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老子是你爹啊![综]在线阅读第四个梦

2021/6/11 16:11:57 作者:岐山娘 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子是你爹啊![综]
老子是你爹啊![综]
作者:岐山娘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排行榜第二的异能[综]》求收藏嗷!!以下是新文文案。港黑干部中原中也从国外出差回来,一进门,被自家boss告知自己多了个亲爹。亲爹是隔壁有名的神社主。据说实力很强。中原中也:“………”ps:男主神棍,cp八岐大蛇pss:双黑不拆谢谢,脑洞文,可能v,为爱发电。——————————————————————————————————————————————————————————————————文案:卡提作为狼王子,在去姐姐家的路上穿越了,带着心爱的平底锅和大黑锅。从此那些儿子们都在被煮与被打

回过神来我站在一个人山人海的赛场。

这是一个料理大赛。

厨师们出乎意料地年轻。他们不论男女都统一身着深蓝色校服,围着白色围裙。

他们眼花缭乱地在各自的料理台上制作着各种各样的料理,俨然一副火力全开,倾尽毕生之力的模样。

我觉得自己好像误入了中华小当家之类的频道。只不过这些厨师们看起来画风不太中华,还很现代。尤其是刚从烤箱里面出来的那些西点,特别是那个玛丽苏一样的超豪华蛋糕。

还有那些精致的西餐,好大一只彩色龙虾!我猜只有英国女王才能享用那么豪华的套餐吧?就连银制的刀叉都带着高大上的华丽纹样,没有一副刀叉的图案是重复的。不过是一份食物,却处处透露着奢华的金钱气息。

哦!那个!是豪华寿司船!我第一次看见!天呐!一米高的龙船寿司船!我只认得出金枪鱼鱿鱼鱼子酱之类的寿司,其他的那是什么!看起来都好好吃的样子!我超喜欢吃寿司的!

那边的烤鹅!哥哥!您刷油的手挡住烤鹅了,能否高抬贵手让我好好欣赏一下那晶莹剔透的金棕色烤鹅酥皮呢?皇家烤鹅!虽然只是一道简单不带任何装饰的烤鹅,但是硬生生做出了御用料理的逼格。

我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666!大哥大姐们厉害!!

我仿佛和现场周围其他屏息观看厨师技巧的安静观众格格不入,不仅疯狂海豹式鼓掌,还不停地呲溜口水,高呼“好香!”“太棒了!”“大哥大姐们可否赏我一口吃的,我帮大家试试味?”“下脚料不要丢,抛给我,我现场表演口接食物!”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低级发言。

裁判席上的人终于忍不住了,“这个人是谁,怎么混进这里来的?!”裁判员生气地指着观众中的我说,“怎么这么没见识,不知道观众不能在比赛过程中制造噪音影响选手发挥吗!”

我周围的人顿时哄堂大笑起来。

我感到丢人极了,脸上火辣辣地烧得慌。

但是此时退缩我就不是我了。

我脑袋一热,爬上了比赛台子,指着周围的所有选手高喊,“我并没有在针对谁,但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所有人一片哗然。那些做料理的小哥哥小姐姐们也纷纷停下来手里的动作,对我怒目以视。

“你们做的东西都没有我中华小当家做的好吃!”面对所有人怀疑的目光,我坚定自信地放言道。

辣鸡西餐!辣鸡糕点!辣鸡烤鹅!

我种花国中餐才是世界美食之首!我呸!你们这辈子都别想超越中华小当家的神之美食!我种花人傲视你们!中餐,永远唯一立于万国佳肴顶端!中华小当家,我永远的童年男神!万厨之神!中餐拯救世界味蕾!

“哦?那么自信,你来试试?”裁判席的裁判脸黑了,面露不悦之色。“给她一张空的料理台!我倒要看看中华小当家有多厉害!”

啊哦。

裁判好像把我误当成中华小当家了。

我笑容逐渐僵硬。

但是不慌,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拿出逼格来。

我大手一挥,“不用了,给我准备一碗白米饭就好。”

“要最普通的那种白米饭。”

“我倒要看看你能做出什么来。”裁判面无表情地说。

一碗白米饭上来了,摆在我面前,热乎乎地冒着大米的清香。

我莫名感觉这里一碗普通的白米饭都比我平时在家吃的白饭高级出太多。

我看着那碗白饭,表情高深莫测,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着一些深色的鳞片。

紧接着,我把那些鳞片倒到砧板上,毫无技术含量地瞎几把乱剁一通。那裁判看得直皱眉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闭嘴了,想等着看我出丑。

我把剁碎成碎末的鳞片从砧板上刮到那碗白米饭中,随便搅拌了几下,“做好了,请品尝。”我把那碗混着鳞片碎末的米饭端到了裁判面前。

热腾腾的米饭上撒着又绿又棕的不明碎末,看起来十足的黑暗料理。

“别吃吧,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裁判旁边的人扯了一下他的袖子。

“不!我要吃!”裁判用深仇大恨的目光盯着我的鳞片饭,咬牙切齿地说,“远月学园的荣耀绝不许任何人侮辱!”

