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梨树下的回忆在线阅读第5节

2021/6/12 6:22:53 作者:玉米姑 来源:3G小说网
梨树下的回忆
梨树下的回忆
作者:玉米姑来源:3G小说网
六年前,一次在咖啡厅的偶然邂逅,令宏天房地产总裁江长鹤,对服务员赵冉一见倾心,又感觉似曾相识,浪荡不羁的他终于开始改变,对赵冉发动了猛烈的爱情攻势,并最终与其成婚,笃定此生契阔。而三年后他的一次无心出轨打破了这平静幸福的一切。如今,他再度走入她的世界,究竟是报复还是旧情难忘?是再续前缘还是魇梦重演?梨花盛开,馨香袭人,美好却不能永恒,璀璨只是瞬间,唯有回忆能长久不衰,白若冰玉的梨花簇簇凋零,如雪花纷飞,他就是自己一生要寻找的人。花开花谢,缘起缘灭,一切在冥冥中早已注定。

两个才华横溢又孤独的年轻人在相遇了以后,有着说不完的话题。盖勒特和阿不思在阁楼上吃过了午饭又喝了下午茶,家养小精灵又给他们送来了晚饭。他们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他们确信在经过这场深刻的谈话,他们对彼此的了解更深了一步。

“真不敢相信我们才认识一天。可我却好像认识了几十年那么久。”盖勒特大笑着说。

阿不思点头表示赞同:“的确。我从来没有这样的友情。虽然在霍格沃茨我也有朋友。”

“你在霍格沃茨的朋友?你是哪个院的?”

“巴希达没和你说吗?”阿不思疑惑着问他,“我是个格兰芬多。”他用一种陈述事实的语调说。

盖勒特显得有些吃惊,他很快的掩饰了这种吃惊,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金色耀眼的头发说:“我还以为你是个拉文克劳或者其他的什么。说真的,你的兄弟才是个真正的格兰芬多。嗯,你很有勇气。不过这种不顾一切的勇气被你的外表隐藏起来。”

“我的外表?”阿不思带着些危险意味的笑了起来。他讨厌别人关于其相貌过于阴柔的议论。他甚至曾有些极端的考虑过留胡子。

“呃,”盖勒特感到了阿不思的不悦,但他确实长得阴柔秀美。“我是说你看起来是个深思熟虑的人。分院这种东西,真不知道你们国家的巫师是怎么想的,德姆斯特朗(Durmstrang Institute)就不分院,你想学什么选一个研究这方面的教授,跟着后面学就可以了。我们的国家即使在麻瓜大学也是如此。”

“我们一会等天黑下来就可以出发了。”盖勒特喝了点茶。他的嗓子有点哑,不复刚才的清亮,可能是因为今天说了过多的话。

“听起来不错。”阿不思评论。

“你讨厌舞会?”盖勒特问。

“是的,我不擅长跳舞。也不擅长应付很多的人。阿不福思和阿莉安娜却狂热的喜欢舞会。”阿不思皱了皱眉头。

“唔,麻瓜的舞会和巫师的舞会其实差不多。我们可以先去看一看戏,或是去沙龙看一看。”盖勒特想其实阿不思还是很古板的,哪个年轻人会讨厌舞会呢?

“沙龙?”阿不思不熟悉这个词,他需要解答。

“你看麻瓜的书吗?”盖勒特突然对这个话题变得兴致勃勃。

“我以为纯血的巫师家庭都是厌恶麻瓜,而不会收藏麻瓜的书。”阿不思有点冷淡的说,他想用冷淡来掩饰自己对未知事物的不安。

“不,麻瓜无疑是让人厌恶的,但是我却着迷于他们的技术,还有哲学,文学,艺术。很让人惊叹。”盖勒特摇着头。“你怎么看麻瓜?”他接着问阿不思。

阿不思沉思了一会,才慢慢的说:“麻瓜是让人同情的,我们需要保护他们。”

盖勒特只是微笑。他并没有对阿不思的话表示赞同或否定,而是继续刚才没有解释的内容说:“沙龙是很多诗人学者艺术家在一起讨论问题的地方,有的还会大声朗诵诗歌,你可以从中听到很多东西。”

