是初步将含义翻译了现代汉语。我需要一些时间,将这拓字和初步翻译的情况都传给圈内的同行。请他们帮忙一起研究。我觉得这些文字很有深意。”

我和书生对于这些就是门外汉,只能同意这个办法。反正宝贝也没有,研究一下这古文字没准有什么重大发现,还真是一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我们这边正在热烈地谈论着,啪的一声,房门突然被踹开了。三人不约而同抬起头,有一人已经走了进来。那人满头乱发,一身旧衣,脚下黑色布鞋一双。来的正是那土少年。

土少年依然嘴角微翘,面带蔑意地微笑着,看起来就是一副欠扁的样子。书生大怒,喝到:“小子,你丫是哪个?跑这跟洒家闹事来了?”

那土少年径直走了过来,伸手就要拿已经成为梓木板的古盒。老许离着桌子最近,一把按住土少年的肩膀,想要推开他。那土少年只是扬起左手,轻轻一拍,老许已经弹飞出去。我和书生惊呆了一下,立刻本能冲了上去。那土少年貌似动都没动,我和书生就像撞到了一堵墙,肩膀立时就产生钻心的疼痛。

只是几秒钟,我、书生、老许就都趴在了地上,任凭这个像孩子一样的土鳖拿起梓木盝和那张拓纸。土少年看了一下拓纸,又看了看我们,一句话都没说。不过我从那眼神看出了一种寒冷,这小子敢情是要灭口啊。

书生还趴在地上骂骂咧咧,小崽子,今天你三位大爷轻视了你,没想到你还真有点三脚猫的功夫。要不是洒家今天大意,早就把你揍得连你老母都认不出来。

今天才发现,人不可貌相的含义,这么一个土里土气、形似孩子一般的少年,居然瞬间将我们三个成年人打倒在地。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那土少年只是用看似很轻,实则很重的一脚再度将我踢趴下,然后用脚踩在我的胸口。我立刻觉得肋骨快要折了,疼的要命,呼吸也越来越艰难。我想骂街,但嘴里一甜,继而有腥气传到鼻子里,这他娘的估计内出血了。

我看到老许、书生都在挣扎着,想过来帮我。但是视力越来越模糊,思维也开始混乱。难道就这么死了?!活了三十年,头一次近距离感触死亡,惊恐、不甘、迷茫、愤怒的心情交织在一起。

正在我觉得要过去向马克思先生报道时,土少年“啊”的一声,向后退了几步,我的肺突然获得了充足的氧气,精神也为之一振,本能向旁边一滚。

只见在我和土少年之间多了一个人。这人一身黑衣黑裤,外着黑色风衣,身材匀称,身高约莫一米八。年纪比我和书生略大,脸庞白净、棱角分明,一对细眼挑着两条浓眉,眼神犀利又沉稳,散发着一股令人不敢直视的气势。手里握着一柄如蛇般抖动、长约一米五、六的剑。只是这柄剑并不同我们常见的剑,而是那种束腰软剑。

我草,难道我触发什么机关穿越了?还是平时扶老奶奶过马路的次数太多感动上天派来了神仙?这都什么路数,一个土里土气的混蛋少年,一个装作大侠的古怪剑客...

伤成这样,我居然还有心思胡思乱想。不过看看旁边躺着的书生和老许,他俩也一副迷茫的表情。那土少年表情倒是不再微笑了,他全身戒备地站着。我注意到,他的右臂衣服破了一个口子,有血在不停渗出。那黑衣人也站着不动,软剑不停抖动着,犹如一条活着的长蛇。

“原来是你。”土少年幽幽地说了一句。

“许久不见,他还好吗?”黑衣人声音低沉而坚定,虽然不是那种很有磁性的男声,但保证每个人对这声音都会过耳不忘。

“呵呵,他很好。只是很‘惦记’你啊。我今天是来办事,这三人不能留,你也最好别插手。我们的事,一会儿再说。我先办完事再来和你谈。”土少年摆明了要置我们于死地。

“今天这三人你收不了。你的事情也办不成。”黑衣人声音低沉,幽幽地说道。

我们三人听不懂,也走不了,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不过,我盼着这黑衣人干的过那变态的土少年。落在黑衣人手里,至少还有保命的机会,而如果那土鳖赢了,我们三人肯定要去见马克思先生了。

