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星际猎人年少初时

2021/6/12 1:30:11 作者:伍陆柒捌 来源:17K小说网
星际猎人
星际猎人
作者:伍陆柒捌来源:17K小说网
宇宙浩瀚,神秘星空。那里,没有黑暗,没有光明,只有无尽的欲望!那里,没有邪恶,没有善良,只有无尽的斗争!是谁在时间的长河中呐喊!是谁在阴暗的角落潜行!当基因进化芯片出现的那一刻——全世界都变了!一代魔王,自杀伐中崛起!

抱着瑟兰迪尔的长弓跌坐在地上。有那么一瞬间,加里安的确忘记了林外生死一线的战场,也忘记了头顶还在咆哮的妖狼。眼中映照的,脑中所想的,都只有那一个单薄却充满爆发力的身影,那么专注,甚至连对方刚刚把自己一脚踢了下来都顾不上计较。

他张张嘴,似有千言万语想说,最终却依然缄默。

……原来他看出来了吗?看出他早已体力不支,看出他衣衫下隐忍不发的伤痕,看出他其实遍体鳞伤到根本就已经无法再与那种对手抗衡……

心中登时浮现出一种诡异的迷之感动。加里安愣了几秒,不由得默默涌起“我有个熊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感慨,简直不要太热泪盈眶……直到瑟兰迪尔忍不住黑着脸怒吼过来,他才终于想起自己貌似还肩负着消灭黑暗生物的重大使命,忙不迭爬起来去找合适的伏击点去了。

“放心吧,my lord。我肯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哦,我居然被瑟兰迪尔关心了,居然是那个冷冰冰没有一点情趣总是给我脸色看的瑟兰迪尔!!……维拉在上!今天的太阳绝对是从西边出来!!而且肯定会让我手感好到一箭射死十头妖狼!!”

“……”

——那个没有礼貌一天不埋汰他就会死的混球……这账咱们先记着,等我回头再跟你好好算算!!

正踩在巨狼脑门上挑战万有引力。据说“冷冰冰、没有一点情趣、总甩脸色”的瑟兰迪尔,看着他心花怒放碎碎念飘远的身影,嘴角微微抽了抽,差点没失足一头倒栽下去。

愤愤挥下手中的细剑,刻有如尼文加持的剑身虽然不足以刺透卡黑洛斯之狼刀枪不入的皮毛,却也留下了几道深深的刻痕。被疼痛刺激得越发疯狂,它仰天痛苦地嚎叫着,一边把脑袋往旁边的树干重重擦去,企图碾死那只胆敢站在它头上伤了它的小精灵。

早在巨狼歪头的一瞬间就明白了它的意图。瑟兰迪尔顺着惯性翻身,重新攀上刚刚跳下来的树枝。看了眼对手已经完全变得血红的眼睛,他深吸口气,强忍着对浓重黑暗的不适,开始匆匆往加里安离开的方向跑去。

一时间,野兽的咆哮和精灵的喝呼交织在一起,逐渐向森林更深处消失。

*************

倒是没再像先前瑟兰迪尔那样把自己隐藏在树叶间。加里安抗着弓大大咧咧蹲在树冠上,试着拉了下,竟惊奇发现它居然意外的顺手。

轻轻拂过弓身上简洁却绝不简单的花纹,食指微蜷,被弓弦勒得有些刺痛,他仔细欣赏着这把橡木弓,越看越喜欢。虽然和瑟兰迪尔原先跟他比试时的那把不太相同,但明显也能看出都一样是未来密林王自己的手笔……只是加里安却从不知道,原来他们惯用弓的手法、材质、重量以及其他种种方面,居然都这么相差无几。

‘也许等战事结束后,可以请他帮自己重新做把弓呢?……反正原来那把就是他劈断的。’

这么想着,他轻轻拿起脚边的一支破魔之箭搭上弓弦,视野如同聚焦般模糊了一瞬,而后更加清晰。对于精灵之眼而言,这种茂盛的树林并不是阻碍。相反,他们与自然以生俱来的亲和使他能够毫不费力的感受到树木间的低语。一如此刻,它们正在为不远处激烈的搏斗而忧心忡忡。