“这很有趣。”阿不思禁不住有些向往。

“当然”盖勒特拖长了音调,表情变得不正经起来:“还有些迷人的女士,她们通常是沙龙的主持者。”

阿不思想,如果不是他了解盖勒特,这种态度只会让人误解为他是个浪荡的花花公子,就像他之前那样的误会。但他也理解为这是他的一种掩饰自我的方式,他们两在这上面是相同的,只是方法不同。

“走吧,先生,开始夜晚探险了。”盖勒特用的是一种迷人的语调。阿不思觉得在他这么说的时候,将会有一个奇妙的世界在眼前展开。盖勒特的魔杖轻轻的点了点阿不思的衣服,那是一件时髦的外套。他把自己的魔杖变成手杖,阿不思也学着他。他们彼此看了看,阿不思说:“确定不用增龄剂?”

盖勒特坚定的说:“不,我们是巫师。不需要在乎麻瓜的眼光。”

多有趣,阿不思心里想,他的意思是我们可以高高在上的去俯瞰尘世。这种感觉确实很好。

盖勒特带着他从树屋直接移形换影到了麻瓜伦敦,德姆斯特朗的学生并没有对移形换影的特殊规定。阿不思又深深的感到德姆斯特朗和霍格沃茨有那么多不同的地方。

麻瓜伦敦即使夜晚也很繁华热闹,煤油灯照着黑暗的街道,一切都灰蒙蒙。星空很黯淡,只有稀稀落落的几颗挂在天空上。教堂,穹楼,塔尖,河里的船舶,还有时不时路过的马车,轱辘在石板路上发出很响的声音。阿不思去对角巷的时候并没有注意过麻瓜伦敦。他带着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一切。

盖勒特建议阿不思先去看一看戏剧,或是歌剧。阿不思决定去听歌剧。“我建议你去威尼斯城听,一百多年前那里可能不知道总督是谁,但是不会不知道最新的歌剧女演员是谁。你可以用上时光转换器。虽然我从没见过能倒流时光如此之久的转换器。不过当然,你是个初学者。”盖勒特的话语里带着丝丝得意。

阿不思只是微笑着倾听,他羡慕盖勒特丰富的游历,盖勒特好像对这个世界无所不知。而这正是他所缺乏的。

他们先去听了歌剧,他们进剧院的时候没有买票,而是直接在歌剧院墙外的某个偏僻角落移形换影进去的。盖勒特说这是巫师的特权。阿不思觉得跟着盖勒特不守规则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

巫师也有音乐。巫师的音乐显得更加的古朴,那些歌词和曲调都是从很遥远的时代传来的,没有装饰,带着魔法与对自然的歌颂。还有对未知的神明。然而但是麻瓜的歌剧显然发展到了有舞台表演以及高难度的歌唱技巧,布景也相当豪华。

来到歌剧院的女士们穿着各种色彩的,当时流行的维多利亚式礼服,身上闪耀着娇艳鲜花和名贵宝石。几乎每个人的手上都拎着一个精致的象牙镶铜的小望远镜。阿不思带着新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一切。他发现盖勒特对歌剧院的种种习以为常。

他们在二楼找了一个无人的包厢。盖勒特趁周围的人不注意,先给包厢下了一个改良的混淆咒。即使有麻瓜预定了这里,他也会突然想起什么事情而离开了。包厢是半开放状态的,盖勒特用已经变成手杖的魔杖熟练流畅的点了点。两架和麻瓜手上同样式样的小望远镜出现了。他递给阿不思一个。

阿不思新奇的看了看,把它放到眼前,舞台上的一切变得清晰了。“改良的天文镜?我从没想过还有这种用途。”他学着盖勒特挑眉毛的动作,不过并不像盖勒特流畅自然。

“可我更喜欢用它来看舞台。”盖勒特举着望远镜如是说。

他们今天听的是《尼伯龙根指环》的选段。该剧虽然写就短短数十年,但仍然风靡全欧,排演了很多版本,直到1892年才在伦敦上映,用的依旧是意大利语。

“你经常来这里吗?你看过这个剧吗?”阿不思压低声音问他。他的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舞台,他不是特别习惯这种唱腔,有些词甚至听不清楚,但他显然着迷了,歌唱者强烈的情感深深的攫住了他的心灵。