然后他拿出自己专用的银勺子,郑重地舀了一勺鳞片饭,没有一丝犹豫,放入了口中。

裁判面色深沉地咀嚼着那口米饭,半天没有说话。

“要是不对味儿就赶紧吐出来吧。”他身边的人有些焦急地看着他。

仔细咀嚼了良久,裁判终于把口中那勺鳞片饭咽了下去。

忽然,裁判流下两行眼泪,“我无法判断它到底是好吃还是难吃。”

众人哗然。这种话怎么可能出自一个远月学园的大师级人物之口呢?他的舌头难不成坏掉了?

“因为我纵横美食界这么多年,从未尝过这种味道。”裁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敢问阁下这道料理的原材料是什么?”

我作出一副高人的样子,“这是我神农架山区中栖息着的据说世上仅存的几只大角熊猫的角鳞。只有最强大的猎人才能到充满危机的山上取得强大熊猫的角鳞。”

“最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采用最朴素的烹饪方式。”我像世外高人一样摸了摸自己下巴并不存在的胡须。

“从未听说过这种生物……”裁判喃喃道,“看来我才是那个坐井观天的人,真是失礼了。”说罢,他向我鞠躬道歉。

“就凭这道料理,您有资格点评在场所有远月学园的学生。”他主动把自己的座位让了给我。

“只是这瓶中剩下的鳞片可否……”他指着我切鳞片的料理台上不过拇指大小的小玻璃瓶。

我不在意地挥挥手,“拿去吧,小东西而已。我大种花地大物博,不差这点东西。”

那裁判立即兴高采烈地拿着那个小瓶子跑开了。当然,也没忘了带走桌上的那碗鳞片拌饭。

“写下来……”我兴奋地苍蝇式搓手,像看猎物一样看着在场的选手们料理台上的美食,三千佳肴环肥燕瘦等着我的宠幸!

“我要吃什么好呢?”我舔了舔嘴皮子,感到饥渴难耐!

……

阿咧?怎么那些料理在我眼里出现重影了呢?等等,别!我还没有……

————————————

梦醒了。

而我还没有吃到任何一道美食呢!!

啊!!!!去你的!!为什么要醒来!!

赔我美食!!!!

我愤怒地捶打我的枕头。仿佛我睡不好都是这个睡塌了的枕头的错。

我记得我在梦里稀里糊涂地用美食猎人门琪的鳞片饭骗了一顿大餐,但是还没有开吃,梦就醒了。

我不服!我的大脑潜意识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把我勾得馋虫哇哇叫,又不满足我!

我迟早!!要!再做一个美食梦!然后大吃特吃!吃光所有人的粮食!!我气急败坏地想道。

我虚脱地倒在床上,肚子应景地咕咕叫。

我拿起手机一看时间,下午两点了。哪怕今天是双休日,我也不由得感慨我真能睡。

“出去搞点吃的去吧。”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爬起来穿衣服。

奶茶炸鸡薯条。

垃圾食品我来了。

现实真操蛋。

—————————————

在那个神秘的黑发少女坐上远月学园料理大赛的裁判席主座后,她忽然浑身发光,最后变成光点消失了。

远月学园调出监控,却发现怎么搜索都找不到这个黑发少女的身影。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怎么样进到远月学院内部的。据学生们描述,她只是突然出现在那里,一回头,突然就发现多了这么个人。

然后她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消失了。

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只剩下带来的那瓶“大角熊猫的角鳞”,没有跟着一同消失。

就好像灰姑娘的水晶鞋,这个平平无奇的小玻璃瓶留了下来。

可惜的是,瓶内的角鳞很快消耗完毕,却再也没有人能复制出那种味道。

远月学园遣人去种花国神秘的神农架寻找传说中的“大角熊猫”,却被告知这里从来就没有这种动物。种花国熊猫是国宝,但大角熊猫着实是闻所未闻。

现在,这世上只有寥寥几人知道“大角熊猫”的角鳞是怎么样的滋味了。

而那个出现在远月学园料理大赛中的神秘少女,已经变成了远月学园的校园传说。

每当你路过远月学园的操场,就会看到那里有一个少女雕塑。

雕塑一手高举一个小玻璃瓶,另一手捧着一碗白米饭,用居高临下的鄙夷眼神俯视来往的学生。仿佛在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雕塑底座留着这样一行字:

“最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采用最朴素的烹饪方式。——中华小当家”

传说远月学园久负盛名,逐渐得意忘形,料理之神派来一位来自神秘种花国的黑发女仙,赐下一道看似平平无奇的鳞片饭。

黑发女仙用这道坎称美食界绝响的鳞片饭,狠狠地扇了远月学园一个耳光,告诉他们,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把自负自大的远月裁判赶下了裁判席,然后就化作金色蝴蝶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这位神秘的女仙。

这座雕塑立在这里,就是要告诫远月学园的学生,永远要保持着谦卑求学的态度,才能达到料理的新高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之谴责第七章在线阅读