有风从林间穿过,带来安都因河流水的奔腾和咆哮声。压低重心,拉满手中长弓。加里安隐隐感觉到大地的颤动,黑暗的气息越发逼近,逼得他几欲作呕,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也传来接连不断的抗议。但那随着水汽而来的,他已经很熟悉、如同冰雪般的清冽味道却让他咬牙坚持着,直至一抹璀璨金色出现在视野中。刹那间,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惊艳时光的回眸,看到那丝微不可觉却真实存在的笑意,融冰化雪,风华绝代。

——他来了。

与此同时,瑟兰迪尔也已经看到了那个蹲在树枝上搭弓的身影。想起加里安告诫过,那两支箭蕴含有他们所无法想象的巨大能量。他扭身踏上旁边的树干,在将身后目标暴露在箭矢之下的同时,也远离那很可能会把他自己也卷进去的攻击。

但很显然,他低估了卡黑洛斯之狼的能力。作为当年魔苟斯手下给精灵带来惨重伤亡的黑暗生物,又先后被加里安和自己彻底激怒,所以,它现在的确比他们所想像的更加危险,也更加强大。

猛然跃起,出色的弹跳能力让它几乎能攀上这周围任何一颗高树。妖狼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咬碎了瑟兰迪尔落脚的树枝。完全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一出,不但加里安手一抖,箭矢擦着那巨大的爪子义无反顾冲进了灌木草堆,连瑟兰迪尔也反应不及,从树上直直坠落,并且在落地前被妖狼的又一次袭击拦腰扑了出去。

“瑟兰迪尔!!”

“轰隆隆——”

差点把手里的武器扔掉,也没空去管破魔之箭落点处瞬间爆起的冲天火光。加里安看着同伴被困在那锋利的牙齿间,整个人都空白了一瞬。还好瑟兰迪尔的战斗本能强悍,在被咬住的同时旋身,把细剑卡在了巨狼上下颚之间,这才避免了自己被当场分尸的命运。

“该死!”

知道自己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射出最后一箭,加里安愤愤抓着弓翻身而下。从袖口拔出贴身的匕首,一刀扎下,却被坚硬的皮毛震得手臂发麻。余光瞥见刚从巨狼嘴里脱身的未来密林王,腰间还在扩大的鲜红狠狠刺痛着他的眼睛。而那伤痕仿佛会传染一样,一时间,竟让精灵如同琥珀般澄澈剔透的瞳孔也沾上丝丝血色。

狼狈跌倒在地,顺势一滚躲过重重拍下的巨爪,瑟兰迪尔此时也并不好受。他的腿在刚刚被扑出去时撞到了碎木,明显能感到骨骼已经错位,现下连动上一动都很艰难,更别说奔跑或者战斗了。而加里安也正是清楚知道这一点,宁愿一刀一刀近身和妖狼死磕,也不愿意射出那必胜的一箭,让他卷进随之而来的能量爆炸中。

——但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他们都会死在这里……

眼神暗沉,他看着正在巨狼身上挑战精灵柔韧极限的同伴,深吸口气,终于下定决心赌一把。

“直接杀死它,加里安!”

双手攀上头顶垂下的巨型藤蔓,凭借腰腹的力量把自己拉上高处。瑟兰迪尔努力忽略左腿和右腰上传来的剧痛,撑住身子朝树下伸手:

“用你的箭射穿它的脑袋!!然后跳过来,我会把你甩出去!!!”

“那你呢?”

“我就待在这里。”

“你疯了?!那样做你就会被反冲力卷进爆炸中,和这该死的玩意儿一起完蛋的!!”

“不用管我,你先照顾好你自己的命吧!”未来的精灵王很坚决。

“混蛋!难道你以为你死了我会活得很好?!”

也毫不示弱怒吼了回去,加里安简直要被这家伙气死了。眼前划过那时金发精灵眸中的深爱和温柔,他根本就无法想象,万一瑟兰迪尔在这里出了什么事,那他的那个好Ada究竟会有什么让人心碎的表情。

——就算是……就算是为了欧瑞费尔,他也绝不能、更绝不会放任瑟兰迪尔面对那种结局。

——果然只能赌一把了。

目光在四周巡视一圈,寻找合适的落点,而此时瑟兰迪尔又开始急切催促。咬咬牙,在巨狼头顶稳住身子,加里安终于开弓搭箭,瞄准脚下它最脆弱致命的脑干。

“小心了——!!”

