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冷面总裁要借婚在线阅读捞救

2021/6/12 6:52:44 作者:墙南有风 来源:3G小说网
冷面总裁要借婚
冷面总裁要借婚
作者:墙南有风来源:3G小说网
她是孤儿,初中辍学,从小偷到大,是警察局的常客,他是名门公子,是翻手云覆手雨的祁三少,也是所有女人最不想嫁的对象;一场阴差阳错的婚礼,让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初识】“来,亲爱的小乖乖喝药了。”她嚣张的像个女王对他百般折腾。而他坐在轮椅上,如一只兔子般任由她宰割。【尔后】“想跑?你已经没有后悔的权利了。”他如地狱的修罗残忍的撕碎她的一点点防备。而她蹲在墙角衣服尽碎,面如死灰等着他的判决。

从茶峒到茨滩,这么小小一段路,王家的船却在弯弯绕绕的河道上连行了四五日才到。这速度既因为船上载着王家的夫人姑娘,宜缓宜慎,又因为王家上下都是不沾河的中寨人,到了这水上,实在比不得那些成日行船的能手。

“也不知道团总想什么,怎么要把大姑娘嫁到这种地方来?”

说话的人倒也不是真在为王家大姑娘打抱不平,只是这终日行船,他们恰恰做的是最苦的活,心中难免生出些抱怨来,便借着这由头似有若无地指摘主家两句。

他旁边的人道:“你别小看了这河,那些行船的来来往往,买进卖出,一年到头来,至少要挣这个数。”

那人搓了搓手指,比划出一个数来,先前抱怨的人立刻瞪大了眼,似乎急切地想要问些什么。那人却没给他这个机会,立刻又道:“团总说亲那家,管着这上上下下的船队,咱姑娘要是嫁过去,想来日子也好过得很。”

先前抱怨的人不再抱怨了,反而转道:“也不知道咱姑娘嫁过去后,我们能不能跟着去跑船?我早不想做现在这活了,每日拿这么一点钱,干得比猪狗都累。”

两人就着这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远了,最后甚至开起了低俗下流的玩笑。船舱里本来在偷听的大姑娘一下羞红了脸,立时捂住耳朵,在心里轻轻啐了一口,走了开来,决定去找母亲。

王家大姑娘王幼青,如今不过十六岁出头,亲事却已经提上了议程,因着这事,她一连几日都有些怏怏。

王家夫人是个严肃板正的人物,只有在看见幼青时,脸上那股肃穆才一下变成和气。夫人朝幼青招招手,幼青便走过去,依偎进母亲的怀抱。幼青身上早换下当时为了见人临时赶制的不甚合身的新衣裳,穿上了平日里的家常旧衣,贴合着她安静温柔又带点爱娇的模样。

夫人摩挲着她的肩头,笑道:“好端端的,怎么撒起娇来,是这船坐着不舒服了?”

幼青没说话,夫人便以为真是因为晕船的缘故,低低地叹了一声,道:“你若真不习惯,这以后可怎么办呢?”

毕竟这婚事一谈定,幼青一两年后便要嫁到船总顺顺家中,成为那行船青年的妻子,下半生难免要同这船与水打交道。就像夫人嫁到中寨,成了中寨人,幼青最后,总得从一个不沾水的中寨人,变成这水上最是流利的茶峒人。

幼青抬头,眼中有着扑闪的光,似是试探,又好像只是无意识的玩笑:“若是真不习惯,就不嫁了好不好?”

夫人抚摸她的手顿了顿,低头看了眼她的神情。幼青还是那样笑,带着点爱娇,好像并不怎么认真,夫人这才道:“你是不好意思么?到了这个年龄,都是要谈婚论嫁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幼青心中有些失落,面上却只带出个笑来,又从母亲身边跑开了,说要去看河。

父亲为她说的亲,是茶峒船总顺顺家的二老傩送。傩送是个脸黑肩宽的俊俏人物,也是顺顺最为偏爱的儿子,先前去茶峒的时候,幼青忍着羞意,在那视野开阔的窗前好好地看了他一阵。青年高壮,成日里跟着船,在河水中风吹日晒,脸上难免晒得黝黑,可他仍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俊俏人物,诨号岳云,相貌完全对得起他父亲为他起的傩送二字。

幼青心里也是有过期待的,就像母亲说的一样,她总要嫁人,如果能嫁一个俊俏的好人,那总比嫁给别的什么人要来得好。于是她怀着羞怯,细细地打量那个站在船上的青年,期待着他也能看她一眼,让她明白他是如何作想的。

可从始至终,青年都没有朝窗台投来一眼。

幼青坐的这位置,是顺顺让人特意安排的,正对河道的窗敞亮大开,她就端坐在那跟前,让吊脚楼下来来往往的人似有若无地打量,唯独最该看的那个人,一眼都没瞧。

幼青这便知道了,傩送不想要这门婚事。可两家大人还是在议亲,反复拉扯,犹豫不决。

幼青不晕船,来的时候她还很喜欢这条河,可现在却不怎么喜欢了,她有些不想看了。

突然,幼青注意到有什么东西漂在河水湍急处的上游,它一鼓一鼓,时而浮上水面,时而被水淹没,那是……那是人的衣物!