我看这俩变态还在那一人一句地交谈着,心里一边骂他们,一边将手悄悄伸进兜里,日他大爷的,打不过你们,还不能报警么?一会叫来刘所,你们再厉害能干的过警察手里的枪么。我悄悄地掏出手机,借势放在衣袖里。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就要拨号打给110。恰在这时,一个短信到了。我低头一看,这关键时刻捣乱的短息发送人显示的是“无记录”,内容只有几个字:“要活命,别搞小动作。那黑衣小哥救得了你们。”

喜欢这么玩神秘的,只有那个神秘人了。我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拨通110。既然一路都顺着这神秘人的意思走过来了,而且一直也没出事,那就再相信他一起。

土少年依然那副欠扁的表情,看着黑衣人,突然眼睛一瞪,右手鬼魅般地击出。眼看就要戳中黑衣人,我不由心里一紧。只见那黑衣人只是用手轻轻一抬,一伸,土少年的右手已经被黑衣人用左掌封住。在土少年惊讶的表情刚显现时,黑衣人左手一抖,只听卡的一声,土少年右手已经软趴趴地落下,鲜血从刚才的伤口处不断流出。那土少年牙关紧咬,额头冒出冷汗。

书生看到这小子再也没有刚才那盛气凌人、一副欠扁的样子了,哈哈大笑起来。末了,还不忘嘲讽两句:“小兄弟,就这两下子?快回家找你妈去吧。啊哈哈哈。”

土少年冷笑一声:“今日领教了。后会有期!”话声刚落,只见他左手顺势一扬,一阵黄色烟雾弥漫开来。

“不好!憋住呼吸!快点出来。”黑衣人一个鱼跃从房间跳了出去。

我们三人也不敢怠慢,谁都看得出来这黄色烟雾绝非善物。虽然只是短短呼吸了几口,嗓子已经干苦难忍。连滚带爬,总算出了房间。外面只有那黑衣人,土少年早已不知去向。

我们待屋里黄烟散尽,才回去。屋里一片狼藉,梓木盝和拓纸已不在桌上,定是被那土少年拿了去。书生爹长娘短地不停问候着土少年一家。我和老许默默看着这黑衣人。刚才只看到他的背影,如今细细看来,此人面色清秀,双眼细长,眉毛刚劲,高鼻梁小嘴巴,颜值颇高,乍一看去简直就是韩国来的欧巴啊。

“这位兄台高姓大名?刚才多谢你出手救我们哥儿三。”书生很江湖地抬手一揖。

黑衣人犹如没听到一般,只是将软剑像腰带一般重新束在腰上,然后肃然而立,默然不语。

过了一会,他突然开口:“你们几个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原来刚从生死边缘爬回来的我们又被这一句话吓得都齐刷刷地看向这黑衣人。

“罢了,缘既至此,那我就给你们讲讲,省得到了那边还不明白,白白做个冤死鬼。”他便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皇后撩人不自知在线阅读第3节

    翌日,独孤晟起的很早,事实上她几乎一宿没睡,从今天起,这里就会是她的家,她将老死的地方,那个孤曦国的地方,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去了吧,翻来覆去,她整整想了一个晚上。“公主,今天是您来的第二天,要参拜太后,您看看穿什么好?”采月手拿了几件大红大紫的衣服让她选择,刚刚嫁过来,当然要穿的喜庆些比较好。“换

  • 影帝人设总掉线在线阅读第9节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在这茫茫的沙漠中,杨小冰看着那落去的夕阳,脑海之中不由冒出这两句话。那么大的太阳啊,炙热的要将人身体里的水分全都晒干似的。一抹脑门的汗,杨小冰转身看着那高高的城门,他们是随着一行驼对来到敦煌的,看着身旁的奕剑和冰雨冰雪三人,真是不爽啊,自己和洛少寒是汗流浃背,但他们却是干爽的