几乎快要把弓弦拉断,他使出平生最大力气,射出这最近也是最万无一失的一箭。刹那间,破魔之矢如同流星一般穿透那刀枪不入的皮毛,深深没入妖狼的脑袋里。

“加里安!!”

伴随着未来精灵王的喊声,加里安借力一跃而起,凭借惯性向前扑去。没有去管身后卡黑洛斯之狼的哀嚎,他努力控制着身上每一部分,微微扭腰调整好姿势,然后在半空紧紧抓住了瑟兰迪尔的手。

在两人双手交握的同时发力,死死拽着加里安不让他从树上掉下。瑟兰迪尔只觉得肩膀‘咔吧’一声,心下微沉。随即蹙眉更大力的动作,力图在力气全部丧失之前把他甩出去,远离身后越来越近的爆炸火光。

……只不过,他算好了一切,甚至万一加里安失手他也留有后招。但唯独没有算到,他这个同伴,从来都让他惊讶,却不会让他失望。

就在将加里安抛至高点准备松手时,那人却牢牢攥住他的手掌,甚至比刚才更紧。而与此同时,加里安也凭借着前冲力,用空着的右手抓住了不远处另一根树枝,接着用力一拽,直接就把想放手的瑟兰迪尔拽了下来!

“你……”

顾不上他惊讶的眼神。加里安抿紧嘴唇,在感受到背后热浪袭来的刹那,以右手为支点带着未来的精灵王一起荡了出去。又护着他在地上滚了几圈,刚好滚进某条低洼的溪水中,隔绝了头顶随之而来的巨大能量。

而当一阵天摇地动过后,森林重新恢复平静时。他们再抬头看向刚才待过的树枝,早已跟妖狼一起变成了灰烬。

“……我本来以为你做不到这种程度的……毕竟换做一个毫发无伤的成年精灵,也很难带着另一个精灵做这么危险的飞跃。”

猛然转过头,瞪着身边还不住喘着粗气的同伴,瑟兰迪尔现在心情很复杂:

“但我发现我真是大错特错了……敢在袖口里装这么危险的东西,看来这种小事对你是理所当然没有难度的。”

“不,恰好相反。我宁愿在身上再背一打那种箭矢,也不愿在经历一次这么刺激的高空抛物。”

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加里安背起未来的密林王,缓缓往森林外移动着——虽然他们俩这种样子已经不可能再去参战了,但能亲眼看着亲族胜利,或者和他们死在一起,也都是他们所希望的:

“但愿我们回去时,费迪伦他们已经把那些恶心的东西都赶走了。”

点点头,难得老老实实待在他背上。瑟兰迪尔已经被这一仗和身上的伤折腾到没有力气,也不介意示弱这一次。歪歪脑袋,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看着眼前淡到近乎看不出颜色的发丝,神情有些担忧:

“一只妖狼都这么难对付。你把费迪伦的破魔之箭要了过来,他们在那边要怎么?”

“不用担心。”绕开那堆已经看不出原样的烧焦的废墟,加里安朝天翻个白眼:

“费迪伦那个家伙,他袖口里藏得可不止这两支……要不是还有欧瑞费尔和族人在旁边,我估计他很乐意一口气把整个战场都炸了。”

瑟兰迪尔:“……”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他们默默穿行在寂静的森林里,身上的伤口往外渗着血色,逐渐彼此交融,汲取余温。加里安背着瑟兰迪尔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崎岖不平的小路上,周围都是激烈战斗后留下的痕迹,称着那两个渺小的背影。恍惚间,恍若一次无人知晓的凯旋,独自绽放在这荒野,万世不朽。

双腿早就没有了知觉,却还在机械运动着。他的步子越来越慢,却一直不曾停止。后颈上能感觉到不属于自己的、轻轻浅浅的呼吸,竟是那么悠远绵长,仿佛隔绝了整个世界。周围时间依旧流逝,却唯有他们逆行在时光的长河里,曾经过往一幕幕浮现。从初见的相看两厌,到方才的生死与共,他们的意识还在剑拔弩张,身体却早已背离了思想,先一步向他们证明,彼此究竟是怎样的默契十足,天作之合。

“我说过,我讨厌你。”