幼青一下反应过来,抛却往日的羞怯腼腆,着急地站起来指着那个方向,对着船夫和王家伙计道:“有人落水了!”

幼青的眼神好得出奇,寻常没有经过训练的人根本无法像她看得那般清楚,此刻就算她已指了方向,照旧有人找不到那个落水的倒霉蛋在哪。幼青顿时有些急了,道:“那人要被卷到急流里去了!”

那要是被卷进去,旁人可不好救。

“在那!”

总算有人看见那个溺水的家伙,三四五个船夫放出小船一同划去,省得那人挣扎,反把救人的家伙牵连下去。

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后,那位溺水的可怜人总算被救了上来,倒在船头昏迷着,也不知这毒辣的日头几时能将他湿漉冰凉的衣裳晒干。幼青看着老船员熟练地将他腹中积水压出,溺水者吐出一大口水后睁开了眼,对上了幼青的脸,不过一瞬,又合上了眼,只胸膛微弱的起伏证实着他仍有一息尚存。

幼青站在那里,竟挪不动脚步走了。这可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她若没看见他,他险些就死了!

那青年即使是躺在船头,也能看出是个身量很高的家伙,似乎比傩送还要高上一些,只不像傩送那么壮实。那湿答答的衣裳贴着皮肉,却也显出他瘦削的精壮来。幼青看到这儿,才发觉自己有些失礼了,脸上一点一点现出红晕来,悄悄侧开眼神,不再看了。

“姑娘,这人要怎么处置?”

走上前问话的是家里的郑管事,很受王团总的倚重,这次夫人和幼青的出行便是由他一手操办的。

郑管事问幼青的理由也很简单,虽说即使换做旁人看了有人溺水,也会想着力所能及地帮上一把,但刚刚大家伙那么卖力,显然是因为幼青出了声。若是大姑娘见那人可怜,想要多帮他些,他也好吩咐下去。

果不其然,幼青实实在在地动了恻隐之心,轻声道:“都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们就先带着他,等他好上一些了,问问他要到哪里去,在下一个停船的地方送他下去。如果他缺几个赶路的钱,便一并给他些好了,也算为我们自己行善积德。”

郑管事看着她,脸上露出些和蔼的笑,正想应下来,便看见夫人也走了过来,便又规规矩矩地垂下脑袋,等着夫人开口。

好在王夫人对幼青的安排并没有什么不满,看着她笑了笑,便对郑管事道:“就这么安排吧。”

夫人拉着幼青的手,将她带离了这里。虽说是自家雇的船,上边到底人多眼杂。

幼青没有反抗,只是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他会醒来吗?

她救下他了吗?

对于这个新问题的期待和思考已经完全压过那门尚未确定下来的婚事带给她的忧虑和抗拒。

被救上来的溺水者醒了。

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很快,这两个消息一前一后地传到幼青的耳朵里,她有些惊讶,还想去看一看,目光便不由自主地转向了母亲。夫人一眼看出了她的诉求,犹豫了片刻,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幼青离开的背影,就好像雀跃的云雀一样,等她离开之后,夫人脸上那些和蔼的笑便一点点收了起来。父母对于儿女的亲事,总是满怀忧虑,尤其在男方如今态度不明的情况下,不免就要更担心一些。夫人这次出行,除却郑管事外,还带了不少人,那些人在茶峒打探傩送的为人,自然也听到了一些叫人不大高兴的话。

听人说,那位“岳云”同人说,不想作那碾坊的主人——碾坊是他们为幼青准备的陪嫁。

这或许是谣传,或许是真话,可不论真假,光是这话本身,便已经让王夫人十足不快了。不想结亲其实没有什么,请他们家做主的大人给个精准回话,他们也不会赖着船总这家,若不是心疼女儿,看中傩送岳云的美名,这亲事本也未必落得到他头上。可如今,当家做主的一声不吭,既不说这亲事成,也不说这亲事不成,小的也不知道是嘴上没把门还是招惹是非多,一下便传出这些话来。她这么一个活生生的闺女,到了旁人嘴里,竟只剩下碾坊这么一个名号。说到碾坊,便是她,说起她,便是碾坊。

可王夫人气归气,却不能对着幼青说些什么,万一最后,这门婚事还是定了呢?她忧虑地看着幼青离开已久的方向,沉沉地,沉沉地叹了口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游戏网在线阅读第三节