  • 朕的皇后是二婚:娘子别耍赖在线阅读第四章

    安茉儿吸出好几口血水,直到血水变成正常的鲜红色,这才呸呸的把嘴里的毒血吐干净。但她还不敢吞咽,最好是待会儿到河边漱漱口。“别动。”安茉儿含糊着说,拿了树枝在周围翻找,运气极好的被她找到几株七叶一枝花,放在嘴里嚼了嚼,嚼碎了敷在伤口处,又撕下一块布条帮他把伤口包扎起来。“这东西有用吗?”小女孩问道。“

  • [综漫同人]配角才是最闪亮的星黑匣子(一)

    嘀嗒...嘀嗒...嘀嗒.......偌大的房间安静的几乎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唯有那墙上的钟摆显得有一丝不协调。它就像一个见证者,用人们听不懂的语言叙述着这个房间所发生的故事。世上本没有分分秒秒,因为它的问世,才让这一声声的嘀嗒声成为了人们认准时间的概念。“你现在正站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之中,春暖花开

  • 王妃驾到,腹黑王爷请听命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

    玄尘撇了一眼地上的本子,只见上面画着两个男子正在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而画的主角正好就是他和对面的男子,玄尘的脸上瞬间就是乌云密布。苏雨桐感受到周围的气温似乎低了几度,但是她又不敢抬头看玄尘。于是她小心翼翼的朝着玄尘脚下的那个小本本移去,当她的手指刚触碰到本子的一角时,地上的本子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她一

  • 主攻向快穿文记录第6章在线阅读

    魔兽林林,沧澜大陆三大凶险森林之地之一!东南西北各有分向,连接着如今沧澜大陆实力最强的三大帝国!而这个大陆很特别,期间几乎是连着的,只有最为边缘才有海洋!所以根据海拔,地理位置,各自利用自己的资源强大自己!而魔兽森林就正好位于先进的三大帝国之间,其大小犹如现在的欧洲的俄国(当然是在欧洲的部分)而其边

  • 钥之旅之赤壁锐士的计划(下)

    “哎呦?老赤壁已经有计划了?”一个id叫顿丘十九骑的人笑了:“不愧是老赤壁,我还以为你只会配将的来着”“怎么可能啊?如果没点能力的话,我小学的卫生小组长不就白干了嘛?”赤壁锐士话音还未落,就以燕飞猴叫似的狂笑声为引,大家都哄笑了起来“合着说我倒是像那个参观动物园不买票的了”赤壁锐士干咳了两声,大家的

  • 飓风骤起在线阅读第三章

    华灯初上,灯火阑珊。清风鼓进房间,屏风微微颤了一下,冷素月终于是回来了。这次真的是失误,一向办事利索的她,居然找个大夫找了这么久,匆匆将大夫引进屋内,冷素月站在门口等候。回想着刚才的事情……又深深呼出一口气来,好险,差点就没命回来了,重生还不到一天,她可不想死。由于那位青衣公子的原因,出门的时候有些

  • 甄嬛传同人之熙妃传在线阅读柏舟(2)

    鼓着腮帮小潭里的金鱼,憨奈可掬,水波粼粼的潭中印出竹子,清雅的君子竹节节上盘,投下零碎的残影。解荻戴着木槿对饰,配着青绿色的碧袖对襟长裙,不够美貌,胜在清雅婉人。侍女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礼仪竟然比不上自己的主子。“我不太习惯,有人伺候。”解荻转过身来,看着一张张小家碧玉的扉脸

  • 玄幻之大道图书馆在线阅读第六章

    6朝云身体好一点之后,经过好多次的体检确认,大夫说她不用做化疗了,当初说化疗也是怕万一,不过现在看来手术十分成功,她的头发保住了。朝云拍了拍胸口,特别开心,她在医院断断续续住了太久了,见过不少癌症患者,吃不下东西,呕吐,身体也会很疼,掉头发,失眠,各种让人不舒服的症状都有,而且还不一定搞得好。她美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