清冷如冰雪的声音在背后想起。加里安无从知道瑟兰迪尔说出这话时是什么表情,但这也并不妨碍他从中听到一丝真切动容和笑意。

嘴角弯起的弧度已经超出了愉快的范畴。未来密林王微微眯起那双湛蓝如晴空的眼,如同春天第一朵绽放的花蕾,万物失色:

“从第一次见面我就讨厌你。因为不但你自大、目中无人、自作主张、没有礼貌,还喷了我一身的茶水……”

“从来没有精灵敢这么对待我,加里安,从来都没有。”

“我很荣幸。”

安静听着他赌气般夸张的数落,加里安也慢慢笑了起来。

眼中光华越来越璀璨。瑟兰迪尔歪了歪脑袋,似乎很喜欢他的笑声:

“你呢?你为什么讨厌我,加里安?”

“……这个啊……其实我并没有讨厌你,瑟兰。”

有些局促地抿抿唇,小精灵脸色有些发红。想了半晌,他才终于这么开口,带了些奇异的被人戳破的尴尬:

“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对既定未来的本能排斥吧。”

“那现在呢?”对这个答案十分好奇,瑟兰迪尔难得追问了一句。不过,他也早已想到了他会有什么样的回答。

“现在吗,当然是觉得还不错啊,my lord.”

眨眨眼,一如他所料,加里安朗声笑道。

如果一个精灵注定要为谁交托他漫长的生命。那么,我现在衷心感谢、并且真诚希望,那个人是您。

不为任何人的强迫,不为任何人的命令。

从今往后,直到魂归曼督斯的殿堂,吾都将与您同在。

“很好。”

似乎也听懂加里安未说出的话。瑟兰迪尔也终于笑出了声。更加放松的伏在他背上,汲取着温度,连身上伤口的疼痛都似乎尽数远去。未来密林王轻叹口气,任凭疲惫渐渐将意识卷携。

恍惚间,他仿佛又回到了更久远之前。他趴在父亲那宽阔温暖的后背上,世间一切烦恼都被阻挡在外。远方传来若隐若现的低吟声,载着母亲的白帆随着海浪轻轻起伏,逐渐消失在前往维林诺的夕阳里。那时,他看着父亲眼中混杂着失落和坚毅的眼神,默默闭上眼,将这盛大的晚霞尽数铭记在心底。

因为,那是他此生所不会再有的,最美丽的梦。

“我累了,加里安。”

眼皮越来越重,瑟兰迪尔动了动胳膊,轻声开口:“为我唱首歌吧。”

精灵的歌喉,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瑰宝,也是洗涤痛楚最神奇的良药。

身下的脊背似乎僵硬了一瞬,随即半晌沉寂,而他却已经支撑不住滑入黑暗。在闭上眼的刹那,他听见加里安好像说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但当那清亮的歌声响起时,确实是真真切切飘进了他的耳中:

“………

看彻繁华,尽失初妆

虚度游迂,历尽沧桑

仲夏夜茫,七月未央

起初你我年少轻狂,不惧岁月漫长

纵情时光,华灯初放

我们如孩提时光嬉戏疯狂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当韶华逝去,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地久天长)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当一无所有,遍体鳞伤,你是否爱我如初,地久天长)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我深知你会,我深知你会)

I know that you will(我深知你的爱经久绵长)

……

……”

歌声似乎稍纵即逝,又似乎拉得很长,在梦里飘飘荡荡。第一次,瑟兰迪尔在谁的背上沉沉睡去。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个身影在梦境中徘徊。

朦胧中,那人似乎微笑了很多次,说了很多话。从过去到未来,一点不落,让他即使在沉睡中,嘴角也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之三国无双在线阅读第三节

    忘川河渡,晃晃悠悠的破船,以这副快要散架的姿态,来来回回的,不知渡了多少过河的人,腐朽的咯吱声,在这忘川河上响了几多万年……“唉,看来这忘川,又要添新人喽!”破旧的小船,以缓慢的姿势在忘川河中划动。“前辈也觉得,此鬼要永堕忘川了吗?”坐船的人睁开双眼。划船的老者不答反问:“佛曰:人生八苦,生、老、病