    “哎!又是一声无奈的轻叹,心中有些反悔,当初怎么就答应她了呢!看看女儿的那一身行头,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这么大个人了,怎么思想还是不着边迹,永远不懂得人情事故,总是任意而为.这次去就让她见识一下古代刻板条规是多么的不容挑衅,见识一下何为文人雅士,或许可以让她也改变一下.这么想心里也好过一点,要不然真

  • 造梦西游3加更规则!!(上架前)

    嗯嗯..我的加更规则也没有加更规则。评论越多,人数越多,我就更得越多。嗯嗯,当然氪金大佬打赏,要求加更的要求还是要答应的。数据很重要,但我认为和读者的交流也很很重要,除非人实在少到写不下去,不然我会写到完本。作者所不上老油条,但也在飞卢开过很多本书。当然,大概是我水平太差,很多书都写不下去。写得最好

  • 我在进击世界捡巨人力量之第一章 因祸得福惹是非 第三节(6)

    教室里都在忙着自己的事,做作业的做作业,照镜子的照镜子,聊天的聊天,仿佛刚刚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似的。林美芢走进教室,看到自己的课本还乖乖的躺在地上,而且还被人很不客气的留了几个鞋印作为装饰。林美芢径直走向座位,并没有要捡的意思,她倒是想看看,江旭东进来看到这书的惨状,会做何处理。林美芢刚刚坐下,就听

  • 黎明已至,我在等你在线阅读第1节

    天空一场暴风,宣传了一个不平等的命运开端。柯娅……二十一世纪的黑道女魔,她…让所有的黑道人员,全部败在了她的脚下。“哈哈……柯娅,想不到你也有这一天!哈哈……”一个男人,面目狰狞而得意的说。“不要太得意了,你,总有一天会跪下来求我!”一名妖艳的女子握住左肩,因受到触伤,让她的脸蛋有些苍白,但却添了另

  • 羽落惊蝉梦浮生『精华』『元素』董璜恶论

    焦卓做的求饶也不过是徒劳而已,董尤根本就不买账。“哼!滚开”董尤脸上狰狞的一脚揣在董尤胸前把他踢开,橘黄色的灯火一阵摇摆,秋风锤子皇帝脸上过分的凉,他实在惊讶惊讶眼前的人竟敢如此胆大包天。“尔等逆贼,朕看谁敢动手!”王澜冲上来阻止,可身子刚刚跨出去一步,却被王方一手给拦住了。“先送陛下回去歇息”王方

  • 偏性障碍在线阅读算计,不怀好意

    屋内红烛依旧,丫环少了许多,留下三两个却都是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极像尸体,徐清清已经不知所踪。“咦?那丫头去哪里了?”喜多愕然。钱满多大惊失色,立即从梁上飞身而下,喜多紧随其后。两人分别蹲在一个丫环身边,伸手探其鼻吸,呼吸正常只是被人打晕,这才松了口气,起身在屋里四处打量。喜多眼尖地发现桌上有

  • 把你养在心上第6章在线阅读

    翌日,清晨的阳光唤醒沉睡的城市。厨房里,一抹淡绿色的倩影在忙碌着。今天她穿着一身淡绿色的连衣裙,裙上绣着淡雅的竹子,一条白色纱质腰带勾勒出曼妙的腰身。长长的头发扎成了一个公主发型,她只有十五岁,身上透着纯纯的稚气,没有成熟妩媚的气质却依然美丽。正在厨房门外偷窥的小魋伸长脑袋,还没醒来就被一阵香味唤醒

  • 为了不谈恋爱我选择穿越[综]第十章

    “……”尹兰暗自思量这番话,淡淡蹙起眉。然后,镇定地移了视线,移向窗棂上的斑驳月影。一室再次静寂。不是暗香浮动,却是急流暗涌。尹兰低垂首,细细斟酌黎笔轩话里意思。前额突然跳动,尹兰手一紧,一抖。刚才她有何破绽?黎少爷极温润的面容上若有似无的微笑……哪里还有沉稳模样?一一想过去,她蓦地偏头看向自己右臂

  • 极品女助理:傍个巨星当老公第六章在线阅读

    “唉!”天再次黑了,江梦蝶依然没有完成任务,她忍不住懊恼一声。她现在的速度已经比以前快了很多,可要在一天之内将整个院子打扫一遍,真的很难。而且刀痕少女一直跟着她,她想蒙混过关都不行。晚上,江梦蝶累的全身疼,躺在地上怎么也睡不着。来王府快半个月,她只见过易涵印两次。上次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若不是

  • 女主满脑子不正经之开场白(一)(4)

    3548年元月一日,零点零分刚过,岳大鹏(29岁,某特混旅上校团长,国防大学指挥系毕业。)的通讯器就不停地响起来,他知道,这是祝贺他生日的。“好烦呀!我跟你们说过不过生日的了。”“岳大鹏!你这个大坏蛋,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这时,书桌上的视频通讯器发怒了。大鹏睁眼扭头一看,靠!这丫头真是凶,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