“是啊。在其他地方,不在这里。你看,这就是麻瓜眼中的巨人、神明、巫师,能让我们寻找到足够的乐趣。”盖勒特的眼睛也注视着舞台,平静无波,面无表情。

阿不思没有说话,他努力听着这部当时以宣叙调出色应用而著称的歌剧,他当时并不知道宣叙调和咏叹调的区别。他尽可能努力辨别出故事情节,这些故事情节能让人联想到某些巫师的传说。

“在罗马尼亚甚至还有吸血鬼的剧院。他们混在麻瓜里,当着麻瓜的面吸血,可从来没有被发现过。”盖勒特也压低声音对阿不思说,他像是想到什么突然坏坏的笑了起来。“下次我们可以偷偷的混进去。然后对他们扔大蒜。要知道,《神奇生物保护法》国际公约里面可没有保护吸血鬼不被大蒜袭击的内容。”

“可是很危险。”阿不思笑了起来,但很快笑容就消失了。他继续专心致志的看着舞台上故事的发展。直到女武神沉睡的时候,歌剧才散场。阿不思显然还沉浸在激动之中。

“显然我们巫师有另外的一个版本。十三世纪的时候的一个巫师写的诗,却被麻瓜改成这样了。”盖勒特对阿不思的激动有些不以为然。

“之后如何?我是说这个故事之后怎么样?”阿不思这么问,他并没有用心的在听盖勒特说话。盖勒特皱了皱眉头,他以为阿不思和他一样的不喜欢这场歌剧:“麻瓜改编的是巫师的历史。不过最后在《诸神的黄昏》那一段里,神明全部死去了。”阿不思吃惊的回望向他,显然对结局感到惊讶。

当他们看完戏走出来的时候,阿不思忍不住对盖勒特低声赞叹: “麻瓜的歌剧真的太好看了。我简直无法想象他们竟然有如此的想象力。”

“在没有魔法的情况下,有这种想象力确实难得。”盖勒特的语调又带上了一层忧郁和隐隐的讥讽。“对这些麻瓜来说,歌剧唱的都是异教的东西,他们虽然在歌剧院很感动,可是信奉天主的或是信奉基督的,依旧认为这是邪恶的异端。”

阿不思听了他的话,沉思了一会说,“就像你今天下午说的那样,关于神明的那些话?”

盖勒特只是点了点头,他接着他自己的思路往下说,情绪变得有些激动:“麻瓜们只是流于表面。这就是为什么我厌恶麻瓜的原因。他们只相信自己所能看到的。他们纵然此刻被悲壮的,最后全部毁灭的感到痛苦与悲伤,但他们从来不会想到这些可能是真实发生过的。从舞台到现实,就从美好变成邪恶了。”

“你说的对。”阿不思跟着他的后面缓慢的走着。阿不思此刻却想着,有麻瓜和巫师的世界,都认为彼此不真实。我们从来没有好好的了解过麻瓜,就好像他们从未了解过我们。

他们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们并不着急回戈德里克山谷,想继续看一看麻瓜伦敦,还有继续彼此交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曾经的秘密Chapter④

    Chapter④凌晨不知道多少点,应该快要天亮了吧,我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准确的说是被饿醒的。极不情愿地从温暖的被窝里飘了出来,慢吞吞地打开了门,像是在自己生前,咳咳,不对,死前的家一样,很熟悉朝厨房飘去。打开冰箱的大门,揉揉惺忪的睡眼,眨巴眨巴嘴巴,呜,让我看看亲爱的你有些什么内涵。这冰箱是坏掉了

  • 初恋那件小事之初恋微酸第8章在线阅读

    “回师尊,弟子自觉近日修炼刻苦,受益良多。”乔以桐很不要脸地说。然而乔光屹并没有被自己儿子的假相所欺骗,只是冷冷道:“既然如此,我先看看你的修为,过来。”乔以桐闻言伸出一只手去,老实说,他很讨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但是乔光屹却容不得他一丝一毫的反抗。乔光屹拉住乔以桐的手,将自己的灵力输入乔以桐的身体