  • 恩怨情仇书不要满嘴喷粪

    可还没等秦怀道说参不参股,一阵尖锐刺耳的呼喝声,便在两人身后传来:“诶,前面那两个小子,快给咋家滚开一些,莫要挡住越王殿下和公主殿下车驾所行的道路,不然有你们的好果子吃!”踏踏踏,踏踏踏...与之一起传来的,还有一阵沉闷而又整齐的脚步声。“越王和公主?”闻得身后之言,两兄弟不得不放下参股的事情,彼此

  • 冤枉啊,小师叔才是大反派之老司机带带我

    “那好,我跟你过去看看。”别的不说,周凡在看相上面还是挺准的。“那我去开车过来,你等等。”学校门口,一个个用很怪异的目光看着周凡,似乎在说。那么一朵轿花,竟然让周凡这个猪给拱了一样。五分钟之后,一辆兰博基里停在了校门口。张莹莹将车窗摇了下来,挂着笑容看着周凡:“凡凡,上车吧。”凡凡……居然叫得这么亲

  • 吃我一锤在线阅读隐藏(六)

    看了看三本书,还是先学驱音驭兽和鬼刃秘籍好了,御风,慢慢来,做这个没人管的皇后,有的是时间。鬼刃秘籍不是很厚,所以先读了它,过目不忘是杀人必备,不漏任何一个看过一眼的敌人,超强的记忆力和接受能力在这里真是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读完后,拿来武仕刀和匕首,用武仕刀先练习,按照脑海里的步伐,连续挥动,到最

  • 综绮罗无悔在线阅读第7章

    “柳姬辛苦了。”与以往差别无二的话语让柳姬忽略了言语间急不可察的冰冷,而站在薛堡主身边的影十二却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主子气场的变化,偏头望了眼面前的女人。这一动作也让柳姬注意到了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男宠。柳姬明着暗着偷偷打量着影十二,却因他头上一顶帷帽而无法看清其面容。而他的衣袖也异常的宽长,将一双手遮得彻

  • 承天之上之1.9(9)

    伯邑考不知姬发暗地里算计他的事儿,但姬发在朝歌所为,叔齐尽数回禀,却是让他蹙眉,对这个二弟也起了几分不满。让他留在朝歌,不是让他加官进爵的,而是让他暗地里护住父亲,可他倒好,不低调行事不说,反而蹦跶的最欢,着实让人恼怒。散宜生如今抱病在身,他也不能召他相商,只能请了伯夷来,说是再派人往朝歌,看护其父

  • 三国之姝颜第7章在线阅读

    夜风一脸平静的走上台去。“你们说他怎么一脸平静?”“什么一脸平静,已经吓傻了,强撑着而已。”“说的也是,就是我们都不是日天的对手,更何况是他这个吊车尾。”“你们说,日向日天多久打赢他,我赌三分钟。”“三分钟,这么长,我觉得一分钟。”啊哈哈,你们都是笨蛋,场地这么大,到时候夜风不断躲着,日向日天也要费

  • 司来运转在线阅读真的好吃

    袁绍一脸尴尬的看着陈泽,方才他看着陈泽瘦弱,原本是想要装一笔的,结果被陈泽用强势手段镇压,实在是让人很尴尬啊!袁绍看着陈泽瘦弱身体,哪怕是其他人也是如此看着,实在是难以想象这具虽然并不矮小,八尺身材,却是修长瘦弱的身体能够爆发出来那种异常强大的力量。好吧,陈泽打破了尴尬,陈泽心中也是颇感无奈,要知道

  • 第六纪元蜃楼

    苏娘子其人,曾是人界的公主。苏氏皇族,也曾是这人间最尊贵的一群人。苏娘子擅长酿酒,据说酿的最好的是梨花酿。只是苏娘子终归是人族,寿命短暂。人死之后,人间再无梨花酿。苏越竟是苏氏皇族的人,也难怪他的兵器可以伤到那些妖狼。这时的楼兰城外已经起风,天色也暗了许多。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们身后,阿瑶几乎

  • 驱魔少年同人:我若为王在线阅读第1节

    岳蔡乃燕国降秦之将。他本是燕国一无名之地彩石人,在战国千万名将之中,默默无闻地镇守彩石一地。那年,秦国来犯,大兵压境,燕国束手,彩石被连同其它几城一同割让给了秦国,彩石之名甚至不曾出现在任何文献之中。无名之地,无名之辈。岳蔡的生活中出现的却不是彩石那贫瘠的土地,当地人苦苦挣扎才能残喘的生活。他从小听