    距离苏家村最近的一个镇名字很有意思,叫做葫芦镇,据说因地形似葫芦,而得了这个名字,镇子不大,城里散落着一些作坊,只有一条街比较繁华,两边开着店铺。卿娘不想跟苏三一起出门,便去了二叔祖家,坐了二堂叔的车,正好他带着娘子去镇上走亲戚,“卿姐儿坐里面一些,你们在镇上待多久?我和你二叔要到下午才能回哩。”二

  • 万万不可在线阅读第六节

    一段时间的相处,周暖觉得,她和慕年之间好像没有那么别扭了,一切都变得比较顺其自然。后来和程妙单独相处时,她又得知了一些关于慕年的事情。高一的慕年,由于长相漂亮,引得许多人向她表白,粉色信封每天准时出现在她的课桌里,从不间断。后来慕年也有点受不了了,就跟最近一次递情书的人说,她喜欢女生。那男生当场的震

  • 六十年代农家女在线阅读第6节

    “以为我刚才没有看到吗?妈妈你笑的好开心呀,那我和爸爸和小南开不开心,你有想过吗?”宁玉抹了把眼泪,声泪俱下:“我在想着怎么修复我们的家,您却已经庆祝上了,你怎么能那么自私呢?”卫生间里的叶安荷瞬间红了眼,为了宁玉,为了这个家,她甚至没怎么追究宁楠被强制出国留学这件事,为了这个小女儿,她可以说是放弃

  • [综英美]大佬另类带飞方式心思叵测

    景瑟话音刚落下,众人只觉得一道晴天霹雳下来,人人脸色难看,胃里不住地抽搐痉挛。有一个婆子忍不住迅速跑出去吐了起来,其他几人听到那几乎把隔夜饭都吐出来的恶心声音,纷纷跟着干呕起来,拔腿就往外面跑,忙找地方吐去了。敛秋虽然面色难看,但还是勉强稳住了身形。到底是苏傲玉身边的得脸丫头,定力较之其他人要好得多

  • 断罪第六章在线阅读

    路过其他教室的窗前,耳边是哗啦啦翻书的声音,奋笔疾书的同学们笔下沙沙作响;月亮从厚厚的云朵背后探出头,天空带着一种暧昧的暗紫色,偶有晚风摇曳树枝。温雅不知不觉就跟着童耀星走到了走廊的最深处——没有灯的楼梯间,月即是唯一的光源。温雅看着童耀星的背影,她深知自己与童耀星没有共同老师,刚刚的那番说辞只不过

  • 玄天修真录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碗咸蛋黄皮蛋瘦肉粥。”一联系起昨天的事情,顾桐枝就觉得胃疼,还是点碗粥缓一缓吧。对于顾桐枝这个改变,林梨没有任何反应,他等到他自己的菜上了后,就优雅地开始用餐。大概是来餐厅点粥的客人比较少,等到林梨用完了他的晚餐后,顾桐枝点的那份粥也还没有送上来。林梨正襟危坐地坐了五分钟,面无表情地盯着顾桐枝看

  • 网游之百倍声望在线阅读丧钟为谁而鸣

    大殿一片嘈杂,脚步乱乱,就是监国的太子,也没多少人会去全心全意地注意他的动静,反而是礼部的齐皓白尚书大人,忙来忙去,全听他调遣,最引人注目。群臣注视下,他一个皇子一个皇子地叮嘱了下去。四皇子不如其他皇子哭得厉害,也可能是哭过了太累了,总之在闭目休息。谁知道呢,四皇子向来没什么存在感的。齐皓白就跪坐在

  • (全职)叶子黄了之绑架

    一行人径自越过程咬金,向房间走去,临走前,明灼拍了拍程咬金的肩膀,将人从呆滞中拍回神:“搞搞清楚人物关系再来谈生意,懂?”临到房间,长相艳丽,性格却乖觉的夏致涵手机突然响起来。“喂……什么?”夏致涵眼中盛着怒气,那艳丽的面容这时才流露出几分锐利来。“你等着我马上……不行我现在在船上,你给卫成打个电话

  • 异兽治疗师温柔见血

    送走了三婶还有挑事的小姑子之后,海顺婆娘冲着于微住着的南屋吐了两口。“骚蹄子,看我以后怎么撕了你!”于微现在着急的不是海顺婆娘如何,而是海顺那个老色鬼。听着她们说话,这个海顺被他婆娘看着,还没得手呢。这下他婆娘点头了,他还能忍着才怪!于微还没有想到该如何应对的时候,就听着门外传来脚步声,脚步重,听着

  • 织网第5章在线阅读

    不行?不行什么?余成淇不知自己怎么回的安然居,脑海中就只有牢房里那血腥恐怖的画面,和莫敛之的那句你不行。伺候静妃用晚膳时,他看见肉就下意识地呕吐,吓得静妃赶紧撤去肉类,还吩咐七天之内都不许出现与肉有关的东西。现下,静妃正在刺绣,余成淇在一旁帮忙整理丝线。更多时候,他和张萝像是朋友,而非主仆。张萝鸣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