  • 假如青春不散场之第三章

    「第三章」韩国快餐外送这一行业非常的发达,特别是在首尔这个大城市,可以说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点餐都会有店员给你送来美味的食物。拿到了心心念念的海鲜面,郑安美的嘴终于能被面堵住消停一会儿了。没有了郑安美在旁边叨叨,姜草熙终于能够呼口气。要知道被话痨逮住在旁边不停的念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在姜草熙心里,郑

  • 大唐:让开,这锅我背凡人弟子养成计划 (求花花啊!!)

    文竹峰,陆辰自己花了一天的时间搭建了一间木屋,因为他是文竹峰第一个外门弟子。剩下的内门弟子都是筑基期以上,她们在文竹峰开辟了自己的洞府,山顶这两座木屋就是文竹峰议事的地方,其实就是摆设。现在陆辰肉体力量远超凡人,搭建完木屋没有任何疲惫感,坐在台阶上,陆辰开始沉思一个重大问题,接下来该干什么?这峰上根

  • 男朋友是机器人?之血魔神功

    张宏买了五本秘籍,张宏一看自己果然上当了,哪有十两银子把五本秘籍买到手,而且这些都是江湖不传之秘而且都是顶尖的武功,岂能只用十两银子得到。此时系统忽然惊醒:‘’主人这些都是真的,张宏一听是真的,系统道:‘’是真的,刚刚我扫描这些都是真的,也就是都是真的,我得到了奇遇,把五本书收好回到王府。‘’回到王

  • 梅塔特隆星曾临第六章

    独孤般若再次醒来了的时候,发现自己竟成了孤魂,竟然附着在了一根玉簪子上。而且还是宇文护送给自己的那根。没有任何的疼痛,般若看着自己接近透明的双手。这难道就是人的魂魄吗?任她这么呼喊春诗和其他的下人们,并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呼喊。她现在只是一个孤魂野鬼,只能躺在这个玉簪子里面。伽罗,阿爹怎么样了般若隐约的

  • 末法九州第六章在线阅读

    邢霜因为贾琮今后就是自己的孩子了,虽然不能把这这个孩子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但是当做亲戚家的孩子关心,邢霜还是能够做到好好的培养贾琮的,更不用说还关系到自己以后的养老。想起上一次看见贾琮的样子,邢霜就知道他在这府里的日子,也就比起那些个奴仆好些,但是也没有好到那里去,所以不仅准备了衣服用品,还有读书启

  • 青梅难撩之浮黎亲至(10)

    酆都一袭玄金色衮服,负手立于一旁,神色莫测。看着眼前的男女,十二珠旒冕下,唇角边的弧度多了些许意味不明,威重冷淡的目光也不由缓和了些,倒是显得有几分长辈的模样。注意到平心收回了灵力,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酆都才微微点了点头,十二珠毓琉清脆碰撞,漆黑冷寂的眸子掠过一丝极浅的满意,稍逊即逝。随手取下腰间的

  • 超神学院之唯吾独尊第3章在线阅读

    二日,赵理事跟着徐伊景来到有个叫信朴卫一的竞标者公司,这个信朴卫一虽然是开设日本银行贷款,可却是日本第二最大建材公司会长。不管他参不参加竞标但比起其他人他的实力也不可让人小觑,将会是个有力用的棋子。刚被秘书请着带着上楼,一身红色的西服白色的衬衣,黒色的女士西裤成衬托出徐伊景修长纤细的双腿,亚麻色的头

  • 洪荒降临之噬龍蚁第八章

    第八章不得不说,迎春的运气其实是比原先的探春要好很多的。虽说迎春算是顶着探春之前的身份,不过早生了两年,情况其实就完全不一样了。算一算宝玉和探春的生辰就知道了,王夫人先是千辛万苦的生下了宝玉这个衔玉而生的嫡幼子,这个儿子在自己坐月子的时候知道就被婆婆贾母单方面决定抱走本就让王夫人的心情很不愉,然后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